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郬杨镇的屈宗稷(三十七)(中篇小说)

  晚上七点五十五分提前时间与屈宗稷一起来到县党部办公室,杨高翔在吃晚饭的时候给屈宗稷说是有事要找一下杨虹巧,屈宗稷听了之后说是一定要陪杨高翔一起来办公室。

  本来杨高翔想不要屈宗稷一起,怕说话不方便。但是看到屈宗稷再三坚持要陪自己,如果自己不要他一起来,可能会让屈宗稷产生疑问,于是就同意了屈宗稷一起来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后,杨高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了看时间已经到八点钟后,拿起电话拨打给杨虹巧,刚刚听到杨虹巧的声音,杨高翔就对着电话那头的杨虹巧大声说:“虹巧妹妹,我是高翔姐姐,你是好的吗?二十多天没有听着你的声音了,心里很是想你们呢!”。电话那头的杨虹巧一听杨高翔的这话,就知道了她身边一定还有其他人,于是就对杨高翔说:“呀,高翔姐姐,我想这段时间很忙吧?!你和宗稷哥还好吧!怎么样,我们好久吃你和宗稷哥的喜糖呢?我们和思凯可是等着你们的喜讯传来的喔!”。

  杨高翔刚要回答杨虹巧,站在杨高翔旁边的屈宗稷接过杨高翔的电话就说:“虹巧,你好!思凯好吗?我和你高翔姐还可以,工作生活都比较顺利!你和思凯好久来我们这里玩几天吧!”“唉呀,宗稷哥,听到你的声音我好高兴哦!我们思凯可是天天都念着你和高翔姐呢!你可不要欺负我们高翔姐哟!”杨虹巧回答说。

  屈宗稷本来还想说几句话的,可是电话里的杨虹巧说:“好啦,宗稷哥,你把电话给高翔姐姐吧,你去忙你的,我要和高翔姐姐说几句姐妹的悄悄话,你不会介意吧?!”。

  屈宗稷听了只好把电话递给杨高翔,同时还对杨高翔说:“这个虹巧,我还想问她表哥陶居恩的情况。这样,高翔你说完话以后,帮我问问她表哥陶居恩的情况和电话,行吗?”。

  杨高翔听了哈哈大笑着说:“这个虹巧,真是快人快语!行啦,你放心吧,我待会儿问他好了!”。

  屈宗稷听之后很是高兴,乘杨高翔接过电话的时候迎上前去在杨高翔嘴上重重的吻了一下,杨高翔笑了一下用手指了指办公室的门,屈宗稷笑着说:“你们姐妹两个说吧,我出去一下!”。说完之后屈宗稷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份写有《芢塬县民防团关于护送省主席专示运押车辆安全保障的行动计划》且右上角标示着“机密文件”字样的文件夹,走出了办公室。

  杨高翔看到屈宗稷出去以后,压低声音在电话里对杨虹巧说:“虹巧同志,刚才宗稷他在旁边,这会儿刚刚出去。你快传达上级的指示吧。怎么样,同意了我们的行动方案和计划了吗?还有什么指示和要求?”。

  杨虹巧告诉杨高翔说:“高翔姐,上级非常赞成你报告的行动方案和计划,认为这是一次打击敌人壮大自己的好机会,所以上级领导说希望高翔姐你一定要准备好、组织好、落实好行动计划和方案,特别是实施好这次行动!”。

  杨高翔听了之后告诉杨虹巧说:“虹巧,请你向组织报告,我们一定保证完成好任务,请组织上放心,我们的行动绝不会让组织失望的!还有,虹巧,我提出的请组织上给一批武器装备的事,组织上同意和安排了吗?”“高翔姐,你放心,组织上都同意和安排好了。已经落实人员去准备和组织了,不出意外的话三天之内就会通知你接货的地点!”杨虹巧压低声音对杨高翔报告说。

  杨高翔听了心里非常高兴,问杨虹巧这段时间有没有吴亦凡的消息。杨虹巧听了说:“高翔姐,我正好要向你报告,昨天思凯接到亦凡的一封信,亦凡在信中说他前不久到了延安,还在延安见到了石鲁同志。亦凡说石鲁同志给他谈了整整三个小时,石鲁同志详细地谈了自己从如何文艺的角度去思考和把握时代发展的方向,到文艺的社会地位和作用,再到文艺创作者的社会历史责任的观点和认识。亦凡说他听了之后内心受到非常大的震撼。亦凡说以前他只是从一个人的角度世界去理解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想到过一个文化人和画家的社会责任。虽然自己对社会的发展和前景也有一些看法,但是都是零乱的不系统的。就像自己作画一样,都还是停留在粗线条阶段。听了石鲁同志的话以后,才茅塞顿开,知道了自己的差距和幼稚可笑!”。

  杨高翔听了杨虹巧说的话,心里觉得这个吴亦凡还真的去了延安,看来我们组织上又多了一个进步青年,于是对杨虹巧说道:“虹巧,你给思凯说,要多联系吴亦凡,特别是他现在已经开始加深了对我们党组织的信任和了解,我们要积极争取他成为我们组织中的一员。因为亦凡既是一个四川大学法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又是一个在绘画方面有一定传承和基础的人才,将来建设一个新的中国是需要大量的人才的,知道吗?!”。

