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君无邪

  繁华落尽,许你一世无忧。

  泥土夯实的房屋,夹杂着青草的茅草顶,留着的通风口闪耀着煤油灯,房前屋后是经年的杏树桃李,这是朱家村特有的农家温暖。

  芷狐已经不记得舅舅的模样,模糊的影子,总是伴着阳光,长大以后,影子更是模糊了,但是总能勾起芷狐的文艺范儿,她觉得舅舅是诗中: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酒疯子曾说过: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陌上陌上,就是田间小路。

  自小芷狐自觉的将陌上归为俗称的“田埂子”,所以,陌上人如玉,就是经常在田埂子上的男子。至于长得好不好,那就无从考究了,只不过,在芷狐心里舅舅就是神话里的太阳神,那是从内心萌发的敬仰。

  小时候,很是具有岁月感的三个字。芷狐家是山间充满书香气的四合院,真材实料的木质结构,不见一丝混泥土。舅舅家是颇具年代感的西洋楼,小时候每次舅舅家芷狐总是不过夜,小时候每次见到舅舅总是哭,小时候貌似大概也不曾见过传说中的舅母。那么多的小时候,芷狐并不了解朱家村的那些人,那些事。

  赵东来对朱家村的舅舅很是推崇,舅舅的传奇都是经过赵东来夸大渲染的,年复一年的宣讲,芷狐心中自然而然的萌生出了一种盲目的崇拜,其实芷狐的妈妈并不爱提起朱家村的人,好似嫁给赵东来便是与过去一刀两断了,就像那遗失在世间的仙女一样,忘却前尘。

  小时候,这是芷狐舅舅小时候了。赵东来说:舅舅小时候是爱读书的,只是那是一个动荡的时代,读书时没用的,舅舅也就随大流,成天的山里来水里去,活脱脱一个野小子,村里人都夸都笑,夸这么好动,将来一定是田里的一把好手,笑的是这么野的小子,将来定的下心来种田不。

  慢慢的舅舅长大了,果然人们都说中一半一半,他是一把好手,他定下心了,只是没有种田。

  刚刚安定的国家,总是百废待兴的,年轻的时候舅舅在外奔波,极少回家,每次回家总是能在朱家村引起轰动。年老的人总是说:这小子出息了,精神。同一岁数的小伙伴们靠着墙角,抽着烟,怪声怪气的眼气着舅舅

  舅舅确实该被嫉妒,年纪轻轻就在朱家村建起了第一座城堡,十几年后依然是朱家村第一,只是那时人已不在,再高的荣耀,都是为他人做嫁衣。

  赵东来说,舅舅的一生虽然短暂,但是足矣,再过下去,也是没有意思的。那时芷狐不懂,为什么舅舅可以用短短的五十年过完一生,还显得绰绰有余呢,他的遗憾都是别人的遗憾,他的完满也都是别人的遗憾。

  舅舅一生唯一的缺憾便是没有娶得自己心仪的人,芷狐为此纠结了很久,大人的私事,她也不好打听,过去太久也没有人会提起,在芷狐心里,舅舅心仪的人一直是一个谜。

  久到芷狐都要忘记曾经如此的执着于一个人的时候,有人又提起了,不过仅是蜻蜓点水一般,泛起半丝涟漪,便销声匿迹了,不是那人不愿说,只是芷狐不好问,那人的欲言又止,芷狐的高深目测,终是让之成了谜。

  有没有心仪的人貌似也不重要,也许对于舅舅的一生来说,儿女情长并不重要,因为他死了,还为朱家村的城堡留下了一位不怎么受人尊重的舅母。她既不善待公婆,也不亲近姑侄,爱东加长西家短,但是她确实是受到了舅舅一生的尊重,我们不能理解。芷狐想的是或许等某一天舅母老了,昏昏戳戳的,说不定能在她那迷糊的语言中找到答案,只是好像也不是很重要。

  只是门头的那株杏花又开了,只是曾经明艳的花朵为什么有点悲伤,只是舅舅的传奇到底是什么呢,芷狐不明白,仅仅抓住的不过是一点点泛着桃花的曾经……

  现在她只想扫落一树杏花,酿一坛叫岁月的酒。

  远方有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启足纤尘里,问君思无邪。

搜索建议:君无邪  无邪  无邪词条  君无邪词条  
小说连载

 读书(7)

 读书7 封建社会的叛逆者  贾宝玉是【红楼梦】中最主要的人物,是小说中进步力量的代表者,也是这个婚姻悲剧的男主人公。贾宝玉同时是封建贵族家庭的叛逆者。他一生下...(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