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西望汉囗

  青年号"拖轮是航行在武汉至上海大型拖轮,计划经济那阵子,毎半月到汉囗一趟,加油,加水,领物料,一般停上两天很有规律。市场经济打乱了计划,沒有到武汉的货,航线改铜陵至上海。冠肺期间船员不能休假,这些青壮年抓瞎了。

  到了六月份来了好消息,武汉解封了,接调度命令武钢矿砂开汉囗,餐厅里锅,碗,瓢,盆齐奏乐,万岁!感谢老调,(指调度室)。船到青山峽,小伙子一个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毕竞八个月沒回家了……。

  张船长从调度室出来,已经沒有先前的兴高采烈了,紧急任务!当天开船,也就是说十八名船员只能在家待三个小时。

  张船长踦上电动车,到家已是八点半了,小区志愿者胡婆婆兴奋地喊:琴琴,你爸爸回了!旋急对张船長说:好好休息几天吧?!怕是一年沒回了吧!有任务,开十一点。胡婆婆说:这是造的那辈子孽,一天都不让过。

  大礼拜,琴琴冲到门囗抱着爸爸的脖子,亲了船长刮的铁青的胡子,妻子淑玲,端装秀丽,三十二岁了,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怎么!?十一点开航?淑玲扫兴的问。好尖的耳朶,你都听到了?张船长问,你那大的喉咙,哪是说给胡奶奶听的,是说给夲奶奶听的。淑玲便对孩子说:琴琴等会做作业,下楼去打酱油,我给你爹下面,说着递去一只碗,媽媽,用瓶子好拿,琴琴说。家里没瓶子了,乖孩子,下楼到大商店去打,门囗小商店是水货,慢慢走,莫洒了!淑玲千叮万嘱。

  亏了孩子。可怜的船员,胡奶奶对一旁的刘媽说,来了,馬上就得走,只有过來人才懂这些亊。刘媽说:过两条馬路,端着装满一碗的酱油,大车,小车,的士,险呀!说着看到琴琴迈着细碎的小步,一步步走来了。胡奶奶赶紧接过了碗,孩子,坐坐,歇下子,奶奶,我手好酸呀!说着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手指僵了似的,无法转弯。胡奶奶捏了捏琴琴的手,估模着两人已幸福了,端着酱油,领着琴琴按了门铃。

  张船长回到船上十一点,水手长揺铃开会,刚说了一句今天开航,下面就炸了把,八个月没回汉囗了,一天都不让过,缺不缺徳!文明的三副小刘说,饱饭不知饿饭饥!这些调度们,每天守着老婆,他们怎么懂呢!二管轮小陶说。机匠小山东吼到:我请假,亲都沒亲一囗老婆,我不走!政委高喊!靜一靜!就是靜不下来。啪!的一声,船长的手拍红了,政委讲了一通大道理,并答应编好队,去公司请示领导,再定。

  解駁,拖駁,编队忙到下午五时一切完毕请示同意笫二天开航。

搜索建议:西望汉囗  西望汉囗词条  
小说言情

 雪映无痕(第三十三章)

 林枫约萧映雪在第一中学旁边的咖啡馆见面。萧映雪到达咖啡馆的时候,林枫已经坐在咖啡馆内了。  萧映雪一进门,林枫便从座位上站起来朝她招了招手。萧映雪走到咖啡桌前...(展开)

小说故事新编

 想念

 你说过等我有男朋友了要带给你看,你说你要替我把关,可是你为什么那天之后就消失不见,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为了你我做了很多傻事。不是自残也不是自杀,而是我在网站上...(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