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逃离鬼屋

  十多年前,滨海市和平大街后面的一栋叫做“沈寓”的民国建筑内发生了一起灭门案,全家老少六口惨遭凶手杀害。这个“凶手”正是沈家的小儿子。而最最让警方疑惑的是小儿子杀害家人的动机。根据警方的调查,小儿子和父母关系确实不太融洽,但也只是属于叛逆期的普通争执,不至于引起报复性的杀人。

  而小儿子的供词却异常诡异,这段供词中,充满了超自然的东西。他表示,案发前,(凌晨三点)自己正一个人躺在床上失眠,朦胧中,他看见一个穿着黑衣的女鬼魂走了过来,递给他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叫他亲手杀掉全家人……

  小儿子表示,自己当时感受到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他觉得自己被鬼魂蛊惑了,身不由己,很快遵照指示用匕首捅死了所有家人,“我觉得自己没法抗拒,就照她说的做了,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

  这些供词无法取得司法部门的信任,小儿子不久就被处决了。

  然而,从那以后,六个冤魂,一个被鬼魂“胁迫”的凶手,让这栋房子蒙上了一层“灵异”的色彩。

  尽管曾经发生了“沈寓”一家六口的灭门惨案,但人们的好奇心总能压倒恐惧,原本以为和平大街后面这栋房子会一直空置下去,却没想到,一年以后它便迎来了入住的第二户人家。由于出过灭门凶杀案,还疑似“闹鬼”,所以这栋房子的售价出奇地低,鲁飞尧一家不惧流言,执意买下了这栋凶宅,他们对这栋有5个卧室,2个客厅的房子非常满意,高高兴兴地接手下来。然而,鲁飞尧的一位朋友却替他担心,他了解这栋房子的历史,在他的强烈要求下,鲁飞尧请了一位道士来帮他们“清理一下”房子——也就是“驱邪”。道士进屋看了看,在卧室里徘徊了一阵之后出来了,对男主人鲁飞尧表示,卧室里有东西,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总之,以他的能力,无法赶走“这些东西”。鲁飞尧进去转了两圈,觉得一切正常,他估摸道士也是自己吓自己,付了费用就让他走了。

  刚开始住进去的几天,一切正常,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一些诡异的事开始浮现出来:每天的凌晨3点,鲁飞尧都会莫名其妙醒过来,醒来之后常常内心焦虑。

  3点——正是当年灭门凶杀案发生的时间点。之后,他总会听到楼下有奇怪的响声,他似乎在黑暗中听见几个模糊不清的词语,似乎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喊的是:“快离开。……”而鲁飞尧的妻子也察觉到了异常,每当她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总是感觉有人在周围徘徊,回头一看,又什么都没看到。她说,直觉告诉她,“那东西”是个女人,她还常常看见,某个干净的房间里忽然苍蝇成群结队,多得出奇,“这很不正常,苍蝇多得吓人……多得仿佛房间里有一具腐烂的尸体……”。而鲁飞尧家的孩子身上也出现了诡异的情况。一天,女儿告诉爸妈,说自己最近交了一个朋友,是一只长得像猪的动物,眼睛是红色的,一直住在这栋房子里。说完,女儿指着窗户,“她就在那儿!……”鲁飞尧夫妇转头一看,似乎真的有一个身影在窗外一闪而过,随后消失了。

  而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情况出现了。一次,鲁飞尧在洗手间方便,突然发现整个洗手间都变成了黑色,连白色的瓷砖都变成了黑色,他吓得赶紧跑了出来。

  一个多月后,一天晚上,鲁飞尧再次在3点醒来,他无比害怕,于是叫醒了妻子和孩子,一家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栋房子,回归了原先的老屋,再也没有涉足这栋“沈寓”。

  鲁飞尧一家的遭遇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也引起了不少怀疑,当地公安特意安排他们去做了测谎,令人诧异的是,他们一家人竟然都通过了测试。为了核实真相,公安派了一个摄制小组,在“沈寓”的几个角落安置了定时摄像机,每隔一段时间拍一张。在摄影师入驻的当晚,大家并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声音,然而第二天一早起来收工,正当大家以为一无所获的时候,摄影师把相机里的数码照片调出来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那二楼一个房间门口,赫然是一个小孩的脸。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头一天入驻“沈寓”的摄制组都是成年人,没有小孩。鲁飞尧闻知此事,对朋友表示,自己对离开“沈寓”一点也不后悔,不只是因为害怕,更是为了家人的安全。

  后来,这栋“沈寓”几经易主,也有人入住以后什么异常情况都没遇见的。小陈夫妇就是其中的一例,他们声称,自己从来没有听到任何异常的响动,小陈表示,自己也时常会在半夜3点醒过来,但不是因为什么超自然力量,而是这屋子的故事传的太广,附近总有些捣蛋的“熊孩子”会瞅准时间在外面鬼叫,想吓唬他们一家人,然而他自己从来不上当。

  而关于这栋房子,究竟是不是充满了灵异,至今众说纷纭。

  一些邻居认为,鬼屋灵异事件是鲁飞尧夫妇在灭门案凶手供词的基础上,自己加工出来的;更有媒体挖出,当时鲁飞尧的家族企业遇到了财务上困难,完全有编造灵异故事,配合媒体炒作赚钱的动机。前几年,更是有鲁飞尧的前任会计师出来爆料说,鬼屋的故事,是他和鲁飞尧夫妇三人喝多了酒在酒店包厢里编出来的。然而,另一些人则认为,从沈家灭门案开始,这栋屋子就被许多诡异的现象萦绕,不仅仅是鲁飞尧一家的故事。 2016年鲁飞尧夫妇相继去世之后,他们的儿子小鲁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诚表示,时隔多年,在鬼屋生活的记忆依然无比清晰,随着自己的不断成熟,他觉得非常惭愧,父母当年为了一己私利,借用鬼屋的传说,自编自导的恐怖故事,误导了很多人,也害了子女,他和姐姐的心理阴影至今没有抹去,假的东西被反复陈述,也会改变孩子幼小的心灵,那些记忆改变了他,他迄今害怕睡着,因为一旦睡着,就会被鬼屋的“故事”环绕……

搜索建议:逃离鬼屋  鬼屋  鬼屋词条  逃离  逃离词条  逃离鬼屋词条  
小说言情

 回回县的百年之祭(六)

23、朱大麻子与七厘鬼三月三日女儿节,窈窕淑女薄衣衫。佳人有约春相望,踏青祭扫两相宜。这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柳枝绿绿芳草青青,路上行人把衣单。皖北的大地上又...(展开)

小说

 20N秋刀鱼(第二十章 薇阁)

 第二十章 薇阁  一个人坐船去小岛中心,冬天的暖阳照在身上,十分舒适。阳光照在微波粼粼的湖面上,船头有艄公用方言在唱歌。四周一片寂静,歌声悠远绵长。暮格离开后...(展开)

小说连载

 流浪的水瓶(十五)

 因为白天流泪太多的缘故,所以小双觉得很困,就早早的睡了。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能是因为太思念水瓶的缘故,所以小双开始做起梦来。  双鱼:“水瓶,你怎...(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