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发现地球(第十二章)

  下榻大中原宾馆  地光球人展示外星手机

  

  时间已过了三日。第四日凌晨,天边刚露鱼肚白,巴拉巴尔就早早地起床了。他实际上是在勉强地适应着地球的朝夕日出日落的作息规律。他睡不着时就眼望着窗外的天空,等待黎明的到来。有时他沉沉地睡去,恁是不知醒来,一睡至少十二三个小时才可唤醒。真的,离开了天火号宇宙飞船,他一时还很难适应这地球上短暂地昼夜晨昏转换。

  

  他也不知这地球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每天大中原宾馆附近都聚集着一大群一大群的人。尽管宾馆保安们不让人们靠近宾馆大门,但只要他一出现人群立刻聚拢来,赶都赶不走,瞬间通往宾馆的道路就会被围得水泄不通。看样子,在没有专人开道的情况下,想自己出去随便走走是不行的了。每天也只能在这宾馆内四处走走,这样有时也有人上前围观。

  

  巴拉巴尔只要一出房间门,派生人01就一直像保镖一样跟在他后面,寸步不离。这可能也是众人围观的一个原因吧。

  

  地球上的生活让巴拉巴尔感到既熟悉又陌生,新鲜好奇地感觉总是如影随形地跟着他。

  

  早晨起床后,摁一下铃,马上就有两三个服务员进来,替他铺床叠被整理内务。那个娇小而靓丽的小叶姑娘就会微笑着把挤满牙膏的牙刷递过来,端一杯凉水,非得让巴拉巴尔刷牙。从第一天接待开始,小叶就教会了巴拉巴尔怎样刷牙,讲了一大堆刷牙的好处。当然啦,小叶是用英语与巴拉巴尔交谈的。在这样地五星级宾馆里,几乎每个服务员都会说一口流利地英语。

  

  小叶姑娘对巴拉巴尔的生活起居照顾得很周到,这多少使巴拉巴尔初到宾馆时的孤独失落的心情,有了一些安慰。

  

  宾馆方面考虑到外星人对地球生活一定很陌生,一时会无法适应地球生活,可能要有一个很长的适应期。就如同幼儿一样,需要有人为他安排生活起居。可能李方舟和帕露丝也觉得这位地光球人离开了天火号飞船,生活上肯定成问题,为了尽快让巴拉巴尔自身的生物钟和生物节律适应并调节至地球人生活轨道。也多次与宾馆方面协调此事,都相中了这位活泼伶俐且耐心细致的女服务员叶丹红,决定由她专门服侍巴拉巴尔的饮食起居。她今年虽然还不足二十岁,但她经过了良好地职业培训,有着很好的文化素养和浓郁的青春气息。

  

  今天是叶丹红接受专侍工作的第三天,这几天来,她对地光球人巴拉巴尔日常生活照料得无微不至。其实,叶丹红心里也挺乐意接受这样的工作。这个外星人对她来说,吸引力还是蛮大的。她从这个外星人那里,知道了许多她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她知道了他来自地光球,一个太阳系以外的星球,一个在许多地方都可以看见地底下放射出光芒的星球;知道了这个星球比地球大得多,据说有两个地球那么大,哇!吓死人了。

  

  她还知道他叫巴拉巴尔,还有那个地光球机器人叫派生人01,哇,这机器人真高啊!站在身旁时自己反倒像个孩子。说起那派生人01还真有趣,他对人与他的主子一样有礼貌,有时像真人一样主动与你搭话,还会察言观色逗你开心,但渐渐地细心地小叶发现派生人01确实没有喜怒哀乐的情绪反应。与你交谈,总是那样有条有理,逻辑性很强,智商好像比人还高。

  

  最让叶丹红惊异无比地事情,发生在前天清晨。也就是接受专侍服务工作的第一天。叶丹红照例侍候完巴拉巴尔洗漱以后,开着早餐车来给巴拉巴尔送早餐时,走到巴拉巴尔身边,被一阵叽哩咕噜的声音吓了一跳。其实她早就熟悉了地光球语的声音,但那声音不是出自巴拉巴尔和派生人01之口,而是一种清脆委婉非常动听的女声。环顾四周并无他人,正诧异间,只见巴拉巴尔抬起左手,在看似手表的乌龟壳样东西上一摁,那东西的斜上方竟然出现了约9英寸大小的光屏。一个纯粹由光组成的屏幕。这怎么可能呢?简直难以置信。

