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遇见你何等幸运

  我有一个好朋友,暂且称她为R小姐吧,那位R小姐在她的婚礼之前,告诉我了一个故事。

  曾经有一个女孩儿,很腼腆,很乐观,和很多女孩儿一样,在青春时期穿着天蓝色的校服,梳着马尾辫,阳光美丽。

  那个年纪的女孩儿,无不例外都在幻想着美好的爱情,那个女孩儿也一样,她经常和好朋友坐在操场上,一群女孩儿在一起构思着未来的蓝图。

  “我以后,要有一个女儿,住在大房子里,有一个帅气多金的老公宠着我们!”一个女孩儿憧憬地说。

  “你小说看多啦!”其余的女孩儿笑着。

  另一个女生站起来:“呐,我就希望能遇到一个可以为了我,甚至不惜和家里吵翻也要坚持和我在一起的人。”

  “你呢?”女孩子们看向她。

  她抱着膝盖,笑了:“我啊,以后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好了啊。”

  “没了?”

  “对啊,只要和爱的人在一起,其余的一点也不重要了,不是吗?”

  微风吹过,阳光慷慨的洒在这些年轻骄傲的女孩子身上。

  哦,怎么会忘了这个故事的男主角呢?

  男主角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同样穿着天蓝色的校服,和其他男孩子一起在球场上挥洒汗水。

  R小姐讲到这里,我想我可能知道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谁了,虽然R小姐并没有给男女主人公取名字,我还是想在心底悄悄地叫那个男孩儿X先生,即便是在R小姐心里,她也一定是这么希望的。

  X是个很优秀的男孩子,单单只是在球场上的运球,投篮就已经足以让这些女孩儿为之疯狂。

  女孩儿就是这样被他俘获的,她站在那里看着他发呆,他们的距离很远,或者说,女孩儿太安静了,安静得不让他发现。

  女孩儿那个时候才发现,原来有人真的可以这么轻易就走进了她的心。

  那段时光,女孩儿经常装作无意的拉好朋友去操场,时间长了,她的好朋友纷纷怀疑起来:“你是不是喜欢他?”

  她仓惶的摇头,可通红的脸已经出卖了她。

  后来,女孩儿的好朋友都知道了她的心思,也不介意每天陪她去操场转个几圈。

  而X呢?跟女孩儿比起来,男孩儿总是神经大条,每天打打游戏,打打球,基本上是大部分男孩儿的生活,之后,X的朋友问他:“那女生是不是喜欢你?”

  他一回头,正好对上她望着这边发呆的眼神,女孩儿吓了一跳,拉了朋友们就跑回了教室。

  “这女生还真的喜欢你啊,哪班的?长得好像还不错。”朋友们笑了笑。

  X想了想,觉得眼熟,看着挺单纯的,难道,之前她也站在那儿看着?想想莫名的有些发憷,不过终究是男孩儿,他摇了摇头,继续打球。

  上课,X回到教室,才发现原来女孩儿和他同伴,不过两人几乎一句话都没说过,X只觉得有些诧异,这女生的安静得都快让他忘了是同班同学了。

  从那时,X开始慢慢关注了她,她不经常说话,很安静,也很干净,他不知道为什么要用干净来形容她,但就是觉得她很干净,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瓷娃娃。

  渐渐地,X发现原来每天自己出现在操场时她一定也在,或者说,无论他在哪儿,她也会在哪儿。

  时间久了,每当X打球是,她就坐在不远不近的看台上看书,听到那边的欢呼声后就抬起头看看他,不管人多么多,她总能一眼就找出他。

  X的朋友说:“和她搭搭话吧,那女生总看你打球啊。”

  放学后,X打完球,走到他身边,坐下,喝水,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不自然。

  倒是女孩儿开始不自然了,她不敢看他,因为脸红的像番茄,她盯著书中的字,其实一个都没看进去。

  “后天我们有一场和外校的球赛,你来看吧。”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句话。

  她错愕的看着他,X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你经常在这儿看我们打球,这儿视线不太好啊,下次在旁边看吧。”

  她仍然惊讶的看着他,X继续说:“你一直特别安静,在班级,我是和你说这些话题的第一个男生吧。”

  她是课代表,确实出了收作业,再没和其他男生说过话。

  “那个,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就是……”她仓惶起来,好像想解释什么,却不知道解释什么事。

  他笑了:“这是你的自由,不早了,回家吧。”

  他走后,她一个人坐在看台发了一个小时的呆。

  之后,他们开始经常聊天,收他作业的时候,她也会开始开玩笑了,同学们渐渐开始发现这个“潜力股”女孩儿,这个清澈干净,不含杂质的女孩儿,同学们和她的关系渐渐好起来,只有她知道,这一切都归功于他。

  后来,他们成为了好朋友,他每场球赛,她都站在他一眼能看见的地方,拿着他的外套或者捧着几瓶矿泉水等着分给队员们,X的朋友都说:“你女朋友蛮贴心的啊。”

  她笑着掩盖着心里的激动,淡淡的丢一瓶水过去:“我们是姐妹啊!”

