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观点

 

七月花开(地狱篇 二十一 劝婚)

  (二十一)劝婚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喜几家忧。几家夫妇同罗帐,几家在外是何由?

  秦有粮望着仁义堂,孤零零的,一阵心酸,他想起了徐贵,他觉着他对不起徐贵的栽培。秦有粮,秦珍珠还有一个无论秦有地怎么说都不肯走的王多多。他觉着更对不起的还有在九泉之下的父母,因为他将自己的亲妹妹带上了一条不归路。他觉知他不配做哥哥,他觉得丢人,她开始自责,他的眼眶开始湿了。

  秦珍珠这几年跟着秦有粮,秦有粮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有好吃的留给他吃,有好穿的买给她穿,有好玩的带她去玩,又看见铁骨铮铮的哥哥哭了,已经猜到了其中的情由,为了让秦有粮好受些,仍然装作不懂,满脸天真,好像什么都不懂,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盯着秦有粮看。

  秦有粮发现妹妹看着自己,忙用手擦了擦眼眶上的泪痕,呵呵笑道,这天哪来的蚊子?

  秦珍珠一听这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一下子扑到秦有粮的怀里,伸出纤纤玉手,拭着秦有粮眼眶的泪痕说,这破天气,这坏蚊子,我替哥哥拨出来。

  有劳妹子了。

  好说,好说,客气,客气。

  两兄妹竟然开起了玩笑,接着又笑了起来。

  王多多是徐贵以前收养的一个孤儿,人长得很俊,和秦珍珠一样大的年纪,在馒头山已有多年来,心地善良,老实诚恳。这时见两兄妹笑的这么开心,脸上也泛起了笑容。他也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的父母是被子弹大打死的,但是子弹是哪里来的他不知道。那时候他还小,父母长得什么样子都已模糊了。他只记得母亲看他的最后一眼的的眼神,很复杂,又很简单。那时候他还不是个哑巴,他还能说话,他问母亲自己一个人该去哪里,母亲没有回答他,只是在一连串的眼泪后去世了。后来,他一个人到了很多地方,吃了很多苦,忍受了各种折磨。一次他病了,他差点死去,他在大街上躺了好长时间,后来他硬是扛了过来,可是他发现自己不能说话了。之后,在他流浪街头的时候,他遇上了做生意的徐贵,徐贵收留了他。后来徐贵做生意赔了,他和徐贵跟着秦三虎子做了土匪,这土匪一做就是好多年。往事不堪回首,每一段往事都会有有一个伤心的片段。多年来,他牢记徐贵的教导,做人要坚强,男子汉流泪是没有出息的,可是他现在没有做到,他哭的很伤心。

  秦有地和秦珍珠见王多多哭的如同一个泪人心里一酸,刚才敛起的那道心理防线又崩溃了,三人就在这个昔日辉煌的仁义堂哭了起来。

  不知何时,天空想起了一个炸雷,七月的天气,七月的雷雨。雷声过会,仁义堂似乎颤抖起来。门楣上雕有“仁义堂”的匾额“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碎成几块。就这样,三人才停止了哭泣。秦有粮笑了,笑的很自在,随后说,你俩也不要再哭了,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接二连三的雷声,交叉着一道一道的闪电,与秦有粮的声音掺杂在一起,秦有粮的声音很弱,但两人还是听清了。秦珍珠和王多多也破泣为笑,两人同时看着秦有粮,两双眼睛,四道目光,全是信任。

  秦有粮示意二人坐下,他也坐了下来,倒了三杯茶,留下一杯给自己,两杯推给秦珍珠好王多多后,当先举杯,说道,以茶代酒,为馒头山干最后一杯,从此馒头山解散了。三人碰杯后,首仰茶尽。秦有粮再倒满三杯茶,说道,这一杯祭奠我们的过去祈福我们的将来。秦有粮说完举杯到唇并不喝下去,看上去有什么心事。秦珍珠和王多多两人也停住不喝,望着秦有粮,秦珍珠将茶杯放在桌上,道,二哥,你怎么了?

  秦有粮这是故意的,他这么做有自己的打算,这时见鱼儿上钩了,又故意叹了口气,说,不瞒小妹,这茶哥喝不下去。

  为什么?

  一言难尽啊!

  你就说出来,这里又没有外人,都是自家人嘛,大家一起想办法?

  珍珠,这个办法有是有,只不过要看你愿不愿意了?

  二哥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我是兄妹,我不帮你谁帮你,你有啥见外的呢?

  好吧,那我就说了,你可不要后悔。小妹,咱爹娘走的早,如今大哥也不知道去哪里,我这个做二哥的,也没有让你过上什么好日子。眼下这个形式,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现在你也不小了,我帮你张罗了一家亲事,你有一个好的归宿,我就放心了。

  亲事?

  秦珍珠没有想到秦有粮会这么说,不禁满脸通红,心跳都加剧了。很惊讶的说完这两个字后,开始沉默不语了。

  珍珠,怎么样,你能不能办到?

