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命也(第二节 回忆)

  大伯装了一袋烟,点燃后,吧嗒吧嗒抽了几口,才长长的吐了出来,像火车放气一样的,又响亮又沉重。

  本来,我和大伯是并排着坐的,这个乐观的人突然的叹息一声,我赶紧侧着脸看了看,问他怎么了?

  也没什么。他把烟筒里的烟抽完了,又拿了根细棍子把烟屎挖出来,才不紧不慢的说:人活着好啊!

  当然。我轻轻的点了点头,这还要说吗?

  你知道吗?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却不这样想,因为我知道,自由自在比什么都好。

  他的话,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经他这么一说,更引发了我的好奇心。我像个小孩一样,两个手掌撑着下巴,静静的听他说下去。

  小时候,我娇生惯养,直到读中学了,每每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掀开母亲的大襟衣服,把头伸进去,跪在地上吸奶。我理一个马鬃头,所谓马鬃头就是头部中间留着很长的头发,头部四周剪得光光的,看上去很有个性。人也长白白净净的,脸上闪着两个大眼珠子,鼻子到嘴唇之间经常流着清鼻涕。当我想什么事情的时候,特别是认真做事情的时候,清鼻涕就流了出来。有时候足足吊三四寸长,直到大家笑了,我才一口气全部吸进鼻孔里面去。常常引得人家哈哈大笑。

  那个时候,我除了不想做家务事外,玩耍的事情我都喜欢。遇到摔跤,哪怕再高大的人,我都敢较量,甚至连大人我都敢动手。如果失败了,这个晚上,我就睡不着了,一定会找出根源所在,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小孩。村子周围的大树,再高我都能爬上去。因为那些老鹰什么的大鸟,喜欢把家筑在古树顶上,我的天啊,当我上去后,站在树顶看下面,人就像蚂蚁那么大,开始的时候吓得半死,一旦遇到蛇,那就更可怕了。上来上去的,对爬树越来越感兴趣了,原来我这个人极具挑战性,如果看到蛇就更好了。因为蛇的味道非常鲜美。有人告诉我,抓蛇抓七寸,我不信邪,抓住它后,没等它来得及咬我,就顺势一摔。死了。

  关于上树的事,我的母亲最担心了。又拿我没办法。

  游泳也是母亲最担心的事情,可我偏偏与她有仇似的,她怕什么我喜欢什么。

  大一点的时候,我就喜欢思考了。比如说做皮箭,用这个方法打鸟,可以说是百发百中,又不用上树。在皮箭中间抱一个小石子,拉得长长的,手一松,石子弹了出去,很有杀伤力,瞬间让鸟丧命。我做皮箭是很认真的,大小长短要求很严。周围往往站着很多人,他们看着我的清鼻涕慢慢的流出来。于是就笑了,说出来了出来了。我一听,猛然吸进去,清鼻涕不见了,留下一阵长长的笑声。

  农闲季节,村里耕地的牛都会由老人或者小孩赶到山上去吃草。我家虽然有地,但全部佃出去了。所以没养牛,不过我会跟着他们一起上山。

  唯独砍柴的时候,村里的小伙伴们,都是满满的挑一担回家,而我却在腋下夹着几根柴火回来。我的父母亲看了,从来不会生气,还说重在参与。

  我最喜欢村子里的小方了,他不仅善于思考,还喜欢出点子。

  我不想读书,但写作业的时候,很快就会完成。起初,老师不相信是我做的,看我吊儿郎当的样子,却能全部做对。我写的作文,述事清楚,中心突出,读起来还蛮韵味的。有一次,老师出了个数学题,应该说是课外题,意思是看看我的思考能力。

  不是书本里的?我问。

  老师点点头。

  那我就做不出来了。说完我又补充一句,至少没有把握。

  没有关系的。

  如果没做出来,你不会告诉我的父亲吧?

  当然。

  那你说吧。

  老师想了想,说木马加凳,三十三样,满一百个脚。问你多少木马多少条凳?

  我知道了。

  这么快就算出来了?

