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红尘中许你一世守护(三)

  第三章

  我们两人一起把菜园子灌溉了,还帮厨房把两个储水的大水缸也填满了,妈妈和段妈妈在厨房帮厨,看着他俩在院子里一起忙碌着,不禁喜滋滋的嘀咕着。

  我正蹲在地上的两个大盆前忙着洗碗,侧耳听到两个妈妈的对话。

  “你家段鹏这孩子真不错,这大个子跟运动员似的,比平常的小白领看着可结实多了,一点也不羸弱”我妈妈一边摘菜一边笑着夸段鹏。

  段妈妈手边也摘着菜,但是眼睛却关注着正帮忙烧水的我,“莫梵这孩子也不错啊,到了这里一直在帮忙干活,连蚂蚁都不伤害,阿弥陀佛,心地善良啊!

  看来她们俩这是准备把我跟段鹏凑成一对了,哎,又是变相的相亲,难怪今天老妈这么早就拉着我上山了,是给我俩创造机会呢。

  好吧,我对这个人也不是很讨厌,这样相处总比在餐厅那么尴尬的相亲好些,不喜欢也不用找借口拒绝。看来段鹏也跟我一样,看明白了两个妈妈的心思,他也不拒绝也不说明态度,我俩就这么心照不宣的各自干着手里的活,这让两个妈妈也很是高兴,免得惹恼了她们又是一顿唠叨。想到这里忍不住吐了吐舌头,为自己心里看明白的这件事情庆幸,也为了相亲的对象是段鹏感到庆幸,不是那种油腻腻的中年直男,而是一个身材健硕,貌似年轻有为的直男,小庆幸了。呵呵呵呵,是有一点喜欢,脑子里不禁又开始回味刚才在井边的一幕。

  两位妈妈各自夸着对方的孩子,段妈妈看着我妈妈笑着说“顺其自然吧,该帮忙的我们都帮了,呵呵呵呵”

  十点半的时候,拉着香客的大巴车到达了庙门前的停车场,一下子来了好几十人,厨房里很快也热闹了起来,大家把自己带来的材料放入厨房,很快就有几位大妈留下帮忙打理斋饭,其余的人都去庙堂开始准备与师傅们一起开始诵经修行。段鹏和我帮忙将斋饭用的碗筷清洗摆放完之后,又将烧好的热水分装几个水壶中,然后送往前殿的客堂里,厨房里的其他事情暂时插不上手了,我们两人也可以休息一下了。

  我从后备箱中拿出画板,在停车场的平台上找了个位置支好画板,对着平台外的群山开始画起画来,十点钟的太阳已经快爬上对面的山头了,由于山高,早上来的时候山谷里的雾气还是蓝色的,现在阳光照进山窝窝里,没有散去的雾气虽然变得稀薄了,但是在金色的阳光照射下,却更有一番仙境的意境。

  段鹏站在那棵老油松树下,拿起了手机,打开拍照功能,对着眼前的景色开始拍摄,我听到身后他的手机不停的咔咔咔响着,不一会儿,一只手机伸到我面前,上面的画面是我的背影,今天我穿着一件浅灰色的长款衬衫藏蓝色的宽松纯棉裤子,一股自然纯朴的风格与我面前的景色融为一体,很是自然。看着这画面入神,段鹏拿着手机让我看“唯一遗憾,你要是长发我还以为你要看破红尘入道了”

  这个人真是会煞风景,我正自我陶醉着,他居然说这种煞风景的话,我没好气白了他一眼“看来你喜欢长发美女,那你应该跟你妈妈说清楚,不要耽误你时间,给你介绍不合适的对象”

  “看来你也已经知道你妈妈跟我妈妈的打算了。”段鹏见我说这话,收起了自己的手机,玩味的看着我说。

  “嗯,你是不是也是今早被抓过来说是帮工的?”我同病相怜的开始可怜他,跟我一样没有睡成懒觉的两个人。

  “没有,我妈就说有个姑娘做插画师的,年纪相当,让我自己看看”他一脸无所谓的坏笑看着我说。仿佛我是件商品,他是来挑货的,而我是对此一无所知的哪一个,那刚才水井边的时候,他已经知道我俩相亲的事情了?是故意接近我的?

  刚才对他的好感此时荡然无存,我不免嫌弃地看着他,“不好意思,我对你没有兴趣”边说边将面前的画板收起来,放进车子后备箱。

  “那可太好了,看来我们俩可以相安无事的共处下去”他从后面伸手帮我关上后备箱后盖。此时说着这种话,刚才我觉得好看的酒窝也不见了。他正一脸认真的看着我,继续说下去“我也不想再遇到相亲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你挺好的,既然你也不喜欢相亲,不如我们俩成全一下彼此,让两位妈妈们以后再不用操心我们的婚事,怎么样?合作一下?”

  “你什么意思?”他的话几个意思?我脑子一时转不过来,他刚刚还说对我不感兴趣呢,怎么又让两位妈妈不用操心相亲的事情了?到底是对我有意思还是没意思?

