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可惜没有如果

  ㈠

  2014年12月5日,《我的早更女友》首次上映。本来已经决定跟肖维一起去看电影的栀夏,刚出去十分钟就又回到了宿舍,我正纳闷着怎么回事,就被直接拖出去了。

  海报上的周迅发型奇怪,墨镜搭在鼻梁上,显得十分滑稽,而眼神却格外悲戚。我站在电影门口,看看栀夏,再看看手中的票,有一种慷慨赴死的感觉。

  半个小时之前,栀夏严肃对我说:“安璃,不管我做什么事,你都会爱着我,陪着我,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生老还是病死,都能做到不离不弃,对吗?”

  “对啊对啊,不过拜托你好好说话,我还急着回去写稿子呢。”说着就打算转身离开。

  栀夏一把抓住我,看奸计得逞,温柔地说:”亲爱的,陪我去看电影吧?”

  我条件反射的问道:”肖维呢?”问完我就后悔了,要是肖维愿意陪她看电影,她还会在这折腾我。看她脸色下沉,魔掌袭来,我怕再晚一秒就会被掐死,就迅速回答:”我愿意!”

  无论是身为栀夏男朋友的肖维还是最好朋友的我,都极其恐惧陪她看电影,因为无论是恐怖片还是搞笑片她都能看出悲情片的味道,就比如此时,她就在我旁边哭得稀里哗啦,一部搞笑的浪漫爱情片让她搞得毫无气氛,我心想肖维没来对的。

  从里面出来,栀夏已经整理好情绪,随口说道,安璃,看看毕业典礼上的戚嘉多像当年的你,那么勇敢,世上果然也有好多那样的人渣。

  她没有提起你的名字,可是姜北这个名字还是从耳朵里眼睛里鼻子里脑子里以及和所有你有关的事一起涌出来。

  2011年夏天,你作为浙中优秀毕业生代表发言,和你差了两届的我担心你一旦离开就真的离开了,于是就准备和栀夏策划了一场难忘的告白,不同的是我没有像戚嘉那样穿着婚纱,而是穿着cosplay动漫美少女的衣服,如果觉得遗憾的地方,就是我还没有走到台上,就左脚踩着右脚摔在了红地毯上,场下一片哄笑。你走过来直接把我抱回了观众席,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说,安璃,我一会陪凉暖去找一下老师,你在这乖乖的等着,不要乱跑。我所有的勇气都因为你的凉暖归于沉默了,然后一切落下帷幕。后来整个学校都在传高一二班安璃同学在毕业典礼上出的洋相,万幸的是没有人知道我那天的缘由,所有人都以为那是我为了欢送毕业生的表演。

  ㈡

  我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栀夏已经拉着我走过了好几条街,她向来习惯忽略我的所有情绪,又或者她不愿意跟我讨论姜北的事情。回到学校,同宿舍的林子告诉我,下午有一个叫做姜北的男生来找我,我第一感觉就是你,后来想想你跟凉暖那么幸福,哪顾得上我。我回头看看跟我一起的栀夏,她眼神躲躲闪闪,我忽然明白怎么回事了。

  尽管从一开始,你就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小孩子,我还是希望自己能跟上你的脚步,有一天可以跟你站在一起,后来我努力我考上了跟你同一个城市的大学。

  进入大学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你的学校找你。却看到你正在跟你的凉暖恩爱有加。你看到我的那一刻,从惊讶到惊喜,我心满意足的看着你的表情变化。凉暖表情淡然,看不出什么悲喜。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清瘦的模样,最后微笑着说:”安璃,一会让你姜北哥哥带你去在学校里转转,我社团里还有事,就先走了。”随后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你断断续续的说了很多,我只是安静的听着。你的两年在我的脑子里慢慢清晰,前后不过是我缺席的那两年里,你终于将她感动,光明正大的和你喜欢的凉暖在一起了。

  栀夏相当不喜欢你,所以她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就把我大骂一顿,”安璃,你别再傻了,人家压根就没把你当回事,你以为姜北真不知道你喜欢他,鬼都可以看出来,可为什么凉暖从来不在意?因为人家都知道你的喜欢只是小孩子的情绪,毫无威胁力。你在这瞎矫情,人家可是乐得快活,你赶快把这年头断了,我说你一直非要上A大,感情那内心的小火苗从来还没熄灭啊!”

