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一瓣心香

  得知汉中被刘备所占,坐镇长安的魏王曹操亲自率军返回褒谷山口。行在千里栈道上,大军整肃。除了人和马蹄踩在栈道上的声音,还有盔甲摩擦的声响以及军旗在风中的猎猎作响,河水激荡的声音,听不到其它声音。

  栈道太险,主薄杨修一路上大多时候都牵着马,随着大军缓缓前行。他已经三十七岁了,面目清臞,眼睛有神。此刻他心里很不平静。他后悔自己前些日又忍不住卖弄聪明。“魏王恐怕要杀我了。”什么时候他还拿不准,一想到这,他不寒而栗。他想起了在洛阳家中赋闲的父亲杨彪,也想起了妻儿。“会不会连累他们呢。”他转而又想:“应该不会。魏王大概只是要我的命。我死了魏王就无所顾忌了。”

  时值夏秋之交,褒河水猛涨。湍急的河水冲击着石块,水花四溅,犹如滚动之雪浪;巨大的峭壁上,有众多摩崖石刻。曹操勒住马缰,手拈花白的胡须,感慨系之。曹操端详了一会,手挥马鞭笑着对身后的杨修说:“天地何长久,人道居之短。今年恰是建安二十三年,转眼孤已是六十四岁了。”主薄杨修连忙催马过来,笑着说:“大王所赋诗《步出夏门行?龟虽寿》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诗句,何其雄壮。”曹操掀髯一笑:“卿所言极是。《庄子?至乐》中滑介叔说:‘生者假借也,假之而生生者,尘垢也。死生为昼夜。’生命本是“假哉天命”,是天地暂时所借,暂时授予,如尘埃一般。生死不过是昼夜交替。”杨修说:“大王所赋《短歌行》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的诗句和庄子所论,可谓异曲同工。”杨修嘴里敷衍着曹操,心里更肯定了自己的判断:“魏王一定要杀我了。”

  杨修一路上提心吊胆,对曹操曲意逢迎,是有缘故的。十天前,大军在阳平关与刘备的蜀军对峙,虽死伤众多,仍势同胶着,取胜无望。加之大军军粮不继,兵士疫病流行。曹操颇费踌躇,夜间在中军大帐内独自用餐。他手里拿着鸡肋,神态很是犹疑。中军官进帐询问夜间军中口令。曹操随口答道:“就叫鸡肋。”中军官领命出帐。不一会他又匆匆转回,说主薄杨修自称已经窥破大王心思,还说:“号令鸡肋。说明大王迟早要下决心撤军。”曹操诧异地问:“何以见得?”中军官回禀说:“杨主簿说这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而汉中恰如鸡肋,撤军就在这几日。还让我们早做准备。”曹操听罢默然。第二日,曹操果然下令班师。当时杨修自负才高,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道出曹操心思。行军在路上,细细想来,不免心中打鼓。他想,倘若曹操就此事严词训斥自己,或可免祸。但是见曹操神态与往日无异,对他仍然亲切有加,心里更加惶恐。

  杨修猜得不错,虽然曹操外表平静如常,内心却一直在想着鸡肋的事。想着这事,又勾起了他以往对杨修的不满。有一次,杨修外出,临走时在纸上写下一些事宜,交待手下说曹公若问,就按所写的依次回答。后果如其言。曹操听说后,心想我还健在,他就敢这样擅自作主;倘若我万年之后,这杨修定会掀起波澜的。其实凭杨修一人是掀不起大浪的,关键是他背后的世家大族,特别是他的父亲杨彪。自己对杨修早就萌生杀机,这次鸡肋的事,正是绝好的泄露军机、扰乱军心的口实。此时的曹操象个垂钓的渔夫,见到鱼终于吞钩了,心里一阵快慰。

  主薄杨修乃是当朝太尉杨彪的儿子。杨修幼承家学,又是簪缨世家。在曹操军中参赞军机,筹划国事,无不周备。虽然曹操和杨修久有宿怨,但杨修却深得曹操信任和倚重

  大军继续前进,杨修在马上望着曹操的背影想:“我真不该陷入曹氏夺嫡之争啊。我本以为诸子之中,曹操会立曹植为太子。”杨修算计的本来不错,诸子之中,曹植才华出众最为曹操喜爱。只是因为谋士贾诩偏向曹丕,故意在曹操面前提及袁绍、刘表父子。令曹操想起袁绍、刘表废长立幼的结局。所以曹操最终下决心立曹丕为魏太子。”

