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那些年,这些...《初吻》

  人总是要背着自己的因果前行!

  看吧,老秦光着膀子提着裤子滑稽怪异的走着。我在后面跟着,压抑的笑了。

  老秦猛地回头,做凶狠状:“笑!你还笑呢。都怨你!”

  “小的知错了,哥哥莫与小的一般见识。”我“卑躬屈膝”的道。

  “好了,跟大爷回去喝两盅!”老秦绷不住的笑了。我亦如此。

  哈,又是酒。真是个神奇的东东。即便后来的我也有它陪伴好长时间。他就像潘多拉,让人着迷,又让人沉沦。

  从老秦那出来,华灯明亮,车辆稀少。我冲动的走到道路中间,迷糊的打量这让我迷糊的城市。没有豪情大发,只有认命似的暂时拥有此时的空旷。

  我回去后,跳过很多睡前程序,倒头而睡。


  “我怕我没有机会,再跟你说一声再见...”我有点讨厌这个手机铃声了。我眼都没睁直接按了拒接。

  可对方好像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他耐心的一直打,我却没耐心了。准备关机完事。猛然想起今天和阿莲约好找工作的事,我可不敢得罪这个汉子级别的小魔女,忙按下接听键,发挥无理赖三分的强项:“喂,谁啊?不知道大早上打搅别人睡觉是不道德的行为吗?这是在谋财害命!”

  “你个二货!你还没起啊?都几点了,工作还找不找啊?”阿莲咆哮道。

  “呀,美女,不好意思,昨天有点事睡晚了,要不下午去,午饭我包了,不说了,就这,等我电话。”

  我逃命似的挂了电话。不然这少的可怜的睡意也会被她吵散的。

  你一定会问,放人家鸽子又一句话打发,这样好吗?好,这是我的肯定回答。??。请注意上句中的“午饭我包了”。悄悄告诉大家,她不止是个女汉子,还是个吃货!

  定下闹钟,我迫不及待的进入还没走远的梦境。至于什么梦就不细表了。

  也许是阿莲报复我,她来的时候还带了个女孩。一坐下就宣布:“这是王晴,我姐们。临时决定加入我们!”接着就大大咧咧的招呼点菜,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随便点,吃穷我。我无奈的赔笑,虽然我此刻的心一抽一抽的,掐死她的心都有。这就是阿莲特有的惩罚。

  点完菜,阿莲才想起介绍我这个东道主。这是...,王晴抢白道,“四人帮”的非哥,久仰大名!额,我一头黑线,女汉子的朋友真的都不太女人!

  下午的应聘挺顺利的。是一家火锅城——嘶哈火锅。这将是我以后很纠结的地方,怀念又逃避。多年后,再回首,已物不是,人皆非。

  工作已定,心情好的我们决定去公园逛逛。两个女孩在前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聊些什么,这时的他们才没那么汉子。为什么呢?鬼知道啊。我在后面拿着大包小包的像个跟班。

  这情景似曾相识,哦,那是十一长假的时候。记得“缘”于一家中介公司。非正规中介公司那交钱不办事的小把戏已经骗不了那时的学生了,真可悲,只能骗骗我们那可爱的农民工了。我是气愤的出去的时候碰见她们的。她们也是找工作的学生,其中一个女孩看我出来就搭讪:“怎么样?你交钱了吗?”“没有,这些不计钱多钱少都许诺保证工作的中介都是骗子!”我很有经验的道。

  我是真的有经验,我都被骗过两次了,呜呜。先让我哭会。

  我的话让她们引起了共鸣,其结果你就会看到三个刚刚认识的青年在那中介公司的楼下拦着无数要去找工作的人述说那中介的黑心。期间发挥了新一代青年文化水平——骂人不带个脏字。

  经过这场并肩作战,三人明显亲近了许多。互报了家门,跟我搭话的女孩叫张淑,是另一个城市大学的高材生。跟另一个女孩章敏是闺蜜。由于我年纪最小,就以姐姐相称。

  很多年后,想起那时。我能感慨的只有命运缘分的奇妙。命中注定要和谁相遇相识,接着走过一段路,接着再也不见,各奔东西,泯于滚滚人海,徒留的只有那可怜的一点不停流失的回忆。这一切必然会给出一个不早不晚恰到好处的契机。浑然天成,没一丝漏洞。

  午饭是在章敏学校蹭的。那宽敞明亮的大厅,琳琅满目的各种菜品让我感慨良多。我从小学习挺好的,如果没有那么些想不到的灾难苦难降临,也许我也会成为这里的一份子吧。如果,没有如果。最现实的是填饱肚子。

  多年后,我与朋友去大学玩也是常事了。每次我都会看着成群的女生感慨:“真后悔没上大学啊!”朋友就安慰我:“现在咱们过得也不差啊,大学里无非也就是玩,谈谈恋爱,逗逗女孩。毕业了还不一定如我们呢?”

