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花开半夏

  

  我从来都没喜欢过苏纤,虽然她是我妹妹。我跟她差太多了,她长的漂亮,成绩好,在梅城也小有名气。而我呢?我只是一个小透明,白冰翊,也看出我妈妈的偏心。“苏冉,把盘子洗了,我带你妹妹去遛弯,你看家!”妈妈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妈妈袁青是个大名鼎鼎的音乐家,在外人面前举止优雅,神情高贵,可在家却是个家庭主妇,对待我更是粗鲁。可还好,天底下还有爸爸、白冰翊这些人支持我,说出来真够可怜的,天底下的人那么多,只有两人站在我这边。

  “苏冉,我觉得你是误会苏纤了,她人其实挺好的。”白冰翊一脸认真的说。

  你也站她那边?”眼睛顿时泛起了雾气,悄然无息的滑落。“我真想不到她有什么好。就跟你说了几句话,你就跑来让我原谅她?”我一把掀起衣服袖子,胳膊上被烫伤的伤口显得凹凸,“要不是因为她,我能变成这样吗?”我歇斯底里的吼起来,白冰翊的眼底瞬间充满了惭愧:“对不起,都怪我,如果我没有躲开,开水就不会泼在你身上,对不起......”他渐渐哽咽起来。

  我张了张嘴,想要安慰他,可发现自己发不出一点声音,我闭上眼睛,渐渐陷入了沉思......

  那是在我八岁的时候,比我小两岁的妹妹苏纤因为受够了所有人像欣赏国宝一样的目光看她而冲我发火。我试图开导她,可她根本不听,甚至失去理智的把开水泼向了我前面的白冰翊,他自我保护般的躲开了,可水却泼在了我身上,我愣愣的站在那里,什么也听不进去,脑子里一片空白,有些怪白冰翊为什么要躲开。可我还是慢慢想开了,假如我是他,他是我,可能我在心理上要煎熬数十倍。我可以原谅白冰翊,但我绝不可以原谅苏纤,我的内心绝不会允许。

  自从那件事发生后,我就对她冷漠起来,当她摇摇晃晃扑向我,好像我是什么有趣的玩具,每次我都会毫不留情的推开她,下手绝不留情。苏纤一次次摔倒了,终于有天她学乖了,知道和我保持距离。当她被人欺负时,回家找的人不是我,当她有题不会时,找的人不是我,当她受委屈时,找的人也不是我,每次吃饭,她都不会和我用一张桌子。每天回家,她都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冷笑一声,自己讨厌了这么多年的妹妹也讨厌我的时候,又是如此一种复杂的心情。

  在学校里,我拒绝和她说话,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是我妹妹,亲妹妹。我会在聊她时告诉自己的好友许向雅:我有多么讨厌她,我讨厌她的虚伪,讨厌她装出来的宽容。许向雅听了,对我说:“既然是你讨厌的人,我自然也会讨厌,谁叫咱们是好姐妹呢!”“够义气。”我嘴上虽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在滴吨位数的血。这些年来,我想我早该原谅她了,可我的心会阻止这个想法。我只能忍着,可我比谁都担心我妹妹苏纤。

  放学时,我看到几个小混混管苏纤要钱,我不顾一切的跑过去,把她藏在身后。那几个小混混怒了,说我管闲事,捡起地上的砖头要打我,只有一个人愣愣的看着我,迟迟不肯动手。有个人对她说:“老大,动手啊。”可那个人跑开了,我定睛一看,她竟然是许向雅。“向雅?”我轻轻的吐出这两个字,她却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我难以置信的摇摇头,追了过去,把苏纤丢在原地,苏纤追了过来,用稚嫩的童声喊道:“姐姐......啊!”天空中一块砖头直直的砸在苏纤的脑门上,我我放声痛哭,怪自己没有看好苏纤。

  急救室里,苏纤正在抢救。妈妈一看见我就厉声训斥:“你是怎么看着你妹妹的?”说完手掌就挥过来。要不是我闪得快,脸上早就结结实实挨了一记耳光。“其实你们一直恨不得是我吧?”多年集结的怨气终于像冲破堤坝的洪水奔涌出来,“被砖头砸中的是我而不是苏纤就好了,反正我对你们从来都无关紧要可有可无,哪怕砸死了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我越吼越大声。

  妈妈气得嘴唇都颤抖起来,指着我刚要说什么,护士从病房里走出来:“苏纤的家长呢?”

  离开医院后,我回到学校,一进门就看见许向雅哭得梨花带泪,扑过来对我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苏纤是你妹妹......”

  有一瞬间,我觉得火往脑门上冲,我想把许向雅踏成碎片,可我又真的有资格怪罪许向雅吗?难道不是我先误导许向雅,让她以为我很讨厌苏纤的吗?而且这件事又不是她的错,妹妹的受伤只是个意外,我只好安慰似的拍拍她的肩:“好了,不关你的事,都怪我......”其实,真正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苏纤出事后,我何曾对她说一句对不起?我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不出口。我一直记得,苏纤被击中后并没有立即晕倒,她还看着我,我清晰地看见妹妹眼中的那道独属于她的光彩正飞速的消散。虽然所有人都说这只是个意外,并不是我的错,可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是我把妹妹害成这样的,是我让一只曾经有能力翱翔九天的鸟失去她的翅膀。这么严重的错,我该怎么去道歉?我只能硬撑着装做自己什么错也没有。

  我买了两份盒饭,和两瓶矿泉水又赶去医院,夜幕已低垂,苏纤还没醒来。爸妈都没什么胃口,休息区里一对母女静默对坐。

  “小冉,妈妈没想过拿你去替。”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妈妈是在回应我下午的质问。

  “是的,我想过有人能替妹妹,但没想过是你,妈妈想的是自己。换了你受伤也是一样,妈妈也想替你,多重的伤也不要紧,妈妈都愿意替你们,只要你们姐妹俩好好的。”

  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目送母亲起身离开。假以时日,我也到了妈妈一样的年龄,我担的起母亲正在承担的沉重责任吗?为了家人为了所爱,不惜一切去硬扛。我就只会闹脾气。我一直无法对苏纤说对不起,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我害怕去面对心里那份愧疚,因为太沉重,我担不起,只想逃避。

  醒来吧,妹妹,我想。双生子之间的心电感应似乎真的发生作用了,苏纤忽然睁开眼睛,瞬间的清明后眼神又变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天真懵懂,“姐姐?”我将苏纤那小小的手托进我的手掌里,以后,我会不遗余力不惜一切地保护她、爱她,就像真正的姐妹一样。“对不起,苏纤。”我说出了这句迟到了的道歉。

  这时,花开半夏,我有一个妹妹,叫苏纤。

  我一直记得。

  

搜索建议:花开半夏  半夏  半夏词条  花开  花开词条  花开半夏词条  
小说连载

 血之猎手(第7章 吃饭风波)

 “那感情好啊!我看你和小林挺般配的,要不你考虑!考虑!哪怕当个。.”王叔‘备胎’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林戬打断了。  “王叔,您老赶紧给我们准备饭菜吧!一会儿...(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