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五夫的荷花

     五夫刚生出来的时候,明月山的天空还没有现在这么蓝,天心湖也没有现在这么大;那时明月山的山坡上长满了无数的不知名的小花小草,每当春天到来的时候,明月山就开始忙碌起来了,嫩绿的草芽儿扭着柔软的腰肢欢快地破土而出;各种颜色的小花也摆着妩媚的姿态竞相开放,白色的,粉色的,黄色的……美丽极了,每当这时漂亮的蝴蝶就会在香气缭绕的各色小花中翩翩起舞。

 但是明月山上的天心湖却是另一番景象,大片大片的圆圆的荷叶轻轻地漂浮在半清半浑的湖水中,像是失去重力的脸盆悬浮在空气中一样。相比明月山的山坡上的繁荣景象,天心湖这边就显得寂静了许多,没有那么多漂亮的小花小草来装扮这寂静的小湖,自然也就没有多少漂亮的蝴蝶喜欢到这儿来欢歌载舞了。但五夫却从未来过明月山的山坡,1200年来五夫从未离开过天心湖,不是因为五夫出生在这里,也不是是因为这儿的寂静,而是因为五夫在等他心爱的荷花

  五夫在天心湖边住了1200年了,在这1200年里,五夫每天都会静静地坐在天心湖边,呆呆地看着湖中的荷叶。春去秋来,春去秋来,一年又一年,无论严寒抑或酷暑,无论天晴抑或下雨,每天都如此,转瞬即逝的1200年里,从来没有人到天心湖边来过,五夫也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五夫每天做的唯一件就是对着湖中的荷叶发呆。

   1200年前的一个夏天,五夫无缘无故地降生在天心湖里。

  当初五夫刚出生,睁开眼就看到了满湖的荷花,白里透红,红里透白,一片又一片,一朵又一朵。五夫睁着圆圆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一切似乎都那么美好。小小的五夫刚生出来就躺在一张绿油油的荷叶上。那时的五夫,只是一个刚出生婴儿,却自己从荷叶上站了起来,双手摇摆着就开始在荷叶上蹦蹦跳跳了。当小五夫在荷叶上玩累了之后,五夫就跑到湖边的草地躺下睡觉了,在睡梦中,五夫梦见一个身穿彩衣的漂亮女子,那女子有着白里透红的脸蛋儿,纤细而白皙的手指,清秀而柔顺的黑发。如此美丽的女子,像花儿一样的女子。五夫呆呆地望着那女子,忽然间似乎又听见那女子在呼唤自己。于是五夫慢慢地向那女子走去。梦就在这时断了。不知又睡了多久,那女子又闯进了五夫的梦里,在梦中,五夫和那个名叫叫荷花女子恋爱了,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一段快乐而美妙的日子。可是,有一天那女子却化作一到彩光随风散去了,随后一个美丽动听声音传到了五夫的耳中:“我们不能在一起了,你若还爱我,就等我,下一次荷花开的时候,我会再来找你!”五夫突然感到特别伤心,就大声地哭了,哭着哭着,就醒了,五夫醒来的时候,眼角的泪痕还在,天心湖的荷花却已凋谢,一片荒凉映入眼帘。五夫悲痛欲绝,但最终五夫还是平静了下来,五夫决定等着他心爱的荷花回来找他。五夫慢慢地走向湖边,用手浇起湖水洗了洗沾满泪痕的脸。这时五夫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脸,那张脸不是婴儿的脸,而是一张帅气的脸,是一张少年的脸。五夫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早已长成了一个健康而又充满力量的大人身体。“我长大了!”五夫尖叫道。

   五夫一刻不离地守在天心湖边,日日期盼着荷花的盛开,可荷花就是不开放。明月山的山坡上的小花来了又谢了,天心湖在雨水的洗礼下越来越大了,日转星移,岁月流逝,五夫就这样一直在天心湖边等了1200年,从黑发到白发,谁也不知道天心湖里的荷花会在什么时候开放,会不会开放。但五夫为了他梦中的荷花,一直在孤独地坚守着。

搜索建议:五夫的荷花  荷花  荷花词条  五夫的荷花词条  
小说武侠

 残剑伤情(四十三)

 谢东山赶紧扶起少年,问道:“你叫何谦?因何称我为师父?”  何谦道:“我素闻大晋双雄名冠天下,发誓要拜他们为师,学成武功,报效国家,今天听你们谈话,方知你便是...(展开)

小说连载

 The last heaven(...

 (一)家    一扇紧闭的门,隔绝了一个世界的寒冷。    一扇虚掩的窗,灯光的倒影映射在狭窄的胡同巷道里。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折射着明亮的光晕。这是俊生的家,...(展开)

小说连载

 力挽狂篮(3)

 【回顾】    暂停回来后,劳纪接何武祺妙传挑篮得手,晶泰队4号随即回敬一记三分球,这是晶泰队整场比赛第一次取得领先。之后水星之队陷入一个怪圈,场上五人都找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