  “我当初为什么不和曹植断绝往来呢?糊涂啊。归结起来还是未脱文人之气。”杨修自责不己。

  大军继续往前行进,曹操骑在马上,忽然想起一事。那是建安元年,当时天子刚迁到许昌,有一次大宴公卿。曹操上殿时,看见太尉杨彪脸色不悦,心中大疑,担心有诈,便借口身体不适要上厕所,迅速离开宴席回到了军营。兴平二年袁术僭号天子。因杨彪的夫人是袁术的女儿,曹操迁怒杨彪,便将杨彪逮捕下狱,罗织罪名,意欲除去这个政敌。曹操心想:“杨修是杨彪的儿子,此人聪明异常,又参与过夺嫡之争。杨彪家族是世家大族,虽然现在杨彪称疾不朝,但他的势力和影响不可小觑。杨修不除,将来必会兴风作浪,对太子不利。”曹操想了又想,恶狠狠地下了决心:“为不留后患,宜早除之。”

  大军已经走出栈道,道路开始变得平缓。只见漫坡、崖壁上草木披蒙,青藤如虬。松如伞盖,柏如蟠龙,挺拔高耸,苍翠欲滴。曹操传令:“大军停止前进,在此选址扎营,埋锅造饭。”又转过头对杨修说:“孤听说蔡琰蔡昭姬和董祀就在前面不远的山谷里隐居,续写蔡邕的《续汉书》和遗稿。邺城一别,时光荏苒。不知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孤想去看望他们。”杨修问:“敢问大王何时动身?”曹操说:“现在就出发。你随孤骑马前去,另外挑选十名精干士卒骑马相随。你等不用身着甲胄,孤也只穿平常的袍服去。”忽然,曹操又想起什么,便对杨修说:“可先派人去禀报昭姬夫人。免得我们突然造访,惊扰了她。”杨修说:“大王考虑的极是。”说罢杨修转辔布置去了。

  曹操望着杨修的背沉吟了一会,心想:“杨德祖确实是个名士。当年孔融也是名满天下,自己也容忍多次,最后还是杀了他。”

  马队簇拥着曹操向附近的山谷出发了。日头已经偏西。曹操说:“诸位不用着急赶路。一路只需按辔缓行,观瞻山景。”他又问杨修:“蔡邕蔡伯喈先生死了二十多年了。那是旷世奇才啊。不过才也有真才与虚名之分。当年孔融虽自负甚高,但对伯喈先生也是青眼有加啊。孔融这个人年轻时志在靖难,却才器粗略。孤评价他是徒有虚名。可世人不经核实,只仰慕其虚名,被他诳诈。最后他竟敢招合徒众,谤讪朝廷、不遵超仪、欲图不轨。真是死有余辜。”曹操一脸杀气地说。

  杨修心想:“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孔文举少年时拯救张俭,就敢置生死于度外;在朝堂上弹劾大将军何进;又和董卓据理力争,何其勇敢。孔融是说过‘卯金刀可替代’,就是说

#p#副标题#e#

  ‘刘’字可替代。那实际是反讽“曹”字代替了“刘”字。你魏王绝顶聪明,能不知晓?孔融还不是逆了你魏王的龙鳞,才招致杀身之祸。想那孔融是孔圣人之后,历代君王谁不对孔子后裔优礼有加。可你魏王毫不顾忌,照样满门抄斩。”想到这里,杨修不禁打了个寒噤。

  孔融和曹操什么时候结的梁子,杨修心知肚明。建安二年他已经二十二岁了。曹操因为袁术称帝,迁怒父亲杨彪,将他交付廷尉下狱。孔融素来敬佩杨彪,一听到这消息,连朝服也来不及穿就来到曹操府上,慷慨陈词:“杨公四世清德,海内所瞻。《周书》说父子兄弟罪不相及,况以袁氏归罪杨公。《易经》所称‘积善余庆’,怕是骗人的吧。”曹操诳道:“这是皇上的意愿。事先某并不知情啊。”孔融当即说:“假使成王要杀召公,周公能推说不知道?”并对曹操说:“明公若执意滥杀无辜,令人寒心。孔融是鲁国男子,明天便当拂衣而去,不来朝见了。”曹操此时事业初创,还要借助孔融等名士,于是就放了杨彪。还有个青年文士弥衡,对曹操也大不敬。曹操想当众戏弄他,便命他在宴会上击鼓助兴。可弥衡却在朝堂之上裸身击鼓,高声谩骂。曹操大度地笑着说:“我本想羞辱祢衡,没想祢衡反而羞辱了我。”弥衡还不罢休,又跑到军营以杖槌地大骂曹操。曹操把他礼送出境,使了“借刀杀人”之计,借刘表和黄祖之手杀了弥衡。杨修想:“当年弥衡在对许昌名士月旦评时说:‘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对自己赞叹有加,自己当时还洋洋自得。孔融已死,轮下来该是自己了。”

