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蜗牛的爱

  ——朱安的情感

  

  1

  

  23岁那年,周家老太太到我家“请庚”,要我嫁给她家的大儿子。周家我曾去过,我家也有一个女子嫁到周家,是我的伯母辈,她经常回来探望,有时候带我去周家玩。周家人很热情,唤我“安姑娘”,我也看得出周家老太太很喜欢我,或许是因为我性情温和,听从她的话罢。

  

  我曾听说周家的大儿子读的书多,见识也很广,我想我真是好福气,能嫁给这样一位秀才。我幻想在过门之后能好好侍奉他,好好侍奉老太太,把一颗心都给他,让他心安的做学问,往后再有几个孩子,一家人多么幸福。他就是我的大先生。我望着古铜镜中并不漂亮的我的脸上飞出一朵朵红霞,霎时有一种想飞的感觉,周身充满了暖意。

  

  过了28岁,我就该和我的大先生,我的如意郎君成婚了。

  

  月亮放出温和的光,透过窗子,温柔地撒在地上。

  

  2

  

  还有些日子我就要嫁出去了。周家正为酒宴忙得热闹。

  

  可是,我心里却烦躁的很,只因为那天,周家老太太告诉我,大先生要求嫁过去的媳妇是大脚,而且要进过学堂。周家老太太要我去读几天学堂,但我回绝了,我以为女子读书没有什么用处,更重要的是,我以为只要好好把大先生侍奉好了,我们之间就会很甜蜜,识不识字,读不读书是没有关系的;至于大脚,我对周家老太太说,放不大了。

  

  但回完了话,我又有些于心不忍,读书不成,小脚却是要解决的,我不想让大先生从一下花轿开始就厌恶我,总要想个法子应付过去。之前的幻想没有了,我甚至有些茫然,我开始怀疑,嫁过去以后,我能否讨得这位脾气古怪的大先生的欢心,我不敢预想以后的生活。

  

  屋外含苞待放的小野花,茫然地在阳光下摇曳,影子忽隐忽现。

  

  3

  

  终于,我该嫁出去了。我缓缓地望了望身后的娘家,缓缓地盖上了红盖头。我知道我不漂亮,但我认为我的顺从会让大先生不计较我的容貌。轿子伴着刺耳的喜乐声一路颠簸着,我隐藏在一片红彤彤之中,我的心里很忐忑,我想着这位大先生会是什么样子。我也担心我的做法会不会露馅,大先生会不会厌恶我……红盖头很凉,很滑,但它却给了我一丝安慰的感觉。

  

  轿子在很长时间之后落地了。我试探性的伸出一只脚来,可是踩空了,那只比我的脚大得很多的鞋子掉在了地上,我感到了。随即掉下去的就是棉絮。我一下子怔住了,脑子一片空白,我为了掩饰自己的小脚,为了讨大先生的欢心,在大鞋子里面塞了那么多棉絮,就怕……可是还是露馅了。我的心凉了半截。

  

  拜过天地,进了洞房,大先生揭开我的盖头,慢慢的,露出了绝望的眼神。我的心也彻底凉了。他面色铁青,他的那条假辫子像吊死鬼一样摇晃着。一切幻想都破灭了。我捏着红盖头,泪流满面。泪水一滴一滴的留下来,又在红盖头上扩散开来,布上的染料染红了我的手指。

  

  月光是洁白的,寒气逼人。

  

  4

  

  大先生从那天就不和我住在一个屋子了。而且自从我迈进周家的门,大先生就没同我说过几句话,更不曾唤过我的名字,即使是“朱安”或是“安姑娘”都没有叫过。我刚嫁过来几天,大先生就又走了。我也曾疑惑,为何我深爱着他,可他却不愿意给我一个好脸子?我连给他端茶送水的机会都没有。我不再奢望了,只要能给我一个侍奉他的机会,就可以了。

  

  过了几年,大先生把我和老太太接到了北平。我们又住在了一个宅子里,可我还是日夜侍奉老太太,与大先生谈话的机会都很少。老太太也嫌我没有儿子,可是,我连给大先生当丫鬟的资格都没有,又怎么敢奢望儿子呢?但现在的生活较在绍兴好了些,总有说话的人。但,每当大先生的学生,尤其是女学生来,叽叽喳喳的样子,让我有一丝羡慕和嫉妒,也有一丝伤感,似乎我从没有过这样的年少青春,我的青春是和老太太一起泡过的。她们兴奋地喊我大师母,我也只能笑一笑过去,插不上话。我曾以为像她们那样活泼大先生就会喜欢我,所以我和她们学那种蹦跳的操,但越发觉得自己可笑,我再怎样折腾,也是无用功,我们今生是没有缘分的。至于我想讨大先生欢心,是绝对没有机会的。记得那次大先生问我是否吃过一种日本点心,说是味很美,我只想讨好他,就对他说我吃过,可我那里吃过日本的点心呢?大先生听完我的话就变了脸色,后来我才知道了,这种点心是中国不曾有的。我知道我丑,而且是小脚,又不识字,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过去大先生待我不好,我想好好侍奉他,现在看,是不可能的了。

  

  我现在终于知道了,那含苞待放的野花的最终命运,一定是凋谢。

  

  5

  

  我50岁那年,大先生又娶了他的一个女学生。他们似乎很幸福,又一同走了。我和大先生又分开了。对于他们的事,这时的我已经不愿嫉妒了。我这辈子注定要守着老太太孤独终老。我不指着大先生回心转意,倒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孩子,大先生是应该留下一个后嗣的。

  

  8年之后,大先生病故了。我终没能见过他最后一面。我这个从不曾尽妻子义务的妻子只能在北平的老宅子里为他守灵。以后我不可能再有希望侍奉大先生了。这是我这一辈子的心愿,却从未了过。我望着镜中这个从来不曾美丽过的老太太,心如死灰。

  

  我只希望在我死的时候,能葬在大先生旁边,在底下为他尽心。我不知道命运会不会满足我这个愿望。

  

  这一夜,风很狂,凋零的花瓣被狂风吹得满天飞舞,天很暗,看不到月亮。

  

  6

  

  “过去大先生和我不好,我想好好服侍他,一切顺着他,将来总会好的——我好比是一只蜗牛,从墙底一点一点往上爬,爬得虽慢,总有一天会爬到墙顶的。可是现在我没有办法了,我没有力气爬了。我待他再好,也是无用的。”

  

  我只不过是一只蜗牛,而且是呆在井底的蜗牛。我是看不见阳光的,之所以努力地向上爬,不是为了爬到井上,只是为了寻求那一丝光亮,为了那一丝光亮,我可以付出时间、精力,我可以承受寂寞、黑暗,即使在有生之年看不到阳光,但我希望在我死的时候,头可以朝着太阳的方向。

  

  偶今年十二岁,写得不好请给一些指导,谢谢!

搜索建议:蜗牛的爱  蜗牛  蜗牛词条  蜗牛的爱词条  
小说言情

 《女儿心》·撕书入套

   第卅七章撕书入套  王彦升一时大意放走了爽婷、姐蓉,赵光义知道后甚为恼怒。姐蓉“八告状”举国闻名,赵光义怀疑她就是第二个乐女·盻美人、便命曹彬前往荆州探查...(展开)

小说

 上一辈人的事

 父亲和母亲一辈子感情不好,我从小在他们的冷漠、无爱、没有快乐的家庭氛围中长大,后来对我一生的成长都有影响。    我的母亲是个典型的农村妇女,经常说她命苦,心...(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