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北魏分裂(卷2 葛荣称帝 上)

  北魏末年,北方六镇风云涌动。乱起沃野,兵连怀朔,武川二镇,与洛京分庭抗礼。六镇暴动失败后,流民大量涌入北魏王朝统治腹心河北,逐渐形成新的战争策源地。鲜于修礼,葛荣乘势而起,多次大败官军,北魏王朝被迫采取守势,逐渐失去对河北控制,统治危机更加严重。

  【第1回 胡太后安置降户】

  破六韩拔陵走了,带走没有完成的夙愿走了,没有人知道或者是关心他的下落。至于那些向朝廷投降的二十万“六镇降户,”他们还能返回故乡吗?柔然可汗阿那瓖霸占了怀朔、武川、沃野,他能答应吗?

  沃野、怀朔、武川历经战乱,再加上北方柔然的蹂躏践踏,早就已经失去了“逐水草而居”的生活条件,是永远回不去了!

  广阳王渊上书朝廷,建议在恒州(治平城,今山西大同县东)以北,建立郡县,安置二十万“六镇降户”,由朝廷供应米粮。奏书中说:“破六韩贼为患已久,赖陛下天威,今幸而破亡。然六镇降户尚有二十余万口,请置六镇降户于恒州以北,设置郡县,充实空虚之地,息其乱心,使之永为中国之拱卫,则永无后患矣!”

  胡太后览奏,下令群臣合计如何安置六镇降户为宜。

  朝中大臣大多赞同元渊的意见:“宜从广阳王所请。”

  胡太后不语,而是看了谏议大夫郑俨一眼。郑俨“容仪秀美”,在事业上是胡太后的左膀右臂,生活上是胡太后的情夫,当然知道胡太后的真实想法,立即站出来驳斥元渊的意见:“五原(今内蒙古包头)残破,恒州荒芜,哪里有能力安置六镇降户。河北富庶,请于河北安置降户。”

  有大臣反对:“六镇降户,戎狄之性易变,不可刑以法威,不能教以礼仪,乡土之情,未易忘去。若置六镇降户于河北腹心之地,有损无益,恐一旦生变,乱起肘腋,悔之何及。”

  郑俨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胡太后脸色铁青,不发一言。郑俨转头看着中书舍人(立法官员)徐纥,以目示意。

  徐纥显得有些为难,但毕竟“徐郑一体”,必须做出表态,他徐徐说道:“此是国家大事,不可能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必须仔细筹商!”

  朝散,郑俨在太后面前气愤不过:“徐纥不可用也!”直揭徐纥老底:“纥外表看上去似乎很正直,而实际上喜欢阿谀奉承,见利忘义。前者,元叉弄权,(留)放纥为雁门太守。而纥饰貌事(元)叉,大得(元)叉意,被留在洛阳。今天,朝中大臣反对在河北安置六镇降户,纥又曲意迎合。反覆之人,如何得用?!”

  也难怪,郑俨“以徐纥有智数,仗为谋主。”人称“徐郑”,不想今日徐纥出工,却不出力。胡太后倒还冷静:“徐纥肯定有些话不好在朝堂上说!”

  原来,胡太后新近反政,颇欲树立威望,收揽人心,巩固自己的地位,恰值破六韩拔陵败亡,六镇降户需要安置,就和郑俨、徐纥暗中商量,想要乘这个大好时机,采取怀柔政策,妥善安置六镇降户,争取民心,不想受挫朝堂。

  宫人来报:“徐纥求见。”郑俨气得把头扭到一旁。胡太后传旨召见。

  徐纥入宫,觐见太后。郑俨看到徐纥,气不打一处来,数落道:“阴怀两端,无大臣体!”

  徐纥嘿嘿陪笑,“我这样做,也是为太后着想啊!”

  胡太后一愣,详问究竟。

  徐纥道:“陛下刚刚反政,又以女主临朝,众心不服,恩威未著。六镇降户安置事大,大臣们的意见大都与陛下相左。陛下如果一意坚持自己的意见,只恐引起朝野不满,反而对陛下不利。故臣在朝堂上不敢多言,也是在保护陛下啊!”