  

  一个美女,一个异样的美女,肯定是地光球美女,在与巴拉巴尔愉快地交谈着。他们的声音时而低沉,时而高亢;表情也时而阴沉,时而舒展。好一阵,叶丹红都站在巴拉巴尔身边愣愣地看着。他们的谈话她一句也听不懂,但可以感觉到他们内心的波澜起伏,似忧、似愁、似喜、似乐、似爱、似嗔。

  

  其实,巴拉巴尔手腕上戴着的东西,自他入住宾馆的那天晚上,她就注意到了。原先以为只是一种特制的玉镯,后来发现它原来是一种从未见过的语言翻译器,这已让她惊讶万分的了。然而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它却是一种地光球手机。于是她才异常惊奇地伸头凝眸观望,就这样一直傻站着。

  

  “叶丹红姑娘,走近点。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妻子塔塔妮儿;这是叶丹红,我的地球生活现在由她负责照料。我现在从她身上也试着学习过地球人生活了。”巴拉巴尔说着望了叶丹红一眼。

  

  叶丹红连忙对着乌龟壳样东西说:“我们宾馆领导指派我负责巴拉巴尔先生的日常起居,教会他使用地球人的生活用品。”

  

  “叶丹红姑娘你好,谢谢你照顾我丈夫,一看见你就知道你是个善良细心的姑娘,我丈夫由你照顾我很放心!”塔塔妮尔微笑地说……

  

  事后回忆起这件事,总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们对着那地光球手机说话,她听不懂?手机怎么没有翻译成英语?为什么我对着那手机说话手机的翻译功能又恢复了呢?是的,一定是巴拉巴尔在喊自己前摁过有语音互译功能的键,一定是的。那从地光球手机中喷射出的无数个光点组成的光幕,竟然是清晰无比的空中手机银幕,又是怎么回事呢?这已远远地超出了地球人发明的手机概念。这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的。

  

  “牙刷好了没有?刷好了,请进浴室冲个澡吧!衣服替你放在更衣室了,自己会穿衣了吗?不会穿,让派生人01替你穿,我教会他了。巴拉巴尔先生,你听见没有,待会儿我就给你送早餐来。”叶丹红站在宽敞透亮的客厅,冲着盥洗室高声地说道。

  

  “你就放心地去取你的早餐吧,这里由我代劳了。”派生人01说。

  

  地光球人不会穿衣服,这对叶丹红来说,可谓是闻所未闻的事。记得那是地光球人刚入住宾馆后的第二天早晨八九点钟左右,叶丹红和其他几个服务员敲开了巴拉巴尔的房间,看见客厅乱糟糟地,卧室却干净整洁好像未动用过,看来他是一宿未睡。据巴拉巴尔自己说,美国客人刚走,说是到西安太空胶研发中心去了,同来的有章大禹副主任和政府秘书王心莉。他们说本来是来邀请他同去那个研发中心的,但是刚刚接到了市防疫部门所属医院的通知,说是要来替他体检。让他空腹等待,看来这天的早餐是吃不成了。但巴拉巴尔却希望冲个澡,他似乎很想再体验一下在地球上直接用水冲澡的乐趣。冲澡可不是叶丹红教会的,是刚来的那天晚上由李方舟和帕露丝教的。帕露丝跟他讲解了地球上洗澡的方法,他还是一知半解。李方舟无奈之下,只得与他一同进入浴室,谁让他们是朋友呢?

  

  不过,让她捉摸老半天的一个问题是:当时有好几个女服务员在客厅里,为什么他只叫她的名字?刚来的那天晚上,我们列队迎候他们时,都一一自我介绍了,可能是自己的名字好记吧。

  

  也就是那天上午九点半钟,医生、护士一下子来了十几个人。我们这些女服务员们都被请出了客房。就这样一直折腾到午餐时间,这些医生、护士们方才离去,还带走了全部便携式诊疗器械。不过有两件体积稍大些,须两人同时提携。那这些诊疗器械各有怎样的用途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想想这已过去的三天,还真的充满着神秘和虚幻的色彩。

  

