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疯人机方(6-10)

  六

  东风战鼓红旗飘,改天换地气冲霄。杨部公社派去兴建百丈潭水电站的三千多个劳力一直干了一年半时间,工程才下马。机方、梨花刚回生产队,杨部公社革委会决定在东风、团结、洛家三个大队交界之处,将十多个连在一起的山丘削平,改造成为一片“百亩大寨田”。机方在百丈潭水电站指挥部干了一年多,跟专业的测量师傅学了不少东西,这次被公社抽调在东风平原大寨田工程规划测量队伍班子里。机方擅长土方的测量和预算,成了班子中的骨干力量。全公社老少劳力齐上马参加了“百亩大寨田”改造工程,历时两个月刨出来了一个人造平原,平原中央有一条笔直的公路,公路两旁为主干水渠,以公路为中心向两边方块“大寨田”里延伸了数条机耕小路和支干水渠,形成了一个集机耕、播种、收割、运输、灌溉为一体的农业生产园区。机方在这次工程中,表现优秀,成绩突出,大家都有目共睹。公社书记吴丙林看中机方的才华,便亲自提议,在公社革委会讨论会上通过,决定安排冯机方到公社企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上班。机方的身份有了很大的提高,成了一个“半工半农”公社干部,他不由得心花怒放,万分欣喜。  

  初晓的山村,喜鹊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偶尔一声鸡鸣,几声狗吠,反而衬托出山村的宁静和幽美。机方一大早就起床了,在屋里打点行装准备今天去公社报到上班。佩仪娭毑和大喜爹在厨房为机方做早饭,二老知道儿子今天要去公社上班,黑早就起床了,早早就把早饭做好了,只等机方起来吃。佩仪娭毑见机方收拾得差不多了,便喊道:“方伢,收拾好了吗?如果收拾好了,你可以过来吃早饭了。”机方刚好整理收拾妥当,便应声出来,坐在堂屋里桌子旁边。佩仪娭毑端来了一大碗腊肉煮粉皮,上面还盖着两个荷包蛋,机方见状便说:“爸爸、姆妈,你们两个一起来吃嘛,我一个人也吃不下这么多呀!”佩仪娭毑忙说:“今天是你的大好日子,你先吃了去上班吧,我和你爸呆会再吃也耽搁不了什么。”机方也没再说什么了,只是低头有滋有味吃着,大喜爹和佩仪娭毑坐在旁边高兴地看着儿子吃早餐。顿了一会,佩仪娭毑便说道:“方伢,今天是你的好日子,当娘的想嘱咐你几句,又怕你嫌哆嗦”机方边吃边回道:“哪能嫌你哆嗦呢,你想说就说吧,我听着呢!”佩仪娭毑见儿子愿意听自己叨唠,便接着说道:“你这次能去公社上班,是托祖上的福,你要十分珍惜这份工作。在外面为人做事,首先要嘴稳,不要说无凭无证的话,不要在背后说别人的短处;第二是要手稳,不要拿公家和私人的东西,不要接受不义之财,第三就是身稳,要守身如玉,洁身自好,万万不能乱搞男女之事。你只要记住了娘说的这三稳,你便能安身立命,能成为一个受尊敬的好人。”佩仪娭毑絮絮叨叨说完了,机方也便吃完了,他用手抹了几下嘴巴,说:“好!娘说的三稳,我记住了,你放心吧!”机方说完便背着被子,提着帆布包,上公社的路去了。

