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八月十五月儿圆(28)

  除了做衣服,就是做鞋了。

  北大荒的土是黑色的,油油的,十分肥沃。这里一马平川,没有石头。一下雨,土被水泡得就是黑乎乎的烂泥。这时出行最好就是水鞋。夏天还可以光脚,或穿塑料凉鞋。春秋两季冰冷, 穿鞋就不行了。那时大人一般都穿水鞋或胶鞋,小孩子都穿自家做的布鞋。我打开了妈的针线包,里面有一本鞋样子,我找出不大不小的一双,拿出妈妈剩下的袼巴,拿一样就鞋,照样子做。先剪底,再剪帮,底剪好后,剪出白布条包好边,再粘到一起。一只鞋粘四层,然后开始用麻绳衲底子。底子衲好后,开始做帮,鞋边齐鞋口,最后上鞋。没想到第一双实验品竟成功了。试一试,大弟穿正合适,我告诉他,这双鞋给他了,等天好了,道干了,再穿,大弟很高兴,不知什么时候他就偷着把鞋穿出去了,不一会儿,就插了一脚烂泥回来了。

  有了第一双鞋的成功,我接二连三地开始做了很多鞋,看到弟妹都穿着我做的鞋上学、玩耍,一些婶子们会让他们脱下来,拿在手上看来看去,龙其我给小妹妹做的一双布凉鞋,更是受到大家的称赞。

  我的针线活儿就是这样练成的。“实践出真知”这句话,确实有道理。

  妈妈去世时,小妹三虚岁,刚刚过完两周岁生日没几天就永远地失去了母爱。我这个当大姐的,虽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毕竟不是妈,况且我当时也才十六岁,许多事情自己也不太懂,也不知道去问谁。好在小妹命大,跟我们也遭了不少罪,稀里糊涂地长大了。

  妈刚走回去接奶奶的那段日子里,我在家照看着弟妹们。大的上学,两个小的跟我。那时小妹还喂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给她吃,也就是我们吃啥他吃啥,也不挑食。白天晚上跟我,不哭不闹。记得一天我喂猪,她手里拿一块饼跟在后面,一群小鸡围上来,蹦跳着啄她手里的饼,她一抬手,一只小鸡掉下来,瓜子划到她身上,她开始哭。她每次哭一哄就好,这次哭得很厉害,赖叽叽的。我问怎么了?她说疼。我问哪疼?她说腿疼。我掀开她的小裙子一看,右腿的大腿根红肿一片,按一按,硬硬的,有鸡蛋那么大一块硬疙瘩。我赶快领她去了卫生所,大夫说是淋巴发炎了青霉素,一天两次,还开了口服的。一个多星期后,红肿渐渐消退,又过了些日子,硬疙瘩没有了。

  还有一次,是奶奶已经走了的寒假,一天傍晚,小妹突然发烧,我带她去卫生所找了针。回来后,一点不退烧,我十分着急,不知怎么办才好,我问爸,爸正准备上班,说:“怎么办?烧过劲儿就好了。”说完他就走了。小妹小脸烧得通红,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十分急促,我很害怕,生怕她会像妈一样地离去。我用手敷她的额头,不眨眼睛地看着她。农场晚上十点撤电,在黑暗中,我守了她很久很久,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等我一激灵睁开眼睛时,一摸小妹已经退烧了。

  我上班后,大妹在场部上中学,家里两弟一妹,小弟也上学了,小妹跟我更是形影不离。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小妹不的鼻子总红肿发炎,上卫生所打针消炎,好了,过一阵又犯。越来越严重。我问大夫是怎么回事?大夫说,这肯家是鼻骨缝里有根儿,根儿不除掉,就得总犯,严重可能会是骨结核。我说,把根儿弄掉呢?大夫说,弄掉就不犯了,但就怕长不好,将来会留疤,影响美观。我想:如果总这么烂,将来不也影响美观吗?我都没问爸,当即决定除掉病根儿。大夫给小妹打了麻药,用小刀的尖部切开小妹的鼻头,放出一些脓水,擦净脓水,就看见两鼻骨缝中间有一个小米粒大小的黄点。大夫用刀尖将黄点挑出,敷上药,包好。几天后,小妹的鼻子就好了,只是鼻尖上留下了一个小疤。起初不明显,不仔细看,看不出来。后来人长它也长,就成了疤了。每当看到小妹鼻尖上的疤,我就会想,如果当年我没做这个决定,小妹后来会是什么样子呢?是完全会好,还是连鼻子也烂掉了?

搜索建议:八月十五月儿圆  八月  八月词条  五月  五月词条  八月十五月儿圆词条  
小说言情

 雪泪无痕(第七章 第一节)

 蝶恋花(七)(1)    柳叶同父异母的三姐柳湘凌继承柳叶父亲的餐厅后,在小镇上经营得热火朝天。柳湘凌在柳叶的母亲去世后不久经人介绍嫁给了小镇税务所里的一位临...(展开)

小说小小说

 殇逝

 今夏,上海。    乔跟锦年初次相遇,在西安路的一家画廊里。    那是乔最喜欢的祭祀的画展,有很独特的名字,很独特的风格。    画很多,摆满整整的一个大厅...(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