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江湖

  “不,我不要”,那个不字,那个慌乱的眼神,让杰老大心里突的心痛了起来。

  

  多年来刀尖上舔血的生活,早以令他的心不在起伏,不曾痛,不曾乐,也没了恐惧。杰老大的地位是无可撼动的,这觉不是几个老事之徒的吹嘘之语,这是一路的拼杀,是不数好汉倒下的身躯垫起来的。“你不行!”曾有人和他说过,可是他用一把厉刀,好好的给了他们一个耳光。似乎没人是他的对手,似乎他不曾怕过谁?可他心底明白,他也有过一次不安。那是一个和他一样被唤做杰的男孩。

  

  看到那男孩的时候,他摸了摸自己的白发,嘴角扬起一道弧,大声的笑了。“小兄弟,你知道我今天多少岁吗?我才刚而立。我像你这般年纪,早已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而你,还是回家种田,别来热闹了吧。”

  

  男孩顿了顿,望着他,问了一句,“如果我能打败你,我真能得到那一千两黄金吗?”

  

  “可以,不过,打不过我,你得死!你要那一千两黄金做什么?”

  

  男孩没多少迟疑的答道,“回家给我爹娘盖房子,娶媳妇啊。”

  

  周围的人都笑了,望着这个墩墩的孩子,杰老大有了些不忍,“小兄弟你还是回去吧。钱我可以送给你。”

  

  “不,我要自己赢到才行。男人大丈夫,不能白拿钱。”

  

  男孩那把刀晃过的时候,杰老大尚没看到对方的刀锋,自己的刀就已落地。只是感觉脸上掠过一刀,无比的疼痛。

  

  “对不起,我没想划到你的脸,我是无意的。”男孩赢了杰老大,拿钱走了。

  

  杰老大自此之后,闭关一年,苦练武功,他知道,他不是第一了。他有想过找男孩再站高低。可男孩没了身影。江湖上有人传闻,那个叫杰的男孩娶了一个叫娜的女孩,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了。

  

  思绪把杰老大带的有些远了。此刻,他最在意的是那个叫晨的男孩。多年腥风血雨的生活,让他有些累了。他想找个地方,好好歇息。那个面若明月的的男孩,让他想到了自己的青春,想起了一个女孩。女孩的名字,他有些记不得了,他只记得那也是面若明月,顾盼生辉的姑娘,他喜欢,姑娘一笑,弯成月牙的双眼,喜欢那皓白的牙齿。假若不是为了扬名天下,他也许和那姑娘有个好多的儿女。这些年,无数个不眠之夜,姑娘的那一笑时常闯入他的脑海。面对晨,他没有丝毫的恶意,只想把他当做弟弟留在身边。可他那一声“不”让他的心感觉的一阵猝疼。多年的江湖生活已使他难有平常人家庭的温暖了。

  

  雨点伴着风,敲打着窗棱。一杯杯的烈酒下肚,胃一阵阵的灼热,可心还是冷的。“既然得不到,不如灭了他。”不自觉,醒进了房间。

  

  杰老大啪的给了醒一个巴掌,独自走了。望着空漆漆的房子。醒暗问自己,“我是谁?”他是杰老大的面首,是他的军师,是这个江湖人人畏惧的鬼才。可他说“我不过是苏家的孩子。”他曾有个富足殷实的家庭,有个如菏般美丽的妈妈。若不是16岁那年,父亲让他远行求学,他此刻或许正和父母享受着天伦之乐。父母的那一声道别,哪知道外面的艰险啊!他现在还依稀记得母亲送别时的泪眼婆娑。而母亲咛唱的摇篮曲,也只有在梦中,才能回味了。初入江湖,他也有个把朋友。那个唤做楚公子的哥们,曾是他的知己。他们多少个夜晚,把酒当歌,畅谈理想。他的箫,楚的琴,是那个时候,最曼妙的音乐。苏楚的歌声不知唤起了多少少女的情怀。可这个江湖,是个靠血肉打拼的江湖,王者得道。这个江湖由不得那些个歌舞柔情。他和楚都渐渐明白,理想的差异,也让他们渐行渐远。

  

  “公子,你说我怎么办啊?他会不会杀了我。”晨此刻在楚公子那坐立不安

  

  “喝茶,心中无魔,自然就没事了。”

  

  “这是什么意思啊?”晨有些不明白。

  

  江湖的事,楚是看的很透的。所谓江湖的争斗,不过是些虚晃名利的角斗。他,有着高深的武功,可他宁可坐在这,品茶扶琴。不和谁争斗,也不和谁交朋友。醒的离去,早以让他明白什么是江湖。在这个江湖,他还有过个朋友,阿木。那是个蒙人,弄不懂汉人的纷扰,只是和他一样,是个爱琴至深的人。可是他也走了。走的时候,他说“这个江湖不适合我。”他现在大概正在草原上放着牛,哼着小曲了。

  

  “公子,不好了!那个杰老大因为得不大晨少爷,杀了20个无辜的百姓啊!”噔,弦断了,内心的宁静此刻被打破。

  

  “咚、咚、咚”楚挥舞着双臂,击打着杰府门前的鼓。“老大,你该出去了,好久你都没和人比试了,何况他是楚。”

  

  “你是希望我被打死了,你好坐老大吧。”杰老大回头看了他一眼,醒平静地对视着他。

  

  那场争斗,吸引了江湖无数的少女的驻足观看。好久了,江湖没有一场这样精彩的打斗。晨站在旁边,呼喊着“你们别打了,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了。”他的呼喊有些苍白。醒只在一旁冷冷的看着。

  

  “你们再打,我就死了!”晨把刀立在了脖子上,姑娘们屏住了呼吸。“当”两股力量是那样默契而一致地把刀弹落在地。双方越打越凶。一个直刀,一个回剑。姑娘们叫声连连。“孩子,快回来。”一个孩子闯入了中心。刀要刺过,楚回过身子,把孩子揽入了怀里。刀越逼越狠,楚因为有了个孩子,有些吃力。孩子的一个颤抖,他的身子有些下赘,重心不稳了。

  

  杰老大剑刺了过来,醒一个挺身应对,心口涌出一滩鲜血。

  

  剑落地了。“醒,你这是为什么?”楚压着他的胸口,手不住的颤抖。

  

  “我不想你死,我永远是你的好兄弟。”醒含笑地看着楚。

  

  杰落下了泪,“你是个真正的汉子。”

  

  “你们不要…再打了。”苏公子说罢,双眼合上了。他进了另一个世界,那儿没有血腥,也许在他能追寻理性,体味母爱的温暖,兄弟的情谊。

  

  杨二,靠在窗边,静静看着这一幕。对于她,已没了姑娘们的新鲜感和尖叫。杰老大挑战8大高手,她助过场。苏楚的合唱,她伴过舞。双杰的争斗,她做过裁判。

  

  此时,她只想在潞沽湖看星星。“这就是江湖啊!”她最后道一句。

搜索建议:江湖  江湖词条  
小说武侠

 残剑伤情(六十三)

 尘满天鼓掌大笑,赞道:“孩儿,果然聪明!”  风萧萧继续说道:“那慕容氏又让人找到武侯墓在北方的墓道进口,事先做好机关,将墓道打开,引诱着天下英雄钻入墓中,然...(展开)

小说

 南岗村軼事(短篇小说)

 一  老党员宋万做梦也没想到,在他年逾花甲之年又升了官,而且是千古没有的“扒房官”。  盖新房扒老房,这是农村规划宅基地的一条政策。可是,不知从何时起,玩花台...(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