  在秦岭深处,有一条静谧幽深的山谷,水波含翠,山林相映。几只翩翩的朱鹭,在阳光下飞翔时,翅膀透着淡红色的光芒。马蹄踏着石阶,笃笃有声。石阶上到处是斑驳的苔藓,落满了泛黄的落叶。离蔡琰家越来越近了。曹操看见此地风景如画,大为高兴。在马上,他对杨修说:“昭姬夫人有才情,挑了个风景别致的所在隐居。还记得吗?那年冬天,孤在邺城丞相府大宴宾客,你也在场。昭姬夫人突然来求见。”杨修说:”在下记得很清楚。那是建安十二年,正值大雪天,大王邀请的公卿名士坐满了大堂。觥筹交错间,忽然有人来报昭姬夫人请求丞相接见。丞相闻讯后就对大家说:“蔡伯喈的女儿在外面,今天请诸君见见。”等文昭夫人进来,只见她蓬散着发髻,赤着脚,进来后就叩头请罪,请求大王赦免董祀的死罪。我记得大王说:‘你的情况确实值得同情,但是文状已发出去了,怎么办呢?’昭姬夫人说:‘明公马厩有良马万匹,虎贲之士成林,为什么不派他们立即出发,去救一个垂死之人呢?’大王感叹其言,便派人追回了文书,免去了董祀死罪。当时天寒,大王还赐给昭姬夫人头巾鞋袜。”曹操说:“孤当时就让夫人在相府暂时居住,后来在闲谈时孤问她:‘听说夫人家过去有很多书,还能记得吗?’昭姬夫人说:‘先父赐给我各种书籍有四千多卷,流离涂炭,没有保存下来。不过至今还能背诵四百多篇。’孤就说:‘那我就派十个书吏去抄写夫人背诵的书。’昭姬夫人说:‘我听说男女有别,授受不亲。我乞求给我纸笔,是用隶书还是章草抄写唯命是从。’最后缮写完毕,文无遗误。算是一件功追河间献王的大事啊。”杨修心里冷笑道:“你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杨修。你先是拉郎配,明知道昭姬夫人已经嫁过两次,年老色衰。那屯田都尉董祀正当青春,又有才学。你硬要把两人撮合在一块。后来见董祀不肯对蔡琰恩爱,便加了罪名,明里佯装要处死董祀,暗里使人当即知会昭姬夫人。还安排宴会,演了一出‘苦肉计’。一方面表明你执法如山;另一方面,要董祀感念夫人救命之恩。计策真是滴水不漏啊。”

  众人行了一程,见远处寺庙耸立,掩映在绿树丛中。隔着树丛,能看见红墙和探出树柯间的檐角以及琉璃在阳光下的闪光。此时阳光因无阻挡,金辉铺满了寺前开阔地面。曹操一行放慢速度,缓缓地从寺院前走过。寺院里宁静干净,有木鱼声传来,悠远纯净。蔡琰和董祀就住在离寺院不远的的一个山村,这里群山环绕,绿树成荫,到处一片翠绿;山脚下清澈的泉水涓涓流淌,泉水清澈见底。树木丛生,怪石嶙峋外,还有碧绿的潭水如碧玉一般静静点缀。

  太阳西沉,晚霞映红了西方天。远处的山村已经出现了轮廓。能看见炊烟袅袅。曹操吩咐说:“全体下马步行,以免惊扰了乡民。”他自己独自牵着马,一边嘴里哼着:“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其至哉?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佸?鸡栖于桀。日之夕矣,羊牛下括。君子于役,苟无饥渴?“杨修听出来了,魏王曹操在吟《诗经》中的“国风?王风?君子于役”诗句。