  鉴于她说得十分有道理,我就真的没再找过你,如果不是再听到你的名字,我真的不想再拉扯起对你的眷恋。

  ㈢

  栀夏早早地躺在床上睡了,我也不愿揭穿她,可是我还是决定明天去找你,因为我知道找我一定有事。

  如我所料,见到你的时候你正在跟一个男生打架,凉暖就在旁边拉着,我快速跑过去,拉开了你们,你向来白净的衬衣上都是泥土脚印,凉暖看着那个男生满是焦急担心,她始终没有看你一眼。你拉着我转身离开了。

  你告诉我你和凉暖分手了,你说你爱了她那么多年,她还是不喜欢你,你说你很难过,我搜遍脑子的所有词语却想不出任何可以安慰你的话。

  张向扬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在跟栀夏食堂吃饭,他表情慵懒,随意的坐在我旁边,一只手搭在我肩上。

  ”安璃,你要我帮你的我都帮了,那答应我的事情你什么时候完成?”

  我看着栀夏一脸迷茫的样子,甩开他的胳膊,:"你放心,我会做到的。"他走之后我就给栀夏全盘托出了。栀夏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张口就是,安璃,你太阴险了,你会后悔的。

  如果你知道事实的话,肯定也会鄙视我的,不,应该是深深地厌恶。我不求任何人理解,我天真的以为只要凉暖喜欢上了别人,只要你选择了放弃,那我和你就有了可能。

  ㈣

  我深知凉暖清冷的性子里有着不安的因素,而张向扬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去给导员送班里的课业论文,他一脸懒散地走进办公室,将把钥匙往桌子上一扔,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我嘴里嘟囔了一句:"真没礼貌"。却还不是不由自主的朝他看过去,心里暗暗赞叹,这孩子真养眼,看看这皮肤,看看这身高,看看这容貌。大学里的尤物还真是不少,他似乎听见了我说的话,扭头看了我一眼,对导员说:老师,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啊?导员也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小姑娘,一听到他这么说,脸立即红了,但还是故意端起老师的架子,甭着脸问,张向扬,我听说你已经一个星期没来上课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学里逃课这种事,我已经司空见惯了,但像这么理直气壮的还真是少见,他装作严肃的样子,对老师说,我有权保持沉默,这是我的隐私。我看着导员涨红的脸噗嗤笑了出来。

  后来我不笑了,老师让我去团委办公室拿学生材料,可我根本不知道办公室在哪里,老师好心地让张向扬陪我去。身高一米八的张向扬跟在我的后面,我一回头就看见他一脸坏笑的样子,顿时一阵冷颤。果然刚走出去,就听见他说,小姑娘,我是你师兄,看着你都不像有男朋友的人,以后有什么事就找师兄我,保证随叫随到。

  我扭头就来了一句,我看着就真得很像没人要的女生。

  他表情特别认真地说:像,特别像,一看就没有

  我一脚踢过去,脑子里冒出你的样子,无比坚定的回你一句,像你大爷,告诉你,姐姐我有男朋友,我男朋友叫姜北,总是穿着一身白衬衣,站在那北风一吹跟美男子一样。

  估计你就是那北风吧

  于是乎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就结束在我的拳打脚踢和他的哈哈大笑之中。

  后来作为学生干部经常碰见他,他每次都会贱贱地问一句,小姑娘,怎么从来没见过你男朋友哈,该不是你一直在骗我吧,哈哈哈,又或者说,小姑娘,你男朋友怎么不陪着你,这大晚上的一个人出来多不安全,不过也是,你长得这么安全,完全不用担心。我总是狠狠地瞪着他,趁他不注意一脚踩在他的白鞋上,然后飞快地逃跑。

  ㈤

  我向来对那些洋节日不屑一顾,可是今年的圣诞节却对我格外有意义。我完全没意料到你会让我做你女朋友。我抱着你送的苹果不知所措,你所谓的惊喜完全变成了惊吓,最后我还是同意了。

  我们开始像情侣一样约会。可是并不在一个学校,见面总是显得很迟缓。我有时候会翘掉一天的课去找你,只是为了陪你上课,你带我吃你最爱吃的菜,从图书馆借我爱看的书。我趴在桌子上睡觉,你偷偷吻我的额头,你会带我去你经常去的台球馆,我们吃同一杯炒酸奶,你总是喂到我嘴里。

  我笑出声的时候,栀夏正在跟肖维腻歪,他们被我吓了一跳。栀夏摸摸我的额头,肖维特配合地说,安璃,你是不是病了?