  只见他嘴角酒窝又出来了,微笑着一脸无害的说“我们让她俩觉得我们一见钟情,然后私下里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各自忙各自的,让两位妈妈也省了再给我们相亲的念头。”

  “你的意思是,假装情侣?”挤出这句话后,我脑子里也开始盘算起他这个建议对我有什么好处。叮咚,脑子终于转过来了,这个提议确实不错,剩下我许多相亲的麻烦。眼珠子转了转,我看着他点了点头,他也看着我点了点头,伸出一只手示意我达成共识,我也伸出右手与他轻轻握了一下,表示同意。

  “好的,先留个微信电话,以后的事情回去再议”他向我眨了眨眼,赶紧拿出手机想我晃了晃。

  于是我降自己手机拿出来,屏保打开交给他操作。

  一切搞定也到了午饭时间,我俩又各自忙了起来。

  午饭后,跟庙里管事的僧人办理了挂单的手续,我们母女俩和段家母子领了东西去客房收拾了一下。

  下午两位妈妈又去听了主持讲经布道。我就在大殿外面,搬了把折叠凳坐在殿外晒太阳。

  四月份了,山里面的温度虽然不是很高,但是下午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不一会儿我就闭上了眼睛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向后一点点的倒去,最后一丝意识让我伸出手,阻止身体向后的速度,嘴中发出一声轻哼的同时,身体后仰进了一个肉呼呼,暖呵呵的怀抱里,一瞬间睁开眼,发现自己并没有倒在地面上,头顶上一颗脑袋遮住了照在脸上的光亮,形成了一片逆光,那脑袋上有两个小酒窝,正在对他说着柔柔的话“你睡着了?”

  我迷离地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漂亮迷人的酒窝,像喝醉酒一样被它给迷醉了,但是大脑里的一个声音提醒我,“快醒醒,你现在场合不对,你是躺着一个男人的怀里了!”

  “唉!”一句轻轻的唉呀,我用手捂住了嘴,从段鹏的怀抱里挣脱,坐直了身子,四下看看有没有被人看到,然后就这样捂着嘴巴,红着脸向寺庙外跑去。

  身后留下还坐在原地得意嗤笑的段鹏,目送我消失在庙门外。

  跑出来之后,脸红红的,更不敢回去坐着了,自己嗔怪着“哎呀!太丢人了!怎么可以听着睡着了,还倒进一男人的怀抱!”

  想着刚才的荒唐,跺跺脚对自己嗔怪着“我还是不要回去了,回客房睡觉吧。”

  今天我不想再看到段鹏,怕被他误会自己投怀送抱,害羞的躲在客房,晚饭的时候也没有出来,就一直窝在床上装睡。

  做完晚课的两位母亲回到客房的时候,看到我正躲在床上捂着被子装睡。

  “梵梵,你怎么了?一下午也没出来,生病了?”妈妈看我一个人捂着被子,担心了起来。

  “妈,我没事,您不用管我。”

  “莫梵,你要是不舒服,我让段鹏开车带你下山去医院看看好不好?”段妈妈看我蔫蔫的样子,以为我发烧了,关切的过来摸了摸我的额头。“身体有一点热哦!起来下山去医院看看吧”

  “阿姨,我没发烧,谢谢您关心,我就是今天起太早有些累了,您和我妈妈去忙吧,我睡会儿就好了。”怕两位妈妈担心,于是我从床上坐起来,抬手把脸上乱糟糟的头发拂开,露出了脸颊,证明自己没有发烧。

  “那你先起来把斋饭吃了再睡”我妈指着放在桌子上的斋饭,嘱咐我吃完再睡,之后和段妈妈一起去厨房帮忙收拾。

  听着两位妈妈走远了没有声音了,我才从床上下来,端起碗来把饭吃干净,然后倒了些热水在饭碗里涮了涮碗,再吹吹热水,等水冷点了,把水喝掉,将碗用纸巾擦干净放回桌子上。然后用脸盆倒了开水把毛巾浸湿,简单洗漱了一下就上床继续睡了。

  计划着找什么借口让母亲答应明天一早就跟自己下山。脑中思量着各种借口,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搜索建议:红尘中许你一世守护  一世  一世词条  红尘  红尘词条  守护  守护词条  
小说

 一本咖啡色的日记(第一部 5-6...

 5  然而“气个半死”的并不是汪油嘴,而是唐吉本人。  一开始一切都挺顺利。唐吉把汪油嘴叫到单杠旁边,用手小心翼翼地捂住那页日记,只露出前面那一点点,然后叫汪...(展开)

小说连载

 刺秦(八、九)

 八  荆轲正吃早饭的时候,田光的儿子田小胖来向荆轲报丧,荆轲愣了愣,不过不是怕田小胖找茬。田小胖不是真名,那是荆轲私底下给取的名字,荆轲也知道这名字有损田家的...(展开)

小说言情

 荷花有约(第八十章:stroy:...

 此后不久,正逢初夏时节,天朗气清,月日星稀。  我侧度,紫棠生辰这桩事虽时日离远了,但今仍记忆犹新,晃如昨,忆起总醋意横生,不知何时才能了却此牵挂。  心内激...(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