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美丽的神话(第五章 孤独的承受)

  人如果做错了事,就一定会承担后果,不管这个后果是什么,结果会怎么样。有些事的后果就是一招做错,万劫不复,可是却也只能自己独自承受。

  第五章 孤独的承受

  寒风呼啸,雪花飘飞,两个雪人静静的伫立在雪中,仿佛已存在了千年。

  其中一个突然动了,积雪乱飞,一把细剑从雪中刺出,一道白色的身影向另一个雪人闪了过去,另一个雪人一阵扭动,身边剑光闪烁,瞬间向前刺出三剑,每一剑都是白影的要害,眼,喉,胸。广寒细剑急点,两把剑瞬间交击,两人身形一退,直到丈许才停下,却是拼了个旗鼓相当。

  广寒冷冷的望着莫繁星,莫繁星一脸冷漠,仿似看一具尸体。广寒嫣然一笑道:“你就不想去看看你朋友的新娘吗?总该去喝杯喜酒的!”

  “想去,但不想看见你去,所以我还是不去的好。”

  广寒冷哼一声,“我梦广寒要做的事谁也拦不住,你也不行。”

  “我知道,拦不住也要拦。”说完紧了紧右手。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寒星被我埋在哪里了吗?你陪我去司徒家,我就告诉你。”

  寒星是莫繁星心里永远的痛,一闭上眼就看到那个柔弱的女孩子在眼前晃悠,几乎没有思考,莫繁星就同意了。只见梦广寒在怀里掏出一个炮仗,像天上一放,只见一条巨大的马鞭在天上一划而过。

  盏茶功夫,一辆崭新的马车从村头冲了出来,精铁做的车轮,上好紫檀做的马车,帘子是上好的绸缎,拉车的是两匹西域汗血宝马,精神抖擞。赶车的是一个精瘦的中年汉子,脸因为日晒雨淋满是沧桑,眼神里露出一股深深地孤独,和这马车一样孤独。可是一双手却强壮有力,只见他手一拉,两匹马人立而起,前蹄在空中乱踢,却不能前进一步,马车稳稳地停在了莫繁星二人前面。

  只见那汉子从怀里摸出一根红色的丝带,从车上摸出一根木棒,插入了马车顶部的一个凹槽里,卡的一声,木棒纹丝不动的固定在了马车上,熟练地把丝带绑在了上面。跳下马车,拿出一把长凳,做了个请的姿势,莫繁星二人上了马车。显然三人不是第一次见,不然不会这般娴熟,这么默契。

  这个人叫马车马车的马,马车的车,他只管赶车,其他的一概不问,因为他懂规矩,懂规矩的人通常活的久一些。懂规矩的的人也通常很孤独,因为这个世上懂规矩的人通常不多。

  马车一声吆喝,两匹马儿听话的一个转弯,然后在一声驾之后冲了出去。

  马车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在雪地上留下了两道崭新的孤独的车辙。永远不能交汇的车辙,能相望,却只能默默地相忘,因为这一生都不会在一起,还不如忘了。

  两道人影出现在广寒的屋子前,进去了,又出来了,然后又走了,若是莫繁星在这里他一定认得出这两个人,一个是毒老头,一个是苗三刀。两人走后,屋子里渐渐起了浓烟,不一会就烧没了,村里人都看到了,却没人管,因为这家的人本来就是外来的,本来和村里人也不熟,本来那家人也普通到没人记得,况且那个女人对村里人都很冷漠,烧了也就烧了,哪里有人去记得他,茅草屋在雪中默默的燃烧,最后只剩下孤零零的废墟还伫立在村尾,显得破败而孤单。

  孤单的马车行在山间的官道上,刚下过雪的武夷山官道没有一个人,马车压在雪上发出轻微的响声,马车行的很快,转眼就行了数里。山下的雪下得小,越行雪越少,可是路上还是没见到人,两边丛生的杂草在马车的带动下发出簌簌的响声,天渐渐暗了下来,马车停在了一处树林中,前面并不是不能走,只是忽然前面闪出两道人影,面目丑陋的毒老头,面色苍白的苗三刀。

