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英雄世纪6

英雄世纪

                                 第六章:破空塔

雨落黄沙风满天,也许用这句话来形容破空塔下的情景最为合适不过了。一向不喜欢哭泣的老天,至少在这个地方不喜欢,现在居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黄行和烈火还在悠闲的喝着酒,那应该是一种汾酒,李白曾有诗云:兰陵美酒郁金香。在这种时候喝着这样的美酒的确不错,但谢抗天却没有参与进去,他还在沉思。

但他突然间站了起来淡淡道;我们不用等了。

黄行和烈火本在喝着酒,听得他这样说都差点把酒喷出来,齐声道:为什么?

谢抗天:他们不会来了。

黄行惊讶道:为什么?

谢抗天淡淡道:他们一开始就把目的表露的这么明显,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烈火道:难道这只是他们引开我们注意力的手段?

谢抗天:好像是这样的,跟我走。

话音刚落,谢抗天便率先向西飞去,黄行和烈火也随后跟了上去。但谢抗天随后又绕到了南边,然后到了北边,就这样绕了几圈,然后又回到破空塔前。

黄行惊讶道:为什么我们又回到了这里,而且你一直在不停的绕圈子,你不是说他们不来了吗?

谢抗天淡淡道;我是说刚才他们不会来的。

烈火惊讶道;难道他们现在已经来了?

谢抗天道:这会儿应该是来了。

黄行;为什么刚才他们不会来?你又为什么绕几圈才回来?

谢抗天道:难道你一直没发现远方一直有人在注视我们吗?他们既然能引开我们的注意力,我们为什么不能如法炮制呢?

烈火道:的确,这样就能让他们以为我们已经走了。

谢抗天道:走,上塔去。

谢抗天说完便率先走上了高塔,黄行和烈火惊异的跟在他后面,他们已经越来越猜不到他在想什么了。进得高塔的第一层,里面空荡荡的好像什么也没有,但却有一道黄色的光墙。

烈火道:这是什么东西?我们可以直接进去了?

谢抗天:应该可以的。

话音未落烈火当真直冲进去了,但却给那道光墙的电给弹了回来。

烈火怒道:你不是说可以进去的吗?

谢抗天笑道:我是说破了那道光墙后可以进去,你心急什么。

烈火怒道:哼我来破。

烈火说完已长剑在手,连连的砍向那道光一般的墙,可既然是光墙这样砍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烈火急道:你还不来帮忙。

谢抗天笑道:是你自己说你自己来破的啊,你赢了?

烈火怒道:你没看我白费力吗?

谢抗天笑道:却,是你自己说不怕的。

笑罢谢抗天慢慢的走到光墙前,细细的打量着那到光,像是在探索着什么。突然目光一转往上看了看,嘴角里露出了异样的微笑,跟着轻轻一跃已从光墙上面的缝隙中穿了过去。黄行和烈火也跟着如法炮制,终于上得第二层来,第二层显然比第一层要小了一点。当谢抗天刚刚踏上第二楼时,立刻不知从哪吹来阵阵的狂风,强烈的暴风几乎要把刚上塔的人给吹回去。

谢抗天定了定神,双脚一弹整个人已跟着风旋起来,不应该说是相反的方向。赫然间,他的身体好像化成了一条金色的巨龙,盘卷而上。这正是龙神功里的,龙卷残云,这还是他学会以来的第一次使用。龙神功不愧是龙神功,慢慢的已压制住了这塔上吹来的狂风。黄行和烈火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他们已趁机跑上了第三层,待得伙伴全部上了楼,谢抗天身影一闪,那条金色巨龙已到楼梯前,谢抗天轻轻巧巧的落了下来。

当他们走得上第三层时,这里也显然比第二层要小了很多,但这里却充满着火焰。当黄行刚想催动身法跃过去时,却被谢抗天拦了下来。只见谢抗天轻轻的拿起一块石头往对面扔去,可是火焰里却突然出现了一道火墙把这块石头挡了下来。黄行和烈火两人都是一惊,暗自庆幸刚才没有贸然的闯过去。

谢抗天走了两个来回,四处观望,终于发现原来这个火焰阵是按照奇门盾甲里的八门六甲所排布的,于是他又有回到中间。所谓六甲就是甲子,甲戍,甲申,甲午,甲辰,甲寅,所谓八门休,生,伤,杜,景,死,惊,开。谢抗天暗自盘算,终于当先从死门进入,一死,二伤,三开,四生,五杜般的按照八门的排位顺序进去。黄行和烈火两个人不敢怠慢紧紧的跟在谢抗天的身边,待得谢抗天过了这火焰阵已是两个小时后了。

待他们到得第四层,这次却没有看到机关,而是一个棋盘。正确来说是一个残局,一个等待着人破解的残局。看样子不破这一盘棋是过不去了,谢抗天走上前慢慢的观望着这盘围棋。下棋当然难不倒谢抗天,他很轻松的就过了第四层。但是这时他突然觉得奇怪,他开始觉得对方并没有来,否则这个塔就是对方的人建造的。否则对方绝不可能如此轻松的就上得塔来,他开始想对方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但无论如何他既然来了就非上去看看不可。

