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暗恋故事情节

  细雨中的浓雾向远处延伸,笼罩着深深的街亭。雨打窗台,那溅起的水花肆意将寒意扩散到乔曦脸上,纵然如此,乔曦仍旧浑然不觉。她呆呆地望着远方,嘴角还不时地扬起微笑。

  乔曦紧攥着他的围巾,想着他模样,自己喜欢他,他知道吗?他若不知道,要怎样向他表明自己的心意呢?想着想着,画面突然发生变化,那是在教室里,趁着下课,他毫无预兆地站在讲台上大声喊道:“乔曦,我爱你。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不行,不能那么轻易就答应他,女生一定要矜持。见到自己没有反应,他在讲台上开始急躁,甚至整个身体都忍不住发颤,看着他急躁的模样,乔曦笑了起来。

  “哈哈……”

  一阵冷风吹过,乔曦哆嗦了一下,那些臆想的情节顿时崩溃,什么也看不到。

  “这风真扫兴,一点儿也不善解人意。”乔曦嘟囔着。嘴角上扬,煞是可爱。

  “乔曦,你还不赶快收拾你那些扔得乱七八糟的课本?三点钟了,你不是今天开学吗?”父亲的声音从外面传入乔曦的房间。

  对啊,今天就开学了,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这句话令乔曦一扫之前不悦。

  收拾好课本之后,乔曦对着镜子悉心梳理好妆容,才满意地拎著书包出门。她要让他看到不一样的自己。

  虽然时候还早,但是学校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主要是因为是第一个学期的缘故,很多新生前来报道。不然那些高二高三的,对学校都是唯恐避之而不及,才不会来那么早。

  乔曦穿过人群,直接向教室走去。她们班的教室在三楼——高三九班。而她心仪的人,就是高三九班的班长,叫陆洋,长得尽管不是很帅,但是待人很好成绩也很好。

  刚走进教室,乔曦便如愿看到了自己想要见到的人。可是她还没来得及高兴,一口气就开始从她的胸口往上涌。他浑然没注意自己的到来,正跟一个陌生女孩有说有笑地聊天,还不时有着亲密的举动,如果自己不来,教室就只有他们两个,怪不得那么肆无忌惮。

  那女孩很漂亮,肌肤似雪,长发及腰,一双丹凤眼柔情似水,两片红唇泛着诱人的光泽。就颜值来说,乔曦虽然也很漂亮,但是和她比起来,还是稍有不如。

  这怎么可以?乔曦的眼泪开始在眼中打转,但是乔曦还是强忍着不让它落下。陆洋一定不喜欢她的,只是一时被她迷惑罢了,乔曦在心中这样想着。她从他们身边走过,特意加大了脚步着地的力度,然后气呼呼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将书包塞进抽屉里。

  陆洋微微皱眉,转过头看着乔曦。“来这么早?不开心吗?谁惹你了。”陆洋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

  “在你的印象中,我是差生,就应该来得很晚?”

  听到陆洋略带关心的话语,虽然在一定程度缓和了乔曦的心绪,但是她心里还是难受得紧。她来这么早,只是想早点看到陆洋,想不到陆洋不理解也就算了,还在她面前跟别的女孩卿卿我我。

  “我惹到你了吗?”陆洋一头雾水,她冲自己发什么脾气?

  “对,就是你。趁着大家不在,就带了一个陌生女孩来班上卿卿我我,你是班长,不知道这样会影响班风吗?”一口气说完,乔曦心里才觉得顺畅了一些。

  “你误会了,我们是在讨论作业。再说她也不是外人,她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叫苏荷。”

  “就算如此,她只是对你来说不是外人而已。”说完乔曦直接离开了教室

  留下陆洋两个不明所以地看着她的背影。“你……”

  “对不起,我不知道她会这样。可能是之前有什么刺激到她了,你别介意好吗?”陆洋看着苏荷,生怕她有什么不高兴。

  “好了,我们打小一起长大。我何曾如此小气。”

