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乱世风雲(第二十一章 风散雲去)

  “姐姐,我留下来陪你,我要等爹爹!”梅鹏眼眶湿润。

  秦雲看着这个不到十五岁的男孩:“你们先往随县去,遇到接应的人带他们过来,然后一起回去接你爹好吗?听话!”

  好不容易打发二人走了,秦雲在一旁潜伏下来,三匹马儿在地上伏了一阵子勉强站起来找食草。秦雲正是要这样,如果有人追来,势必会停下来查看,这样上官明和梅鹏就不会有危险了,而自己也可以伺机而动。

  果不其然,那名中年男子在梅鹏他们离开不久后就赶来了,看见这三匹马他停了下来,望了望旁边的小山坡,调转马头欲上坡居高查看,秦雲从草堆下窜出,一剑刺来。中年男子一侧身,右臂被这突来之剑割开一道口子,从马上翻身下来。两个人激战上百回合,天色渐渐暗黑起来,深冬的微风刺骨的寒,秦雲却香汗溢出,她感到腹中隐隐作痛,内力迟滞提不上来,又是几招下来,秦雲一不留神被中年男子点中穴道,立在地上动弹不得。男人看着她面颊绯红,胸脯高鼓随着呼吸起伏,一下子变的诡笑起来。一把将秦雲抱起走向山坡,来到坡后放下秦雲,然后在坡顶看了看路上,转身回到坡后收捡来一些枯草,将秦雲移到枯草上,手爪就开始侵犯起来。几下就把秦雲扒光,秦雲全身动弹不得,要死的心都有,可惜却无能为力,只好闭上双眼,任泪水从眼角不停的滑落。……

  男人开始给自己宽衣解带,突然听得一丝声响,他停下来细听,是马蹄和脚步声。火光乍现,越来越近,正要脱下的腰带赶紧系上。悄悄上坡探头望去,一条长龙般的火把已到坡下。只听到“将军,雲姑娘就是约好在这里会合的。”

  来人正是刘玄,刘玄命人四周查看,发现不远处有一匹马,上官明眼光一扫:“不好!怕是那人追上雲姑娘了。”刘玄一听紧张起来:“快,赶紧给我找。”

  中年男人一见形势不妙,凭他一人是抵挡不住这么多人的武装,更何况这里已经不是官军管辖。他回头看了一眼身无一物的秦雲,叹了一口气,脚下一跺腾空跃起,向坡下奔去。正在半坡搜查的兵卒见有人从头顶奔下来,匆忙转身追下来。男子几个起落来到马旁边,一脚踹飞那名发现他马的士兵,跃上马背向来路逃去。有一个将领拉弓射箭,一箭正中男子后肩,只见他一拍马携伤疾驰而去,身后火光连片。

  刘玄正要追出,转念一想:雲姑娘在此却并未现身,难道已遭不测,又或者被藏匿在某处……他赶忙向山坡跑去。

  当他看到秦雲时,眼神火辣,愣了愣,转即赶忙给秦雲穿上衣裳。众人见刘玄不在,停止了追击,回头边喊边找,只见刘玄抱着秦雲走下山坡来。

  稍稍恢复了一点内力的上官明勉强替秦雲解开了穴道,就在此时,沈真武赶来,沈真武拼死突围时来不及处理梅雨剑等几人的尸身,逃到此地遇见方才那名男子,他认出是千风宗追秦雲等人的那人,顺手解决了。路上,众人看着秦雲和梅鹏,随刘玄来到一座小城池休整。一间营房里走出一位老者,正在踱步的刘玄迎上去:“先生,雲姑娘怎么样了?”老者捋了一下胡须:“将军放心!这位姑娘并无大碍,只是身体虚弱,切记不能再动怒和奔波了,以免动了胎气。”刘玄楞在当地,老者欠身退去。

  过了一会儿,刘玄走进秦雲房内,秦雲躺在被窝里,闭着眼睛,任由泪水肆意。刘玄百般劝说,秦雲始终未发一言。末了,刘玄道:“不管怎么样,活着就是希望,就算是为了孩子,你若是愿意,今后我们共同进退,万事有我!”刘玄走出营房,秦雲睁开泪眼,一脸迷茫……

  为了秦雲 ,刘玄并未马上拔营回随县。就地休整了几日,期间百般讨好秦雲,部下看出端倪,正打趣让刘玄迎娶秦雲。刘玄本就对秦雲垂涎已久,只是想到秦雲腹中胎儿甚是不甘,此时得众人怂恿,心想也罢,林风已死,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除了秦雲和自己,也没别人知道秦雲有身孕,于是决心求爱。

  秦雲和梅鹏在大家的劝说开导和照顾下,情绪慢慢好转起来,不再闭口不言了。

  一日,刘玄收到军情,新市 平林应刘演之邀,联军西进。当晚,刘玄邀请秦雲共进晚餐,在刘玄帐房里,刘玄直白了爱慕之情,道尽了山盟海誓,并许诺有朝一日平定战事后定要铲除千风宗。就等秦雲的决定了,秦雲这些天在刘玄的悉心照料下渐渐对刘玄有了好感,毕竟林风已经不在了,刘玄既为汉室后裔,又是义军将领,难得他不嫌自己有身孕,倘若刘玄真心,也算是为腹中胎儿找了个好归宿。更有望他日借刘玄之力荡平千风宗为林风报仇。于是秦雲并没有拒绝,只是劝说刘玄先处理军政大事,现在不宜谈儿女私情,其实内心矛盾,肚子会越来越大,后续的日子要作何打算……

