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潇潇雨歇 引子

引子

唐虞三代皆崇德,降自春秋治不隆。扰扰兵戈无义战,纷纷谋利诈相攻。

汉祛秦暴真天命,唐统华夷杂霸功。祸乱若无安禄兆,黄巢焉敢乱僖宗。

------明.罗贯中《残唐五代史演义传》

  一个纷乱割据的时期,经过黄巢起义的打击,唐王朝虚弱不堪,无力控制地方藩镇。因而北方藩镇肆无忌惮进行混战。兼并战争;南方节度使及刺史等也纷纷割地称雄。藩镇割据局面更加严重。连年战火,百姓流离失所,无论何时一切战争正义与否,全是为了统治者自身的利益,受战祸连累的只是普通百姓。

  荒芜裸露的土地上,寒风吹过尘土飞扬,遮天避日,更显得荒芜凄凉。正值春寒乍暖时节,荒凉的田地偶尔泛青的草在一片枯黄中显得触目惊心。房屋破落,成群的农人拖儿带女在奔波的路上,企图寻找一片可让他们赖以生存的乐土。可在这战火连年的岁月里,这一切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无休无止的战乱,哀游遍野,尸骨遍地,十里无人,百里无村。偶见逃荒的难民,穿着破棉袄,瑟瑟发抖的在冷风中疾行。

  “婆婆,要不要休息休息。”路上一老一小两个逃荒者互相挽服,吃力的走着,那老太太行将倒闭,张着嘴不停喘气,那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虽瘦的皮包骨头却还有些精神,用力的搀着老太太:“婆婆,你不是说再过几天就能到大姨家了吗?"老太太连忙点点头,看看路边没什麽人就慢慢坐了下来,那小难孩也紧挨着坐了下来,随手解开腰间扎的布条,从里面掏出一个又干又硬的馒头:“婆婆你吃一口罢,吃过后就有劲了。”

  那老太太休息了一会,好象有了点精神,推开孙子的手,喘了几口气,慢慢的说道:“冬儿我不饿,你快吃了罢,吃饱了就能到大姨家了,婆婆....婆婆恐怕是不行了。”

  听了此话,冬儿哭倒在老太太的怀里:“婆婆,你能走到,你一定能走到。”

  那老太太一听此话,顿时老泪纵横,吃力的从脖子上取下一个银项圈,颤颤巍巍的戴在冬儿的脖子上:“冬儿,你大姨家在长江南面,你戴着它去......投奔你大姨罢。她.........会照顾你的她....她........她......”说完闭上眼睛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婆婆,`婆婆,`婆婆......`爹不要我,娘也死了,你再不要我,就再也没有人疼我了,婆婆,婆婆..”只有冬儿凄惨的哭声,不住回荡在空旷的荒野中........

  “咦?这小子还有这麽好的东西?”几个穿着破絮烂袄的年轻无赖围在冬儿的身边

  “不行,不行。这个不能给您。”冬儿望着几个越来越近的人连连后退:“不行,不行。”

  “不行?”几个小混混大笑:“小兔崽子,由不得你了。”说着一个人一把拉过冬儿。

  “不行,不行不行。”冬儿哭着摇头,还用双手紧紧抓住脖子上的项圈:“这是婆婆的留给我的唯一东西,我不能给你们的。不能,不能”

  另一个人抓过冬儿脖子上的银项圈,一脚将他踢到一边:“滚!”

  “不行,不行。”冬儿扑过去抱住一人“还给我,还给我。”冬儿使劲拉住这人的双腿。

  “滚!”有一人朝冬儿踢了一脚:“滚`滚远一点。”

  “还给我,还给我。”冬儿趴在地上哭着。几个人看着冬儿的哭闹,吹着口哨,扬扬手中的银项圈向前走去:

  “咱哥几个今个有吃的了,不用去偷别人的东西了。”

  “你们在干什麽呢?欺负一个小孩子。”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拦在他们的面前,“干吗抢别人的东西。”说着看了看在一旁地上的冬儿,走过去扶他起来,帮他拍拍身上的尘土,安慰他道:“好孩子是不哭的。”

