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残剑伤情(三十九)

  尘飞扬和风萧萧一路聊着到了山下,山中的激战已然结束,新兴王埋伏下的十万大军被彻底剿灭,新兴王从此元气大伤。

  尘飞扬对风萧萧道:“弟弟,你与我一同到邺城吧,咱们共同协助大哥完成霸业,天下一统之日,才是百姓安定之时。”

  风萧萧笑道:“哥哥,正如你方才所言,那慕容俊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轻松说出来,此举甚是奇怪,其中定有阴谋。你先回去辅佐大哥,我把这些事情搞清楚之后再去找你们。”

  尘飞扬微笑道:“也好,咱们就此别过,弟弟务必要多加小心。”

  风萧萧答应着,也叮嘱哥哥在战场上多多小心,然后向北而去。

  襄国城内几乎没有受到北武当大战失败的影响,这座华夏大地上当世最大的城市中,胡汉百姓杂居在一起,自有一番景象。

  风萧萧头戴斗笠,悠然地走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着。

  一女子从风萧萧身边走过,看其背影,风萧萧感觉很熟悉,于是紧走几步,从人群中超过了那名女子。

  风萧萧站在一个小摊前,微微侧了侧身子,看了看那名女子,原来是曾经跟叶飘零一起待过的那名女子,风萧萧心道:这位一定是叶飘零的师姐司马艳。

  风萧萧决定跟随着司马艳,看她在襄国做些什么,或许可以见到叶飘零。

  一想到叶飘零,风萧萧顿时怅然若失,一股酸酸甜甜的感觉涌上心头,不禁感慨万千。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思念着他的零儿,时刻惦记着零儿的安危,想象着零儿在做着什么。有时想着想着便笑了,有时又会心如刀绞一般。

  司马艳走进一家客栈,直接奔后院而去。风萧萧看了看,客栈的名字是“百福坊”。

  风萧萧悄悄跟进,只见司马艳走到一间客房前,敲了敲门,须臾,门开了,里面一人把司马艳让了进去。风萧萧眼睛一亮,开门之人正是叶飘零。

  此时正是半晌,风萧萧不便上房偷听,便记住了这家客栈,然后悄然离去。

  风萧萧走在街上,忽听有人悄悄议论。一个老汉说道:“老杨头,你听说了吗?咱这新皇上刚称帝,便在北武当被魏国消灭了十几万人,听说皇上这几天邀请了很多人,要联兵消灭魏国。”另一个姓杨的老汉说道:“老王头,你觉得这些人能消灭得了魏国吗?那魏帝冉闵勇猛无敌,他手下还有个大将军叫尘飞扬,更是无人能敌,就咱这羯赵皇帝拼凑的这些人,能是魏国兵将的对手吗?”

  风萧萧认真听着,这些话让他感到吃惊,原来新兴王石祗已经称帝,并且请来了救兵,企图消灭魏国,大哥和哥哥岂不是很危险吗!风萧萧决定夜探赵国皇宫。

  风萧萧很快打听到了皇宫的位置,他在百福坊客栈附近找了家小客栈住下,要了些吃的,早早地便填饱了肚子,静待夜晚到来。

  夜灯初上,风萧萧扎了块头巾,浑身收拾利落,便从客栈后墙翻出,悄悄奔皇宫而去。

  风萧萧自从练成混元功第四重,身子更加灵便轻松,时时刻刻都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此时,他在高墙屋脊上行走翻跃,如履平川,须臾便到了永昌门下。此门是皇宫东南角的一个侧门。

  风萧萧跃上宫墙,进入皇宫,顺着灯光向北奔去,一直到了御花园中。

  真是幸运得很,赵国皇帝石祗正在单于厅外面宴请几个重要客人,此时正值酒酣微醉之际。

  风萧萧躲在一座假山之后,离得稍远,听不清他们的谈话。风萧萧观察了一下,宴席摆在了池塘边一个大亭子下面,四周每隔两丈便有一个护卫,那些护卫个个手握砍头刀,身穿蓝色侍卫服装,头裹蓝色包巾,精神抖擞,全神贯注。

  风萧萧发现有一个侍卫距假山的另一侧很近,于是,他悄悄来到这一侧,从腰中袋子里取出一粒石子,抛向假山的阴影处。

  那个侍卫忽听假山这边啪嗒一声,于是扭转身循声而来,待其走到阴影处,风萧萧迅如流星到了他的身后,啪啪几下,点住了他的几处穴位,此人登时僵住,动弹不得。风萧萧将其提到假山之上,迅速换下他的衣服,然后回到此侍卫刚才的位置。

  风萧萧慢慢移到有利位置,看着宴席之上众人。中间穿黄袍之人定是石祗,其左右两边皆是中年人,对面是乌云老道尉迟烈焰,乌云老道左首是阿尔泰苍鹰,右首是燕国公子慕容俊。

  风萧萧暗自想道:这慕容公子为何与这些人坐到了一起?

