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家的故事

  当我的生活插上了婚姻的标签的时候,我的生活就变得平淡了许多。每天就是上班,然后就是下班。和亮红在家里也没有了许多话说。她还和以前一样的漂亮。可是,现在看着她,却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激动。

  

  我们也和以前一样去大街小巷漫步。但是,现在走在城里的大街小巷里,总觉得灯光昏暗,树影显得阴森。

  

  到了夏天的时候,有一件事着实让我激动了一回,那一天,我的孩子出世了。

  

  孩子的出世让我思考了许多,我觉得我已不再是以前的我了。在这个世界上,我多了一份责任,扛起了一个希望。

  

  孩子的名字是我取的,我把她叫作倩儿。倩儿是个小小女孩,长得和她的妈妈一样漂亮,很是可爱。虽然有时候哭呀闹呀,可是,当她笑起来的时候,简直让人甜透心窝。到她学会叫爸爸的时候,我便觉得那小嘴儿格外的甜蜜。这时候,我觉得我把我的所有的时间都有用在为她想问题上了,我总是在设想着要怎样才能让她将来有大出息,怎样才能让她的末来的人生更辉煌。

  

  到了倩儿上学读书后,我便觉得倩儿并不那么的让人如意,每天放学她总要在路上玩耍,让人在家里等她等得心烦。学校到家里的路又是那么远,常常让我担心是不是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有一次,放学都有一个多小时了,可倩儿还是没有回家。又听人说,路上有一个小女孩让车给撞了,伤得不轻。我一听,想到倩儿还没有回家,就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好象预感到出车祸的就是倩儿似的。我急急忙忙赶到车祸现场,看见撞车的小女孩并非倩儿,心中的巨石才算落了下来。听到这里,也许会有人痛骂我没有同情心,可是,我这时那还有那份闲心来同情别人呢,虽然出车祸的小女孩不是倩儿,可没有看到她,我那里会安心去同情别人呢。我只好又匆匆忙忙去寻找我的倩儿去了,也只好把对出车祸的女孩的同情留给了她自已的父母。

  

  离开了车祸现场,我又在从学校到回家里的路上来来回回的寻找,然而,却总是看不到倩儿的踪影。我只好无精打采的回到了家里。过了好一阵,倩儿终于回家了,我一看见她,心里就生出一种无名的火。当我问她是怎么回事时,她告诉我,她是走小路回家的,在路上和同学玩了一阵。我一听,又一次怒火中烧,伸手就给了她一巴撑。这一巴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打出去的。实话说,我根本就没有想到我会真的打倩儿,还打得那么的狠。一巴撑打过去,倩儿的脸上就是五道深深的红痕。亮红在我打了倩儿后,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而且哭了起来,一边哭泣一边说;“可怜的倩儿,爸不疼你,妈疼你。”还一边抚摸着倩儿被我打得红肿的小脸,心疼的说;“这那里是在打儿子呀,这实在是在打畜牲,恨不得一下子就打死了才高兴。”

  

  我一听这话,我的心里象挨了一顿千斤铁棒乱戳一样的痛。我想,我是怎么了,我怎么如此的狠心的打倩儿,亮红又是是怎么了,怎么要如此的伤我的心呢。从此以后,亮红不大跟我说话。倩儿虽然照样喊我爸爸,但不大接近我。孤独,寂寞开始折磨我。

  

  我很难过,但又无可奈何。

  

  那天,倩儿放学回家,我一把抱过她,跟她说;“爸爸打你,你好痛吗?”

  

  倩儿说;“好痛。”

  

  我有些内疚,甚至痛恨我自已。我亲吻着倩儿的脸蛋,我悄悄的流下了眼泪;“倩儿,爸爸打了你,你恨爸爸吗?”