  其实,不止篮球队的队员们,他们的同班同学也都觉得他们恋爱了,两个绯闻的主人公却从来没有辩解,但也没有回应。

  有一个男孩儿跟她告白了,男孩儿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很老实,学习很好,喜欢她很久,却迟迟未说出口。

  她很纠结,就在放学的时候趁他们中场休息时找了X,其实并不是很想得知答案,她更想知道的,是他的表现。

  X一边喝水一边给出了建议,可以试一试,因为那个男孩确实很可靠。

  她皱眉:“可我又不喜欢他。”

  他没说话,女孩儿莫名的一下子被点燃了:“你知道的吧,我喜欢谁?你是知道的,从一开始,到现在,我喜欢的人从来就没变过。”

  “我知道,可我们之间,隔着的东西太多了。”

  “隔着什么?哦对,隔着你不喜欢我。”

  “如果换做是你,你也一定会像我这么说。”

  “我不会。”

  故事讲到这儿,R小姐美丽的双眸黯淡了,她嘴角却仍然带着笑意。

  那个女孩儿告白了,但最终的结局却不尽人意。

  第二天,女孩儿就得知了X和另一个女孩儿的绯闻。

  女孩儿没有迟疑,立马接受了那个男孩儿,那个好学生,他们是同学眼中的一对璧人,他温柔体贴,会帮她讲题,帮她买早餐,无微不至。

  但那都不是女孩儿喜欢的,就像她曾经说的,只要可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其余的什么都不重要。

  他和她,之后渐渐不联系了,班里曾经最惹人羡慕的那一对儿也渐渐被同学们淡忘。

  女孩儿从没见过

#p#副标题#e#

  X的新小女友,确实,她也不想见。

  虽然如此,他的每场球赛,她仍然会去,只不过位置又回到了那遥远的看台,身边也多了一个他。

  在一次放学,她正好有功课没做完,就多在看台呆了一会儿,也就是那次,正好遇见了等他的那个女生,那个女生,是她的好朋友。

  她将书放进背包,回了家。

  偏偏她去看台是为了看X打球这件事被他知道,在教室,女孩儿在哭,他静静地站着。

  过了很久,他说:“喜欢谁是你的自由,但不要有下次了,不要再为他哭。”

  女孩儿还是哭了很久,后来,女孩儿说:“我不再喜欢他了。”

  我看着R小姐,依稀从她精致的妆容中看得到那个清澈干净的女孩儿,我问:“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R小姐笑了:“那个女孩儿,和那个学习很好的男生,他们一直在一起,直到今天,马上,他们就要结婚了。”

  我有些诧异,诧异的并不是一段从学生时代坚持到现在的感情,而是这段感情,R小姐说这件事的时候,很淡然,仍然带着那一抹笑。

  “不后悔吗?”

  “后悔?”R小姐笑了“或许吧,但我真的明白了为什么人们都说要选择爱你的人,而不是你爱的人,那个人本来就是错的,何苦浪费了大好青春,去做一件错事呢?”她看着镜子,戴上耳环。

  “你说的那个男孩儿,是X,是吧?”

  “是啊,我通知他我要结婚的那时候,我也明白了,他为什么说换成是我我也会那样说,那个女生早就先我一步,他不想让我左右为难。”她看着我,笑了。

  “就这么错过了吗?”

  “是啊,错过了,就像我刚刚说的,原本就是一件错事,何苦执着去做一件错事呢?”

  我叹口气,像是为她的豁达表示释怀,又像是为那段从未开始的感情感到惋惜。

  “可是,很多时候不都是这样吗?人总是很明白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可又喜欢去重复那些错的事,久而久之,当自己离那个时代远去的时候,回想起来,又觉得很可笑。”她有些自嘲的笑了。

  后来,R小姐走过了红毯,挽着那个男人,十分恩爱。

  我没有注意到X来了没有,但我可以肯定,他一定会来,因为R小姐也曾是他心中的那个人,他一定会亲眼看着R小姐幸福。

  我从没想过X会不会懊悔,因为就像R小姐说的,人是高级动物,他总是知道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可是却总是喜欢去做错误的事,其实心里都很明了,不管再怎么折腾,注定是无谓的,最终只会在心里或多或少留下一些什么,而那些具体是什么,或许只有自己清楚。

搜索建议:遇见你何等幸运  何等  何等词条  遇见你  遇见你词条  幸运  幸运词条  遇见你何等幸运词条  
小说言情

 仙流成梦(第十九节)

 在公司的简介里,黄师傅的名字叫黄磊。如今他亲口说出自己的本名叫黄少谷,苏北盐城人,因为家在农村兄弟姐妹众多,他自小就尝尽了人生的苦楚,看透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展开)

小说言情

 两张粮票

狗子背了半袋玉米,艰难地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在他的背后斜挎着一只军黄色的书包,书包在他屁股后面随着他上山的脚步一颠一颤的,像极了一个腼着大肚子的孕妇,里面鼓鼓的书...(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