  这个容易嘛。

  老师说,吹牛不用打草稿,你把计算过程或者方法说给我听听。

  你看啊,我说,用方程组的方式来做就一目了然了。

  听我这样说,老师更加感兴趣了。

  我设木马为X,凳子为y,那么,X十y=33(样),木马三个脚,凳子四个脚,也就是3X+4y=100(脚)。

  哎呀呀,想不到啊!老师大为惊讶。你是天才呀。

  不过,我就是喜欢玩,山上山下,树上树下,水里岸上。可以说,村里村外处处都有我的身影。什么馊主意都能出。每天像个飞天蜈蚣。

  然而这一次,却玩出了大事。那天,也是命该如此吧。小方把我给他的糖粒子,没啥得吃,带回家里就给了弟弟小玉

  其实,他的弟弟小玉我也喜欢,他特别乖巧听话,又聪明活泼,特别可爱。他把糖粒子放进嘴里,软绵绵的,清甜清甜,就问哥哥,这是什么?

  糖啊。小方告诉弟弟。好不好吃?

  小玉使劲的点点头,说好甜好香,这是从哪里弄来的?你吃了吗?还有吗?能不能告诉我呀?

  小玉舔着糖,一脸的兴奋,舔一下拿出来再放进嘴里。嘴里唆着呼呼的风,这声音在屋外都能听到。还时不时的舔一下拇指和食指,美得小方不断的呑口水。毕竟,小方也是小孩子。

  弟弟看出来了,说哥,你没有吃吗?

  小方说,你吃吧。

  弟弟说,你舔一舔吧,清甜的。

  没事。你吃吧。

  弟弟把手上的两颗糖比了比,就把他认为的那颗大的给了哥哥。小方说,你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小玉说,我都看到你吞口水了。他懂事的坚持着要给哥哥一粒。

  小方弯了弯腰,让弟弟坐下来。说好弟弟,我真的吃过了。我只是看你吃糖的样子好诱人的,如果你喜欢,我明天还带。

  小玉舔着舔着,突然问,哥,这糖是不是分的?

  小方看着弟弟,既没有点头世没有摇头。

  小玉说,如果按人头分的话,我也去。我们就可以分得更多。

  小方急了,如果弟弟要去的话,父母亲要是知道了,肯定连自己也不能去了。可弟弟一直在坚持。甚至把嘴巴里的糖也挖出来丢在地上,哇哇的大哭起来,还在地上打滚。小方根本没有想到弟弟会这样。

  什么什么?爸爸妈妈听到哭声,边问边从屋里追出来了。

  是哥哥,小玉说,是哥哥不让我跟着他去玩。

  爸爸把弟弟扶起来,走到小方身边,问为什么不带着弟弟去玩呢?

  小方嘟着嘴,我没有说不带他嘛。

  妈妈也走过来了,说小方啊,你是做哥哥的,应该懂得哄弟弟开心才对。

  小方说知道了。

  第二天,爸爸妈妈要去杀苳茅杆,据说一天能挣几角钱,临走的时候,就告诉小方,要照看好弟弟。

  父母一走,小方就想甩开弟弟这个尾巴。又怕小玉没人照看弄丢了。左想右想还是带着小玉一起在厅屋里玩。

  正好我去了小方家,他很无奈的告诉我,说今天不能去了,我要在家里带弟弟,下个星期吧。小玉听了,说不嘛,我也要去,你昨天就答应爸爸妈妈了。

  我说了吗?小方问小玉

  小玉说我不管,你骗人,呜呜呜,他猛的哭了起来。

  这种情况下,我知道,小方是不能出去了。而他不去,玩起来还有什么意思呢?在家里玩么,已经玩腻了。我顺口对小玉说:是啊是啊。

  噢,有糖吃喽,小玉高兴的跳起来,拉着小方就来追我。

  话说到这个份上,小方和村子里的玩伴们就这样一起向山里出发了。

  玩是小孩们的天性。小孩和大人一样,越玩越有经验,并且觉得要玩就玩刺激的。所谓刺激就是坡度越陡越好,扬起的灰尘越浓越有味。我们都不知道灰尘对身体不好,可那种朦朦胧胧的状态,我们感到特别的韵味。

  不仅如此,我们还再往山上多走了两里地,上面的坡度更陡了,路也更窄了。这里,就算不拉也会自动滑行,要是有人拉,就会出现滑板追人,这种情形下,一旦有人跌倒,那是很危险的。但小时候的我们,只追求刺激,跟本不懂得什么叫危险。

