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连载 40)

  三

  因为是批判市长的大会,全市县团级单位都来参加了。

  工人文化宫是齐齐哈尔市最宏伟的建筑群,主席台设在文化宫的大门前,门前有两层楼高的大理石台阶,似缓缓的山坡蔓延下来,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广场。广场中央竖立着一尊毛主席挥手的塑像,大理石台阶栏杆两旁搭起高台,市长戴着高帽、挂着牌子跪在正中央的一张桌子上,两旁依次撅着各委、办、局的头头以及各单位的走资派,脸上全都涂满了墨水,向毛主席请罪。我跷起脚尖,伸长脖子,想看得更清楚些,很快发现撅在市长身边的理琨叔叔,又在众人中寻找母亲。糖厂的鬼队排得很偏,差不多挤在最边上。母亲低头站着,身边是冯叔叔的妻子,造纸厂子弟学校党支部书记朱润池。

  这次大会可谓无比壮观,台上台下站满一两千名走资派,毛主席像下挤满十多万群众,广场周围建筑物的窗口都挤满一张张脸,四下的树上垂挂着标语横幅,到处都是飞来飞去的红旗,挥舞的旗角拂乱人们的头发。那情,那景,那人奇特地混杂在一起,既像一条高帽和大牌子的长龙,又似一片红旗和语录的海洋。如果没有走资派撅在主席台前,你还以为是在举行盛大的国庆典礼呢!

  主持人通过麦克风宣布大会开始了,浑厚的男中音和尖利的女高音在会场上空回荡着,字字铿锵,句句有力。

  首先,全体高唱《东方红》,然后,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我眺望主席台上的走资派,他们只有撅着的份儿,没人敢祝万寿无疆。接着,造反派上台批判起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了,人群开始山呼海啸,一片片拳头举起来又落下,一阵阵打倒的口号过后,才轮到批判市长。那几乎和糖厂批斗会上的内容如出一辙,无非竭尽颠倒黑白之能事,批判他是刘少奇在齐齐哈尔最大的代理人。有人脸红脖子粗地揪起市长的头发,大声问他是不是代理人?样子像要拼命。市长不回答,必定遭到一通拳打脚踢。而我,始终也没弄明白,他为什么要冲一个老人发火,尊老爱幼的美德哪里去了,为什么要拼命?我虽年龄小,不懂政治,作为一个人的天良,一看到被迫害的人内心就产生一种同情与怜悯。我不忍心看下去了,狗屁要文斗,不要武斗,所谓的斗争大会就是折磨人的大会,谁信这种鬼话!但我不敢流露这种想法,也不能说真话。

  天热,我的衬衣已经湿透,嗓子快冒烟了。会开个没完没了,发言人一个接着一个,我站得腰酸腿疼,连脚趾头都疼了。于是活动一下手脚,趁人不注意时溜出会场,跑到文化宫后面的体育场里去找水喝。我找到一个水龙头,一气喝个够,突然间想起母亲,得给她也弄口水喝,否则会中暑的。文化宫的大喇叭仍在慷慨激昂地说来说去:“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在我国资产阶级复辟和无产阶级反复辟的斗争的关键时刻,尖锐地、深刻地洞察了党内这个资产阶级司令部的全部颠覆阴谋,准确而及时地捉住了他们的反革命黑手。毛主席研究和总结了我国和国际无产阶级专政的经验,特别是吸取了赫鲁晓夫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在苏联实现资本主义复辟的惨痛的历史教训,亲自发动和领导了这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自下而上地动员亿万群众,揭露和打倒了以中国赫鲁晓夫为首的党内资产阶级司令部……”这说明会议还在进行,要是老师问,我可以说上厕所了。我走出体育场,顺手捡起路边的一个空汽水瓶子,返回水龙头冲刷几遍,灌进满满一瓶自来水。

搜索建议:原谅,但不能忘记  原谅  原谅词条  忘记  忘记词条  不能  不能词条  连载  连载词条  原谅,但不能忘记词条  
小说连载

 评比混蛋

 评比混蛋  大哥在公司说起自己那点事就特别还是在职工大会上,就总是一本正经地用到“使命”要如何如何这样的高尚词汇我就不知道其他人的感觉也不好意思问,或许别人没...(展开)

小说

 复原军人(四十九)

 四十九  一年一度的六一儿童节来到了。清晨小鸟儿便叽叽喳喳地唱起了歌,微风轻轻拂面,一轮红日慢慢升起,金色的光辉照耀着大地。同学们挂着幸福的微笑,活蹦乱跳地来...(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