  “叶丹红姑娘,今天我的衣服穿得利索吗?没有让派生人01帮忙,我已经很熟练了,就像在穿地光球的服装。”刚从浴室出来的巴拉巴尔一脸喜气地说。

  

  “可是你那个美国朋友李教授,让人给你订制的牛皮鞋,你为什么不穿上呢?”叶丹红说。

  

  “你不知道,我这个袜靴可是个宝靴,刀枪不入的。你们地球上的什么鞋子也比不上它。你看不上眼是因为你不识货。”巴拉巴尔不禁地夸耀起来。

  

  “那你脱下来给我看看。”叶丹红不知眼前的地光球人是在吹牛呢,还是确实如此,心里疑窦重重,好奇心陡升。

  

  “哈哈,改天吧!请你帮我把我的那些美国朋友邀请来共进早餐,我们有话要谈。”巴拉巴尔说。

  

  “好吧!我这就去请。”叶丹红说着有些扫兴地转身走了。

  

  一会儿工夫,李方舟、帕露丝、斯丹弗和赫尔佐夫相继来到。巴拉巴尔立即起身相迎道:“欢迎我的朋友们,今天是不是又要让我陪你们去那什么研发中心?嗨,不管怎样请过来与我共进早餐,我们边吃边谈吧!”

  

  “昨天上午你到太空胶研发中心,你和派生人01怎么一言不发?是不是什么地方让你瞧不上眼,还是谁怠慢了你?”李方舟刚一落座就急切地问道。

  

  “哪里,研发中心制作太空胶的工艺和流程我们都不太明白,怎敢随便讲话?再说太空胶的原料、配方和各分子结构,以及相关的文件资料我都不清楚,自然无须多言了。”巴拉巴尔辩解道。

  

  “难道以你们地光球文明程度,还弄不清楚太空胶的问题?”帕露丝进一步问道。

  

  “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在地光球每个成人甚至孩童都像将军一样,支派派生人完成各种各样的事情。但一个将军得知道他自己支配着什么样的派生人,要完成什么样的事情,要达到怎样的结果,怎样的目标。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孩童恐怕只能支派派生人完成一些极简单的家务劳动和制作。

  

  “派生人的种类很多,能力各有不同,有工人类、农民类、商人类、管理类、教师类……嗨,还有很多,我不必在此列举了。某一种类的派生人还得分设为各个专业的派生人,复杂着呢。

  

  “你要做成什么样的事,就必须找相应的什么样的派生人去完成,这叫做知人善任。这可是个大学问呢,我们地光球人是要不断地学习的,因为必须对自己赖以生存的某个领域的派生人了如指掌,这样做起事来才会游刃有余。

  

  “你们那个太空胶,派生人01不懂,他的中枢系统没有相应的信息和功能。我们昨天上午去了那个太空胶研发中心,当然就无话可说了。”巴拉巴尔说完,把手一摊做了一个很无奈的动作。

  

  “那么,在天火号飞船上难道就没有哪个派生人,能够帮我们取样分析太空胶胶体的问题所在,有没有可能进一步改进?”李方舟有些焦急地问。

  

  “这个只有我回到天火号飞船问了派生人03,我才可回答你。请享用早餐,嗯,味道不逊于我们天火号飞船上的食品。如果你们喜欢吃,下次到天火号飞船上你们也可以尝到。派生人01已经将这些早餐食品的全部数据输入中枢系统保存起来了。回去按方制作,包你们吃到同样地口味,同样地食品,只不过外形不同而已。这种本事派生人01还是有的。”巴拉巴尔说完,看了派生人01一眼。

  

  派生人01会意地答道:“惭愧,惭愧!如果你们喜欢吃什么东西,尽管跟我说,我会记住的。再访天火号飞船时,我会为你们效劳的!”

  

  他们一起津津有味地吃着三明治、火腿香肠、面包,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点心;喝得有牛奶、豆浆、果汁饮料,甚至还有马奶、羊奶等。自助餐,想吃啥就吃啥,多少自便。正吃着呢,李方舟无意中发现巴拉巴尔手腕上戴着的玉样手机,立刻精神一振,说:“巴拉巴尔先生,你有手机,你们地光球手机,与天火号飞船联系一下,让派生人03给你指派一名适合的派生人来帮我们解决太空胶胶体问题,应该没有问题吧!”李方舟说到这里不无得意地笑了,“我们还没有看见你使用你们地光球手机呢,何不打个电话试试?”