  毒老头阴森的笑着,也不只他在笑什么,苗三刀深陷的燕窝中射出两道锐利的目光,冷冷的打量着马车

  这世上马车有很多,如此名贵的却不多,全是紫檀做的马车就只有一辆,那就是马车马车,只有江湖上名气很大的人才能坐的马车,因为马车也很有名,就和莫繁星的剑一样有名,人们总喜欢叫他孤独地马车,因为他从来只有一个人,还有他的马车

  人们叫他马车并不是因为他姓马,名车,只是因为他赶着江湖上最好的马车,时间久了也就没人知道他叫什么了,只知道马车,所以他就叫马车了。

  苗三刀和毒老头是来找马车的,因为他们已经狂奔了几百里,跑废了两匹马,他们看到了马车,他们需要马车,所以他们找到了马车,他们想要坐马车,可是马车上已经有人了,通常马车上的人都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虽然他们也不一般,但他们显然也不想惹麻烦。所以他们想要马车的马,因为马车的马是好马。偏偏马车特别爱他的马,显然不会卖,所以只有抢了。

  “一万两,买你的马。”毒老头沙哑的说着,说话的时候脸部肌肉抽动,让他满是窟窿的脸看起来更加恐怖。

  马车笑了,笑的很大声,仿似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我的马就和我的手一样,多少钱都不卖。”这笑着说出的话透着彻骨的寒意,比正在吹着的风雪更冷。

  苗三刀尖锐的声音响起:“我说直接动手抢,你偏不信,孤独的马车,以后就只有马没有车了。”

  苗三刀瞬间拔刀,刀光一闪就冲到了马车身边,马车马鞭一扬,只听啪的一声,苗三刀身影就退了回去,脸上一道血痕,鲜血淋漓,苗三刀用舌头舔了下滴下来的鲜血,惨白的脸看起来狰狞可怖。

  毒老头右手在背后紧握,仿似拿着什么一般,苗三刀再次冲过去的时候呢毒老头右手一挥,四颗闪着蓝光的毒钉瞬间飞出,马车鞭子一荡,只听叮叮叮三声脆响,三颗毒钉掉在了地上,还有一颗却飞入了车内,可是瞬间又飞了出来,直接打在苗三刀的刀上,苗三刀整个人倒退而去,低喝一声“高手”。

  一道冰冷的女声从车厢内响起:“一盏茶,他们不死,你死。”说完车里再没了任何声音。

  毒老头和苗三刀如坠冰窟,这句话比昨晚的风雪还冷。

  马车自信的道:“何需那么久,十息。”

  马车从车顶的夹层摸出了一把剑,一把用黑鲨皮包裹的三尺剑。摸到这把剑的时候马车身上杀气瞬间高涨,连赶车的马都瞬间打了两个响鼻,而他的眼神却越是孤独。

  车里又传出了一声和刚才一样冷的话“还有四息”息字未落,马车瞬间动了,只见到暗光一闪,一道人影出现在苗三刀身边,三尺剑锋闪电般刺入了苗三刀的心脏,又快速抽出,毒老头看到身边瞬间出现三道剑影,封住了自己所有退路,双手猛挥,刚一抬起却有瞬间垂落,毒老头的双臂被齐肩斩断,嘴里发出咯咯的声音,却说不出一个字。

  马车已经回到了马车上,淡淡的说道:“三息!”说完收剑驾马向前赶去。

  孤独地马车孤独地消失在了远处,只有两具尸体在那里承受这沉重的代价——死。江湖人就是这样,做错事的代价通常是死,因为没人同情弱者,而弱者只有孤独的承受代价,因为没人会帮你承担,因为代价太沉重。

  雪还在下,两具尸体渐渐被覆盖,而马车还在行着,默默地,孤独的在这路上行着,然后远了,远了

  未完!

搜索建议:美丽的神话  承受  承受词条  孤独  孤独词条  神话  神话词条  美丽  美丽词条  美丽的神话词条  
小说连载

 《逐梦江城》(十五)

 五月中旬,随着全省范围内新一轮户口审查运动的进一步扩大,其冲击波便再次波及到吉林西南边陲的这座小城——江城。    该来的最终还是来了,尽管从入校的那天起,萧...(展开)

小说小小说

 三叶草

 "离婚"听着爸妈在吵架,我当时还小,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爸爸妈妈在吵架,我应该去制止,应该去。我上前去,抱住爸爸妈妈,哭着说:&q...(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