  公社企管会主任高一鹤,高大精瘦,一双微凹的眼睛非常犀利有神,让人感觉深不可测。高主任亲自接待了冯机方,并为他安排了住处和办公的地方。之后,高主任单独找了机方,说:“小冯同志,欢迎你这样的人才加入到企业管理工作之中来,你也知道,咱们公社企业呀,有绿茶场、砖窑场、柑桔场、农机场、还有个枫树林场,这些场的经营效益都还不错,对于我们杨部公社而言,目前主要缺泛的是水电问题,公社革委会计划今年下半年在团结大队田庄山上兴修一个水电站,目前正处于测量和规划阶段,你在兴修百丈潭水电站时,学了一年多的测量设计工作,肯定不错,我的意见是,让你挑大梁,主持田庄水库的测量和设计工作,我派几名助手配合你,不知你意下如何?我想听听你的想法。”机方一直在认真听高主任说话,高主任最后突其而来的问话,机方还没来得及思考,脑子还是一片空白,顿了一顿,机方才回道:“高主任,我非常感谢您对我的厚爱和信任,你让我去主持田庄水电站的测量和设计,我心里还真没底,毕竟我还没有受过专业的培训学习,我怕自己难以担当这样的重任。”高主任笑着说:“你有顾虑很正常,说明你是个沉稳实在的青年。不过,你也不要思想太保守,第一个教大学的人一定没有上过大学,我们要勇于探索和创新。当然,兴修水电站是全公社人民的百年大事,不能有半点马虎和大意。你的想法我早就预料到了,为了慎重起见,我们会聘请县水电建设专家现场指导和技术审核。这下你放心了吧!”机方听后,脸上露出高兴神情,说:“如果是这样,我就有信心了。”高主任拍了一下机方的肩膀说:“好!年青人有志向,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你回头好好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就上田庄山进行实地测量。”

  梨花背着竹篓在山上采摘槡叶,由于她在公社农科所养蚕二年多,有一定的经验,又被抽调来了。梨花自从机方去公社企管会上班后,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既有为机方哥高升而感到高兴,也有一些失落的感觉。她本来觉得机方有文化,各方面条件比自己强,这回机方哥又高升了,和自己的距离更加拉远了,机方哥就像越飞越高的风筝,攥在手里的线好像断了,心中的那份梦想变得十分飘渺遥远起来,梨花站在槡树底下发呆,时而会心微笑,时而愁容满面,越想越多,越想越乱,不禁眼里流出泪花来。一起采摘槡叶的姑娘们,见怔怔发呆的梨花,都纷纷嬉笑地打趣她说:梨花带雨思情郎,不知情郎在何方。……

  第三章 初试牛刀搞测量,结识田庄金凤凰

  七

  在药姑山腹地,有一处三面环山,风景秀美的田庄山村,有十多户人家零星散落在山腰之中。从杨部公社出发,翻越四道蜿蜒盘旋的山路,也就是当地人称为的“四脚岭”,便可进入到田庄山村。这里还一座千年古寺名千佛寺,据《通城县志》载:唐广德元年,乡绅郑南于龙窖山阳修千佛寺,寺院大小房屋九十余间,大殿神态各异佛像百余十尊,香火鼎盛,四时香客不绝。另据当地历史学者考证:“宋四大家”之一黄庭坚的家乡江西修水,离通城县城仅数十里之遥,他曾于宋治平三年(1066年),即黄庭坚考中进士的头一年,应友人鹤林邀约来药姑山田庄游览,还留下过《题鹤林诗友邀约过龙窖田庄》诗句:

  群峰丘壑势嵯峨,

  田庄山水妙气多。

  幽篁丛绿滴嫩翠,

  深泉流韵涌清波。

  千佛寺前花分馥,

  万木林中鸟弄歌。

  灵空禅意四时氤,

  云乡芳洲一白鹤。

  田庄水电站测量队一行五人带着行旅和工具,一大早便来到了团结大队田庄生产队,临时驻在队长杨启荣家,冯机方是测量队的队长,另外四名成员是从全公社选拔来的,都是有文化懂测量的精干年轻人。杨队长家是一栋明五暗十制式的砖瓦房,坐落在山口半坡之中,房屋门前还有一个篮球场大的场地,场地边沿植有桃树、李树、梨树和杏树。房屋因形就势,打理得干净整洁,让人感觉到环境非常舒适与幽静。杨启荣队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五短身材,浓眉大眼,眉间长有一颗大黑痣,瘦小的身躯特别灵活,是个精力充沛,精明能干的好人。他妻子叫李艳梅,她个儿比杨队长高出一截,虽年过四十,依然明眸粉面,丰乳肥臀,妩媚风韵犹在。夫妻俩膝下只有一女,名唤金凤,年方十八,待字闺中,出落得鲜嫩水灵,长得极像她娘,十分招人喜爱。