  

  “我已经见识过了,真的很神奇,就像看小电影一样!”侍立在一旁的叶丹红忍不住插言道。

  

  “是吗?有这么神奇,电影在哪儿?显示屏在哪儿?我倒很想见识见识。”帕露丝半信半疑地说。

  

  “好吧,我给你们联系一下,不过我有言在先,现在还不到帮你们的时候。你们地球人既然发明了太空胶,肯定也能依靠自己的科技力量把太空胶制造得尽善尽美,你们得有耐心。”巴拉巴尔边抬起手腕边说,“这样吧,我先给你们联系到适宜的派生人,若确实需要我的帮助,我随时叫他过来,怎样?”

  

  “好的,好的,快联系吧!”李方舟和帕露丝都异口同声地应承和催促着,心情显得有些迫切。

  

  斯丹弗和赫尔佐夫更是忙不迭地连声催促道:“是啊!快点联系吧!快点……”

  

  “对,我们很想看看你怎样用你们这种手机通话,快呀,我们等不及了。”

  

  巴拉巴尔摁了几下键,只见一片光束从机体外侧射出组成了约9英寸的方形银幕。这一片光束很奇特,它既可以承接无数投射其上的组成了图像的光点,也可以摒弃其它自然光的干扰。成像的效果极佳,稳定性强,立体感特别鲜明。李方舟和帕露丝及在场的人都仔细地观察着,忘记了用餐,甚至忘记了他们是在使用手机。屏幕上天火号飞船上塔塔妮儿夫人向他们挥了挥手,他们也视而不见。

  

  他们发现组成银屏的那束光,仿佛有磁性一样,凝聚在半尺高的方寸空间,变幻着的却是自然真实地鲜活地影像。比地球人发明的电影技术强多了。即使是在这样的白天,它也一样清晰无比。立体效果更是无可比的,因为无须辅助镜片这一点就更胜一筹了。

  

  他们就这样一直盯着,简直都看傻了。斯丹弗忍不住触碰了一下图像,“呀!”的一下,手像触电一样缩了回来,又禁不住试了一下,哇,手穿过了图像,很快图像复原。

  

  “有意思!”斯丹弗乐呵呵地说。

  

  “什么感觉?”帕露丝问。

  

  “就好像从水中穿过一样,不过手麻酥酥地,就像有好几伏特的电流电着你一样!”斯丹弗认真地回答。

  

  帕露丝听了也伸手触了一下那光束组成的银屏。“啊!”帕露丝兴奋地叫了一下。李方舟和赫尔佐夫也先后触碰了一下。这时,在一旁看到此情此景的巴拉巴尔和叶丹红却笑得乐不可支。巴拉巴尔让叶丹红也试着触摸一下,叶丹红只顾笑却不敢去碰它,也许是怕体验触电的感觉吧。

  

  银屏内那边也笑声不断,叽哩咕噜的声音不住地传来。这时巴拉巴尔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伸手在手机一个键上一按,那边叽哩咕噜的声音,立刻变换成英语。

  

  “嗨,朋友,你们好!久违了,朋友,嗨,该打招呼了……”塔塔妮尔在银屏上不住声地笑着与他们打着招呼。

  

  巴拉巴尔听听这声音有些低,于是在手机上连摁了几下相关的音量控制键,顿时塔塔妮尔夫人的声音,就大到如同面对面说话一样,李方舟四人这才仿佛从梦境中惊醒。

  

  “哦,实在对不起,我们失礼了!太让人吃惊了,就像做梦一样。这怎么可能呢?太不可思议了。”李方舟此时此刻有点语无伦次地喃喃道。

  

  “这没有什么,这在地光球是相当普及的一种手机,没什么的。”塔塔妮儿谦虚了一番说,“地球使者,你们好吗?又一次见面我很荣幸,也很愉快,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吗?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看得见你们所有的人,包括叶丹红姑娘和派生人01。看见这里所有的陈设和东西,就像你们能看见我和派生人03及我所在地舱间里的一切。”

  

