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龙惊江湖(68)

  “这里面供奉着历代掌门人的灵位,还有一些不可轻传的本派武功心法。门下弟子是不可擅自闯入的。违令者,杀无赦!今日你继任了掌门之位,也应该晓得这些。”话罢,他低头钻进石门。

  “哦!”他点头应道,随着师父和师妹走进那间密室。

  他取下一张宝图递给田冲,又道:“这是一张藏宝图,创派祖师石守信不仅是大宋太祖皇帝手下的一员虎将,也是名震一时的武林高手,他久经沙场立下诸多战功。再后来由于形势所迫,这才辞官归隐。又过几年后,他在途经顺昌府时,无意间拾获一份前朝宝图。”

  田冲打开宝图,仔细瞧去:

  图上正中所绘一张地形图,右下方注有一首小诗,详文如下:

  天降神龙顺人心,昌明乐世万家欢。本是州府争投时,未料老主离我先。少帝无知内将欺,那贼披袍上金銮。若我后生续旧事,愿送万金掷楼前。

  诗文末了处,写上“东、西两侧各行五十步,南北两侧各行五十步,而后再挖地三尺半,就是宝藏所在,切记切记。”

  兄妹两人细细读过后,不由的皱紧眉头,心中深感不解。

  这时廖一平又道:“一百多年来,宝图被历代掌门人几经传送,都完全无损的保存了下来。但不幸的是第三代掌门人突然暴病而亡,后继之君无从得知这些文字背后的秘密。”

  “这岂不可惜?难道爹爹没有用心研读这些字谜吗?”廖媛快人快语的追问起来。

  “或许你爹资质愚钝,无法领取其中的奥妙之处,这几十年下来,却始终一无所获。”

  “近些年来金兵不断入侵,犯下滔天恶行,也到了咱们为大宋效力的时刻,但我却无法破解其中之谜,仅凭几人之力难以成事,这也是为师的一块心病。盼你续任掌门后,偶遇机缘解开谜团,为国为民立下功劳。”说话间,他转身向外走去。

  就在这时,一条黑影破窗而入,快如闪电般,扑向走在最前的廖一平。

  他胸前正中此掌,向后倒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

  与此同时,那来人冷笑两声后,大喝道:“拿来!”

  “张师弟,你这是……”廖一平怒视着面前的师弟,斥责的问道。

  “谁是你的师弟?看清楚再说。”说话间,他一手撕下那块人皮面具,露出本来的相貌。

  “原来是你呀!”他两眼瞪得溜圆,吃惊非小的叹道。

  “不错,正是老朽!”

  “爹爹,他是谁?”廖媛追问道。

  “几个多月前,路过风凉城的那天夜里,一个偷袭我的黑衣人。”

  “那时咱们只有几面之缘,未曾想到你仍然记着。冒昧问一句,廖贤弟,身上的旧伤可好些了吗?”张谱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好似多年未见的故交。

  “不劳兄台挂念,这都是拜你所赐。既然都到了这种地步,也无需再隐瞒下去,咱们就打开窗户说亮话,我几事不解,还望贤弟如实相告!”

  “你说,你说!都是将死之人,不妨告知你们详情。”

搜索建议:龙惊江湖  江湖  江湖词条  龙惊江湖词条  
小说言情

 花开的岁月(4)

 许玲刚进自己的办公室,电话铃就响了,书记找她要谈一件事。    许玲心里一扑腾,没犯什么错吧,怎么书记找上来了?是患者写了什么信,反映了什么问题?对于工作,自...(展开)

小说

 香蕉的梦想(1)

 香蕉的梦想    那是海的形象,那是海的呼唤,没有波光粼粼的水面,却有碧波万顷的气派,没有衔着腥味的鸥鸟呢喃,却有气宇昂扬的豪迈……    青纱帐,香蕉林,碧...(展开)

小说言情

 古城爱情故事(二十)

 陈柯羽看见古城将举办首届马拉松比赛的新闻时正和客人聊天,她一向不爱运动,所以没有什么兴趣。她将手里的化妆品放下,对客人说:“您的皮肤有些干燥,多用些保湿的乳膏...(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