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乱世风雲(第七章 坐忘求道)

  王君浩闭目坐在琴前,秦雲正在给他擦汗,显然是刚扶坐不久,满身的汗水尚未褪去。

  “世伯!世伯你怎么样?”林风感激且急切地问道。

  王君浩眼中一暖,面无表情,“是时候了,我将五十多年功力传于你,便于你能更好的习得和发挥‘剑山’,‘破风斩’,你若有心,亦可钻习音波隔空术,如今我再无内功且年近六旬,已是形同废人,只盼能在有生之年指导你学成这三门绝技,以后的路,你就要自己走了……”

  第二天一早,王君浩便把‘剑山’和‘破风斩’的图谱交给林风

  “多谢世伯!”林风跪下施礼,看着这个舍命相救,扶养和教导他的世伯因失去内功而越发苍老迟滞,林风心中感激万分!

  “起来,风儿,你长大了,有些话趁我还在,得对你多啰嗦一番。”

  “世伯教诲,风儿定当谨记,世伯不妨直说。”林风缓缓站起。

  “你不是一直想报仇吗?我现在就给你讲讲过去的事……”

  王君浩把他和林之山的一生遭遇都细说给林风

  “世人皆平等,天下亦是天下人的天下,我穷尽一生也未能发扬墨家,如今王莽篡位,我选择把一生心血授与你,我累了,倦了……想当年我连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如今一把老骨头又谈何定天下,但是你还年轻,你该有你的世界,前方的路你要怎么走都没关系,你只需要记住两句话‘天下任 丈夫肩!’和‘世间正道是沧桑,是无为!’至于报仇,你身为人子,为父报仇也理所应当,可那些被你父亲了结的性命呢?他们又该找谁复仇?惩处恶人本也是正义,可若把自己沦为恶人,那就太可惜太可恨了!”

  林风的情绪定力已是长进许多,听到父亲被千风宗杀害时也只在心头一痛就马上克制下来继续低头聆听,听到此时,他抬头望着王君浩,“世伯放心,风儿绝不会做那种大奸大恶之人。

  四目相对,林风坚毅,王君浩欣慰!

  这时秦雲端来茶具,不经意间已到响午,“喝口茶慢慢聊,我去做饭!”

  两人看着秦雲离去,王君浩微微点头,林风心里也倍感温暖,秦雲从小就关心他,爱护他,更是舍命力战大蛇,直到现在一直都陪在他身边,像母亲,像朋友,像……林风想到‘妻子’二字,不禁嘴角一抽,告诫自己不能有这非分之想。

  “雲儿是个好孩子,她早已当自己是林家人,如今,你们是世上唯一的亲人,今后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她。”王君浩转回目光望着林风

  “嗯!”林风当即答应。

  “我这一生看到太多人为天下,为感情,为仇恨,为一切莫名其妙的恩怨被卷入纷争,到头来还不是云烟一场,我和你父亲最后的心愿都是和亲人一起晒太阳,看风景,抚琴把酒,听犬鸣幼啼……”

  王君浩眼里满是向往,深呼了一口气,接着道:“在与你父亲重逢前,我还见了另一个故人,南阳郡苍蓝观的真武道长,此人武艺超群,侠肝义胆,看破红尘而遁入道教,另有一门绝技,用内力催奏出音律可扰人心神,音波更是于五行中似利刃般隔空伤人,若非绝世高手,断难抵御得住,有机会你要多向他请教,上月,我已托人捎信请他前来一聚,如今已有十日,想必也快到了,但愿我还能见他一面。”王君浩轻咳了一声。

  林风起身给他披了件外衣,“会见面的,他不是快到了吗,我也想认识认识!”林风想起初见王君浩时的道袍。

  “吃饭了!”秦雲微笑着过来扶王君浩,三人一起入屋吃饭。

  下午,林风习起‘剑山’,他已身负浑厚内力,两个时辰就将‘剑山’使得像模像样,倒是‘破风斩’,出招不连贯,所以便先一头扎进‘剑山’,此时‘剑山’已近大成,一旁的秦雲更是为他抚琴奏乐,王君浩捋须点头,貌似一副幸福家庭的画面。

  傍晚,王君浩满足地放下筷子,桌子两侧的秦雲和林风也吃饱了,王君浩看了一眼门外,收回目光嘀咕着:“真武道长想是有事耽搁了,老夫怕是等不到他了!”林风收入眼帘的满是失落,王君浩的表情和语言都在透露着,只是他觉得怎么老人家也这么耐不住性子,于是答道:“世伯,说不定道长明天就来了!”