  看来经过巴拉巴尔在手机上摁几下键后,可以不用将嘴对着地光球手机说话,对方也能听得明明白白。这样交谈起来,大家就不会感到太拘束了。

  

  “是这样的,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找出已成功研制出的太空胶胶体在使用过程中,黏合度不够的问题。生产方是西安太空胶研发中心,而美国朋友则是采购方。但这位李方舟先生,想请我们派懂行的派生人去帮他们检测一下太空胶胶体的问题。他们想尽快结束使命,打道回府。”巴拉巴尔有点风趣地说。

  

  “是的,巴拉巴尔先生说派生人03知道谁是适合的派生人。”帕露丝已经恢复了常态,因而抢先说道。

  

  塔塔妮儿扭头望了派生人03一眼,派生人03立刻会意道:“与我现在同在天火号飞船上的派生人中只有派生人11有这种能力,我叫他过来。”

  

  派生人03说着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一个全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五彩斑斓地小圆点,底色是像蓝天一样的蔚蓝色的派生人出现在银屏上,这就是派生人11。仔细一看,可没把他们乐坏了。派生人11的头和颈部是蔚蓝色的,除眼部外。让人发笑的正是眼部。他的双眼各描绘一个眼圈,酷似中国的大熊猫,不过它却是白色的。如果这两个白圈只有一个在鼻梁上,那可就像中国京剧里的小丑扮相了。

  

  不过,派生人11看上去很精神,很神气。这派生人当初第一次全体相见时,怎么没有引起注意?可能他站在后排,也可能是他们四人当时蒙了,注意力不在他身上。

  

  “主人,找我有什么吩咐?”派生人11走上前来,对着银屏这边的巴拉巴尔说。

  

  “地球人要利用太空胶在月球上搞建筑,据说要建一个城市,昨天我才知道叫月亮城。”巴拉巴尔顿了一下,望了望李方舟四人一眼,“他们的太空胶出了点问题,想让你去看一下。不过,派生人01替我预测了一下,认为现在局面不太明朗,你暂时不要来,如真需要我会叫你的。”

  

  “一切听从主人的安排。好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该告辞了。我很忙,还另有任务,再见!”派生人11说完转身离去。

  

  “看来事情只能这样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这里就关机了。亲爱的巴拉巴尔请保重,再见!”随着塔塔妮儿夫人的最后一声道别,巴拉巴尔手机发射出的银屏也瞬间即逝。

  

  他们早餐聚会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叶丹红于是站在餐车下面一块踏板上,按着按钮将餐车开走了。看来这个餐车也具有了机器人的某些功能。

  

  看到巴拉巴尔并没有立即指派派生人11前来,四个人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巴拉巴尔先生,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派生人11前来帮助我们?”李方舟不解地发问。

  

  “这两天我夜里都没有睡好觉,太无趣了。地球上一天的时间怎么这么短。派生人01给我计算了一下,我们地光球上的三天折合地球上的五天。是的,我们睡眠时间长了些,但我们工作的时间比你们要长得多。”巴拉巴尔说着,说着,话锋一转回到正题,“昨天下午我提前由研发中心专车护送回来后,我倒头就睡,一直睡到深夜零点过后不久,我就再也睡不着了。也不知你们在那个研发中心什么时候离开的,查出结果来了没有?你让我帮你们总得让我把情况弄清楚吧?”

  

  “是这样的,巴拉巴尔先生。昨天一上午在研发中心你们都一言不发。午餐后,你们提出要提前回宾馆。在征得研发中心章总的同意,就派车提前送你们回来了。上午的工作,其实你们是知道的,就是检测我们带来的胶体样品,检测的结果你们也知道,各项数据都符合正常值。

  

  “你们走后,下午在实验操作车间按照我们在美国贝克尔实验区的工作程序进行测试,结果不出所料,胶体黏合度的问题暴露出来了,结论与我们在美国得出的结论如出一辙:不合格。所以我们想借助你们地光球的科技手段,帮我们完成这次使命。”李方舟说。

  

  “如果没有我们的帮助,你们下一步有何打算?”巴拉巴尔平静地问。

  

