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决定

  母亲在厨房给我热饭,今天的确有些肚子饿,就没像往常一样让母亲别忙活了。我在一旁与女儿一起搭积木,她看起来兴致很高,她搭起一个就把两只手放在胸前握在一起欢呼,好像这个世界她是最棒的。我拿起的积木一直未放下,女儿从我手里满手捏了去。我看一会儿女儿,又看一会儿母亲

  

  母亲住的房子是我找着租来的,最后房租却让母亲自己承担,当初自己的确说发工资后要交房租,可是最后自己却没兑现承诺。母亲应该有钱,我想。即使我知道她自从我有孩子后,她就不出去工作了,专心给我带孩子。可我依旧觉得她是有钱的,说来好笑,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房子是两室一厅,没有厨房,没有卫生间。

  

  此时我坐的地方就是用两间卧室中的其中之一改造出来的厨房,锅碗瓢盆都在能看见的地方,也没有一个柜子装它们。我每天晚上下班后会过来坐一会儿,这时候母亲总要给我热饭,她知道我又没吃饭,她知道我懒。母亲带我的大女儿跟姐姐一起生活。姐姐大二,暑假里也去打工,这个时候她还没有下班。我吃了饭,看母亲洗锅,心里很乱。

  

  母亲离婚之后带我的大女儿,父亲带我的小女儿,我的孩子们分割开了。我倒不难过,只要我不看孩子就行,我觉得我看不了,我很惭愧,也知道自己不配成人父,可是当初孩子本来可以不要,是父亲母亲让生下来的,现在孩子归他们看,无论如何是应该的。我每天过来坐一会儿,其实是想给母亲说个决定。我自己不好意思说,这次打算等姐姐回来先告诉她。我自己真不愿意直接告诉母亲那个决定。唉,我想我是最无能的儿子!

  

  如果非要我告诉母亲我的决定,又该如何跟她说?我好为难。我二十一岁,有两个孩子,我的工资是三千块钱,给一个厂子打扫卫生。这个工作是母亲给我找的,对我来说是个好工作。能在今年找上工作真的很不容易,何况上半年我压根就没有工作。那时父亲出了事故,我的妻子又生了孩子,要不是姐姐呆在家里,当时我一个人怎么能处理了?不过有姐姐就好了,她能行的,照顾我的妻子和我的父亲,她能行的。她总是和我母亲一样能干。

  

  前些天我倒是跟我姐姐暗示过我的决定,但是她就是听不懂,我就纳闷,怎么一个大学生听不懂那么简单的暗示?父亲不让姐姐读书是对的,还是父亲有先见之明。最后无奈我只好算了,看来只好我自己告诉母亲了。唉,我的母亲,她从小那么偏爱我,可是她与父亲离婚我却没有站在她那一边,现在她还是给我带孩子!而且我能活到现在,全靠我母亲。我生来孱弱,差点活不一来,是母亲的坚持让我活了下来。母亲待我多好!

  

  可是现在,我要去告诉母亲:孩子接过去让父亲喂,您去打工吧?我怎么说得出口,我怎么能啊!父亲才四十六岁,他为什么不出去打工?反而要我告诉母亲这个决定,而我从听到这个决定的时候,竟然没有反驳父亲。他已经法打定主意不去打工了,他以为有我他就能安度晚年,可是现在我连孩子的奶粉钱都挣不够!只能说服我的母亲——我只能靠我的母亲——她会听我的决定。

  

  我始终说不出那句话,我与女儿又玩了一会儿,便起身要走,母亲却叫住了我,她说有个决定要告诉我:孩子你领回去吧,明天,明天我要出去打工——我领着大女儿出门,发现我的姐姐站在门口,她显然听到了母亲的话,我看到他哭了。此时,我应该跟姐姐一样,可是我却哭不出来。我浑身轻松:一切都决定好了,是的,那是一个很好的决定。

  

  我迈出大门不久,姐姐的话向我砸了过来:你可能忘了母亲出院不久,她眼睛坏了,被父亲打坏了,他为什么不出去打工,为什么……我拉着哭泣的频频回头的大女儿往前走,我知道我回不了头,所以,我就一直没回头地向前走去。

搜索建议:决定  决定词条  
小说言情

 木叶飞歌(第十二章)

 大舅剁完猪蹄,累得满头虚汗。他用手掌抹了抹额头的汗水,然后也不洗手,就径直抓起猪蹄块往高压锅里掼。装好锅,大舅又接着生塘火。由于柴火尚带水分,不易引燃,大舅折...(展开)

小说

 如影岁月 下部(一百四十一)

 “二哥!我说给立根了,结果把他两口子给气的够呛,就连我当时走的时候他都没出来还是让他家里送我出来的,明摆着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看来这完全就是西大寨那头的事,闹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