  日昏时分,众人抵达被起伏山峦环抱着的山村,只见村舍俨然,高下错落。村前的潭水清澈见底,细石如鳞,历历可数。村中百草葱郁,古木参天,藤萝缠绕。山风吹过,林涛阵阵,不绝于耳。

  蔡琰和董祀身着布衣,已早早迎在道口。见曹操到来,便双双稽首拜于尘埃。曹操急忙以手相搀,说:“快快请起。”然后又以手相指,转头对着杨修说:“你瞧他们这一对儿,一个抽簪解衣;一个埋首经卷。啸风吟月,真是神仙眷侣啊。”说罢,大笑不止。杨修也跟着笑了起来。他觉得曹操这话简直就是在说他:你为什么不抽身退步,非要等到东门黄犬,华亭鹤戾时才后悔?想到这,他心里不觉一阵酸楚。

  蔡琰和董祀的家门前是一排竹篱,爬满青藤,泥墙瓦顶。室内颇为敞,地上放有床榻和几案。奴仆们在厨房杀鸡为黍,佐以山肴野蔌,一会儿香味便飘了出来。婢女小心翼翼地领着蔡琰的一双儿女,前来拜见。曹操捋须大笑,大声说:“赐金帛。”左右急忙将金银绸缎奉上,蔡琰夫妇双手接过,又向曹操拜谢。

  曹操撩袍坐在榻上,倚在几靠上,环顾四周,面带微笑。蔡琰亲捧茶盏,奉与曹操。曹操接过放在几上,以手势示意蔡琰和董祀坐下。

  曹操对杨修说:“孤二十岁在洛阳任郎,是个闲职,公事不多。我执弟子礼经常去伯喈先生府上请教。”杨修恭敬地说:“蔡邕先生不光是辞赋大家,还精于天文数理,妙解音律,又善书法。实是奇才。”蔡琰说:“我那时尚幼,不过也记得大王那时常来,还给我买过胡饼吃呢。”曹操闻听,哈哈大笑:“你那时正当髫年,聪明活泼。令尊有一次和我闲谈,说你六岁时听他在大厅中弹琴,隔着墙壁就听出是哪根琴弦断了。

#p#副标题#e#

  令尊非常惊讶,又故意将第四根弦弄断,居然又被你指了出来。”蔡琰有些不好意思,连说大王还记得这些。

  曹操说:“孤那时读书是从源头开始的。《尚书》佶屈聱牙、《易经》深奥无穷,《春秋左传》有大量的典故难懂,礼仪制度繁多。特别是引用大量《诗经》的句子。伯喈先生总是耐心讲解。不过先生虽然推崇儒家,但对其它诸子百家学说也不排斥。”杨修说:“蔡邕先生确是一代大儒。除了精通经史,还雅爱音乐。着有《琴操》一书。”曹操看了一眼杨修,接着说道:“是的。讲完课,蔡邕先生总是要焚香操缦,孤那时候也向他学习音律。伯喈先生有一首《《空山忆故人》。曲调委婉缠绵,清新飘逸,琴音绵绵不绝感人至深。听来使人在空山幽谷的宁静之中油然而生思念故人之情。孤后来听说他制作的琴叫焦尾桐琴,还有一把笛子叫柯笛,二者还颇有来历。”蔡琰说:“那是灵帝末年,昭姬随父亲流徙朔方,后又亡命江海。先是在会稽,后来又在溧阳高邃山下结庐而居。一次在会稽驿亭休息时,父亲取了一根椽竹做了一根竹笛。抵舌轻吹间,声色清亮。还有一次邻居烧桐木做饭,先父闻听燃烧的声音,觉得是棵良木,就请求邻居让他裁一段做琴,做好后果然声音美妙,因为木尾烧焦了,就取名为“焦尾琴”。”杨修说:“当初,蔡邕先生在陈留时,邻居设宴招待,喝酒已酣时。先生才到,听到有一个客人在屏风后面弹琴。仔细一听,心说:‘呀,召我来居然有杀心,为什么?’就返身回去了。家仆告诉主人说:‘有位先生刚才来了,到门口又走了。’主人就追上去问缘故,蔡先生就说了缘由,大家都笑了。弹琴人说:“我刚才鼓弦时,看见螳螂正欲捕蝉。心有所动,所以杀心形于声音。”蔡琰莞而一笑说:“这恐怕是个传说。”杨修说:“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说明蔡先生弹琴的技艺确实很高。”