  杨虹巧听了之后内心深处觉得还是杨高翔想得远和周到,自己就没有站在这样的高度去思考问题,所以连连称赞说:“好的,我的高翔姐,你不愧为是我的好领导!我下来就给思凯说哈!”。

  两个人说完事情杨高翔放下电话之后走到办公室门口,看到屈宗稷还没有回来,于是就往黎熙的办公室走去。还没有进入黎熙的办公室,就听见屈宗稷说话的声音,杨高翔停下脚步仔细听了一下,屈宗稷说的是关于保护杨森姨太太东西的事情。杨高翔估计听了一会儿之后,了解了大体上的意思和内容,估计两个人已经基本谈妥了事情这才走了进去。

  黎熙看到杨高翔进来了,马上站起来说道:“杨老师,快请坐,我给你泡杯茶吧!!”。黎熙一面给杨高翔端茶倒水一面对屈宗稷说道:“书记长,我可不可以把这件事给杨老师报告一下,杨老师考虑问题非常仔细和周到,可以帮助我们看看还有什么考虑不周全的地方!”。

  杨高翔听了之后心里暗中高兴,心想这真是应验了那一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本来杨高翔还想今明两天瞅一个机会去屈宗稷办公室把王荣华的计划和方案悄悄地偷来看看,谁知道这黎熙却将机会主动送上门了!尽管心里暗中高兴,但是杨高翔的脸上没有一点点的表露出来高兴的痕迹,而是装着惊讶的样子问:“什么事?要我给你们当参谋,我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一无钱二无人什么事都帮不上忙的喔!”“不、不、不,我是想请杨老师你帮助我们看一个计划和方案,不是想要你出钱出了什么的!”黎熙急不可待地解释说。

  屈宗稷想了一下后说:“那我去我的办公室把民团的整个人员花名册拿过来看一下,黎熙你自己说吧!”。

  黎熙看屈宗稷没有表示反对,看到屈宗稷出去以后,于是笑着把王荣华保护杨森姨太太东西的计划和方案主要内容全部给杨高翔说了一遍!按照王荣华的思路和安排,民团的二十多个人分别全部在一前一后两个车上,而杨森姨太太的两个运东西的车上分别只有随车的四个保镖。

  杨高翔觉得这样做非常有利于我们自己的行动,因为只要解决了那一前一后两个车上的民团武装人员,解决运东西的另外两个车上的四个保镖就没有大问题了!杨高翔虽然内心感到很高兴,但是脸却没有一点点的变化和表情,只是注视着黎熙等待着他说下一句话。

  黎熙见听他说话的杨高翔脸上没有任何反应,于是停下了自己的说话看着杨高翔。杨高翔想了一下后问黎熙:“干事长,你认为这个计划和方案可不可以呢?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黎熙略为思考了一下后说:“杨老师,我认为这个计划和方案总的来讲还是比较好的,只是我觉得有一点想法是可不可以将民团的人分别安排几个到他们运东西的车上,这样一来可以更好地保护东西,使运的东西更加安全!”。杨高翔听了黎熙的话后心里一沉:这个黎熙果然是一个动脑筋的人,如果让他的意图得到落实,那一定会增加组织上行动的难度,因而绝对不能让黎熙的意见被采纳进王荣华和县民团的计划和方案里面去!于是,杨高翔装着思考了一下后说:“黎干事长,我看王荣华县长和民团的这个计划与方案是考虑得非常周到和详细的,你说的这个问题,我认为王荣华和民团也一样会想到,但是又怎么没有调整呢?我想可能是因为省府杨主席与杨太太是不愿意让其他人看到车里的东西,倘若我们把民团的人安排到他们车上,那不就让这些人知道了杨森主席运东西的秘密了吗?!所谓财不外露,因为只要多一个人知道了,就多了一份危险!所以我看还是按照王荣华和民团的计划与方案去做吧,这样即便是有什么闪失,那也是他王荣华和民团的责任。你看是不是这样呢!”。

  黎熙听了杨高翔的一番看法之后,头就像鸡吃米一样不断地点头哈腰,嘴上不断地说:“还是杨老师想得周到细致,分析得好、分析得好!”那我下来再给宗稷书记长说一下,就按照他们的计划和方案去落实!”。

  杨高翔心中一阵窃喜,可嘴上却说:“黎干事长,这仅仅是我的肤浅看法,还是你们的意见为重吧!”“哪里哪里,杨老师真是足智多谋,我们书记长能够与你成为夫妇真是前世烧了高香呀!”黎熙回答道。杨高翔听了之后莞尔一笑说:“就你黎熙嘴甜!”。

  这时候,屈宗稷恰好进到办公室里来,听了杨高翔说的话后问:“黎熙又嘴甜了吗?!”。黎熙说:“还不是承蒙杨老师夸奖,我算个什么东西呀!”。

  杨高翔看了一下后说:“你们慢慢说事吧,我还要到学校去!”。说完之后就离开了黎熙办公室出去了。

搜索建议:郬杨镇的屈宗稷  杨镇  杨镇词条  中篇小说  中篇小说词条  郬杨镇的屈宗稷词条  
小说言情

 梅(之十五)

 十五、要文斗不要武斗  横江市的两大派并没有把省政府的命令当一回事,他们依然我行我素,除了一些被居民劝说回家的人外,两派有一些人还坚持在武斗现场,横江市的十八...(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