  时间就在闲聊中转瞬即逝,弹指间整个晚自习就到了末尾。其实对于所有人来说,新学期伊始的晚自习不过是学期和假期之间的过渡而已。老师无心讲课,学生的心思仍然停留在假期多彩的生活之中。而对于这次,和往常不同是苏荷的新同学自我介绍。最后老师让苏荷暂时和陆洋坐到一起,同时苏荷的灵动可人也换来了班上同学的喝彩,所有的人都表示对她欢迎,或许会有人例外。

  伴着放学的铃声,大部分人了都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不用再蹲地牢了。安静的氛围开始嘈杂,然后教室陆续空荡。

  “我们也回去吧,时间不早了。”看到苏荷收拾好了书包,陆洋出言。

  “嗯。”苏荷背上书包,把长发撩到耳后。

  望着陆洋两人出了教室门,乔曦跟了上去。夜色嶙峋,远远的景色在黑暗中形成阴影,此时乔曦就行走在阴影下,避免被陆洋等人看到。

  学校门口。

  陆洋推着自行车,苏荷紧跟在陆洋身边。乔曦不近不远地跟着他们,看着他们亲密的模样,乔曦握紧了拳头。

  “阿嚏。”苏荷打了一个喷嚏,她还不知道她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陆洋听到苏荷的喷嚏声,停下来立马把他的外套脱下来给苏荷套上。“你就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吗?西南的天气可不比你在江南的时候,哪怕是九月份,一下雨还是有些偏冷,穿什么裙子。”

  “可是我不感觉冷啊,这个喷嚏打得莫名其妙。估计是有人又惦记我的美貌了,哎,长得漂亮真麻烦。”苏荷不可置否,毫不忌讳套上陆洋的外衣。

  陆洋表示对苏荷的自恋不作反驳,咂咂嘴没有说话。

  只是陆洋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背后不远处乔曦正在看着他们默默流泪。望着他们两个,乔曦虽然痛恨自己的懦弱,眼泪却止不住下垂。雨后的风冷得彻底,乔曦依旧倔强地不愿离开现在的位置,到暖一点的地方。

  “我送你回去吧,毕竟天色和实际一样都这么晚。”陆洋关切地说道。

  “好了,知道天色晚,你还不赶紧回去。我家离这儿不远,却是和你家在相反方向,你要是送我回去就绕远了。”苏荷把外衣还给陆洋。

  “可是……”陆洋接过外衣,还想再说什么,看到苏荷的眼神终究没有再说。

  “哪来这许多可是,你还怕一个大活人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走丢不成。”苏荷推着陆洋往前走。

  “那我就回去了,你自己路上小心点,回去以后早点睡,晚安。”陆洋不舍地说道。

  “嗯,你也是,晚安。”

  乔曦用衣袖拭干残留在眼角的泪珠。“乔曦你不坚强,也没人会理解你的脆弱。”此刻的她满脸坚毅之色。

  苏荷放开陆洋,自顾自往相反方向走去。陆洋凝视着苏荷的背影久久,整个人都呆了,不知在想什么,夜风扬起苏荷米白色的长裙,在路灯下那样美得不可方物。

  这时候乔曦凑了上来。

  “班长,天这么晚了,你能不能送我回去一下。”

  乔曦的突然出现把陆洋吓了一跳,不过陆洋的心性远非常人可比,一瞬过后,这一切仿佛从未发生过,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近距离地接触陆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乔曦还是忍不住心神激荡。之前的不快也冲淡了一些,待到冷静下来,她还是有些忐忑,她和一般女孩子一样,有着一份腼腆矜持,即使深爱陆洋,却也没有主动过。乔曦小心翼翼地观察陆洋的表情变化,但是她失望了。

  “这……”陆洋犹豫了起来,抬头看着乔曦半晌后才出言。“你家在哪?”

