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因为我爱着你,所以我由着你(47)

  47、一切的风暴归于一种可怕的安静

  顿了许久,晏北一路趔趄的穿过连廊,头低着,脖子也明显向下耷拉,唯有一双眼睛,那双愤怒的眼睛,拼命的向上抬起,直直的盯着琴,怀疑的、讽刺的、受伤的、痛苦的、怒火中烧的,琴能够读到这所有与他相处的日子都不曾读到的东西,那些成分既让她感觉陌生,又让她感觉恐惧,更多的是让她感觉内疚。一切都是自己使一个天下第一的丈夫突然的变得面目全非,是自己深深的伤害了他。

  终于旋到琴的身边,晏北更加直勾勾的盯着琴,琴眼中是坦荡的,但她此时心中充满愧疚,眼中早已变成一片泪雾。

  “厉害呀,琴!烛光晚餐,深情相拥,够浪漫!够多情!鬼知道你们还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们什么也没有做。”晏北的话尽管那样难听,琴都能理解。她只想做最简单的申述。

  “什么也没有做。你的意思是说,你是一个真的天使了?”晏北抛出的不仅是从此的怀疑,还有一股浓烈的酒气。

  琴依然泪眼朦胧的望着晏北。她等待着一切即将到来的暴风雨。实际上,之前当自己迷蒙中思念着易凡的时候,她就很希望自己受到一点惩罚,因为自己被丈夫一贯心疼,脑子里却会去不自主的想另一个爱自己的人,已经让自己背上许多的枷锁。此刻能够被他骂一骂,也许倒是快意。

  “是啊,天使!尽管你不是十分漂亮,但我晏北一直以为,我娶到了这人间最美的天使。在我心里,你一直是那样纯洁,那样远离物欲。我觉得你和世上所有的女孩都不同。我一直很感恩,上帝让我娶到了人间最美的天使。但今天我才看明白,什么狗屁的天使!还不知这样子的背叛,已经发生过多少回。”

  “没有,晏北,真的没有!请你不要这样痛苦!”

  “没有!你说没有就没有!那请你告诉我,我是应该相信你所说的,还是相信我这双眼睛所亲眼见到的?”说完很讽刺的笑了两声。那笑声,让琴听来十分的毛骨悚然。

  “晏,你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你躺好,我去给你调一杯蜂蜜水。”

  “休息?睡觉?在这张床上吗?哦,天啦!这张床,我无法想象它有多么令人恶心。”

  “晏,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琴说不出的内疚,但她还是想打消晏北的错误念头,免得他陷在男人自尊不保的要命的痛苦里。

  “啊,晏——!好讽刺!拜托你以后不要再这样叫我,装出来的亲热让我觉得特别的恶心!恶心!知道吗?特别的恶心!我也不敢劳驾你给我调什么蜂蜜水,我又不是所谓的文理大才,所以我不配!”

  “对不起,晏,让你这样痛苦我真的感觉很抱歉,但事实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爱你!”

  “爱!我天啦!你还好意思去说这个爱字。你有资格吗?我问你,你有资格吗?”

  琴被先生的质问惊呆了。是啊,自己有资格吗?爱一个人,不是要永远的忠实吗?我在自己的那一方脑海里,不是会经常的去想起一个当时不懂得,过后才明白自己怎样错失的一个爱人,一份未尽的爱情吗?尽管那发生在认识晏北之前,但这婚后的日子,难道自己从不曾在心里背叛过自己的丈夫吗?读易凡曾经的来信,那样的嚎啕又怎样解释呢?

  “不说话了吧?哑口无言了吧?在我面前一直表现得那样纯洁,原来都只是对我,甚至对你自己演戏。我不想再见到你。你也永远不再是我的妻子。”

  “晏北——不,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晏北去了原来琴父母的卧室。琴去餐厅收拾残局。一切的风暴归于一种可怕的宁静。那一个新年的夜晚,特别的黑。

搜索建议:因为我爱着你,所以我由着你  所以  所以词条  因为  因为词条  我爱  我爱词条  
小说

 四叶草(二)

 耿亚超不顾他们四人,回身道走到索原的身旁,“你怎么出来了?”他把身上的外套脱了套在索原的身上,“赶紧上去,别受凉。  索原还没来得及回答,俞幸推开车门下来开始...(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