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今夜寒风凛冽

夜色缓缓降临在这座北方的小城市,深秋的风吹的格外的冷,路上人都缩着脖子,两只手紧紧地抱在胸前,快步的向家的方向走去,行色匆匆。风把树上的枯叶吹的到处都是,在空中飞舞着,像一只只蝙蝠在夜色中张牙舞爪地飞向远处。

老纪拖着沉重的脚步缓缓地行进在路上,和周围行色匆匆的路人形成鲜明的对比。不是他不想走的快一点,他每抬一步他的脚都会疼的发抖,他的身体已经弯成了一张弓,他都不像是在走路,而是像在路上缓缓地挪动自己沉重的身躯。他还没有吃晚饭,唯一的一件厚棉衣已经被白天的殴打给扯破了,里面的棉花已经发黄了,也不知道这件衣服自己已经穿了多少年了。他的浑浊双眼被寒风吹的眼泪直流,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去擦。

他就这样缓缓地挪动着,突然他一个不小心踢到了脚下的一个酒瓶子,正常来说他是不会摔倒的,可是他太累了,只听到噗地一声倒在了地上。过路的行人只是看了看这个倒在地上的老头,然后扭头继续前行,仿佛那里什么都没有。但是那里有的,有一个受伤的老人,艰难地在地上爬行,他爬到一个路灯下面,艰难地让身子做了起来,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疼痛的腿让他动作都做不出来,所以他只能靠着路灯坐着,看着来来往往的过路人。

白天的一幕又浮现在自己的眼前,老纪像往常一样在垃圾桶里捡塑料瓶,不小心碰到了一个衣着华丽,体态婀娜的漂亮女人,漂亮女人勃然大怒,打了老纪一个耳光,说道:“老东西,你长眼睛没有,碰坏了我的衣服把你卖了你都赔不起。”老纪连说对不起,可是漂亮女人突然一声尖叫,原来老纪刚才把她的衣服碰上了污渍,这下可不得了,只见那漂亮女人旁边的男人对老纪砰的一脚,老纪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才停下来,接下来是漂亮女人和男人的一顿毒打,然后两人扬长而去,期间也没有人来劝阻,只是有人拿出了手机拍摄,有人快速离去,所有人似乎都想远离这里。

路灯下,老纪的脸被照的一片惨白,老纪渐渐地失去了意识,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他去越南打仗的儿子回来了,老伴也回来看他了,儿子一米八的个子,越南的太阳把儿子的皮肤晒得更加的又黑了,可是儿子结实了,也瘦了,还和他讲了好多越南的事,但是突然老伴和儿子都走了,渐渐地离老纪越来越远,消失在了远方。

罗小欧和表妹王二丫还有几个儿时玩伴从KTV唱完歌出来,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小城里已经开始在飘了雪花,深秋的第一场雪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来了。罗小欧被冷风吹着打了一个寒颤,说道:“怎么这么冷啊!我们走快点,不然肯定得冻死街头。”带着点玩笑,可是真的很冷,几个人也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凌晨的街道没什么人,罗小欧几个人嬉闹着在街上追逐着,突然王二丫一声尖叫,罗小欧几个人急忙跑了过去,看见路灯底下有个人躺在地上,这个人正是老纪。王二丫被吓得浑身直冒冷汗,本来白皙的脸也被吓得煞白,两条腿不住地打哆嗦,口齿不清的说道:“他……是不是……死了……”

罗小欧也吓得够呛,还是他一个发小鼓起勇气去探了一下老纪的鼻息和心跳,松了口气,说道:“没死,他还有温度,心跳都还有。”王二丫瞬间觉得这句话像exo的歌声一样动听,感觉自己瞬间活过来了。她弱弱的说了一句:“那我们怎么办?把他送到医院去吗?万一人家说是我们干的怎么办?”

罗小欧他们也拿不下注意,所以他们决定离开了,可是就在罗小欧要离开的时候,老人的眼睛似乎眨了一下,还说了句什么,罗小欧停下了脚步,对正准备离去的几个人说道:“我们还是把他送到医院去吧!这老爷子挺可怜的,你们觉得呢!”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对方,也决定同意罗小欧的决定,几个人把老人从地上扶了起来,拍了拍老人身上沾染的薄薄得一层雪,几个男孩轮流背着老纪往医院跑去,寒风打在人的脸上让人感到一阵刺痛,可是几个小年轻还是坚定不移的向医院去了。

医院的急诊室,罗小欧使劲的拍打着急诊室的门,连续拍了好几分钟,里面才传来呵欠声般的回答:“谁啊!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啦!”然后们才缓缓地打开。一个三十来岁,穿着白大褂,腆着个肚子,带这个眼睛的胖医师站在门后面,打量着外面站着的几个年轻人还有罗小欧背上的老纪,阴阳怪气的说道:“医生回家了,看病明天来。”

罗小欧一把推开了胖医生,进了急诊室,把老纪放到了急诊室的病床上,指着胖医生胸前的牌子念道:“王大富,外科主治医生……”

罗小欧话没说完,胖医生不耐烦的说:“什么病?姓名?年龄?”

“我们不知道,”罗小欧说,停顿了一下,“他是我们路上捡来的。”

胖医生说道:“那你们就是肇事者喽,去缴费吧!然后把住院手续办了。”

罗小欧说道:“不是我们干的,我们真是路上遇到的,我们几个是学生,没钱。”

胖医生听完瞬间脸色就变了:“没钱治什么病,救活了医药费算谁的?抬走抬走,我要休息了!”

罗小欧和几个发小听了勃然大怒,准备动手打这个胖医生,可就在这时,王二丫抽噎道:“你们别打了,他死了。”她指着床上的老纪说道。罗小欧慌了,他跑去摸老纪的鼻息,心跳,甚至去听他的呼吸,可是根本没有,他跌坐在地上哭了,哭的很伤心:“为什么,不可能的,刚才还有呼吸的,刚才我放下来的时候还有呼吸的。”

胖医生淡定的说道:“快抬走,死都死了,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说着把几个人向外赶,把老纪的病床推出了急诊室,把门砰的一声关上了,骂了声:“真晦气。”

罗小欧和朋友们站在医院的过道上,看着已经冰凉的老纪不知所措,雪渐渐的下大了,天也渐渐的凉了起来,可是罗小欧感觉他好冷,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慑慑发抖,而且他的心也变得冰凉冰凉的。

病床上的老纪很安详,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是在感谢这几位小年轻还是在梦里和儿子老伴团聚,这都不得而知了,因为他已经走了。

第二天在上,各路媒体蜂拥而至,医院门庭若市,院长头大如斗,可是这一切和老纪没有关系了,和罗小欧他们也没有关系了,因为他们早已离开了,估计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希望我们所有的老年人都有一个幸福的晚年,关爱老年群体,让“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谢谢!

搜索建议:今夜寒风凛冽  凛冽  凛冽词条  寒风  寒风词条  今夜  今夜词条  今夜寒风凛冽词条  
小说言情

 月虹舞伴 第四十二章

   到了国庆节这一天,蓝梦翔的舞者来到举办活动的地方彩排,蓝旭桐与陆霓宸也来了,十四个人简单交流了几句后开始练舞。狄清瀚仔细观察了一下队友,感觉每个人都有点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