  一旁的秦雲察觉到了什么,这王君浩今日语气似乎特别沉重,像生离死别……“是啊!肯定快到了。”她附和了一句,忧心地收拾起碗筷来。

  王君浩抬手招了招,示意秦雲坐下,“雲儿,风儿,坐下,老夫有几句话对你们说。”王君浩顿了顿,悠悠道来“老夫终生未娶,膝下无子,大半生行走江湖,这几年有你们在身边,也算是享了天伦,那把琴曾经是我赠送师妹的信物,今日就交由你们保管,我也用不上了,你们可以闲暇时怡情,若能用功法控制音律,亦同为人剑合一之境界。”

  “另外,清风决和腾云剑均是轻快奥秘之剑术,由心发剑,剑心不可乱,心所指向,剑意即到,尤其是我与你父亲合创的‘剑山’和‘破风斩’,‘破风斩’轻巧快速,巧藏于拙,一旦对手出招,便可去拙突巧,或缠打削其锐气,或快速进击,连环相扣压制,若光以剑术而论,当今天下能抵挡的人屈指可数,可谓是一绝技。‘剑山’是耗费功力之重招,如今风儿内功修为颇厚,连续使用也是可以做到的,它能在你爆发的气场范围内起到群攻之功效,一旦被‘剑山’覆盖者,功力浅薄的当场溃毙,功力深厚者也须奋力消抵后才能突破气场,而突破之时,你的任何二招都将令他陷入绝境,日后你们要好好参悟,勤加练习,雲儿的腾云剑虽未大成,却也有一些气候,根基甚好,这是武学最稳固的缓进,一步一脚印。风儿清风决虽大成,却有些冒进,今后要多加巩固,切不可急躁!”

  “我这里有一本早年间真武道长赠于我的静心调息吐纳的道家心法!”王君浩从腰腹间摸出一个发黄的竹简递于林风,说道:“这便留给你吧,剑术之道还很长远,你要好自为之,希望你能把这里面的东西熟读参透。”

  林风接过来,打开,赫然发现第一行写着‘坐怀忘我’四个大字,他略感惊讶却更多的是新奇,往下接着看,内心不禁充满疑惑,里头所写的居然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林风越看越傻眼,不禁孩子气又表露出来“这哪像什么武道心法,分明就是‘道德经’。”

  他却不知,这是道家前辈整理节录过的,虽说以‘道德经’为导体,却是上好的静心调息吐纳之心法,甚至对于调理内伤也颇有成效。

  林风看到王君浩的眼神,心知刚才冒失的一句话惹了这个长辈,正想开口说句好话,王君浩接上话,“今后你每日打坐练功,参悟个中道理,自会有所收益。”

  “我困了,回房歇息。”王君浩缓缓起身走了出去,秦雲白了林风一眼,“你看你,总是这么毛毛燥燥的,给你自有给你的道理,回房去好好熟读,打坐修习。”

  “雲姐,我先帮你收拾!”

  两人对视一眼,会心地笑了笑,收拾了起来。

  一阵呼呼的风声刮过,林风悠悠醒来,秋季,天空冒出一丝日晖,却也敌不过清晨凉风的冷意,穿戴一番的林风正欲出门练剑,转念一想,昨晚背了‘坐怀忘我’,不如再熟读几遍,打坐修习以观成效,念起便打开竹简念背起来,又是两遍下来,林风已深记于心,于是床头打坐,‘清心决’释出,只见真气在‘坐怀忘我’的牵引下化作一条条蛇形在体内游走,体外开始有热气散发,像一团劲力傲视周围的凉凉天气,突然间,林风双眼睁开,闪过一道玄妙的光芒。

  他知道自己的皮肉,筋骨,内脏全部在提升,似乎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一切水到渠成,身心顿时觉得清爽舒畅许多,感慨这‘坐怀忘我’的奥妙,‘咕噜’一声,林风嘴角一扬,看着窗外太阳已升起,饿意使他下床,心想雲姐应该把早饭做好了吧,雲姐的容颜闪现在脑海,雲姐的付出像娘亲,雲姐的关怀像姐弟,雲姐的……林风无奈的摇了摇头,笑了笑,开门走了去。

  秦雲正往桌上放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包子,见林风走来,“风弟起来了?”

  “嗯!好香。”林风笑着,伸手就抓了个包子一口咬下去。

  “馋鬼,就知道吃,练功没有?”秦雲看着林风狼吞虎咽,幸福地叨叨。

  “练了,还别说,那‘坐怀忘我’挺有意思的。”林风急急地咬了一口包子接着道:“雲姐手艺真好,模样又俊俏,有雲姐的关怀,这么好吃的东西我不馋才怪。”林风狡笑着不忘又啃上一口。

  秦雲脸微红,随即扬手拍向林风的头,“少贫嘴,快去叫师傅吃饭,我把粥盛上来。”

搜索建议:乱世风雲  第七章  第七章词条  乱世  乱世词条  乱世风雲词条  
小说小小说

 酸涩的一课

 她与他相识于校园,她活泼、开朗、真诚、大方,他热情、细致、擅长体育、艺术,写得一手好字。一次课代表会议上相识,因班级工作需要两人开始有些接触,谁也没想到两人之...(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