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四十不惑

  “你有什么权力让一个外人睡在这床上,家里那么多床你不让他睡?”

  "这房子是你一人的吗?”大有从客厅冲进卧室,用手指头指着小妍,大声嚷嚷。

  小妍刚洗完澡坐在梳妆台前,看着他眼前这个咆哮的男人,她想站起来,跟他理论,跟他吵,但是她已经没有力气了。

  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前天早上才刚刚大吵了一次,现在这么晚了,难不成还要吵,两个人在一起搭伙过日子怎么就那么难。

  倒在手里的爽肤水,还有泪水,她使劲往自己脸上拍,拍完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40岁了,皮肤暗黄,松弛,眼睛红肿,五官还算精致,虽然这个年纪身体机能已经下降,开始发胖,但是脸上的肉好像全部长到了身上,下巴还是尖尖的,鼻梁也还是高挺的,第一次见的都会问是不是整过,小妍会使劲的捏一下自己的鼻子和下巴,你觉得整过了吗?

  脸上的水干了,她坐到了床边,想着还能睡吗?又是一肚子的委屈,眼泪又流下来了。

  她站起来,抹抹脸上的泪水,冲到客厅,压低声音,控制怒火,孩子刚刚睡了,她不想让孩子听到他们俩吵架,哽咽着对他说:“他是我儿子,怎么成外人了,放假了我接他过来住个两三天,给他辅导下英语,怎么了?况且他还只是个孩子,一个人不敢睡,我就叫他过来和我一起睡,你昨天早上收了东西就走,昨晚也没回来,我陪他睡怎么了?”

  大有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声不吭。

  “你手指头指着骂谁呢”?小妍越说越委屈,

  “既然这样,我们走”。说完,小妍转回到卧室,穿了衣服,去卧室叫臣臣,

  “你不要让你儿子有阴影”,大有坐在沙发上,闷闷的说了一句。

  小妍才推开卧室的们,儿子臣臣一下子转过身来,

  “妈妈,你怎么还没睡”,

  小妍走到床边,对儿子说:“臣臣,起来,穿好衣服,我们走”,

  “去哪里啊?”“你先起来穿衣服”。

  说完,小妍关了门走出去,把买房子的那些合同和装修的所有资料拿出来,冲进卧室,大有在脱衣服准备洗澡,小妍把那些资料往床上一砸,“我没有权力,你有,你想要的东西在这里,全部给你,”

  “你是去找你前夫吧!”,大有低声的说。

  小妍走出来帮儿子收拾作业,收好她转回到卧室,想扇他一耳光,手刚刚抬起来,又放下了,臣臣站在卧室门口,他不想让孩子看到,

  他压低声音对大有说到:你要是再敢污蔑我,冤枉我,我也……,小妍不记得自己说什么了,当时脑海里有一万个说辞,但是她意识模糊了,不知道说了什么,拉着孩子就走了。

  边走边搜索酒店,随便在这附近找了个酒店,打了滴滴,坐上车。

  儿子一言不发,就这样跟着小妍,眼泪一直在眼眶打转,强忍着没流下来。

  酒店是上次老家来人的时候,家里不够住,在网上订过,房间还可以,也不算太贵。

  进到房间,儿子显得还有点小兴奋,他说:"妈妈,我们可不可以多住几天,来的时候和爷爷奶奶说好了,星期六再回去。"

  孩子就是纯真,他们的内心世界没有大人那么复杂浮躁。到现在他都没问我,为什么那么晚要把他叫起来,带着他出来住酒店。

  小妍摸着他的头,说:“可以,你想住几天就住几天。"

  "臣臣,睡觉了,太晚了,明天还要早起做作业呢。”

  几分钟后,儿子便鼾鼾入睡了。

  八年了,想着这八年的点点滴滴,小妍彻夜难眠。

搜索建议:四十不惑  不惑  不惑词条  四十不惑词条  
小说爱情小说

 戒指

 一、  陈晨和我在一起就是个巧合。一个戒指引发的缘分。  我俩是在一个聚会上认识的。组织人当初请我去的时候对我说,“林纾,我们就是一起聚会,联系一下感情嘛。”...(展开)

小说短篇小说

 夏日里的邂逅

 一  蒙喜欢游泳,所以当同学打电话邀约前往海湾游泳时,蒙想都没想就满口应承了。  蒙匆匆喝了一大杯水,把泳衣往背包一塞,就骑上摩托车赶往约定的地点。  夏天的...(展开)

小说短篇小说

 微创

 张承材是个正值青春妙龄又帅气的小伙,因身有狐臭在美女们心目中大打折扣。去年夏季在家相中一美女,在微信上打得火热,女的主动约在-餐厅见面吃饭时,饭刚食到一半,因...(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