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流泪的雨夜

  竹生来就命苦,三岁死了父亲,十岁死了母亲,嫁到竹园垛不到5年,又死了丈夫。白天田里活儿多,忙得喘不过气,竹没时间叹息,晚上一切都忙完了,歇下来后,竹常常搂着刚刚4岁的儿子独自流泪。

  

  海是在一个雨夜走进竹的那座小院的。

  

  那天晚上,竹又在家里流泪。昏暗的油灯的火苗也在无精打采地晃动。不解人事的儿子玩累了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家,冷阴阴的。往常一到晚上,竹都将门关得紧紧的,今天不知是因为下雨认为没有人来,还是忘记了,那两扇大门半掩着没有关好,更没有上闩。

  

  海就这样站到了竹面前。

  

  海是同队的一个光棍汉,自从竹的丈夫死后,海就盯上了竹,常常半夜三更来敲门。

  

  “又哭了?”海说。

  

  竹发现海进来了,有些不知所措。想去关门,又觉不妥,想叫他走,又没有勇气。就这样愣坐着,呆呆地看着海,一句话也不说。

  

  “你不要哭,死去的哭不活,活着的还要过哩!”海又说。海找来一条毛巾,想帮竹擦去眼泪,手伸出去又缩回来,将毛巾递到竹的手上。

  

  竹没有擦泪,竹的泪流得更凶了。

  

  “你走吧,让人家看见……”竹呜咽着说。

  

  “我不走,我谁也不怕,今天我进来了,就不走!不走!白天你躲着我,晚上你关着门,任凭我在外面怎样敲门、怎样喊门,你都不睬我,我想你想得好苦,我要帮你,我要你不哭!”海红着眼睛,嘶哑着嗓子,叫着。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勇气,他一步跨到竹面前,双手扳着竹的肩膀,然后猛地将竹抱起身。

  

  “你疯了?你快住手!别把孩子闹醒……”竹挣扎着、揪打着海。

  

  海一句话也不说,双臂如铁钳紧箍着竹,将竹抱到另一个房间内,按在地上。竹喘息着,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好,好……我依……依你……你先放手……”海松开手,竹站起来。“啪!”竹猛地打了海一个嘴巴。

  

  “你打我?你这臭婊子!”海恼羞成怒,像一头凶猛的豹子扑向竹。他左右开弓,连续打了竹几个嘴巴,然后揪住竹上衣的胸口猛地向下一撕,竹的上身裸露出来。海盯着那洁白、坚挺的双乳,那黑枣似的乳头,猛地住了手,两人面对面地跪在地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突然紧紧地搂抱在一起。

  

  哗哗而下的夜雨将屋内的一切声音都掩盖了。

  

  从此,每天晚上,海都到竹屋里来。竹也不再流泪。生产队的人都知道了他俩的事,刚开始还有人议论,后来就习以为常了。他们就像是一对夫妻。有人跟海说,你要领个结婚证,办桌酒,请个媒人,这样牢靠。海把这话告诉竹。竹说,我人都是你的了,还怕我跑了不成?海嘿嘿笑着,说,我也这样想哩,农村人,不就这回事,有啥证不证的,谁还不承认?不过,请个媒人办桌酒还是要的,这样你也风光些,社会上好做人哩,免得让人背后嚼舌头!

  

  竹说,好是好,可钱呢?粮呢?你能拿得出?总不能就煮碗萝卜饭、炒碗青菜给人家吃,那样不请还好,请了更丢架子,让人骂呢!

  

  海的头就环下来,直叹气。

  

  海平时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除了一间破草棚外,什么都没有。竹这几年一个人拉扯着孩子,丈夫死时欠下的债务还没还清,一年到头做几个工分把肚子混饱也不易,日子过得很难。

  

  竹也叹气,想到自己命苦,泪就止不住流下来。

  

  竹说,都是你把我害的,没本事养活老婆还作什么死呢,还是各过各的吧,省得日后穷冈嗓。

  

  海突然把头抬起来,脸发红,气直喘,说:“我就不信这个邪呢,凭我就弄不出一桌酒席、养不活老婆孩子呢!我要么就不是人哇!我不把这桌酒办好,我再上你这块来我就是畜牲!活该我超一世的光棍!”

  

  海说完这句话,扭头就走。

  

  竹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说得太重了,对海刺激太大了。海的家底她知道,他到哪里去弄钱?就是向人借也难啊!都已经这样了,请不请人又怎说?背后嚼舌头根又怎说?又不是黄花闺女,在一起过过就算了,毕竟海是个男的,好歹能撑起个家呀,逼他做啥呢?竹追到门口去喊海,可海已走远了。

  

  竹想,随他去吧。

  