  能是能,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秦有粮猜出了秦珍珠没有说出来的话,却依旧故作不懂的问。

  只不过现在…秦珍珠很为难,不好意思说出下半句来。

  只不过现在找不到婆家是吗。秦有粮替秦珍珠说了出来,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秦珍珠脸上红红的,点了点头,表示秦有粮说的是正确的。

  秦有粮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你不用担心,哥早就给你选好了,不知你愿不愿意?

  谁?秦珍珠害羞的问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秦有粮盯着王多多,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秦珍珠见说的是王多多,脸更加红了,头猛地低下去抬都不敢抬起来了,只是偷偷地用余光扫了一眼王多多。王多多也是红着脸,双手搓弄着桌角,和她自己一样的不知所措。

  怎么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俩还害羞的不成?秦有粮开玩笑的说。

  谁害羞了?秦珍珠低着头听见秦有粮这么说,本来很害羞的她为了证明自己不害羞,说道。

  不害羞,就把头抬起了,我给你找的婆家又不姓“地”?

  处于两难之地的秦珍珠,听了哥哥这么说,突然间感觉很轻松了,渐渐地抬起了头,此时王多多也抬起了头,四眼相对,两人立刻感觉一股电流涌遍全身。以前秦珍珠没有往结婚这方面想,也没有注意过王多多。现在近距离的接触,她看的很清楚,才发现王多多除了不能说话外,长得很英俊,真的可以称得是百里挑一的美男子。但又一想道王多多是个哑巴,连连摇起了头。

  秦有粮见小妹不同意,也不着急,这种结果他早就预料到了,已准备好了后路,该怎么收场他自己计划的清清楚楚。

  你说过我俩是亲兄妹,你不听我的话还听谁的话。再说了,多多长得这么英俊,多少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就是多多这种形象,你现在有福不享,还等什么?

  可是哥……

  秦珍珠话还没有说完,秦有粮就接了过来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就不想想多多为什么会留下来?

  为什么?秦珍珠问。

  王多多听见秦有粮这么说,耳根都烧了起来。自打他第一次见到秦珍珠就喜欢上了她,可是自己是个哑巴又是个土匪,就觉着自己很不配。他一直想,只要有机会,他会留在她身边,哪里也不去。没想到机会有了,其他人选择离开,他自己留了下来,没想到自己的目的早就被秦有粮看在眼里了。

  秦珍珠刚问完就明白了其中原委,不好意思的问,不会是因为我吧?

  不是因为你还是因为谁?秦有粮说。

  二哥,原来你早就计划好了?

  秦有粮呵呵的笑了笑,然后很严肃的说,我这样做你不要怨我,我想你会喜欢上多多的。解决完了你的事情,我才会想我的事情。

  你的什么事情?

  自首。

  自首?

  是,自首。如今新的国家政权就要成立了,我做了这么多年土匪,好事做过,坏事也做过,毕竟这行当不是光彩的营生,以前为了兄弟们的生存,抢过人民军队的物资,现在我去找政府自首,我想一定会争取到宽大处理的。或许很快,我们就会再见。

  秦珍珠见二哥注意已定,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是白说,又细心一想,二哥的话句句在理。这段时间来,他听说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是真正的人民军队,不会像以前的政府那样欺负人民,也就不劝秦有粮了。

  秦有粮望着秦珍珠说,你愿不愿意?

  愿不愿意我一个人说了不算,人家是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

  人家是谁?秦有粮不忘跟妹妹开玩笑。

  秦有粮见妹妹同意了,目光移向王多多时,王多多脸上的表情以说明他十二分的同意。

  多多,你去我房间将床底下的那个木箱搬来。

  嗯。

  突然间,秦有粮。秦珍珠还有王多多本人都怔住了,王多多竟然开口说话了,他不再是一个哑巴了。饶是人间真情感动了老天爷。

  王多多着不敢相信自己开口说话了,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听错,说道,当家的,是不是那个黑色的?

  王多多果真能够说话了,秦有粮和秦珍珠听得清清楚楚的。

  王多多的确是能说话了,三人兴奋之余,王多多将那个黑木箱子搬到仁义堂来。秦有粮打开后,是两套火红火红崭新的的衣服,一套是新娘的,一套是新郎的。

  外面,雷声时大时小。

  外面,电光忽明忽暗。

  仁义堂,几台红烛,一对新人,手牵手,喜笑颜开。上座一人,乐呵呵的喊着: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

  翌日,太阳从东边升起,大地一篇温和。三条人影,在曙光中,穿走在薄雾里,一个路岔口,三人互相道别,一人大踏步而去,一对青年男女穿着火红火红的衣服,就像两团火在燃烧。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敬请谅解!
搜索建议:七月花开  花开  花开词条  七月  七月词条  地狱  地狱词条  七月花开词条  
小说

 雁过无声(四)

四曾有的美好,与当前的苦楚,都梗塞在陈秋雁心头,眼明手快,办事快刀斩乱麻的聪颖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只感到自身的无能、无奈、无助。他不知不觉,来到幼儿园门口。那里聚...(展开)

小说言情

 花落知多少(五)

五喜鹊台的村里,到处都翻了天,像过年一样热闹,村口上用苇席搭了欢迎门,横连写:欢迎知识青年的大字,上联是:山欢河舞喜逢春;下联是:毛主席派来新农民。街道两旁彩旗...(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