  “这些我都知道啊,我的后悔也正因为如此,哈哈!”我的谬论让朋友无语,我却洋洋得意。

  下午章敏有课。经过上午的那场闹剧我们都没了找工作的激情。章敏就提议让我当向导陪张淑在这个城市转转。这城市不熟悉我,我却对它了如指掌,毕竟我已在它的怀抱奔跑了若年。

  我没带她去收费到坑爹坑爷爷奶奶的景区。而是根据我的经验带她去了不收费却值得来这个城市一游的所在。俩人边逛边聊,像一对欢快的情侣。不,我怎么能这样比喻?也许我那平静的心湖那时已泛起了涟漪。可,她比我大六岁且有男朋友的。我觉得我当时的想法是可耻的!可她过马路时像大姐姐一样自然地拉着我的手,这是第一次女孩牵我的手。瞬间,那涟漪化作了滔天大浪,脑海一片空白。我努力的压抑着那悸动。可她那带着黑边眼镜的眼镜如此明亮,那嘴角噙着的笑,那么温润。

  我一败涂地!

  以后的日子我忍不住像与她见面,想听她那温然如玉的声音。在这里要感谢两个人,二代和烟灰。感谢他们对我话费和资金的支持。

  这段时间,一直压抑的情感不断发酵,终于爆发!我真的不会控制感情,我真的很佩服那暗恋一个人几年,十几年的痴人。我就像个赌徒,要么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要么一败涂地,一无所有。这也是我以后几段恋情的标准模式。可不是吗?喜欢为什么不让对方知道?不说出来怎么会有结果?一生不就图几个值得吗?

  我忐忑不安的约她到一个公园,在那个夕阳将下的傍晚,我看着笼罩在光辉中的面庞笨拙的表白了。也许我的太直接让她一时懵了。她愣了半晌才说:“我比你大很多,又有男朋友。我一直把你当弟弟待得,你以后可以找个更好更适合你的。”这话好像晴天霹雳,劈的我焦臭不堪!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我应该明白这是留情面的婉拒。可当时的我却疯狂而愚蠢的咆哮:“我不在乎!我就是喜欢你!你难道就一点不喜欢我吗?”这真的很俗套!下面还有更俗套的,我说哪怕做我一天的女朋友也好!哈,那时的我真无耻!

  也许她也是喜欢我的,也许只是不想伤害一个喜欢她的人,她竟然答应了。那个傍晚,我拥抱了她,这是我第一次抱女孩,还是一个自己如此喜欢的女孩,抱得那么用力,想要把她挤压到我的身体里。

  经过她的同意,我献出了我的初吻。我恍惚间感觉,我们吻的那么深情。第一次知道吻的感觉如此玄妙,这就是水乳交融吗?这感觉将深深的烙印在心灵的最深处,一生品味!即使以后历经几个女朋友都无法如此深情而玄妙!

  那快乐满足是颤栗的,又是惶恐的。就像偷了别人的,终归不是自己的。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快,张淑离开了这个城市,回到属于她的城市,也带走了我此生的最美好。我们的唯一联系方式就是QQ。她的昵称很好听——波斯猫。这很像她。

  “如果我爱上你的笑容,该怎么收藏该怎么拥有...”

  “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这是我与她断绝一切联系后经常听的歌。

  后来,我们联系过一次。那时,我们都已参加了工作。那一个电话我们聊了两三个小时,从我们认识聊到分开以后。都刻意的不提那个傍晚。她终归没能跟她那个谈了六年的男朋友在一起,而是嫁到了青岛。在之后,我们再也没联系过,彼此杳无音信。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我听着陈奕迅的这首《好久不见》来到青岛,当然这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

  我们在交叉线上遇见,碰撞。然后,各自奔向自己的方向。无法那样互相守望!

  

 

   

搜索建议:那些年,这些《初吻》  初吻  初吻词条  那些  那些词条  这些  这些词条  
小说

 爱若花开

圣诞转眼就到了,天气预报却在平安夜的前一天说寒流又至,市民小心注意等等。狐朋狗友给了电话说出来聚聚,在老地方等侯。狐朋之一的童童,在手机的一端吼得惊天动地:“子...(展开)

小说玄幻

  ...

 让我们席地而坐,来说说诸王的末路。  世人对小桃圣神的看法各不相同。她开创,她毁灭;她恩赐,她索取;她悲悯,她暴戾;她宽仁,她严苛;她在绝境中给与你希望,她在...(展开)

小说

 月初(九 也许情深)

 九 也许情深  自从知道俦和莎复合后,我们就不再联系,我只是会偶尔看看他的扣扣空间。他很少发空间,即使发了说说,其中内容也是痛苦的。我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他,他...(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