  “据太空胶研发中心的章总介绍,他们研发的太空胶的整个研发过程,都是在地球外层空间站中完成的,是具有划时代的杰作。令人遗憾的是太空胶没有在地球上进行过类似的测试,是因为他们考虑到地球上不具备太空环境。下一步就是考虑用飞船将这批样品带到空间站重新测试,并增加了与建筑材料黏结的各项专业测试。看来我们还得在这里多呆些时日。”李方舟说。

  

  “这个问题你们地球人是可以自行解决的,根本无须我们插手。如果你们确实有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当然可以给予指导和帮助。”巴拉巴尔说,“你们上午还有事吗?如果没有什么事,就在一起聚聚,看看电视。你还别说,地球人制作的电视节目还真的很精彩呢,我夜里睡不着觉时,兴趣来了也会起来看看电视的。”

  

  “咦,你怎么学会看电视的?”帕露丝好奇地问。

  

  “是叶丹红教的。”巴拉巴尔说。

  

  “你看到地球人关心你们地光球人的报道了吗?”帕露丝又问。

  

  “是的,我看见了许多国家的人对我们与天火号飞船的评论及报道,其中不少人对我们怀有敌意,我们感觉到了。你们地球到底有多少个国家,这个国家的语言我听不懂,我只看英文台。”巴拉巴尔说,“派生人01,你去把电视打开调到英文台,我要看新闻报道。”派生人01立刻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地球上的国家大概有二百多个,有人对你们有敌意是很正常的,你别太介意!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国家叫中国,语言是汉语,我会向他们政府请求帮你们学会中文的。”帕露丝继续说着。

  

  这时电视上一则新闻报道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日前参议员约翰。麦卡布莱勒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他要求政府采取强硬态度,敦促中国迅速将那个地光球人拘捕并尽快引渡至美国受审,因为那个地光球人触犯了美国的法律。同时他请求总统采取军事手段,寻找那个外星飞船的下落,强行占领它,必要时予以摧毁。因为它威胁到地球和美国的安全。另据报道,美国贝克尔实验区总裁斯太尔博士将在今晚黄金时间的新闻频道,发表讲话,驳斥参议员约翰。麦卡布莱勒的言论。将有多家电视台实况转播,请准时收看。”帕露丝看到这里很惊讶,害怕巴拉巴尔会因此愤怒,赶紧起身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了。回头看了看巴拉巴尔,发现他却很镇静。

  

  “这难道就是你们地球人的友好态度?”巴拉巴尔说。

  

  “我们是法制社会,是讲法律的,同时也讲民主和人权的。他们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我们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我们会为你们在地球上拥有同等的权利奔走相告的。我们将尽我们所能阻止政府对你们采取暴力手段。请相信我们,我们永远是朋友!”李方舟激动地说。

  

  帕露丝、斯丹弗和赫尔佐夫纷纷站起来走到李方舟身边,面对着巴拉巴尔和派生人01表示了相同的态度。巴拉巴尔略微有些动情地说:“我相信你们,相信你们永远是我们的朋友。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必要时我们会用实力说话的。”

  

  “噢,我们该走了。昨晚我们美国驻西安总领事劳伦迪莱先生,打电话邀请我们今天去领事馆共进午餐。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了,请保重!”李方舟说。

  

  “你和我们一起去吧,我们一起就此事听听领事馆的态度。如何?”帕露丝恳求说。

  

  “不用了,你们去吧,再见!”巴拉巴尔说着扬了扬手。

  

搜索建议:发现地球  地球  地球词条  发现  发现词条  发现地球词条  
小说言情

 忘川边的鬼和女孩

 第一章 忘川边的鬼  凛凛寒风,白雪皑皑,鬼族中最有名的河流--忘川也因如此低温而冰封。一个身着黑色暗金纹路长袍的高大男子站在忘川边,身边一个小鬼唯唯诺诺的提...(展开)

小说小小说

 阿斌

 提起阿斌,欣亮就觉得这哥们儿好搞笑。    这是个看起来一脸正气,坐怀不乱的主儿。老大不小了,就是不结婚。看着同龄人一个个结婚生子,他却另类到居然连女朋友还没...(展开)

小说言情

 杨柳缘6

 煦阳。赤天    如我所想,在看了我的信后他还是笑了,但我感觉那不是真正喜悦的笑而更像是伤过之后的欣慰,像是沙漠中绽放的红莲,艳丽而凄凉,在冷风中守候自己的色...(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