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回不到的终点

周四下午,微微又来到了这里,她每天必经之处。

“呜—呜—呜”火车的汽笛声在几上十米外的地方响起。微微侧目望去,看着它那笨重的身子缓缓向前挪到。隔在铁网外的微微眯起了眼睛,目光跳入车厢里,一个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和女人,像一张张默片在微微心里掠过。

他们为什么不开心呢?微微很纳闷。可以去想去的地方,她一定会很开心,必尽微微还是那种很容易满足的小女生。

目光随着列车的远去而远去。永无止境的铁轨深处溢满了微微的向往和思念。

                            一

晚上,微微挣扎着从书包里拿出满是红叉的数学试卷。给家长签字是她今天的“家庭作业”。

“田可微,你怎么考的,啊?”田妈妈的声音在预测的时间內响起。

“妈妈,对不起,可数学好难。”微微小声地想辩解。

“难?就你一个人难呀,别人都考那么好。凡凡小学都考满分的,哪像你……”

微微感到鼻子发酸,不知道是因为委屈还是因为那个名字。她似乎又开始想念已经离开两年的季凡哥哥了。总是宠溺她的季凡哥哥,不知他是否还好?微微看着妈妈一张一合的双唇,竟听不到任何声音,这样也好!

晚上微微总也睡不着。在漆黑的房间里,可以看到她乌黑的眼球,泛着亮光。

“季凡哥哥,你说,铁轨的尽头是什么呢?”

“尽头啊,应该是终点吧!”

“哥哥,那你知道终点有多远吗?”

“傻微微,你当哥哥是百事通呀。”

“哦……”于是八岁的微微便在十二岁的季凡背上陷入冗长的沉默。远处的铁轨在夜色中融合,消逝。

                            二

星期五,微微照旧独自一人去了学校。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习惯不了的,孤单也是可以习以为常的。

踩着铃声,微微进了班里。

“田可微,你可还真准时啊!”讲台上,身为班长的陈珂冷眼瞧着微微

微微一声不吭地走到座位。她知道陈珂不喜欢她,但不知道为什么。也许陈珂就是那种骄傲的小女生吧,长得好,成绩也好。

数学课上,微微用铅笔在纸上乱画着。对于数学,她有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沙沙沙……”笔尖在纸上滑动。

微微,哥哥这学期结束后可能要搬走。”

“为什么呀?哥哥讨厌微微了吗?”

“怎么会呢,是因为哥哥的爸爸妈妈要到别的地方工作了。”

“别的地方?离这儿远吗?”

“不知道诶,也许就在这铁轨的尽头吧。”说完,季凡指了指远方的铁轨。

尽头!那会是多远呢?微微在白纸上画上了一条长长的铁轨,歪歪扭扭的。

“田同学,请问你在画什么呢?”微微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她抬起头看到了数学老师,于是条件反射性的站了起来。

“我,我……”微微察觉到了同学们灼热的视线,她小声地说到“我在画铁轨……”

“哦~田同学,你知道现在什么课吗,这节可不是美术课!”艳红的嘴唇中吐出轻蔑的话语,然后引起的是周围刻意的笑声。

微微感到难堪极了,她的脸迅速涨红,腿也止不住地打颤……此刻的微微疯了似地想念季凡,她想逃离,立刻、马上。

                             三

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微微逃上了一辆火车。昏暗的车厢让她感到十分压抑,喉咙发涩。她小心翼翼地缩在一个角落里,内心是恐惧的。

过于拥挤的车厢使她经常被踩到,她慢慢移到座位上,然后迫不即待地看向窗外。隔着玻璃,鸟儿盘旋于蓝天,它的身下是连绵不断的山。微微笑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像是被困在笼子里的鸟,羡慕着别人的自由与无束。她极目张望,沉溺天窗外的一切,此时的微微已不去想找不到火车票的叔叔,不去想明天的考试,不去想她所厌烦的一切,十三岁的微微想的是火车所要带她去的终点。未知而又快乐的期待。

一站又一站,微微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模糊中听到有人说终点到了快下车。微微立马睁开眼睛,摇晃着走下车。双脚接触地面的那一刻,微微很是激动。可当她回过头却愣住了。因为她看到的远处还有永无止境的铁轨……

微微哭了,哭得很伤心。她有种被骗的感觉,终点不是铁轨的尽头……那么季凡哥哥又该在哪呢?她丢了她的季凡哥哥,因为再也无处可找。

四  

后来的后来,再一次踏上相同的旅程时,微微已经二十岁了。相同的风景,可微微再无惧怕。她未曾再见过季凡,也忘了想念,过去的终究只是成了往事。

眼前之景突然被黑色笼罩--又进了一个隧道,汽笛声显得更为嘹亮了。等到一切重新回归于白色,微微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本子,写下:

“终点,到达不了的遥远。”

这是时光所教会的。

搜索建议:回不到的终点  终点  终点词条  不到  不到词条  回不到的终点词条  
小说武侠

 沧遗珠

   此书以沧遗珠为线索,讲述一个女子从西域到东阳的旅程,一路上惊险重重、危机四伏,看透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欺骗、背叛、虚伪、冷漠……但从未放弃希望,选择相信。...(展开)

小说连载

 赵大杆子

 赵大杆子  这个包子大还便宜,这就是早点包子铺忙碌的最大理由。谁还有时间有闲心关心它卫不卫生,当场药不着的材料成本低个大馅多就挤破头不愁卖没人来管,卫生合格证...(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