  曹操说:“孤年轻时喜欢但歌,一人唱三人和,声调清越。后来又令加以丝竹乐器伴奏,使曲调更加婉转。因为喜欢音律,战乱之中,孤收留了不少懂音乐的人。有能跳《鞞舞》”的西园鼓吹李坚,还有雅乐郎杜夔,还有同样懂得雅乐的邓静和尹商,会唱宗庙郊祀曲的尹胡,能跳舞蹈的冯肃和服养。更多的时候孤还是喜欢钻研兵法。”

  曹操话锋一转说:“蔡先生是一介文人,虽不知兵,却鼓励孤看点兵书,特别是要钻研孙子兵法。智者见于未萌啊。”杨修说:“大王所著的《孙子略解》真是煌煌大论啊。”曹操说:“孤听从蔡邕先生的话,看了不少兵书战策,总括起来还是孙子写的最为深刻。另外孤爱好书法的习惯也是那个时候养成的。”董汜说:“在下早就听说大王的书法笔墨雄浑,雄逸绝论。”曹操说:“孤喜欢读帖、揣摩。除了和名家面对面切磋,还把他们的字特别是梁鹄先生的字挂在帐中,细细揣摩。”蔡瑷说:“我在邺城的时候,看见大王宫殿的牌匾几乎都是梁鹄先生书写的,可以说仰俯皆是。”曹操说:“梁鹄听说韦诞有一部令尊论笔法的专着,就去借阅。结果吃了闭门羹,又气又恨,呕血不止、一病不起,最后还是服了孤的五灵丹才痊愈了。”蔡嫒说:“大王恩德及人,像雨露滋润草木。”曹操摆摆手,说道:“孤两次率军通过褒斜道,见两旁崖壁镌刻摩崖石刻。便想起伯喈先生在熹平年间以楷隶篆三种字体书写五经的事。”蔡琰说:“先父曾经说过,灵帝时、他和堂溪典、杨赐等校书东观,见很多经籍多有谬误,于是为之订正并书写镌刻在石碑上。”杨修也插话说:“据说鸿都石经立在太学门外,当时的后生学子都就着石经校正经书,每日观览摩写的不绝于途。”曹操沉思了片刻,说:“伯喈先生的字静穆而有生气,还写过《书法九势》的书法专着。每论及此,蔡先生伏在案上写字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听到这,蔡琰忍不住啜泣起来。

  “人生如白驹过隙啊。”曹操看着蔡琰说:“当年在府上,令堂也是布衣荆钗。你嫁给河东世族卫仲道时,正当碧玉年华;孤那时正在军中,攻打张角的黄巾军。”曹操又转头对众人说道:“伯喈先生在东观时,与卢植、韩说等人撰补《后汉记》,因遭流放,没有来得及写成。灵帝因蔡邕才高,又遇大赦,于是宽免先生之罪,准许他返回原籍。准备启程回郡的时候,殊料得罪了五原太守王智,于是逃命江海,远走吴会,在吴地共待了十二年。‘君子时诎则诎,时伸则伸也。’蔡先生是做到了。”曹操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后来董卓强征蔡邕先生回朝。董卓被杀,蔡邕也被收付廷尉治罪,终不免一死。真是积羽沉舟,群轻折轴,众口铄金啊。”杨修说:“许多士大夫因矜惜而救他,说他是‘文同三闾,孝齐参骞。’蔡邕先生最后还是死在王允手上。”蔡琰说:董卓死后,他的部将又攻占长安。羌胡番兵也乘机在城中掠掳。”

  曹操继续说道:“中平六年,灵帝驾崩,董卓把持了朝政。‘薰莸不同器而藏,尧桀不共国而治。’于是孤出走洛阳,去陈留招兵。你大概是在兴平二年流落胡地的。”蔡昭姬说:“那时我特别想念家乡。”曹操说:“王粲在《登楼赋》中说:‘钟仪幽而楚奏兮,庄显而越吟。人情同于怀土兮,岂穷达而异心。’说的就是怀土之情。”接着曹操环顾大家说:“建安十三年孤得知昭姬流落南匈奴,立即派周近作使者,携带黄金千两,白壁一双,把她赎了回来。”杨修心里暗道:“当时南匈奴的呼厨泉单于特地到邺城来拜贺。你魏王假意以贵宾之礼把他留在邺城,让匈奴的右贤王代替单于监理国家。还命曹彰兵临塞北,以武力威胁南匈奴。别说给黄金玉璧,就是不给,那左贤王还不得乖乖地送还人。”