  杨队长三天前就接到了大队的通知,早早就为测量队的同志腾出了三间房子。早上,他见测量队的同志来了,迎在山路前和五位同志一一握手,说:“欢迎公社派来的测量技术员同志,我代表全队社员向你们表示热烈的欢迎!”,随后,他带着测量队五名后生进了自己的家门,金凤看到家里一下来了五个帅气的后生,显得特别兴奋,主动帮他们整理床铺、安放行旅。整理妥当后,杨队长便又对测量队的后生说:“从今天起,你们就把这里当作你们的家,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来找我,我不在时,你们也可以找艳婶婶,她的脾气虽然火爆一点,但是个热心肠的人。搞技术测量我不懂,帮不了你们的忙,但在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你只要说出来,我们就会尽最大的努力去满足你们。”杨队长温暖的话儿,让测量队后生们都非常感动,机方拉着杨队长的手笑着说:“杨队长,你太客气了,我们会在你们家呆很长一段时间的,到时不要嫌弃我们啊”杨队长马上接话说:“看你这后生说的什么话,你们就是长期住在我这里,我都高兴,只怕我没有那个福份。”双方互相说了一些客套话之后,机方便带领队伍进山开始测量了。

  测量队朝小冲沟溪水逆流而上,穿过豁口便是别有洞天的大冲沟,放眼望去,地势平坦,三面环山,沟谷纵横,涓涓溪流,多会于此。山脚有两户人家房屋顶上飘起缕缕炊烟,还有几畦菜地郁郁葱葱。山脊上的千佛寺虽已残垣断壁,但远远望去隐约可见。机方带领队员指指点点四处观看,选择测量点,并作上标记。然后,测量队又沿溪而下,出豁口,跟着往四脚岭直泻而下的溪水,一段段的测量流水的落差。机方心中有丘壑,他是先对水电站的范围大致测量一番,绘出草图报审后,再进行详细的墈测。

  机方他们就这样清早出发,晚上太阳下山回来,整天在野外辛劳地工作。午饭都是杨金凤每天送到外面吃。一天中午,天下起了蒙蒙细雨,金凤穿一件粉红色花褂,提着饭篮,打把雨伞,扭扭生风地走在山道上,她兴兴冲地走着,山风吹过,卷起她的一头秀发,散发出迷人的芳香。不一会,她来到了大冲沟,钻进机方在山坡边上搭建的临时工棚,金凤放下饭篮,收取雨伞。站在工棚边上,两只手掌合成喇叭状架在嘴前,对着正在测量的后生们喊道:“机方哥!机方哥!你们回来吃饭啊!”测量队的小伙子听到金娥的喊声,一下子就像饿狼一样扑了过来,他们蹲在工棚里狼咽虎吞地吃着。机方也盛了碗饭,夹了些菜站在一旁开始吃nan。金凤笑咪咪的走近机方跟前,说:“机方哥,饿急了吧,饭菜的味道还行吗?”机方含着一大口饭,不停地点头,迅速咀嚼几下把口里的饭菜咽下后,说:“真香!真好吃!你吃过了吧?”金凤 咯咯地笑着回道:“我早吃过了,你慢点,别噎着了!”机方也笑了笑,没有回她,继续有滋有味地吃着。金凤又说:“机方哥,我昨天去了我表哥左亚坤家,他让我给你捎个信,说是今年全国恢复高考了,让你有空多复习一下高中课本,准备下半年参加考试。”机方听完像注射了一剂兴奋剂,猛然跳了起来,手中的饭碗失落在地上,两眼放出欢喜的光亮,他举起双手,冲出工棚,在山道上奔跑,边跑边高喊:恢复高考啰!恢复高考了啰!站在工棚里的人目瞪口呆地望着雨中奔跑的机方,不知所措,都以为机方疯了。

  第四章 全国高考重启,机方屡试不第

  八

  杨部中学有一位老教师叫汤斌,今年九十高龄,仍精神矍铄。他毕业于老牌武昌师范学院,在杨部中学执教四十余年,为药姑山下的杨部乡村培养了大批人才。他说药姑山承脉幕阜山系,南倚八百里洞庭湖水,药姑千山万壑的溪水汇集而成的两条支流,在杨部合流后直奔隽水河,然后流武昌,入长江。杨部河流就是杨部地区文脉之所在,历代以来,沿河两岸的村庄人才辈出,生生不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以全国恢复高考为节点,出现的一批优秀学子,汤老先生将这段历史赋诗了一首,诗云:

  高考重启沐春风,

  杨部学子豪气冲。

  五亚六金为典范,

  一机二文算其中。

  诗中“五亚六金”分别指:左亚坤、吴亚明、吴亚洲、杨亚圣、胡亚斌(共五亚);刘金楼、吴金洲、吴金文、黎金秋,胡金水、李金久(共六金);“一机二文”分别指:冯机方、胡正文、吴映文这三人。上面这些人物是众多杨部学子中的杰出代表,他们聪颖勤奋,刻苦好学,大多数人都考入大学,成为天之骄子,未能考入大学的,或为地方官员、或为致富能手、或为民间艺人,总之,他们日后都成为了杨部的骄傲,杨部人心目中精英人物,成为了杨部人学习和追求的榜样。

  冯机方高中毕业后,他的同班同学左亚坤、杨亚圣、胡亚斌三人由于学业优秀,被留在杨部学校当代课老师,吴亚洲在杨部大队任党支部副书记,吴金文在达丰大队任党支部书记,还有一些同学或在公社企业单位、或在大队场部、或在生产队里等处,大小都捞了些事干,绝无纯粹务农之人。机方自从金凤告诉他全国恢复高考的消息后,便回家拿来了所有课本和学习资料,白天在野外作业,晚上便在金凤家里自习功课。

  山村的深秋之夜,月明如镜,鸣虫唧唧。美妙幽静的村庄有如水晶童话世界。机方像往常一样学习到半夜十一二点,这时从斜对面房间里传来一阵痛苦的呻吟声:哎哟,我的娘嘞!哟、哟、哟,我的娘啊!……机方听到是艳婶的声音,以为她病了,忙出门想去一探究竟,轻声走到艳婶房门前,从门缝里望去,只见杨队长赤裸地跪在床中间,艳婶斜躺着,两只脚搭在杨队长的两边肩膀上。机方见状慌忙扭头便回,他人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不禁感到羞愧万分,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心还在扑通扑通的跳,可是艳婶的呻吟声仍在此起彼伏,不断升级。把机方弄得心猿意马,无所适从,他便放下书本,钻进被窝蒙头而睡。

  公社企管会主任高一鹤带着两位县水利专家上田庄山村来了,由机方引导,两位水利专家全面察看了大冲沟的地势地貎和溪流下游的落差情况,然后认真仔细审阅了机方绘制田庄水电站设计草图。两位专家中有一位姓方,他大面积秃顶,只有耳后至后脑壳勺的边缘处有些头发,眼镜架在鼻尖上,瞇着眼睛看了很久图纸,然后抬起眼皮望着机方说:“小伙子,不错嘛,你学过工程测量吗?”机方怯怯地说:“没有学过,只是在修百丈潭水电站时,跟一些专业技术员打过下手。”方专家拍了拍机方的肩膀,说:“从你设计草图看来,很有些专业水平,不过,还有一些地方需要修改,等我们回去后,我们将汇同其他专家一起,对你的设计方案进行全面讨论,会提出具体修改意见的。”高主任见方专家对机方的设计草图有比较高的评价,心里也非常高兴,便对机方说:“机方呀,你们这段时间辛苦了,你们在这里的表现,公社领导都是知道的,吴丙林书记要我转达,公社党委对你取得的成绩提出表扬!”机方他们几个后生,听到高主任话后,都感到很欣慰,脸上都露出略带羞涩的笑容。

  九

  通城县的全国高考首场考试考场设在县一中校园里,考场内外都由武警站岗,全县800多名考生分20个教室同时进行,这些考生中以前五届高中毕业生为主体,这些久旱逢甘霖的学子,大多衣衫褴褛,面色青黄,但都处于一种亢奋的精神状态。机方和他的同学左亚坤、吴亚明、吴亚洲、杨亚圣、胡亚斌、刘金楼、吴金洲、吴金文、黎金秋、胡金水、李金波、胡正文、吴映文等十四人参加这次全国首场高考。

