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溯回

  

  题记:你可能曾经有过许多遗憾,经常为之叹息不已。如果上苍给你一次穿梭至以前的机会,你会怎样?依然坚持现在的方向还是选择另一种不同的人生?

  杨天玉像往常一样走在那条通往住处的熟悉的马路一侧。路两边垂柳依依,时值初夏,正是叶茂之时。他来到石桥上,停住脚步,极目远眺。浑浊的溪水自南向北从桥底穿过,延伸到远方。耳边不时传来各种车辆的鸣笛声,分外刺耳。污染与聒噪,是城市中少不了的两个主题。随着一股刺鼻的浓腥味从水中蔓延开来,天玉不禁用手捂住了鼻子,头转向了一边。瞬间,桥头处的一方角落中有个物什映入他的眼帘。

  那是一个绣有彩色花纹的囊袋,袋口用一条黑细绳挽着。天玉充满了好奇,捡到手中,打开一看,令他很失望,就是一张纸而已。所幸囊袋手工精细,天玉将其带回住处。

  天玉将背包和囊袋放到桌上,躺在床上,舒展双臂,闭上眼睛,享受着此时的舒松。他的生活一向如此,平淡似水,波澜不惊。每天都是一样的节奏,上班、下班,周而复始,踩着东升朝阳柔和的光线开始,在最后一丝夕阳的光晕消失,黑夜降临后回归。日子长此以往,于无声中,几岁光阴溜走,令天玉不胜惶恐。不觉中,掠过一路的风景,跳过四季的轮回,将他直逼到眼前的沉默中,无可更改。天玉叹息不已:当初的人儿,如今你身在何方,曾记否,在我们手中绚烂过的,无比动人的年华?

  最令他惋惜至极的就是初恋,那位难以忘怀的姑娘,如今已归他人。想起和她经历过的那些刻骨铭心的往事,天玉很心痛。如果上苍要给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那该有多好啊,他不住地哀叹。

  一番思想混战后,天玉从床上站起。一眼又看到了那个囊袋,天玉将其打开,拿出里边的那张纸。那是一张华丽漂亮的多彩纸,纸上绘满蝴蝶树木小鸟画,摸起来手感柔和。纸上工工整整地写着几行字,天玉好奇地看下去。内容如下:请问你想回到过去吗?你只需要在纸上写上你想回去的那一刻,就可以保证愿望实现。但相应的代价是要用以后的生命来偿还,譬如你想回到五年前,那你的寿命就要减少五年。记住,你只有一次使用权限。

  看罢,天玉不禁哑然一笑,这必然是谁的恶作剧。从窗外袭进一阵微风,蓦然间,在这个孤独的房间中,一种诡异的气氛弥散开来。令天玉毛骨悚然,浑身鸡皮疙瘩骤起。不知因为何故,天玉拿起了笔,他决定试一试。那个回忆起来历历在目的日子,他永远不会忘记——2011年11月20日晚上八点。

  写完后,天玉才感觉自己是个白痴,竟相信这等鬼把戏。片刻后,天玉突然如坠五里雾中,眼前灰蒙蒙一片。还没来得及思考,天旋地转,各种画面从他眼前飞速而过。他大张着嘴,不知所措,此时他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内心充满对生命不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恐惧。他闭上眼睛,不敢直视,头好痛,胸中泛起一股浓烈的呕吐感。许久,他双手抓住一根浑圆的冰凉的金属,貌似是铁棍,终于使自己固定下来。一停下,他就止不住地干呕。

  “你这好严重了啊!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天玉猛地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幕令他愕然:他站在天桥上,双手抓着桥栏,桥下川流不息的车辆在马路上奔驰。环顾四周,林林总总的建筑似曾相识,而后,看到了距离他不远,同学振兴正在诧异的望着他。天玉终于明白,自己回到了2011年!他上下打量番自己,对自己的穿着很不屑,可叹当初自己对此非常满意。他拿出口袋中的手机,那个早已弃之不用的htc又回来了,屏幕上的时间清晰地显示:2011年11月20日20:03分。

  掩不住内心的狂喜,天玉兴奋地冲向振兴,在他面前又蹦又跳,活脱脱神经病一个。

  “我回来了啊!”天玉狂叫不止。

  “是的,你回来了。你就是今天才从无锡回来的啊!干嘛这么激动啊!”振兴为他的举动感到莫名其妙。“淡定些了,见到刘雨欣这么兴奋啊!”