  开始的时候还好,一个一个的玩的满头大汗,小玉也不闹,只是在一旁观看。接近中午的时候,大概是玩累了吧,我们都坐在一起,一口水一口饼的,吃得津津有味,小玉却跑到滑板跟前左看看右瞧瞧。本来,小方已经把弟弟抱回去了,说吃了饼干就休息一会儿。小玉回去后,我们都在松树下睡着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小方喊弟弟,这一下就把我们所有的人吓醒了,大家急忙四处寻找,结果在坡下找到了滑板,小玉压在拖板底下。我们一起掀开滑板,小玉却没有反应了。

  小方把小玉抱起来,嘶哑着声音喊弟弟。小玉像软带一样,双手垂着。这个时候,我们七手八脚把他弄到地上平躺着,不知道是谁说了声,还热呀。于是,我们又赶紧抱着小玉去了村里的土郎中家里。

  土郎中赶紧站起来,看了看小玉的眼珠子,又号了号脉,摇摇头说,已经走了。

  听郎中这样一说,我们所有的人都傻了。而我,马上用眼睛去瞟小方。可小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了。于是,我们十几个小家伙鸟兽样的,各自藏了起来。

  小玉的父母亲回到家里,郎中如实告诉了他们:说你们才回呀?赶快去我家看看吧。

  什么事?

  哎!郎中说:去了就知道了。

  你,你……不要吓我啊!他好像预感到了什么,踉踉跄跄的往郎中家里奔去,就见小玉躺在病床上,已经没有了呼吸。小玉的父亲立刻僵住了,他的母亲则紧紧的抱住小玉。眼泪先掉了下来。嚎道:崽啊,崽啊!可怜的崽啊!晓得是这样,今天就不该去杀苳茅杆啊!难怪我今天总是眼皮子跳啊!可怜的小玉啊!你死的好惨呀!一边哭一边猛戳着自己的胸部。这种场面,怎么能不催人泪下。他们就这样哭啊哭,一直哭到没力气了,才缩在墙角抽泣,有一句没一句的诉说。此情此景,郎中也束手无?,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过了很久,才试探着说:大嫂,事情已经发生了,人死不能回生,你们还是想想办法让小孩入土为安吧。把他凉在这里,也实在够可怜的了。

  这时候,两个大人才反应过来,又呜呜地哭了一顿。村子里的人听说小玉的事后,也陸陸续续的赶过来了。他们一方面觉得小玉可怜,一方面又感到无奈。最后叫郎中找了床旧棉被,小心翼翼的包着小玉,按照村里的习俗找了个无儿无女的老人,用旧竹蓝装着,到山上找个地方埋了。

  父母亲看着小玉出了门,想起再也看不到儿子了,啊呀呀又嚎哭了一气,接着又昏迷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可怜巴巴的只知道流泪。直到夜深人静,才突然的发现小方也不见了,父亲惊疑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婆婆子呃,我们的小方呢?

  这一问,女人睁大眼睛,四处看了看,才如梦方醒。白天,听说了小玉的事,只顾哭去了,根本就没有发现小方也不见了,简直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啦!这个时候,到底是男人有主见,流着泪把松树枝辟开,用铁灯笼点上,沿着乡村小道喊小方去了,喊声里充满了哭声。村长听到呼唤,就召集大伙,组成了一个寻人火龙,到附近的山上,附近的水里,所有的沟沟坎坎去寻找……

  (待续)

搜索建议:命也  回忆  回忆词条  命也词条  
小说言情

 一见钟情(2)

 2    如玉得意的回头对子豪说:“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你就死定了。”然后冲他莞尔一笑,说:“不送。”说完后,她迈着不徐不缓的步子离去。    子豪无奈的看着她...(展开)

小说言情

 恋上公交车

   215 239 229 323 600……每到下班时间可以回家的公交车总是多选,只是每天十五分钟可以回家的公交车,我总是要等半小时,等一辆人不是很多,车停...(展开)

小说连载

 第三章:达味家族

 犹大的第十一代嫡孙达味的族谱如下。  达味在赫贝龙生的儿子有:妻子依次勒耳人生的孩子,也是他的长子阿默农;加尔默耳人阿彼盖耳生的儿子也是他的次子达尼耳;革叔尔...(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