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末路年华(五)

  (五)

  

  很多时候我们明知道那个人喜欢的不是自己,可是还是愿意为他倾其所有。

  

  很多时候我们就算站在阳光明朗的地方,也会觉得自己身上像要长出苔藓来。

  

  很多时候我们心里想的是这句话,可是说出来却是另一句。

  

  很多时候我们明明想流泪,眼泪就差一秒就要爆发出来,笑容却爬上了眼角眉梢。

  

  周末,章司默和亦浅疏约竹清瞳去游泳,开始竹清瞳死活都不肯,因为她根本就不会游泳,后来经过两位大帅哥的软磨硬泡她终于勉强答应了。

  

  竹清瞳的身材真是一级棒,她穿着泳衣站在台阶上,却迟迟不肯下水。她甚至感觉看着那些晃动的水头都是晕的。

  

  “喂,清瞳,你下来呀,干嘛站在那里不动?”亦浅疏一个跃身游了一米远。竹清瞳为难着,慢慢蹲下身放了一只脚下水,这时章司默游了过来,他伸出一只手给竹清瞳,“来,别怕,我扶着你。”

  

  竹清瞳看看章司默,又看看游远的亦浅疏,然后狠下心点了一下头。当两只脚下水的时候,她几乎有晕眩的感觉。她紧紧的抓着章司默的手,生怕掉下去。

  

  “这个给你。”章司默递了一只游泳圈给竹清瞳,竹清瞳感激的望着章司默,然后终于整个身子下了水。

  

  一股凉爽的感觉顿时蔓延全身,她突然间觉得不再那么害怕了,于是露出了笑容。这时亦浅疏游到了竹清瞳身边,“胆小鬼,还是下来了。”竹清瞳气的把小脸一转,不理他。

  

  “怎么生气了?真生气了?”亦浅疏在竹清瞳身边转来转去的。

  

  “笑谁呢?想当初谁还不是一样是旱鸭子,游泳还是我教的呢,刚开始还不是吓的半死。”章司默冷嘲热讽的声音响起来。

  

  “谁啊谁啊,我没有,好不好?哼,不理你们,我去那边。”亦浅疏自知理亏一个人自觉的游远了。章司默和竹清瞳见亦浅疏一划远,不约而同的笑起来。

  

  “现在是不是不怕了?”章司默温柔的问,阳光把水染成了金黄色。

  

  “嗯。”竹清瞳看到章司默日渐结实的胸肌脸不自觉的红了。章司默还以为是阳光太猛烈的原因,于是他说:“要不然我教你游泳吧,你一直呆在这儿也不是办法,会被太阳晒坏的。”

  

  竹清瞳吃了一惊,“游泳?我能行吗?”

  

  “肯定行,来。”说着握住竹清瞳的手开始教她游泳的姿势。在水中的竹清瞳犹如盛开的莲,雪白的肌肤显出特有的质感,章司默看着竹清瞳美丽的脸庞,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垂下头,湿湿的头发向下不断滴着水,接着,他猛的抬起头面向太阳,仿佛要证明什么,坚毅的脸庞在阳光下棱角分明,他紧抿嘴唇,眼光把眼睛刺的流泪了。

  

  “是这样吗?司默。”竹清瞳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章司默。

  

  章司默抹掉眼角的液体,望着水中的竹清瞳说:“手的幅度再大一点……”竹清瞳的悟性很高,差不多半个小时,她就已经学会了蝶泳,而且游的有模有样。

  

  这时亦浅疏游了过来,“哟,能耐呀,这么快就学会了。”

  

  “怎么样,服气吧?”竹清瞳得意的说。还不忘在亦浅疏面前展示一翻。

  

  “服,我服!”亦浅疏挤眉弄眼的望着章司默,不知这句话是在跟谁说。章司默白了他一眼,然后微红着脸说:“我去买饮料,浅疏,清瞳就交给你了。注意到点,她刚学会,不要去水太深的地方。”交待完便上岸买饮料去了。

  

  章司默刚一转身,竹清瞳便小声的对亦浅疏说:“浅疏,我想去水深点的地方。”

  

  “不行不行,你没听到刚才司默说嘛,你不能去水深的地方。”亦浅疏一个劲的摇头。

  

  “浅疏,浅疏,求求你了,就一会就一会,而且有你在我身边,不会有事的。”竹清瞳拖着亦浅疏的手一个劲的求,弄的亦浅疏终于受不了,便答应了。

  

  深水处的人很多,几乎全是高个子的男人。竹清瞳一靠近深水,水都到了她下巴,她自己心里也紧张了一下。

  

  亦浅疏看着她为难的说:“要不我们回去吧,这里水太深了。”

  

  “没关系,不会有事的。”竹清瞳说完也不顾亦浅疏什么反应就“咚”的一声把头扎进了水里,这下把亦浅疏吓的够呛的,在他张口大叫清瞳的时候,竹清瞳的脑袋一下从水里冒了出来,冲他大笑道:“浅疏,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啊。”亦浅疏生气的睥睨了竹清瞳一眼,一个恍惚的时间,就一秒,竹清瞳脸上突然露出痛苦的表情,然后挣扎着向水下沉去。

  

  顿时周围的人群全都骚动起来,亦浅疏的思维都还没有调整过来,事故真的发生了。

  

  “清瞳!”亦浅疏一头扎下水底,他用全身的力量托住竹清瞳的身体,这时身边的几个成年人也来帮忙,很快竹清瞳被救上了岸,可能被呛进了水,被救上来的竹清瞳已经处于昏迷状态。

  

  亦浅疏嘴里一边咒骂一边带着哭腔说:“该死,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清瞳,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这时买饮料的章司默回来了,当他看到奄奄一息的竹清瞳时,立刻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见他扔掉手里的饮料,蹲下身,两只手重叠在一起,用力的向竹清瞳的心口压了下去。竹清瞳嘴里立刻吐了一口水出来,只是人仍然未醒。这时旁边不知哪个人说:“要人工呼吸才行……”

  

  声音仿佛被处理过,显得机械,灯光在身后渐次的暗下去,最后一束光打在了章司默微微俯下的英俊脸上。犹如一个童话,王子开始吻醒沉睡的公主。章司默看了几秒躺在地上昏迷的竹清瞳,嘴唇慢慢的向另一张嘴靠拢。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只晰白的手隔在了两张嘴之间,章司默的唇落在了深米阳的手背上,所有人都愣住了。

  

  “我来!”深米阳简单的说了两个字,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章司默一眼,用力的弯下了腰。

搜索建议:末路年华  末路  末路词条  年华  年华词条  末路年华词条  
小说连载

 第13章:先知警告雅洛贝罕

  正当雅洛贝罕站在祭坛那里要献祭焚香时,一个天主的人接到上主的命令,从犹大来到贝特耳,以上主的名义对着祭坛喊道:“祭坛,祭坛!你听着,上主这样说‘现...(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