  天玉这才意识到,雨欣马上要到了。

  一如多年前,她出现在天桥阶梯口,脸上挂着亲切祥和的微笑,一双眸子闪现着掩不住的欣喜,一身的装扮朴素而淡雅。当初她就是如此温柔可人,再次见到她,天玉满心的激动无以言表。

  “好久不见啊!”时隔多年后的回归,天玉到嘴上的只是这么一句。

  “是的。你没怎么变,还是一副天然的学生模样。”雨欣调侃着,“电话中听出你在咳嗽,应该感冒了吧。我给你带来些感冒药,你看看。”

  说完她从挎包中拿出几盒药,其中有一白色熟料瓶装药。正是这个白色药瓶,令天玉很介怀。有时他不得不佩服自己的高深记忆,总能记住一些琐粹的丝丝细节。在他的印象中,雨欣过来时,只是带了几副袋装药而已,不曾有过瓶装药。一丝寒意从天玉心头扫过:自己无形中可能会改变一些人的人生轨迹,包括眼前的她!

  将这些疑虑抛诸脑后,天玉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冲过去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完全忽略了在一旁的振兴的惊愕的眼神。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芬芳,一缕瀑布般的秀发搭在后背,浑身如她本人性格一样,透着弄弄的温存气息。天玉深深为之陶醉,千绕百转,几度忧思,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再次将她环在臂弯中,怎能不珍惜。

  而她,最初被他突然的举动惊到,而后顺其自然,如小鸟般依偎在他怀中。幸福来得太快了,天玉恍然间感到眼前的一切似乎只是个美丽的梦,好不真实。她在他耳边轻启朱唇,喃喃地说道:“我已经等你很久了。”天玉听后更是不胜惊讶,她何时能够坦然说出这样的话语?他清楚地记得,几年前的她,不,应该说这个时候的她,本应婉约羞赧,不苟言笑,绝非这般随意直接。天玉隐约地感到,她身上似乎蕴藏着一种他看不透的谜。

  除她之外,事实证明了,一切都如同以往。熟悉的面孔一个个出现在天玉眼前,久违的声音一道道回到天玉耳边,记忆中尘封已久的世界又回来了。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怀念的味道,沉浸其中,天玉身心舒畅。久未联系的同学,早已离职的同事,再次和他们共走一遭,二度这段人生。天玉感到自己像个旁观者,他们都是沉迷于当下的角色,陪着他一起重拾往事。天玉能够展望到几年后,而他们却只能踌躇于眼前。此时的生活对天玉来说,是一种缅怀和享受,他走得心安,对他们而言则是迷惘中的探索,磕磕绊绊,他们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尽管天玉已经知道他们以后会何去何从。有时天玉不禁暗思:到底是哪一种情况为好,如他般知晓几年后的一切过活着,还是像他身边好友同事们那样,带着对未知模糊的向往,缓慢地向前禹行。

  天玉不忘初衷,他知道自己以牺牲几年寿命为代价回到这里的目的,虽然只是出于一时大意,但他从不为此后悔,相反一直感谢上苍的怜悯,给了自己这样一次弥补人生憾缺的机会。他和雨欣顺利走到一起,两人开始同居生活。每天的业余时间,都和她耗在一起。两人如胶似漆,手牵着手走在人群熙攘的拥挤大街上,走在灯红酒绿的都市夜幕下,走在芬芳馥郁盛开着各种花儿的公园中。多次在梦中幻想的种种场景都一一轻而易举地实现,最初的激动已经过去,而后迎来一份舒心的淡然。细水长流,绵延不绝,方为感情天长地久之道。

  雨欣在一家公司人事部门上班,每天朝八晚六,过着一介普通上班族的生活。天玉反倒很忙,他是位技术男,以青春为资本来换取人生阅历。他已经不想再重复一遍,离了职,和那些没来得及在他以后的生活中,抹上浓重一笔的同事匆匆别过。凭着脑中掌握的未来几年的大量信息,他相信自己可以携手雨欣,开创另一方精彩的人生,前方等待他们的必将是美满和幸福。他没意识到的是,由于他的改变,他可预测的未来不再那么清晰,渐渐摆脱了他的控制。