  次日一早,秦雲一行人随刘玄拔营回随县,接着出发与各路义军会合,攻克唐子乡,棘阳等地。一路上和张紫琴作为刘玄家属随军。沈真武等人在会合后回到刘演帐下,这时义军在小长安大败,秦雲看着征伐败归的刘玄,一番劝说安慰,使刘玄更加难以抑制心中激情,当下坦言要娶秦雲,希望脱困后能和秦雲拜堂成亲。秦雲尴尬,林风犹在心间,但眼下已是几个月的身孕了,若不是寒冬,又或者再拖下去……秦雲不敢往坏处想,权当是给将来出生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吧,于是默默地点头。

  公元23年,正月甲子。刘演制定周密计划,与义军众将领达成共识,将全军分为六部,借助黑夜的掩护,分击合进,一举夺取了官军的后勤基地,尽获辎重。第二天早晨,刘演兄弟率兵自西南方向攻击甄阜军。下江兵自东南方向攻击梁丘赐军,双方拼死搏斗。激战至早饭时,梁丘赐阵脚先乱,士卒溃逃。甄阜军见状,顿时也失去了抵抗的勇气,纷纷逃窜。义军紧追不舍,逃散的官军被逼至黄淳水边,欲渡却无桥,欲战又无力,被杀和溺水死亡者近两万余人。甄阜和梁丘赐被乱兵杀死。这一胜利是刘演和刘玄及众绿林军联合作战取得的一次重大胜利,不仅消灭了王莽在南阳的精锐之师,而且夺得了大批军器粮草,更使绿林军上下认识了刘演和刘秀的卓越军事谋略与指挥才能。

  大胜次日,刘玄便求得秦雲拜堂成亲。几日后,绿林军乘战胜之威,挥师北进,兵锋直指宛城,在宛城遇到了严尤和陈茂指挥的官军。严尤是王莽新权中颇具才干的将领,到荆州后招兵买马,以原地方军为基本干,很快组织起一支较有战斗力的部队,在同其他绿林军的战斗中取得了一些胜利。刘氏兄弟在取得对甄阜 梁丘赐的胜利后,严尤和陈茂率兵赶来,准备在宛城附近与之进行大决战。

  悦宾酒楼

  峰林村唯一的酒楼,左边十里有千风宗,右边十里是县城。不过说是酒楼实在是有点牵强,一共两层,每层就五六张桌子。平日里一层的桌椅都显得有点宽裕。二楼窗台边一桌,林风和周竹青正喝着小酒。听完林风简单的经历,周竹青举杯:“林老弟经此大难,必遇后福!来,喝一个。”

  “周兄不在军营,跑来这里难不成有绝色佳人在此地?”林风之前就知道周竹青的一些偷盗和寻欢的嗜好。

  “说笑了林老弟!”看看周边无人,周竹青压低声音像是怕楼下人听到一样,显得谨慎地道:“我是来查探和监视千风宗的。”原来沈真武回到刘演帐下后与上官明商议,决定为武林除害,四下联络江湖正义侠士,待战事平息时讨伐千风宗。刘演对此并无异议,就任他私下筹划,于是这个‘侠盗’就成了派来监视的最佳人选。

  周竹青不知道林风崖底的际遇,就像林风不知道此时正在拜堂的秦雲,命运就这样让他们风逝云散……

  周竹青建议林风整整妆容,毕竟这里就在千风宗的势力范围,时常有千风宗人出现。可惜他们觉悟的有点晚,出了酒楼就发现有人跟踪。以林风的修为和侠盗周竹青的敏锐自然发现了这两名跟踪者,带着他们绕到村外僻静处前后夹击,瞬间除去了这两人。

  “看来我也不用改装扮容了,不消片刻定会有人找到这里。你先回去住处,免得暴露了,我在周边先溜溜他们,然后去找雲姐,就不回来跟你道别了!”林风谢过周竹青的款待。

  “一切小心!这里有些银两,你拿去路上用。”周竹青摸出一些银子。

  “不用了,他们给我了。”林风望望地上两具尸体。

  “哈哈哈哈!”两人大笑几声。

  林风在树林中警觉的四下张望

  林风对危险的警觉性是异于常人的,在入江湖这段时间坎坎坷坷的生活里保持了这种警觉性。

搜索建议:乱世风雲  乱世  乱世词条  乱世风雲词条  
小说连载

 天下(第八章)

   父亲上朝回来,我去迎接他,却看见父亲连接不断地叹气,眉头紧皱在一起。父亲他太劳累了,近年他的白发又多了少许。我问父亲究竟发生了何事,父亲却只顾摇头叹气不回...(展开)

小说连载

 森林 第一章

 前言:我到现在都不确定我写的是什么?预言?童话?小说?....我只写了三章,剩下的还在构思。我不知道能不能把它写完,我很怕,怕有一天,我会走不出那森...(展开)

小说言情

 梦蝶春—初春桃红(下)

“桃花含笑春风里,万支丹彩灼春融”满枝桃红绚烂开,我见这迷人春色,粉白桃花,碧空万里,心情比昨儿个舒畅多了。  游人络绎不绝,不一会儿,便把桃园香径占了去。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