  胡太后沉吟道:“众论纷坛,意见不等,朕莫知所从。”

  徐纥献计:“无论是置六镇降户于恒州之北,还是置于河北,当使言理俱畅,各抒己见,方显陛下优容也。可诏敕有司及近臣定议,坐听得失,长者从之。然后陛下裁决。”

  胡太后大喜,命徐纥草诏,令公卿大臣与近臣定议。徐纥作为天子近臣(中书舍人负责草拟诏书)参与本次重要会议。

  议者云:“六镇降户初降,多反复,弱则请降,强则叛乱。今我大军陈兵恒州,声威正盛,宜乘此时,悉数将六镇降户徙往恒州以北,分其种落,散居各处,选派将帅,以强兵临之,此乃安边之长策。”

  徐纥坚决反对:“六镇降户受破六韩鼓惑,人亡地失,颠沛流离,怨愤之情溢于言表。现置其于荒芜之地,纵其于胡马北风之处,临之以强兵,假以辞令之色,六镇降户怨气累积,又无从申诉,能无再反乎?”

  有的大臣提醒道:“昔晋武帝(司马炎)不听大臣意见,纳诸胡于中国,与民杂处,二十年后,终成祸乱,致中原鼎沸。此乃前车之鉴,不可不察。”

  徐纥不悦:“六镇降户不类晋时之戎狄,彼皆为我民,也曾多年拱卫边镇,抵御蠕蠕,立功边陲,今日奈何弃之。孔子云:‘有教无类。’若赦六镇降户死亡之罪,授以谋生之道,教以礼仪,数年之后,悉为良民,何来后患。”

  大臣们意见纷呈,胡太后以徐纥意见为高。在胡太后的坚持下,公卿大臣定议,诏令黄门侍郎(立法部官员)杨昱担任全权特使,负责在河北的冀(治信都,今河北冀县)、定(治中山,今河北定县)、瀛(今河北河间)三州安置“六镇降户”。

  消息传到北边,六镇降户喜于河北富庶,从此生活安定,拍手相庆,欢呼雀跃。广阳王渊忧心忡忡地对行台元攥说:“此辈复为乞活矣!祸乱当由此作!”

  安置“六镇降户”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系统工程,北魏朝廷却视为儿戏。不过一个月时间,黄门侍郎杨昱就宣布:提前完成“六镇降户”的安置任务!

  杨昱报喜的奏书一到,无论是“容仪秀美”的郑俨,还是“有机辩,强力终日”的徐纥都高呼万岁!胡太后得意洋洋,下诏抽调兵力向西,镇压关陇暴动。

  诏令名将李叔仁担任都督(兵团司令),从得胜之军中,抽调精锐,全军西迈,增援在豳州(今甘肃正宁县)作战的魏军;

  杨昱在完成安置六镇饥民的任务后,被北魏朝廷任命为侍中(监察长),派往豳州,前往北海王元颢(hao)军中督战,企图一举解决关陇问题。

  六镇暴动失败了,胡太后认为天下大局已定,很快就把往日被幽的苦楚,抛诸脑后。她召见郑俨、徐纥、李神轨等亲信之人,把酒言欢,放纵无度。深宫中的胡太后哪里知道:关陇暴动尚未平息,新的大乱却已在酝酿之中。河北地区由于大量涌入六镇难民,加重了当地老百姓的负担,很快成为新的战争策源地。

  【第2回 斛律金兵败黄瓜堆】

  北魏孝昌元年,秋八月,此时距离破六韩拔陵失败还不到两个月。

  敕勒酋长斛律平、斛律金率领怀朔镇敕勒部南出黄瓜堆(今山西北部境内,山阴县东北黄花梁)寻找木草,水源。据说黄瓜堆在西晋年间,由鲜卑拓跋部建新平城,在此繁衍生息;今天,斛律兄弟要在这里重建部落,生生不息。

  没有想到的是,黄瓜堆早就已经不复当年盛景。到处是草木荒芜,到处可见逃难的流民。突然,有人惊呼:“远处来了好多人!好象是冲着我们来的!”

  斛律金早就已经注意到了,看看扬起的尘土,人数不算少。兄长斛律平担心道:“我众虽多,但很多是老弱妇孺,能战者少,如何是好?!”