  天玉的银行卡中的储蓄恢复成五位数,赚钱成了他迫在眉睫的事。他最后悔的是自己从来不买彩票,如能记住其中几组要命的号码,他岂不成了暴发户。但有些信息深深印在他脑海中,成了他的致富法宝。比如他知道南京江北的房价会在几年内翻几番;他知道股市目前虽处于低谷,三年后将会迎来一次大涨;他知道自己生活过的四周,将会有哪些门面店开业,生意非常火爆;他甚至知道某些人会在这几年内因各种缘故死去,尽管他们现在生龙活虎;他还知道一年多后,新任国家元首上台,随之而来的暴风骤雨般的反贪反腐,一大批高官纷纷落马,南京市一二把手也在其中。如果他有足够的野心,他可以影响到很多人的命运,从而引导他们走向不同的人生。但他敏感地意识到,因为自己的随意插手,可能会给他人带来不可预知灾难。

  天玉望着自己可怜的积蓄,一阵扼腕。很多事情只有在充足资本的前提下才能去做。当下社会,富人愈来愈富,穷人愈来愈穷,富人玩的是资本,以钱生钱,大笔的财富他们信手拈来,金融股市在他们掌中翻云覆雨。穷人玩的是积蓄,辛苦经营,只为看卡中的数字逐渐变多,好不容易碰到个可以放手一搏的机会,却又不敢去冒险,因为输不起。难得这么多机遇放在眼前,因为囊中羞涩,天玉能做的却寥寥无几。

  他决定开家门面店,经营奶茶。找到处理想的位置,两年后会有一家门庭若市的奶茶店在此开业,天玉和雨欣都是其常客。天玉决定先下手为强,让奶茶店的主人变成自己,其他的一概复制,包括品牌、店内的装修等等。投入的成本高的超乎想象,天玉和雨欣所有的积蓄全部搭进去勉强足以应付。在这家店上,雨欣举双手赞同,对天玉眼光独到充满钦佩之情。而后,门面店装修好,雨欣看后,比起欣喜更是惊讶,好似看到了不愿看到的东西,双眼指望着天玉,眼神中充满了疑虑,似乎和他不曾相识,令天玉困惑不已。

  意料之中,生意兴隆,天玉很快赚得人生第一桶金。雨欣辞去工作,帮忙经营奶茶店。天玉又提出买房子和股票,赶在房价大涨之前出手,股票也是从最低点开始买起。无一例外的都获得可观的收益,积蓄以几何倍数迅速增加。他动作果敢麻利,信心百倍,与他一向有些优柔寡断的性格极不相符。

  雨欣对他诸多突如其来的举动一再惊愕,她只是传统的小女人,经不起大风大浪,只愿守护自己身边的一方寸土,安稳太平才是她的追求。但她从来没反对过天玉这些冒然的投资,持正自己,充当他的贤内助,这是她身为女人的本分。她对天玉提出一点未免有些杞人忧天的要求:每年至少体检三次。每次体检,天玉从头发到脚跟,被各种仪器扫个遍,一年要经历几次这样对的折腾,让他很苦恼。然而第二年的体检中,天玉肺部被查出有一块鹅卵石大小的肿瘤,医生确诊为良性的。对此,雨欣表现出从未有过的激动,她坚持立即动手术除去。一向温柔婉约的她,执拗起来,谁也拦不住。无奈之下,天玉只得顺从她,摘除那块肿瘤。此后,因为雨欣的坚持,天玉更加频繁地过来检查肿瘤是否复发。

  有一次天玉实在忍无可忍,冲她吼了一句:“不就一块小肿瘤吗,而且还是良性的,已经摘除,何至于如此大惊小怪!”