  机方考完回到家里,他知道自己这次没有考好,主要是因为已有三四年没有温习课本了,仅仅凭两个月临时抱佛脚的复习,还是远远不够的。佩仪娭毑见儿子情绪不高,便关切地问道:“方伢,你这次高考考得么样唦?”机方本来心情不太好,见他娘这样问,心里更加烦躁,便没好声气地说:“考得不好啊,肯定一点希望都没有。”佩仪娭毑安慰儿子说:“这次考得不好没关系,反正以后机会多的是,咱们再考呗!”机方没作声,随手取下挂在墙上的二胡,准备拉上一曲。佩仪娭毑连忙制止道:“这么晚了,你就不要拉琴了,免得吵了左右隔壁人家的瞌睡。”机方听了便又将二胡挂在墙壁上,说:“不拉就不拉吧,那我娘俩就说会话吧!”佩仪娭毑笑着说:“我正是这个意思,你都在外面忙你的事,咱娘俩好久没在一起说过话了。”机方想想也是,便笑笑说:“那你就好好的叨叨吧!”佩仪娭毑充满爱意地白了机方一眼,说:“听说你在田庄山里搞测量,跟住户人家的女儿很要好,有这回事吗?”机方一怔,然后冷冷地说:“没有的事,只是一般男女同志间的关系。你听谁在瞎嚼舌?”佩仪娭毑见儿子不太高兴,便又缓和口气说:“你不管是谁说的,我又不是反对你和她交往。我只是听说这个女孩她娘很风流,名声不太好。”机方忙打断他姆妈的话说:“你不要乱说人家了,艳婶婶待我们好热情的。我们几个后生吃住在她家,把我们照顾得挺周到的。”佩仪娭毑连忙改口说:“都是些道听途说,风言风语的,不足为信。”顿了顿又接着说:“你见过梨花吗?上次听梨花她娘说,在鲁家湾帮梨花找了个人家,对方是个木匠,长得高大帅气,家底子还不错哩,准备过年期间订婚,明年就嫁过去了。”机方听后略显惊讶,说:“这么快就要订婚了,梨花喜欢吗?她愿意吗?”佩仪娭毑缓缓地回道:“这么好的人家,她怎么会不同意呢?不过听她娘说,开始是不太愿意,通过媒婆和她老爸反复做工作,最后才同意了的。”机方没说话,好久才说:“姆妈,我有点累了,想睡觉了,你也回去歇息吧!”佩仪娭毑起身离去,临到出了房门又回头叮嘱机方晚上要盖好被子不要着凉了。

  机方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便提着包匆匆往田庄山村赶去。在村口的叉路上,碰见梨花呆呆地站那儿,机方连忙上前招呼道:“梨花,你一个人这么早站在这儿干啥?”梨花没说话,只是把一条灰色围巾塞在机方手里,便转身要走,机方拉住梨花的手说:“你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叫我如何受当得起呀?”梨花便又回头对机方说:“这是我亲手为你早已织好了的围巾,送给你留个念想吧!山里比平畈里冷些,记得围上,会暖和一点的。”梨花说完,撇开机方拉着她的手,一溜风似的跑了。

  机方望着梨花消失的背景,心里有几许失落和伤感。他把梨花送他的围巾叠好放进提包里,又匆匆上路了。当他赶到田庄山村,已是上午十点多钟,走到杨队长家的场地时,只见大门已关,从房屋里面传来像他那个晚上听到的一模一样的呻吟声,机方马上停住了脚步,心中无比疑虑,这么个大白天里,难不成杨队长和艳婶在搞那个事不成?机方站在场地上进退维谷,进去吧,肯定是不便进去,退回去吧,又怕自己的身影惊动了艳婶,他真不知如何是好了。“哟哟哟,我的亲娘嘞!冤家,使劲啊,使劲啊!哟哟哟,我的亲娘嘞!”屋里的呻吟喊叫声一浪一浪的打过来,比他那天晚上听到的更加声大,更加放荡。机方站了很久,见屋里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在不断的变换花样和腔调在叫,他便蹑手蹑脚地退回到屋前面的山路上,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坐了好大一会,屁股被石板浸透得冰凉,他又站了起来,见金凤提着一包东西姗姗而来,金凤远远就看见了机方,老远就在喊:“机方哥,快来帮我提袋子,我提不动了,好累好累啊”机方赶忙走向前去,接过金凤手里袋子,看到她娇喘微微的样子,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喜欢,他问金娥道:“你这是从哪里来?提这么多东西?”金凤见机方眼睛里流露出喜欢她的眼神,便撒娇地说:“你管人家从哪里来呢,你又不去接人家。”机方便讨好地说:“你只要说了,不管你从哪里来,我保管去接你!”金凤甜甜笑着说:“好的,下次我一定让你来接我。这次是我爸爸病了,我在县医院服侍他,这几天好多了,用不着我服侍,所以今天我就打了一点年货回家一趟。”机方听说金娥爸爸在县医院住院,心里顿生疑团,他对屋里的呻吟声更是百思不得其解,金娥见机方沉默不语、若有所思的,便娇嗔地说:“机方哥,你在想什么呢?几天不见,是不是在想我呀?”机方回过神来时,他和金凤已到了房屋门前的场地上,这时,机方见大门打开了,他俩走进堂屋,见到公社书记吴丙林坐在堂屋中间,还在不时地拉扯整理身上的衣服,艳婶婶在一旁梳着头发。机方见吴书记来了连忙上前招呼:“吴书记呀,您老人家是什么时候上来的?”吴书记微微一笑说:“机方呀,听高主任说,你表现得不错呀,所以,我今天特地抽空上来瞧一瞧你们。”机方连忙又说:“我们做的还很不够,感谢公社领导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看我们!”金凤是个乖巧玲珑的女孩,她放下东西,走到厨房,为吴书记端来了一碗又浓又香的花椒茶,吴书记接过茶碗,用嘴巴吹了吹浮起的几片茶叶,慢慢呡了一口,然后又将茶碗放在地上,对机方说:“小冯呀,你先去忙,中午把另外四个后生带到杨队长家来,一起吃个饭,好吧?”机方连连说好,便出门去大冲沟找伙伴们去了。