  十几天以后的一个晚上,海背着一个布袋子来到竹的家。海把袋子放到桌上,解开袋口,伸手下去抓了一把拿出来捧在手上。竹一看,呆了,是白花花的大米!那一袋子,足有三、四十斤。海又从衣袋内掏出几张团得皱皱巴巴的票子,一数,有五、六块。竹问海:“这米、这钱,哪来的?”海说:“你别问,快拿去,明天就请人。”竹说:“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要。”海急了,说:“难道你怀疑我偷来的不成?告诉你,这是我这半个月在外面厚着脸讨来的。我一家一家说好话,求情,我说我打光棍十几年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女人,可是我连办桌酒的钱都没有,请大家帮帮我,我有的是力气,以后你们有什么挑担挖沟的力气活儿我来帮你们……你看,我这鞋底都磨破了呢!”竹一把抱住海,心疼得哭起来。她拉住海的脚,脱去坏布鞋,扳过脚板,用手摸着,大滴大滴的泪珠滴到脚板上。海却突然笑起来,他抽回脚,嘴里直喊“痒痒”,一边喊一边说:“我这脚板满是老茧,扎实呢!不怕跑路,就怕你这手挠呢!”竹也止了泪,笑起来。两人拉拉扯扯、急急猴猴地进了房。一会儿,只听进竹说:“不知道我这辈子倒了什么霉,遇上了你这个穷光蛋!”海说:“我人虽穷,可我有力呢!”

  

  第二天,海在竹家里摆了酒席,请了一桌人,有大队、生产队干部,有左右邻居,还有竹和海的几个亲戚。媒人是请的生产队长和妇女主任。瓜干酒喝掉了好几瓶,每个人的脸都喝得像关公,说话舌头在嘴里打涡,都说海和竹结合在一起,好,好,是大喜事,大好事,海这一生有了家,竹这一世有处靠。

  

  海过去从来没有谁把他当人看待过,更不要想能跟大队、生产队干部同桌吃饭喝酒,海这一次终于做了一回人,海陪干部们喝得大醉。

  

  摆过酒席请过客后,竹和海的事就算是光明正大、名正言顺了。海不再只是晚上偷偷摸摸地来,海跟竹合成一家过起正常的日子了。竹的儿子也叫海爸爸,海也像疼亲儿子那样惯着竹的儿子。日子虽苦、虽穷,但却温温暖暖、有说有笑的。晚上睡在铺上,海少不得要跟竹多那个几回,竹都依他,一个人光棍堂儿熬了这么多年了,见到女人还不像酒鬼见到酒总要多贪几杯。每回事情结束,海总要趴在竹的耳边说:“我想要个亲儿哩,你要跟我生个儿哩!”竹就刮着他的鼻子撒娇地说:“这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哩!”

  

  然而,想不到的是祸从天降!

  

  生产队的粮食仓库失了贼,稻被人偷走了。仓库的锁好好的,墙也没有被人挖洞,可靠窗的一个大秸窝里被扒了个大塘,少了足足有一百多斤稻。大队立即向公社做了汇报并成立了专案小组,进驻生产队,察看现场,排查线索,列出可疑对象。

  

  海也被列为可疑对象。

  

  为了捉贼拿赃,专案小组决定一家一家搜查。这几个月队里没有分粮,哪家有稻、有米,哪家就有嫌疑,就要带到专案小组来审。当专案小组搜查到竹家时,他们没有花多大的力气,就从铺底下的一个坛子里搜出了十几斤大米。

  

  竹和海被带到了专案组。

  

  “说,这大米是那儿的?”专案组负责人拍着桌子,问竹和海。

  

  竹从来没有见过这场面,吓得直抖。

  

  海说:“米是我弄的。”

  

  “好,好,有种,承认了就好!把他吊起来!”

  

  三、四个人扑上来,反绑着海的手,用一根麻绳将他吊在了屋梁上。海挣扎着破口大骂:“米是我弄的,我违的什么法?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你妈妈!”

  

  竹扑通一声跪到专案组负责人面前:“求求你,米是他弄的,可他没有偷,没有抢,他是……”

  

  “哼,你还帮他瞒抗?再说连你也吊起来!他一个光棍堂儿,不偷不抢,倒有钱有粮摆酒席请客、娶老婆,真是鬼才相信!”

  

  “你放屁,我没有偷,我的米是我一家一家讨来的,我光棍堂儿不得穷一世,泡灰还发发焐呢!多吃多占、偷公粮的都是你们这些干部!……”

  

  “好,你嘴犟,你自己不承认,还污蔑干部!给我把这贱女人也吊起来!骚×,男将才死了几年,就熬不住了,把个贼领进门,大米饭吃得快活哩!”

  

  那几个人又向竹扑去。

  

  “你们不要动她!不要动她!“海被吊得脸色苍白,气都喘不过来。“好,好,我交,我交,是我偷的,是……是我偷的,跟竹无关,你们不要动她,求求你们……”

  

  海被判了三年刑。

  

  海是在一个雨夜被捉走的。那一天,竹没有流泪。竹跟海说:“海,你不是说要个亲儿吗?告诉你,我的肚子里已经怀了你的骨血哩!你放心去吧,等到你出来的时候,我带着你的亲儿去接你……”

  

搜索建议:流泪的雨夜  雨夜  雨夜词条  流泪  流泪词条  流泪的雨夜词条  
小说连载

 二次合作 1

 与二哥第二次真正意义上的合作发生在我们共同出资经营出租车失败吃亏以后的小十年上,那会儿二哥粗看上去也是有排有谱的一个稍大一点的成功商人在我心里,也早就把被二哥...(展开)

小说

 恋爱闭幕式

     生活是蜿蜒在心中的小径,坎坷不平。在生活的道路上,要笑就笑,要哭就哭吧!只是,别忘了赶路……——卷首语。&nb...(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