  听到陆洋的应允,空气中的温度开始发烫,甜蜜感随着气流慢慢地渗入到乔曦的心底,同时一抹红霞冲破夜幕的阻挡挂在了她的脸上。

  “阳明路15号。”乔曦的双手放在后背不断搓弄。

  “既然顺路,上来吧!”陆洋并没有注意到乔曦微妙的变化,穿上外衣坐上自行车,然后视线转到前方。

  这次轮到乔曦不知所措了,她原本只是想刁难一下陆洋而已,不曾想居然真的顺路。乔曦蹑手蹑脚地爬上陆洋的自行车,脸就像熟透的苹果那样而且还散发着热气。随着时间,周围的景色起伏不断,轻轻匆匆和他们擦肩而过。“你……”坐在陆洋的身后,乔曦就连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此刻的她大脑里乱嗡嗡的,浑然不知自己究竟想说什么。

  没多久陆洋停下自行车,环视着周边的景色,最后眼神落在了左侧的一幢商品房里。这栋商品房的门前是一片空旷,并未有任何的陈饰物,如若陆洋的判断没有失误这应该就是乔曦家。“到了,是这里吗?”陆洋的声音唤醒了木讷中的乔曦。

  “啊……哦……是。”这自行车好快,场景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自己熟悉的场景,乔曦顿感有点儿不适应这个过程。乔曦下了陆洋的自行车,走到陆洋的前头看着陆洋的眼睛真诚地说道:“谢谢你,你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不用了,我走了,你早点睡,晚安。”陆洋看了乔曦一眼,而后扬长而去。

  看着陆洋渐远的背影,叶儿随着心儿坠落,失落感漫上了乔曦的心间。他就这么不愿意跟自己多说几句话吗?甚至吝啬抬头看自己。乔曦的心就像被一块大石头堵住。

  陆洋推开家门,就看见父亲还在客厅里看电视。“今晚怎么回来这么晚?比平常晚了很长时间。”父亲听到动静,扭过头问陆洋。

  陆洋把门关上,并没有回答父亲的问话。“今天,我看见他了。”陆洋把外衣扔到沙发上,就回了房间。陆洋父亲听到这句话表情倏地有些抽搐,不过并没有追问那是谁,而是陷入了深深的思虑。最后点燃一支香烟,狠狠抽了一口,然后夹在右手食指与中指之间,直至它完全熄灭。

  夜晚的深沉在黎明中逐渐褪色,陆洋早早地起来又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整理好衣着,脑海无端浮现她的面容,陆洋深吸了一口气,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下定了决心。

  陆洋骑着自行车徘徊在清晨的街头,就看见乔曦刚买好了早点从包子店里面出来。“真巧,班长。”看到陆洋,乔曦喜上眉梢。“你要不要?”乔曦把包子递给陆洋。

  “是挺巧。时间不早了,上来,我带你去学校。”陆洋并没有接过乔曦递过来的包子。

  眼看着还有几分钟就要上早自习了,陆洋二人才前后脚走进教室。苏荷看到陆洋进教室,对陆洋嗔怒道:“怎么才来,都等你好久了。”然后看了一眼陆洋身后的乔曦。

  反观乔曦,假装不觉,一脸的得意洋洋。趾高气昂从苏荷面前走过,挑衅之意不言而喻。苏荷故意低头不去看乔曦,继而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墨水盒般的盒子递给陆洋,不过比墨水盒略大。陆洋顺手接过,打开一看,是手表。同时苏荷这时候说道:“这表买了很久了,一直没有机会拿给你。”

  陆洋立马坐到位置上,迫不及待地戴上。“谢谢你。”陆洋越看越喜欢,非常高兴。这一切都被乔曦看在眼里,不过除了暗自磨牙,却是毫无办法。

  中午放学的铃声在沉闷与等待中响起。不少人都只等老师一声下课,便要以比自由落体更大的加速度冲出教室直奔食堂。老师刚说完下课,就已经有人冲出了教室,不过老师都已经见惯不怪了。乔曦整理好课本,正打算叫陆洋一起去吃饭。可是刚迈开步子就听见陆洋对苏荷说,叫她慢点过来都没事,他先去食堂里打好饭等她。

