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千山弥勒大佛之迷连载之十九

  李三领着惠能进山很晚才回来,法度心里早预料出,李三一定是被卧底之人发展进来的人,看来他们这几年在千山还不负使命。因此他有意在成庄主面前一再为李三美言,使得李三一下子升越成为客栈副总管。李三对他这番用意十分感激,凡是从山里得到的任何消息都一五一十地通报给他,不用山内的卧底之人冒着风险特意前来,他己得知塞二一人己前往医巫闾山去除函可。法度对现在的总体情况和事态的发展颇为满意,因而惠能回来说,山内各寺庙防范十分严谨,没有发现什么新的动向,他对此自是不放在心上。

  法度早想去三头寨走一趟,以便好好研究研究三尊立佛,想那三块木头疙瘩竟让千山内外如此大动干戈,令他百思不得其解。中午绝地邀他一同前往三头寨,他谨慎地提出分开走,一来是想在成一太身上再拖延一点时间,拖得越久,情份越重,成庄主越难报答,对于积翠山庄将来的态度,他己成竹在胸;二来是他不愿和他们一起走,一群人呼呼啦地离开山庄,现在山里山外皆怀疑八骏与三尊立佛有关,自己绝不能有意去趟浑水。

  八骏早晨起来匆忙收拾完毕,结过账正想离开,万庭芳竟寻到客栈来找门甲翼。大伙知老八结下一个义弟,却未曾谋面,今日他为众人一一引荐,哥几个见万庭芳一表的人材,很是喜欢,纷纷为他祝贺,浦风浦影一阵怪笑之后,乐得手舞足蹈,好像是同他哥俩结义一般,干脆称万庭芳为老九,逗得其他人开怀大笑。吴翻羽后来才知道眼前这位神采飞扬的翩翩公子,正是自己的大师兄万江天的次子,自是感叹一番。

  万庭芳是来求义兄和他一起送秋夜姑娘回京城的,昨天在山里野餐时,秋夜姑娘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万庭芳虽然钟情于她,但京城里长大的门甲翼深知他们之间的门第悬殊,另外千华道长至今没认女儿之事让人费解,这里面的事儿纷乱复杂,对于万庭芳来说希望更是渺茫。秋夜姑娘对他也非十分在意,他看出这是一场无望的纠葛,几次点示万庭芳,谁知他执迷不悟,愈陷愈深,不能自拔,处境十分尴尬。而他的话则如毛掸拂灰,根本无济于事,加之他多少看出秋夜姑娘对自己有意,自己又偏偏喜欢上那个一忽儿拒人千里之外,一忽儿又微露深情的积翠姑娘。由此他才没答应去送秋夜姑娘。

  门甲翼一时进退维谷,义弟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令他于心不忍,八骏今日的行动属于公干,他只好请求绝地定夺。绝地焉有不准之理,应他事后赶往三头寨,关心地一再嘱咐他如果回来晚了,明天再赶过去。此时绝地尚不知三尊立佛在三头寨的消息己经泄漏,否则怎肯让他一个人外出。

  客栈院内,几匹马早己备好鞍鞯,被一一牵到客栈外的路上,众人一齐上马,万庭芳从庄内借来一匹马。一行人刚出庄门,大约十几名庄丁早己布成散线,一路跟踪着。西行三里多路后,眼前出现一个丫字路口,一伙人分成两路,八骏哥七个向西北而去,另四个人则转向西南,此路一直通往鞍山驿站,再由驿站转道向山海关的方向。

  尾随的庄丁按指示放弃对程菊夫人一行的跟踪,可事出意外,门甲翼跟这一行人而来,最后两个头目在一起商议一番,临时决定只派两个人跟踪他,其余的人仍监视八骏。

  四个人默默行了一程后,程菊夫人有意与他三人拉开距离,隔着面纱,她双眼不停地四处搜寻,一直没有看到丈夫与大哥的身影,心下伤感不已,她相信他们一定会来送行的。

  后面的三个人一直沉默不语,各怀心腹事。秋夜姑娘因不能与门甲翼一同返京,满怀空落,不想说什么。万庭芳因秋夜姑娘匆忙离去,满腹愁绪,不知说什么。门甲翼知他二人各有所思,担心说出话来无意间增添离别的伤感,不想说什么。眼见着鞍山驿站遥遥在望,门甲翼实在不想一直这般沉闷地走下去,贸然挑起话头说:“义弟,此时此刻我忽想起纳兰性德的一首词,不知你是否熟悉?”

  万庭芳骑在马上闷闷而行,对于他说的话犹如没听见一般。门甲翼见他无动于衷,知他此时毫无心情,而秋夜姑娘大概是不善此道,于是自管自地吟咏起来:“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云一更,睡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这本是一首思乡的词,没什么特别之处,万庭芳因词而想到词牌《长相思》,一腔的悲愁顿时难以自抑,在马上猛地抬起头来,凄凄吟道:“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幙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秋夜姑娘虽不甚懂晏殊这首《蝶恋花》的真正含意,看到万庭芳悲怆之状,加之那句“明月不谙离恨苦。”已猜出是暗含‘秋夜不知离恨苦’了,心里自是一阵酸楚,禁不住抽泣起来。

  门甲翼眼看着二人这般模样,暗暗叫苦,本想调解一下气氛,不料弄巧成拙,后悔己是不及,他索性大笑起来说:“哈哈……看起来关内关外一般同呵,都是他妈离人恨重。”

  他这一招果然奏效,二人谁也不曾想门甲翼会说出这种话来,而且说得这么巧妙,一时转悲为喜,忍不住笑出声来。一笑之后把心里的阴云驱散不少,万庭芳指着他说:“义兄你可真行呵!”