  晚饭摆了上来。曹操望着几案上的酒食,赞不绝口。他举起耳杯大声地说:“孤曾有诗:‘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诸位可满饮此杯。”说着一饮而尽。看着大家都喝干了酒,曹操高兴地说:“杜康确是好酒,我家乡谯地所产的“九酝春酒”也是佳酿。”杨修笑着说:“我记得大王曾写过一本美食专着《四时食制》,里面有好几道名菜,如羹鲶、驼蹄羹,还有官渡泥鳅。”

  曹操笑着说“‘官渡泥鳅’这道菜是孤亲自命名的。当时孤在官渡和袁绍交战。军粮耗尽,兵士们就在水沟里抓泥鳅,在火上烤着吃。孤也吃了几条,感觉味道非常鲜美。官渡之战后,就命名这道菜为官渡泥鳅。”停了半晌,曹操又叹息道:“说到官渡之战,不由令人想起荀彧先生啊。此公有王佐之才,巍巍之勋。特别是官渡之战多有奇谋。荀彧先生是颍川人。我一向说汝

#p#副标题#e#

  、颍多奇士。”

  杨修心想:“建安十五年,你魏王写《让县自明本志令》,误导天下人视听。可到了建安十七年,你见时机已到,便授意董昭等人向朝廷索要九锡,想进爵为魏公,并将荀彧逼死在寿春军中,终于如愿当上了魏公。难怪天下人骂你“托名汉相,其实汉贼。”

  与蔡昭姬夫妇挥手告别后,杨修对曹操说:“大王对蔡夫人一家真是恩重如山。蔡邕先生泉下有知也当感激不尽。”曹操说:“盖君子之交,慎终如始。孤也是感念蔡邕先生啊。”

  满天的星星,起伏的山峦隐没在黑夜中。一行人骑在马上,走在回营的山路上。山谷漆黑一片,只听见山风呼啸和马蹄声声。兵士们举着火把,杨修看见曹操的脸庞在火光的映照下忽明忽暗。

  建安二十四年秋,曹操驻军摩陂。秋雨萧萧,在青布大帐中,曹操坐在烛火通明的中军帐中,背后的屏风彩绘有云气和龙虎。监斩官进帐缴令,曹操抬起头,问道:“杨德祖临终有什么话说?”监斩官禀道:“杨主薄只说:‘我固自以死之晚也。’并无其它的话。”曹操点点头,没再说话。

  杨修在军中是以“漏泄言教,交关诸侯”的罪名被杀。曹操传令予以厚葬,并给赋闲在家的杨彪写了一封亲笔信:“操白:与足下同海内大义,足下不遗,以贤子见辅。比中国虽靖,方外未夷,今军征事大,百姓骚扰。吾制钟鼓之音,主簿宜守,而足下贤子,恃豪父之势,每不与我同怀。即欲直绳,顾颇恨恨。谓其能改,遂转宽舒。复即宥贷,将延足下尊门大累,便令刑之。念卿父息之情,同此悼楚,亦未必非幸也。谨赠足下锦裘二领,八节银角桃杖一枝,青毡床褥三具,官绢五百匹,钱六十万,画轮四望通幰七香车一乘,青牛孛牛二头,八百里骅骝马一匹,赤戎金装鞍辔十副,铃苞一具,驱使二人,并遗足下贵室错彩罗縠裘一领。织成骅一量,有心青衣二人,长奉左右。所奉虽薄,以表吾意。足下便当慨然承纳,不致往返。”

  建安二十五年正月,曹操还军洛阳。在殿上他看见杨彪,就惊讶地问道:“杨公怎么瘦成这样?”杨彪说:“老夫愧无金日磾的先见之明,是因为犹怀老牛舐犊之爱。”曹操听罢,默然不语,长揖而去。

搜索建议:一瓣心香  一瓣心香词条  
小说

 豹子·豹子

   一  龙大爹坐在墙角那只细篾竹凳上,一声不吭地擦着他那支花了几担谷打的土铳。屁股下的细篾竹凳呻吟显得异常刺耳。围着桌子吃夜饭的龙大娘和他的四个虎彪彪的儿子...(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