  “他们.......他们抢了我的东西,那是.....那是婆婆.....婆婆留给我唯一的东西。不能被他们拿走。”冬儿边哭边说。

  “哪来的小王八蛋,敢挡老子的路。”一人说着向这个小男孩头上拍了一巴掌。

  “你.....你干嘛打我。”那小男孩一脸惊奇的望着他们。

  “老子先废了你。”一人说着一脚踢了过去。可这一脚踢道半空就停住了。一个大约和冬儿年纪相仿的男孩拦在他们中间,顺手一送,将这人推了出去,回头看着两人。

  “少爷!”那小男孩望着他道。

  “谁让你来多管闲事,阿吉,你也真是的。”那男孩说道,转过身去抓住一人的手腕,踢向旁边那人,从这人背上一越而过,回身将这人也踢了出去。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厉害。”一人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手持木棍挥了过来。那男孩低头矮身避过,反手抓住这人后背的衣襟,可惜他人小力气有限,否则一定可以把这人扔出去,这时却只能将这人甩到身后,跟着又补上一脚。这样以来,那几人都怕了,没有人敢轻易上来,男孩走过去取过一人手中的银项圈说道:“你们还不快走,以后不要抢别人的东西了。”。

  那几人一看他肯放行连忙趴起来也顾不上同伴,一个个抱头鼠蹿。男孩望着几人逃走的方向.........风沙满天,满眼苍茫,那男孩迎风而立,不时有风吹起他额前的长发,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眸显得更加澄澈无底。

  “少爷,你好厉害。”阿吉见那几人走了,连忙跑了过来。向冬儿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家少爷已经把坏蛋赶走了,你不用担心。”

  那男孩抬起头:“我叫冬儿...”

  “你的东西。”那男孩将银项圈抛了过去,皱了皱眉头:“你怎麽老爱哭。”

  冬儿接过银项圈,擦了擦眼泪,听阿吉又问道:“你的家人呢?怎麽就你一个人?”。

  一说起家人冬儿又哭了起来,“我.....婆婆死了,我来找大姨可......可......大姨......他们不....他们不要我,我......我没有地方去..........”

  “好可怜。”阿吉转身望着那男孩:“少爷,让冬儿跟我们回家去罢。”阿吉有些哀求的道。

  那男孩转过身去:“才不要这只会哭的人在我身边呢!?”

  “少爷......”阿吉看到少爷不再说话,悻悻的低下头去,喃喃的道:“那.......那你以后怎麽办呢?:阿吉的话还未说完,冬儿就已向远处走去:“冬儿。冬儿你去哪里,冬儿.......”

  “你等一等,”那男孩忽然跑了过去。

  “少爷你同意了?”阿吉脸上有了喜色。

  那男孩走道到冬儿面前:“不是我不愿意留你,我师父说过,男子汉永远不会向命运低头。只有经历风雨的人生才是完整的人生。”

  冬儿似懂非懂的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孩,用力点点头,用脏手摸了把眼泪。“这个送给你留个纪念吧!”那男孩说着解下腰上的短剑。

  “这.....”冬儿似乎有点受宠若惊,结结巴巴的说道:“谢谢!”

  “我希望以后见到你的时候,你不是流落街头任人欺负的懦夫,而是一个男子汉,一个坚强勇敢的,让人刮目相看的男子汉。”说着带着阿吉走了。

  冬儿站在风中,望着那男孩飘飘的衣角,回想起他飞扬的神采,紧紧握住手中的短剑。心中暗道:我决不会再任人欺负,我要让这把剑时时提醒我,坚强。坚强…再坚强......”

搜索建议:潇潇雨歇 引子  引子  引子词条  潇潇  潇潇词条  潇潇雨歇 引子词条  
小说

 女婿是山

 城市的夜晚越来越没有了黑的本色,灯火如白昼的光线,蹲在了芸芸众生的窗口。躁动不安的空气,赤着双脚在一家家的地板上转悠。黑夜显得那样轻薄没有头脑,却持续地散发着...(展开)

小说武侠

 桃花扇

   初春夜如水般宁静,月光如水般柔和,月光下的倒影清澈空明。此情此景,必定此人。  不管白日里如何硝烟弥漫,夜都是静谧的,即使在这个动荡不堪的年代。在静谧这层...(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