  看着陆洋一步作两步的离开,那种急切的模样,乔曦心里的怒气又开始不听控制地占据了她的表情,在她的脸上抹了一层寒霜。乔曦叫上了自己的闺蜜肖玲一起去吃饭,在路过苏荷身边时,苏荷也正准备起身,趁苏荷没有防备的时候,乔曦快步撞上苏荷的肩,苏荷因为重心不稳往另一侧倒去。然后就是肖玲眼疾手快,扶起了被撞倒的苏荷。

  “苏同学,你没事吧!乔曦想必是饿疯了,这么不注意,没想到你这时候起来撞到了她。”待到苏荷坐稳的时候,肖玲满是歉意地对苏荷说道。

  “对不起啊,我们没有人帮忙打饭,害怕打不到,所以有点儿慌。你别介意。”乔曦转身看着被扶起的苏荷,表达了她歉意。

  苏荷并没有意识到乔曦是故意的,毕竟自己和她无冤无仇,她也没有针对自己的理由,只当乔曦是心情不好和冒失所致,心里并没有责怪她,于是表示自己没事。

  等到苏荷到食堂的时候,陆洋已经打好饭摆在桌子上等她来一起吃了。苏荷坐下后,陆洋就把自己碗中的荷包蛋夹给苏荷。“你最爱吃的。”

  苏荷虽然心中感动,但是还是言称自己最近减肥,便要往回夹。奈何陆洋用筷子止住了苏荷夹过来的势头。

  “没听说过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说完后陆洋张开嘴巴。“啊......快点。”

  苏荷用手敲了一下陆洋的额头,惩戒他的得寸进尺,却没有舍得用力。即使如此,她还是把那荷包蛋夹到陆洋嘴里。

  陆洋为表达额头被敲的不满,用力咬住苏荷的筷子,让她拉不回去。

  乔曦二人打完饭,找位置坐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突然之间雨天的雨雾遮住了乔曦的眼前,仿佛失明了一样她什么也看不到。“贱人就是矫情。”乔曦咬牙嘟囔着。心里犹如被钢刀刺入一样,疼得难受,此刻她只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痛哭一场。

  “你说什么?”肖玲疑惑不解。

  “没什么,我说今天好像有点冷,我们去找个背风的地方坐去。”乔曦急忙转身,害怕被肖玲看到她这时候的面容,然后用衣袖擦了擦眼睛,便朝食堂的角落走去。

  其实肖玲明白乔曦此刻的心情,作为乔曦的闺蜜,怎能不知道乔曦对陆洋的心思,不过据肖玲所知,只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梦罢了,就算没有苏荷的出现,她和陆洋也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但是肖玲认为,既然作为闺蜜,就不是打击乔曦,而是为她排忧解难。因为肖玲晓得乔曦的性子,她一旦爱上了一个人,就不会轻易改变,哪怕一百匹马都拉不回来,再说陆洋也算一个不错的男生,虽然不懂浪漫,有点闷骚。

搜索建议:暗恋故事情节  暗恋  暗恋词条  情节  情节词条  故事  故事词条  暗恋故事情节词条  
小说言情

 《团缘》第二十一回 首次会面

 刘晓玲与王金凤相见于公园的亭子下,此时的雨越下越大。王金凤是接了电话后来到这里的,本来王金凤是打算不来的,然而听说与周其昌有关,最终还是答应见面。王金凤望着眼...(展开)

小说

 《三江恋》(六)

六周六的早上,何梦芸来到隔壁王颖老师的房间。王颖正在洗衣服,女儿刘诗迪在吃粥。“小迪,你也这么早就起床了?”梦芸对小迪说。“今天是休息日,起得算晚的了,平时每天...(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