  只听乌云老道对石祗右首之人道:“姚兄,有你和苻兄分别带领羌兵和氐兵共同讨伐那冉贼,咱们已有胜算,今又有大燕和柔然的加盟,咱们胜算已定,那冉贼命不久矣。”

  石祗哈哈大笑道:“听闻那冉贼意欲联合晋朝兵马共同对付咱们,可惜那司马氏依赖长江之险,偏安一隅,早已没有了斗志。方才听慕容公子说,他的未婚妻司马艳本是当今晋帝的姑姑,那就劳烦慕容公子派出司马艳到南方说服司马氏保持中立,当然,如果能说服司马氏跟咱们合兵一处自然是最好。如此一来,那冉贼孤军战我多方联军,定让他兵败千里,死无葬身之地。”

  风萧萧边听边思考着,原来石祗右首之人乃是羌人酋长姚弋仲,左首之人乃是氐人酋长苻健,那阿尔泰苍鹰原来是柔然人。

  只听乌云老道哈哈笑道:“那冉贼发布‘诛杀令’,与北方各国为敌,如今他虽已收回此令,但咱们要在北方百姓中广泛散布冉贼的‘诛杀令’,让北方各族百姓恨透冉贼,必将群情振奋,奋勇杀敌。”众人闻听,皆狂笑不已。

  风萧萧恨得咬牙切齿,心道:这贼道士何其毒也!天下百姓互相杀戮,皆因此等奸人挑拨唆使,待我再见到此贼,定杀不饶!一为爷爷报仇,二为百姓锄奸。

  风萧萧无心再听这些人的狂言乱语,悄悄回到假山之上,换回自己的衣服,然后施展猫纵术,转瞬离开了皇宫。

  风萧萧没有回自己所住客栈,而是来到了百福坊,他直接跃到司马艳白天所进客房的房檐之上。

  风萧萧倒勾住房檐,身子垂了下来。屋里有灯光,但不是很亮。风萧萧用手指轻轻把窗纸按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往里观瞧。

  屋里的凳子上坐定一人,面朝窗子这边,正在悄悄流泪。风萧萧一看,屋里之人正是叶飘零。风萧萧看到她在独自落泪,心里顿时一紧,甚是关心。

  风萧萧轻轻敲了一下窗棂,然后翻身到了房脊上,故意弄出了一点动静。

  屋里的灯光顿时熄灭,叶飘零打开房门,稍等了一下,然后飞身到了院里,接着跃上房顶。

  风萧萧迅如闪电,一把抱住叶飘零,惊得叶飘零情不自禁地就要喊叫。

  风萧萧迅速捂住叶飘零的嘴,嘿嘿一笑,把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叶飘零一看是风萧萧,气恼地抡起拳头击打着他的前胸,嘴里嗔怒道:“萧哥,你好坏!吓死我了!”说完,一头扎在了风萧萧的怀里。

  此时,只听前厅伙计的声音传来:“二位仙姑,你们回来了!”

  叶飘零在房上听说师父和师姐回来了,正不知所措,风萧萧往后一躺,顺势把叶飘零抱趴在自己的身上。叶飘零怕被师父和师姐发现,丝毫不敢乱动,更不敢说话。

  风萧萧用嘴唇轻轻碰了一下叶飘零的香唇,叶飘零含羞一笑,调皮地把头扭到一边。忽然,她感觉下身被风萧萧身上的什么物件顶住了,顺手往下摸去,只见风萧萧满脸的尴尬。她忽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顿时惊得芳心乱颤,脸上烫烫的,赶紧挣脱开风萧萧,躺在了风萧萧的身边。

  只听屋里有人喊道:“何人竟敢跑到房上偷听!”

  风萧萧携起叶飘零,纵身向后而去,待彩云道长到了房上,哪里还有人影!

  风萧萧带着叶飘零跑出十多里,到了城里的一个小潭边,这里一个人影也没有,除了潭里的蛙鸣声,再无其他声音。

  叶飘零背对着风萧萧,不理不睬,风萧萧转到她的前面,她又把身子转了过去,仍然背对着他。

  风萧萧轻声问道:“零儿,你怎么了?”

  叶飘零怒道:“你刚才好无耻!”

  风萧萧甚觉冤枉,也感害羞,怯怯地说道:“我也不知怎么就那样了,你别生气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叶飘零知道风萧萧不会对她说谎,便转过身来,看着风萧萧可怜兮兮的样子,破涕为笑,她一下扑到风萧萧的怀里,兀自说道:“萧哥,你不在的时候我好想你!”

  风萧萧紧紧地搂住叶飘零:“零儿,我也好想你!”

  二人静静地拥在一起,不知过了多久,叶飘零竟已站立在风萧萧的怀里睡着了。

  风萧萧轻吻着叶飘零的发丝,吻得她痒痒的,把她从梦中吻醒。

  叶飘零对风萧萧喃喃道:“萧哥,我们都要记住今晚,记住此时此地。这个水潭周围遍地花草,白日里蝴蝶双双飞舞,甚是宁静美丽,此潭唤作蝴蝶潭。”

搜索建议:残剑伤情  伤情  伤情词条  残剑伤情词条  
小说言情

 如果,我不爱你---失恋这年

   夜晚的城市总是格外的美,橙色的路灯发出暖暖的光,两排的柳树随风摆动着枝丫,微微席来的风,凉凉的,吹的发梢飞扬,街上呼啸而过的车,总给人全世界都只剩下空白的...(展开)

小说

 终身大事(第四十五章 姐妹情深)

 雪燕入土为安。李书香他们爷几个回到家中,李梅氏正在抱着思旺黯然神伤。思旺刚刚睡着,因为饥饿,她刚才哭闹了一阵,她已经五个多月了,稍微能吃一点馍饭,李梅氏嚼了些...(展开)

小说短篇小说

 美爷爷

 美爷爷是我老家的邻居。美爷爷的父母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他也只有一个儿子,算是两代单传,在我的记忆中,那时他全家都是硬劳动力,在队里算是比较富的,有三正两偏五间...(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