  雨欣听后,立即翻脸,怒气冲冲的说道:“你将来可能就死在这块小肿瘤上,我不允许你轻视它!在别的事上,我可以不加计较,唯独这事不行。”

  听罢,天玉只得闭嘴不谈。

  每天过的丰满充实,天玉沉浸在甜蜜幸福之中。雨欣是他世界中的阳光,照亮他心中最阴暗的地方。和她在一起,哪怕只是静静的坐在她对面,一整天也不会腻烦。逢到缥缈的阴雨天,两人会在阳台上放一张小圆桌,面对面坐着,喝着咖啡或者白开水,有时各拿一本书不紧不慢地看着,有时同守一电脑旁,观看一部扣人心弦的电影,有时背靠在椅子上,闭着双眼,安然聆听从室内音箱传来的沁人心扉的舒缓音乐。伴随着丝丝细雨柔软地落下,窗外一片迷蒙,高低不同的灌木丛,平铺开来的绿草地,皆沐浴在这种祥和之中。这就是生活。

  不久,雨欣有了身孕,给他们的幸福又加一份惊喜。谈婚论嫁成了他们之间的主题。在婚礼的前一天晚上,雨欣坐在天玉身边,有些忐忑地对天玉说:“亲爱的,我有些事瞒着你,希望这时可以向你说明。”

  听罢,天玉也不禁忐忑起来,尤其是他看到雨欣眼神中充满了神秘,“你说吧,我洗耳恭听。”尽管内心惶惑,他表面依然维持着从容。

  “这个物什你熟悉吗?”说完,雨欣从口袋中掏出一个东西,天玉望去,瞳孔瞬间放大,惊恐攫住他的身心——就是那个助他回来的彩色囊袋!

  “你。。。你怎么。。。有这个啊!”天玉情不自禁尖叫出来。

  看他那副模样,雨欣感到很可笑。她脸上乐开了花,对自己成功将他吓到感到很满足。

  “快。。。快告诉我怎么回事?”天玉急不可耐。

  “你且稍等,听我细细道来。”雨欣调整下呼吸,用沉稳的口气缓慢说下去,“我是从2021年穿越回来,回到我第一次爱上你的那天,也就是2011年11月20号。不知你从何时归来?”

  “我是2016年,我都不知该如何形容此时的心情了。。。不安、激动还是恐惧,”天玉嘴唇不住地哆嗦着,语无伦次。

  “那就是我那个时代的五年前,看样有必要和你科普下那时候你我的经历。”天玉紧张万分,雨欣脸上仍然挂着浅浅的笑,她眸子凝向一侧,好似沉思着难以忘怀的往事,“16年年底,我和以前相处几年的男朋友结婚了。这是段一开始我就不甚看重的婚姻,我对他谈不上多喜欢,只是本分的我感到自己已到成家的年龄,而他恰逢其时的出现,成了我不经意的选择而已。他工作繁忙,我们聚少离多,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对我而言,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而我对他似乎亦是如此。这段短短的婚姻没维持到两年就宣告破产,我和他离了婚。”

  “然后呢?”天玉迫不及待想知道接下来的事情。

  “然后就到了你。你之前的婚姻更不幸,只为应付家人的狂轰滥炸,你随意选择个女生成家。结果无休止的争吵几度使你崩溃,天可怜见,才结婚三个月你就马不停蹄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盖了章,草草结束这段不堪回首的过往。一个机缘,你得知了我也恢复单身,失联多年后,我们再度走到一起。因为经历过坎坷和忧伤,我们更懂得如何珍惜彼此,成家后,你视我为手中宝,我仰你为头顶天。第二年,我们的女儿出世,她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娃娃,你只需将手朝她柔嫩的脸颊上轻轻一碰,就会感到浑身骨头酥软,心都要融化了。说到这里,你可以想象到,当时我们的生活是多么幸福啊!”

  "可以憧憬到,那是一幅多美的画面啊。"天玉已经完全陶醉在雨欣述说的情景中。

  “奈何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们家的美满被横头一棒打破了。在平常的一天,你突然倒地不起,鼻孔冒血,被紧急送往医院,查出来患了肺癌,而且是晚期。我当时欲哭无泪啊,一直怨恨上苍如此不公,很多人抽烟往死里抽都没事,而你从没抽过烟的人竟然得了肺癌,实在令人无法接受。尽管那时科技医术更加发达,依然阻挡不了死神将你从我身边夺走。一个和谐的三口之家,就这样毁了。”

  说到这里,雨欣已经泣不成声。那时的灾难虽然已经过去,但造成的痛楚却历历在目,难以忘怀。天玉更是浑身颤栗不已,他不敢想象,自己竟然英年早逝,而且是抛弃了眼前深爱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撒手人寰。他紧紧抱着雨欣,唯恐再次失去她,他能顺利归来,再次见到她,该是多么庆幸!