  你才病了,你俩都病了,我不服气的说。你没看现在很幸福吗,我都想好了,下午的课不上了,你记得让你家肖维替我答到

  栀夏白了我一眼,你说说你都逃了多少节课了,肖维又特别配合的说,是啊,老师都认识我了,还说一个大男生怎么起这么女气的名字。说完还委屈地把头靠在栀夏的肩膀上。我看着在外人面前那么冷漠的男生却在栀夏面前像个孩子一样,为她感到幸福。

  安璃,你别老没事傻乐,你给我有点危急意识好不好,从你们在一起开始,你说姜北有没有主动找过你。

  我摇摇头,有些失落,却还是替你解释,他很忙所以没时间,反正我的课又不重要

  安璃,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你这样累不累啊。如果他真的喜欢你,就不会让你一个人坐那么远的车去找他,喜欢一个人连她多走两步路都是心疼的,你想想你去找他,他有没有问过你累不累

  这样想来,你好像从来没有关心过我,每次都是我风风火火地去找你,回应我的一直都是你理所应当地接受

  栀夏接着说,你要是不想这样,就好好给我再学校待着,看看他会不会担心你,会不会来学校找你

  鉴于栀夏凶巴巴的样子,我咬着牙说,我听你的,肖维就跟古代等待临幸的妃子一样,继续靠在栀夏身上,温柔地说人家也听你的

  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心不在焉,手机铃声一响,我立马接起来,里面却回应地是,对不起对不起我打错电话了。我挂掉电话,转身对栀夏说,你说姜北会不会出什么事啊,呸呸呸,我怎么能咒他呢,要不我一会去找他吧这日子太难熬了。栀夏一巴掌拍我身上,我说安璃,你敢不敢有点出息,他姜北要是真的爱你,肯定回来找你的,你就安心等着。要是他没来,那多明显,你最好跟他断干净,别让我再看到你这副小媳妇样。

  也别让别人看笑话。

  ㈤

  凉暖打工的咖啡厅,昏黄色的光景加上悠扬的音乐使这里显得相当有格调,凉暖天生的凉薄气息却和这里相得益彰。张向扬的出现却打破了这里的宁静,一开始,如同凉暖的大多数追求者一样,送玫瑰花,送小礼物,完全俗套的情节,一样不放在眼里的结果。可是后来却峰回路转,在三个月之后,凉暖甩掉了姜北,投进了他的怀抱。

  ㈥

  栀夏正努力拉着并试图说服我去看电影。我向后一扯,就不小心撞到某个物体上,我抬头一看,没想到是栀夏,我立刻安静下来,轻轻地对栀夏说,你先跟肖维去吧,我们下次好了。栀夏看到凉暖口气并没有软下来,忽然将矛头指向凉暖,姐姐啊,都一把年纪了,做什么事都不要太绝,她还小,做不了恶,一点小事都能内疚个一年半载,没你心理素质好,给安璃留条活路,她可不像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凡事留有余地,免得日后遭报应。我还没体会到其中的意味,栀夏就对着手机吼道,肖维,给你五分钟学校门口集合,不然老娘让你陪我看一百场电影,然后霸气地踩着高跟鞋登登登地向学校门口走去。

  我回头看看凉暖,她并无尴尬,神色自然,可是一句话却把我打入万丈深渊,我跟姜北和好了。你胡说什么,姜北已经跟我在一起了。凉暖冷笑,安璃,你不觉得你很幼稚吗?我可是你姐姐,你从来都知道,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不会跟你争得。姜北,他是我最喜欢的人,我愿意让给你,可是我想不到你连这都算计。

  那他也知道了?我想到你忽然觉得这一切纠葛的毫无意义

  他不知道,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好自为之。

  …………未完待续

搜索建议:可惜没有如果  可惜  可惜词条  如果  如果词条  没有  没有词条  可惜没有如果词条  
小说

 小小猪旅行记

   小小猪出生的时候,萌呆呆的,傻傻的,一天天的长大……  她有个脾气温和,性格贤淑的猪妈妈,她是一家子里个头最小的,因而也是最可爱的……  小小猪的家很漂亮...(展开)

小说言情

 情定大道(二)

 不知道是什么促使我来到了这家医院,这家我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医院,或许是前几天雨天里,那个车祸现场血与水中紧紧搂抱在一起的两个女孩……    一走进医院大楼,就...(展开)

小说言情

 他乡月岁(三十 栾伟回昌)

 “三根,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栾伟知三根找他来是与买中码有关,但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栾伟一时还摸不着头脑。三根找自己,几个意思?也许是:一块蛋糕三根他们已分好份...(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