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死亡领域\路途偶遇2

  看着碎得一塌糊涂的石头,K真是感到无辜。对方紧张地转过身,将手电筒朝他站立的方向照去,刺眼的灯光瞬间照亮了他的脸,目光稍稍回避了一下。

  

  “你……你是谁?怎么……怎么进来的?”庆哥也没料到会有人看见他们,以为他带了什么人来抓他们,过了好久才发现只有他一个,而且还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顿时把做大哥的霸气给展现了出来––“小子,谁让你下来的?既然你都看到了,那兄弟们就不能让你活着出去了,来呀!给我上,抓住他!”其中两个傻模傻样的听了立马上前,每人抱住K的一条手臂。他们在触碰到他时只感觉有股冷意,但只以为是墓洞下本来就凉飕飕的。K虽讨厌被束缚,但“反抗”了一会儿就停止了。

  

  庆哥走到他面前,仔细看了看,“哟,长的挺秀气的嘛!说不定可以卖个好价钱呢!”卖?那么,自己现在是被当成货物了吗?哼,人类果然还是这么贪婪,眼看对方的“咸猪手”快要碰到自己了,恶心地把头别开了。“哈哈哈……没想到今天老子的运气这么好,既有那么多珠宝,又有这么一个美男子,赚了!”搞了半天,原来他们是盗墓贼啊。躲在庆哥身后的青儿听到有美男子,胆子一下子变大了,走到前面一看,果然是,甜甜地傻笑着。庆哥看了很不舒服,连忙打断:“好了哈,那个,鹿子,狗蛋儿,看好他,别让他跑了,我们继续。”说着,拿起铁锹接着挖。

  

  二十多分钟后总算挖通了,除K以外,大伙儿的衣衫都湿透了。一所棺材孤独地“伫立”在那,他们见了,像是怕被别人抢了一样一拥而上,司空见惯地撬开了棺材,然后开始找那些所谓值钱的宝贝。在那一刻,K的内心是惊奇的,他想不明白为何人类要为金钱这么执着,甚至到了盗墓的地步,但无疑的是,人类的这种做法让他整个神经都在反抗。棺材的主人应该入土不久,还没腐烂,不过她生前一定是个富家子女,从穿戴就可以看出,她手上戴着玉手镯,脖子上戴着珍珠项链,枕边还有许多陪葬品,可都被一一收入他们的囊中,那个叫青儿的女子竟直接将那项链取下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还回去。”最后还是没忍住,因为这种行为让他加倍的憎恶人类。“啥?你叫我们还回去?哈哈哈…你当老子傻的吗?”庆哥听K这么说,笑得连肚子都痛了,周围的人也陪着笑。看他笑话自己,心里真不爽啊,再次“好心”地提醒了一遍:“还回去。”庆哥心想这毛头小子成心跟自己过不去,便一把拉住了K的衣领,轻松地将他大半个身体提了起来:“老子告诉你,你要是敢妨碍我们,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干了你!”K顺势握住了庆哥的手腕,稍一用力,刺骨的疼让他不禁大叫了一声,想退回来,却被越握越紧,只好求助:“你、你们…快帮帮我…”大家都不知怎么了,庆哥的力气他们都知道呀,跟头牛一样,为啥在这个柔弱的小鬼面前这么不堪呢?他们不管,既然老大这么说了,不帮的话吃亏的可是自己。

  

  就在他们上前要将两者拉开时,K瞪了他们一眼,使他们硬生生地打消了救人的念头,当然啦,庆哥没发现,于是恶狠狠地对他们吼道:“妈的,救我啊,老子白养了你们这帮畜生‼”“畜生?依我看,你们都是吧。”K玩味性地笑了。“靠!你…啊!”未说完,庆哥的手就被碎骨了,冷汗直冒个不停。这会儿,他是真正地明白了面前这个小鬼不好惹,可依旧不屈服,因为墓洞里较暗,其他人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墓洞里阴风阵阵,大伙儿的手电筒一时间也全灭了,尖叫声响彻了整个洞,在深夜听起来格外尖锐。K感受了一下,似乎这风中有些不甘心,看向棺材中的女子,是她吗?

搜索建议:死亡领域\路途偶遇2  偶遇  偶遇词条  路途  路途词条  死亡  死亡词条  领域  领域词条  
小说言情

 伤害(下部 二十七)

 二十七  陈思决定继续追李雨欣。  但追的方法显然有点不对头,李雨欣不喜欢。那到底该怎么追呢?这个学期又快要结束了,他和李雨欣一点眉目都没有,他真是心急如焚啊...(展开)

小说言情

 伤害(下部 四十二)

 四十二  这几天,陈思在球场上认识了一个小女孩。说她小,因为她看起来就像个初中生,而且,正在上初一。长得很秀气,很可爱,文文静静,说话似乎还有点奶声奶气的。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