待得到第五层,这里没有任何的机关,也没有棋盘,有的只是一个人,一个坐着的人,看来是个守塔人,而且一定是个不简单的人。

谢抗天道:老前辈,晚辈并不想打扰前辈修行,但晚辈必须要上这破空塔,希望前辈放行。 

首塔老人:我奉命守着这破空塔,你想过去就必须从我身上踩过去。

谢抗天:前辈,晚辈并不想和前辈为敌,但也不想让前辈为难,请恕晚辈无礼。

说完谢抗天随手拿起一块小石头,两指一弹射向那老人,那老人动也没有动,左掌一挥已把那石头推了回来。谢抗天随即右掌平推,和那老人拼起了内功。这是最不容易伤人的比法,不到一盏茶功夫那老者的脸色已越来越难看了,显然他绝非谢抗天的对手,但谢抗天也确实不想伤他,所以只用了不到一成功力。

老者突然道:你上去吧。 

谢抗天鞠躬道:多谢老前辈手下留情,前辈的恩情晚辈记下了。

那老者淡然道:小伙子你的心肠很好,你一直手下留情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谢抗天笑道:谢谢老前辈。

于是谢抗天带着黄行和烈火上得第六层来,这已是接近塔顶的地方了,但这里什么也没有,没有人没有机关,也没有棋盘。这里空空如野的,和下面的杀机重重比起来的确平静得多了。

谢抗天想也没有想直接冲上了第七层,但那里也什么也没有,而只有一个堡垒,一个原本放着镇风珠的堡垒。谢抗天走上前一看,突然被吓了一跳,镇风珠不见了。他几乎惊叫出来,镇风珠不见了。

黄行立刻冲上来荒道:惨了,看样子他们早就拿走了镇风珠,我们真的太低估他们了。

烈火急道:怎么办?怎么办?

谢抗天沉思了半饷,于是淡淡的道:没办法看样子唯一的办法只能尽快找到南诏国后人。

烈火急道:我们一起去。

谢抗天道:不用了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黄行道;什么?

谢抗天:找寻那失去的镇风珠,这镇风珠至关重要,必须尽快的还回来否则要出乱子的。

谢抗天说完,不等他们答复,便已纵身往塔下走去,待到得塔下时,他再次的看了看那无边的天空嘴里自语道:曲仁啊曲仁,你到底想怎样。 

话音落谢抗天已消失在这万里的黄沙里,他的目标是云南,那个南诏国世代居住的地方,当然也有他的朋友,落日也在那个地方。当然还有那个他刚认识的朋友,剑,他也已经去那里找寻南诏国的后人了。一切的一切,看样子只有找到南诏国后人才能解答得出。

昆明,一个四季如春的好地方,这里四春城也是花城,这里有着无数不同种类的花正在争奇斗艳的开放,这显然是昆明最靓丽的风景线。虽然大难当前但谢抗天还是静静的站在不远的高处,凝望着这美丽的花朵,只因为他在等人。等一个他已经半年没见的人,落日,一个响亮的名字,也是一个带着悲伤的名字。夕阳无限好,谁不曾看过那阳光最后一丝余晖的美丽,谁不喜欢夕阳西下时所留下的红。火一样的红,但纵然夕阳在怎样好,也只有一瞬间,只一瞬间就已到了黄昏。谢抗天感觉得到,花朵的芬芳,也感觉得到躲在这花朵背后的血腥。为什么人类总喜欢用一种自己不喜欢,别人也不喜欢的残忍去匹配这难得的美丽。是人性还是兽性,谢抗天这一生很少有这样的机会看着同一样的夕阳。只因为他总也来匆匆去匆匆,所以他也闭起眼睛,体会这难得的美丽。

夕阳慢慢的消散在遥远的西方世界,就在这夜带走最后一丝余晖时,他出现了,一个风一般的男子,落日。他出现在谢抗天的面前,他也闭着眼睛享受着这最美的一刻。他是六大高手中,最冷静最沉着的一个,好像世界上已真的没有任何事情能扰乱他的情绪了。

谢抗天突然道:朋友,好久不见了。 

落日:的确很久。

谢抗天:南诏国的事你应该听过了吧?

落日:刚刚。

谢抗天道:那你知道不知道什么有关南诏国后人的消息?

落日:大理。

谢抗天道:谢了兄弟,回来我请你喝个痛快。

谢抗天就这样像风一样的消失在这黄昏下,只留下落日一个人还在那沉思。在谢抗天走后,他的眼神多了一份温柔和不舍。他真的太久没见他了,但才刚见面便又要各分东西,说不想他那他一定是一个骗子。一个连自己都骗不了的骗子,一个连自己都骗不了的骗子,要如何骗别人?

                                        

                                                                     下一章:南诏国王族

搜索建议:英雄世纪6  英雄世纪  英雄世纪词条  英雄世纪6词条  
小说言情

 《梦中梦》1

   “季华,你找到工作了吗?”问这话的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他有黝黑的皮肤,健壮身体,明亮而充满阳光的眼睛,此时正穿着一套休闲服躺在一间十多平方米大的屋...(展开)

小说连载

 圆(101-109)

 一百零一、残酷真理的必然灭亡    刚才,我随便走进了一家卖袜子的店面,对店主说:“阿姨,我能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吗?”“随便你,你问吧!”她不耐烦了,里面还有...(展开)

小说言情

 乐园 (十三)

   十三  孙晓岚,一直都是孤独的。  应当承认,孤独是一种能力。孤独的人,只是在固执地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欲望和实现这个欲望的力量。在这个非常折磨人的过...(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