  春节过后,全国恢复高考第一年的考试成绩揭榜了,杨部公社左亚坤考取了中南政法学院哲学系、吴亚洲考取了中南财经学院经济系、杨亚圣考取了华中师范学院中文系,这三名学子以优异成绩在众多学子中独占鳌头,脱颖而出,为全公社人民赢得了极大的荣誉,这三个的名字便在全公社范围内无人不晓,有关他们是如何刻苦用功读书,最后如愿考上大学的故事,以各种版本说法广为流传开来。正如机方预测的那样,他根本没有考好,离录取分数线相隔五十多分。这三位同学被录取,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震动和鼓舞,他心里暗暗下了决心,打算继续复习功课,准备今年七月份再重上考场。

  第五章书记为媒牵红线,鸾凤称意订终身

  十

  由冯机方起草的《关于兴修田庄水电站的设计方案》,在县水利专家的指导下,几经易稿,通过了上级主管部门的审核和批准。杨部公社调集全公社劳力上马,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田庄水电站工程建设,工程指挥部设在杨队长家,吴丙望书记亲任总指挥,公社革委会三位副主任任副指挥长,聘请县水利专家方怀义担任工程技术总监,冯机方为总监助理。

  田庄生产队杨启荣队长自去年生病住院后,身体一直没有完全恢复,他柱着一根拐杖,步履迟缓,不时因咳嗽收缩成一团,每天晚上要起床小解数次,为了方便,他把自己的寝室挪至靠近厕所那边的房间,每晚出门转身就可以小解,他这状况根本不能下地干活了。指挥部入驻杨队长家,使原本宽敞冷清的家变得拥挤热闹起来。艳婶就是喜欢这样热闹的场面,她成了指挥部里的专职炊事员,整天忙得团团转,可她却乐在其中,脸上春意盎然。金凤见她娘忙不过来的时候,有空也过来帮帮忙。

  晚上住在杨队长家的人仍旧是原测量队的成员,指挥部的领导都回公社了。机方白天在火热的工地上转悠,晚上先是整理一下白天记录的施工情况,然后开始复习功课。这晚机方复习功课又至深夜十二点多,有些累了,准备上个厕所后就睡觉,为了不影响其他人休息,他轻手轻脚来到厕所,刚从裤衩里掏出那物,便听到隔壁杨队长房里传来呻吟声,这声音比他以前听到的微弱多了,偶尔还被杨队长的咳嗽声掩盖。

  “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不要惹老娘的火!”好像是艳婶在抱怨。

  “好久没搞你,不是也有点想吗?”杨队长气喘吁吁说着。

  “想有什么用,没有一点力气劲儿。”

  “再来一下,让我再试试!”