  “你们母女二人以后该怎样度过啊!”天玉难过不已。

  “是的,此后的日子饱经风霜,我一人带着才一周多的孩子,含辛茹苦。那段心力交瘁的往事,何其艰难!一想到以后遥遥无期的漫长未来,我都不知该如何坚持下去。那时连死的心情都有了,但为了孩子,我们的孩子,我只能忍着啊!”

  天玉头疼欲裂,自己曾经给她带来过这般人间惨剧,愈加无法原谅自己。

  “都是我的错啊!”他恼恨地捶打着自己的头部。雨欣慌忙拉住他的手,两人呜呜咽咽的抽泣着。

  “你可以理解以前我的一些作为了吧,比如为何经常带你去医院检查,尤其是你的肺部。还有我对你诸多创业之举没有任何异议,因为我也知道那些即将到来的未知信息。”雨欣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温柔地解释道。

  天玉恍然大悟,好奇地问道:“你是怎么得到这个囊袋的。”

  “我是在一家酒店中临时住一晚,在桌子角落处找到的。”

  “是哪家酒店?”天玉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

  “在无锡XX街道的XX酒店,只是因公事,你是怎么了,有什么疑问吗?”雨欣很疑惑。

  “是哪个房间?”天玉紧问不舍。

  “320。”雨欣也突然间明白,“你住过那里,是吗?”

  “我在回来之前,住的就是那个房间啊!”天玉头皮发麻,冥冥中似乎有种神秘的力量控制了他们两人的命运。

  “这应该是你的字吧!”说完,雨欣拿出囊袋中的那张纸,纸上的字样正是天玉的,此时他已经不敢呼吸了。

  “这我早就猜到了。第一次拿到这张纸,我没留意到反面,只是匆匆写上了日期时间而已。紧接着,一片恍惚中,回到了现在。这囊袋依旧在手中,当我再次打开那张纸时,才发现背面也有字:2011年11月20日晚上八点。和你字体很像,我已经怀疑你也是穿越而来。”雨欣解释道。

  “你不感到后怕吗?”天玉有些毛骨悚然。

  “没有,相反很高兴,因为我又见到你了,哪怕损寿十年,也要求得和你一聚,换你今生平安!”雨欣无比肯定。

  天玉才想起这茬,雨欣从10年后回来,要减寿10年,试问人生有多少个十年!他们二人再次相见,所付出的代价太过昂贵!天玉又是动情又是心疼地望着雨欣,无声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沿着脸颊滚滚而下。千言万语,尽在无言中。

  “所幸你躲过了病魔的侵袭,寿命得以延长。”雨欣说到这里再次哽咽,“我唯一后悔的,就是将女儿留在了那边。不过,我相信,她也过来了,而且此时就安详地睡在我的肚子中。前方等着我们的必然是幸福安康的生活,你说是吗?”

  “一定是那样。”天玉信誓旦旦。

  “对了,这张纸还有一点细微之处你可能没留意到,我正是看到后,才确认你也是从未来溯回的。”雨欣止住抽泣,冲着天玉莞尔一笑。笑容中饱含着浓浓的柔情蜜意。

  “是哪里?”

  “你将纸以对角线的角度平置于眼前,就会发现那些树木小鸟的图案,能够凑成一组字体。”

  天玉如此做了之后,发现上面果然隐藏着一些字,细读之下,不禁口呆目瞪:只有心有灵犀的两人,写上同一日期,方可生效!

  

搜索建议:溯回  溯回词条  
小说微小说

 虚惊一场

 公司办公室,吴守信正埋头整理文案,连续几天的会议让人头晕脑胀,接踵而来的就是会议纪要,各种通知的下达。办公室听不见其他声音,唯有键盘“哒哒”地响着,下班之前,...(展开)

小说小小说

 冯七七的天空没有雨

 一:挥动着的翅膀/你微笑的模样/一路走来学会了坚强    冯七七从上海回来的时候,是凌晨四点。    一个月来,没有人知道她是怎样生活的。她的皮肤晒到暴皮,蹲...(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