  秋夜姑娘把不知是哭出来的还是笑出来的眼泪擦干后,一本正经地说:“万公子,将来有机会到京城,可别忘了去看我。”

  “那是自然,秋夜姑娘,到时候历别叫府门的卫兵把我一顿乱棍打走。”万庭芳也活跃起来。

  三人说说笑笑着来到了鞍山驿站前。

  鞍山驿站为各朝代用于传递信息和换车马的地方,始建于唐朝。整个驿站成一长方形,由灰色青砖彻成的城墙有丈余高,南北各一门洞,二门相对直通,厚厚的朱漆木门上铆着一排排锃亮的门钉,门洞上面是写着四个大字:鞍山驿站。再往上是一正方形的门楼,上面昼夜有官兵在此把守。驿站里面常住着几百户人家,大都经营客店和酒家,以接待往来的官差和各地客商。      

  程菊夫人来至驿站前不免焦急起来,她行了一路看了一路,仍没见到丈夫和大哥的影子,正在四处寻找,忽地感到心头一颤,一颗心禁不住怦怦急跳进来。在西面的骆驼山上有两个人正向她这边挥着手,一定是自己的丈夫和大哥,一定是,她的眼睛立刻湿润了,忘情地向山上挥起手来。

  这一切都被后面的门甲翼看在眼里,他已然明了,山顶上的二人定是千深道长和千华道长。万庭芳与秋夜姑娘不知个中缘故,自然不会留心观察,也就无从看到眼前的这一幕。

  门甲翼猜得一点没错,骆驼山上站着的正是千深、千华两位道长。千华道长昨夜一夜未眠,想到妻子历尽千辛万苦终于与他相聚,谁知转眼又要天各一方,而自己不能相伴着送她一程,痛苦的心情无以复加。不错,自己已经遁入空门,但人世间真的能万事皆空吗?是恨能空还是爱能空?想自己堂堂七尺男儿,凛凛血肉之躯,无端被夺走妻子女儿,这样的深仇大恨能空,还是眼瞅着自己的亲生女儿挥剑杀父亲的怨恨能空?为什么时至今日夫妻仍不能相聚一处,父女仍不能相认……为了送别妻女,昨日他己与哥哥约好,天未亮之前已赶到积翠山庄,哥儿俩在离山庄不远的一面山坡上,远远地看着她们母女离开了客栈,而后他们时而登崖攀壁,时而潜行于林莽,最后来到骆驼山上。

  大千世界,别离的形式千万种,此刻的离别是那样的奇特、那样的揪心。程菊夫人遥望着山顶己是欲哭无泪,只感到一阵的晕眩,忙从马上下来,将身子靠在马身上。后面的三人渐渐地赶上来,见她已从马上下来,诸也纷纷下马。程菊夫人见他们下马后强打起精神说:“二位公子,多谢你们一路相送,此处己是通往山海关的正路,我们在此分手罢。它日若到京城来,还望前来做客。”

  门甲翼道:“夫人,秋夜姑娘,愿你们一路顺风,京城再会。”

  分别在即,面对秋夜姑娘离去,万庭芳仿佛己经知道一切均己无望,不由得轻叹一声,天意如此,命运如此。然而不知是他仍存在有一线希望,还是别的什么,只见他一抱拳说:“夫人,可否容万某再送一程?”

  程菊夫人怎能看不出万庭芳对自己女儿的一片痴情,秋夜若真能与他交好,她夫妻又何必再次分别。同时,作为长辈,实在不愿看到万庭芳陷入这样的困苦中难以自拔,于是她断言拒绝道:“万公子,不必送了,常言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们就此告辞。秋夜,上马!”

  秋夜姑娘一直用眼睛瞅着门甲翼,只在分别的一刻才想到万庭芳的一丝情意,忙冲着他喊道:“万大哥,回京后我定会给你来信,望自珍重。”说罢飞身上马。

  万庭芳见她对自己微露温情,精神为之一振说:“一路保重,万某敬候隹音。”

  秋夜姑娘别情依依地看了门甲翼一眼说:“门公子,回京后可别忘了找我。二位公子,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两人同时应道。

  程菊夫人己经催马上路,她不愿山上的人和自己太久煎熬在离别的悲痛之中,于是立刻快马加鞭,急驰而去。

  两匹马在黑色的路上渐渐地远去了,山上的人直望到人影不见,山下的人直望到不见人影,这正是一样的分别,不同的离情:

  巍巍骆驼山顶,凄凄杨柳河畔,古驿站外马蹄疾,踏得离人魂断。

  莫道儿女情长,谁见英雄气短,一片幽思泪湿衫,最苦今年春寒。

(未完待续)

搜索建议:千山弥勒大佛之迷连载之十九  大佛  大佛词条  千山  千山词条  弥勒  弥勒词条  连载  连载词条  
小说恐怖

 它活了

 (一)    “不要离开我好吗?离开你我活不下去的。”男孩苦苦哀求着女孩。    “好啊!不分手可以,你先拿一百万来。”女孩冷酷的说。    “钱我可以慢慢赚...(展开)

小说微小说

 一手好牌

 一手好牌  刘子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而且做事情很利索,所以领导很喜欢;于是,领导就给他安排了一个好工作,管理具体的事物,毕竟这是培养局长接班人的地方。  很多...(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