  “试什么试?你看你那鸟像一根软草藤子了”

  “你帮我弄一下嘛,应该可以的”

  “弄个鬼啊,死过去吧,别逗得老娘睡不着觉。”

  杨队长又是一阵长时间的咳嗽,完了后便说:“好吧,不搞就不搞吧,哟,我又要上厕所了。”机方听闻后便赶紧收起家伙,落荒而逃地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杨金凤也上了工地,她被安排在堤坝上发筹码,就是给挑土上堤坝的民工发筹码,民工每挑一担,就发给一张筹码,民工凭筹码与生产队进行结算。这项工作相比其他工种是较为轻松的,但整天呆在尘土飞扬的堤坝上,需要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领,要做到不漏发、不重发,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机方得闲时,也偶尔帮金凤发一下筹码,让金凤坐在堤坝上歇息一下。

  中午,指挥部十多个人围坐在一张大方桌上吃饭,吴丙林书记坐在正上位,机方和金凤坐吴书记对面,两人亲密的挤在一起,吴书记看了他俩几眼,饶有兴致地说:“小冯、小杨,你两个真是天生的一对呀,男才女貌,天作之合。要不要我为你俩做媒呀?”众人听后也附和称好,弄得机方面红耳赤的,金凤倒是大方地说:“吴书记做媒好是好,只怕人家将来考上了大学看不上我这山里姑娘。”吴书记便接话道:“这不可能的,即便小冯考上了大学,你这么漂亮的女娃也能配得上他。”这时,艳婶端了一盘菜笑盈盈地走来,伸手把菜盘子放在靠近吴书记的桌面上,缩手时胳膀肘在吴书记的肩甲上碰了一下,说:“吴书记做媒肯定是给咱们这样的小户人家长脸了,我也是觉得这两个孩子般配,只要他们两个人好,我是赞同的。”吴书记捏了一把站在身旁艳婶的大腿,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我看你们两个都情投意合的,家长也表态同意,这个媒人我当定了!”满桌人都鼓掌表示赞同,纷纷要求机方以茶代酒敬吴书记这个大媒人,艳婶连忙说:“我家里有自酿的米酒,我去舀来大伙儿都喝点,好不好?”吴书记连忙制止道:“大家都不能喝酒,这样会造成不良影响。这个喜酒我们要留着以后慢慢来喝。”众人都表示赞同,便推搡机方和金凤去用茶敬吴书记,金凤便起身去了厨房拿来三只白大碗,从大茶缸里舀了一碗先给吴书记,然后,给机方和自己各舀了一碗,用拇指和食指两根指头夹住机方手臂上的衣服,牵着机方走到吴书记跟前,金男玉女双举茶碗,都往吴书记的茶碗上碰了两下,机方有些不好意思,没有开口。金凤便开口说:“多谢吴书记成全我们,我俩以茶代酒敬您!望您日后多多关照我们。”说完又妩媚地瞟了机方一眼,用肩膀碰了一下机方,二人同时举碗,仰饮而尽。吴书记见状哈哈大笑,也将一碗茶一饮而尽。众人又是一阵掌声,皆大欢喜。

  金凤早已看上了机方,只是羞于表白,这次饭局上,她积极表现,巧妙地将二人的关系挑明,借吴书记之戏言,成自己终身之大事。不能不佩服金凤的胆略和心机。在众人的见证下,吴书记的一番随口之言,金凤让它变成难以推缷的事实。于是,机方和金凤就成了一对名正言顺的恋人,他俩的媒人便是堂堂正正的吴书记。

搜索建议:疯人机方  人机  人机词条  10  10词条  疯人机方词条  
小说玄幻

 发现地球(第十三章)

 察险境冲天而去  查行踪中美会商    这些天来,西安市公安局监控室一直在密切注视着地光球人巴拉巴尔和派生人01的动向。    前一个礼拜,没有发现...(展开)

小说

 我的父亲(2)

 我的父亲(2)  石头和父亲一直聊到黄昏。石头望着这个和自己同病相怜的伙伴,突然有种想大哭一场的冲动。不为别的,只是想哭。  “你就在这干好了,有我吃的,就有...(展开)

小说连载

 老雷校长风云录(9-10)

 九  农村高中的生活紧张有序,必须是这样的,大家就是这样认为的。课间操是二中学生放风的好时候。那个喊操的体育老师是体育科组长佟旭。他在附近的大连市125中学教...(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