  

  倩儿摇了摇头。我很感动,我把倩儿抱得更紧,

  

  这时候,亮红走到了我面前,她把倩儿拉走了,边走边说;“吃饭去。”可是,最让我伤心的话她也在这时候说出来了;“打人的时候的那股狠劲那里去了,打了儿子,这时候来装好人,早知今日,当初何必下手那么的狠呢。”

  

  我无言以对,我心里真的很痛,痛得我很难受,一股苦涩涌上心头。吃饭的时候,我给自已倒了一杯酒,独自的喝着,不一会倩儿离开了饭桌,亮红也离开了饭桌。只有我一个人默默无语的喝酒。

  

  我不知道酒的滋味,心里只想着喝吧,喝吧,喝他个痛痛快快。

  

  喝了多少杯酒,我以记不大清楚了,喝了多久,我也记不大清楚了。我只觉得自已缥缥忽忽的。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看见倩儿在哭泣。我则身躺在了床上,亮红就站在床边,她的手里拿着毛巾正在擦我呕吐出来的秽物。母亲也来了,她不停的说些什么,我听不大清楚。当母亲问我怎么喝这么多酒时,我便号陶大哭了起来。实话说,在母亲面前我已不觉得我的一条汉子了,我只觉得我想哭泣,我要哭他个痛快。

  

  接着,母亲在我的床边上坐了下来,对我说;“哭泣什么呢,你是个男人,有什么事要撑得起,放得下,那才叫潇洒。”然后,母亲拉过倩儿,对倩儿说;“倩儿,叫声爸爸。”

  

  听着倩儿的声音,我忽然感到自已在母亲面前虽然是儿子,可在儿子面前我却是一个父亲。我想,我不能哭泣,我看着倩儿,我问她学校布置的作业做好了没有,得知她今天做得好乖,自觉的做好了家庭作业后,我便叫她去休息,明天还做个乖孩子。

  

  倩儿走出了我的房间,我又对母亲说;“你也回去休息吧,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自已的事我自已心里明白。”

  

  母亲说;“你明白就好。不过光明白还不够,还要懂得适应和驾驶。如果你能左右得了的,你就要左右好,如果左右不了的,你就要学会适应。要不然你就会徒曾烦恼,你是一个男人,是一个家庭里的柱子,如果为一句话不好听就去喝闷酒,这好象有点失一个男人的风度。一个真正的男人听老婆说几句闲话那是你一个做男人的责任,别说你打了女儿,她心痛才这样的说你几句,女人有女人的心肠,男人就不同,家庭没搞好,别人不会说是女人不行,而是会说男人没用。听明白我的话,我也不多说了。”说完后,母亲就走了。

  

  母亲走后,我独自躺在床上,心恢意懒,不一会,亮红也上床来睡觉了,她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然后就睡下去了。

  

  我睡不觉,心里还在难过,不一会亮红发出了熟睡的鼾声。这鼾声让我的心境显得更加寂寞,苍凉。

  

  这一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掉进了一个深渊,可这深渊没个底。我在空中向下降落着,心里有说不出的恐惧。然后,我让这不尽的恐怕惊醒了。亮红也让我的呼救声吵醒。她醒来后,愤愤的说;“谁要你的命了,让人连觉都有睡不好。”

  

  听了亮红的话,我的心里觉得很茫然……

搜索建议:家的故事  故事  故事词条  家的故事词条  
小说言情

 痴迷2

年少的时光总是令人怀念的,不论以后的生命将会遇到谁,过着怎样的生活,都不妨碍我们对逝去光阴的留恋。青涩炽烈的情感、相遇时的惊鸿一瞥、以及后来的人事变迁,将心与容...(展开)

小说

 有你的现在(第四章)

 “我制造的,我们都多久没见了,见面就怪我造成的,当初非要离婚的也是你,现在生病也要来质问我。”薛亭其大清早的就来被人找麻烦很是不爽的,做生意都是讲究每天的开张...(展开)

小说玄幻

 迷情之谜

 你相信世上真的有起死回生吗?死去的人会突然而然回到你的身边吗?我相信,说到这大家不会觉得我这个人有问题吧,这种事也可以拿来说。不可否认的确有,我为什么会这样说...(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