  斛律金请兄长保护老弱妇孺,自率部族武装殿后。

  滚滚而来的人不是军队,他们穿着胡服,大多衣衫不整,破烂不堪,或拿着棍棒,或拿着刀矛,一个个吵吵囔囔,凶神恶煞。

  这些人看到斛律金,似乎红了眼,不分好歹,冲了过来。斛律金引弓射箭,射中了冲在前面的人,后面的人见斛律金箭法精妙,吓得停住了脚步。

  他们在远处高声痛骂,细细辩别声音,应该是六镇人。斛律金明白自己遭遇六镇流民,心中叫苦。看看这些人的样子,根本没有放过斛律金的意思,仗着人多,分出一部分人马,直奔辎重;更多的人呼喊着,不顾一切,冲向斛律金。

  斛律金力战,究竟不敌对方人多,部队被冲散了,辎重被抢劫,老弱妇孺被冲散,呼天抢地。斛律金下令抛弃辎重,六镇流民争抢粮食,场面十分混乱。

  斛律兄弟乘乱突围,沿途惶惶,终于打听到,兄弟二人遇到的流民来自上谷(今河北怀来),领头的是柔玄镇兵杜洛周,他的鲜卑名字是吐斤洛周。

  黄瓜堆是回不去了。斛律兄弟二人商量今后出路。斛律平念念不忘自己曾是洛京的羽林虎贲,一心想归附朝廷:“不如投奔肆州(治九原,今山西忻州)刺史尉庆宾!”

  斛律金向来反感汉人当权的朝廷:“朝廷向来瞧不起我们六镇人,把我们称作北人。我们投奔朝廷,得到的只有侮辱和歧视。”

  “我听说尔朱酋长在秀容川散畜牧,称义勇,招纳了不少六镇人,可往投之。”

  斛律平当然听说过尔朱荣这个人:“我在军中曾闻薄骨律镇(今宁夏灵武)别将贾显度率领镇民,‘浮(黄)河南下(避难)’,被尔朱荣留在秀容川。”

  太阳就要落山了,天气会转冷。斛律兄弟必须选择。尔朱荣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和斛律金一样,尔朱荣是酋长的后代;和破六韩一样,都有自己的理想或者是野心;和卫可孤一样,具有极强的煽动性。尔朱荣更拥有斛律兄弟无可企及的财富:他是酋长,拥有自己的部族武装;他是皇亲国戚,受到朝廷的重视。

  斛律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无论承认与否,北魏朝廷已是日薄西山,一天不如一天了!秀容川却在不经意间,一天比一天发展壮大!

  尔朱荣见斛律兄弟来投,高兴地对从子尔朱兆、尔朱天光说道:“敕勒斛律部数经战阵,抚之足以为用。”

  尔朱荣亲自召见斛律兄弟,表示慰问,具体介绍秀容川能够提供的工作。“散畜牧”就是让逃难的镇民有牧可放,有工作可做;“称义勇”就是组织逃难的镇民,拿起武器,为朝廷效力;“给其衣马”就是解决逃难镇民的生活问题。

  此刻,斛律兄弟别无选择。尔朱荣任命斛律金为别将,统领敕勒斛律部,又表奏朝廷,汇报斛律部的不幸遭遇,请任命斛律平为敕勒斛律部第一领民酋长。

  无论斛律兄弟怎么想,尔朱荣为斛律部族所做的一切,深深地感动了斛律部,最终使他们安下心来,在秀容川安家落户。尔朱荣也因此平添了一股力量。

  六镇暴动刚刚平息,河北又出现了杜洛周,这对尔朱荣意味着什么?乱局的未来发展又会如何?所有这些问题,问那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人,问“粗鲁”尔朱兆,肯定是不行的。尔朱荣“阴有大志”,离不开读书人,朱瑞就是其中之一。

  朱瑞感叹道:“乞活军复生了!”朱瑞所说的乞活军发生在西晋末年,当时天下动乱,八王争权,流寓并州(今山西)匈奴、羯等部酋乘势而起。并州民众深受其苦,远走他乡,先后流落到今天的河北、山东、河南,乞讨生活。他们有自己的武装和领导,游走于各派势力之间,成为影响中国北方局势的一支重要力量。

  朱瑞说:“朝廷不明,令乞活军复生,天下乱矣!”

  天下越乱越好!尔朱荣大喜,派人打探消息,密切注意河北动向。

搜索建议:北魏分裂  北魏  北魏词条  称帝  称帝词条  分裂  分裂词条  北魏分裂词条  
小说

 酒中有深味

 老朱,老牛,老杨和老马这四位是某县城供电公司的四名员工。这四位不仅在姓氏上风格相同,在生活趣味方面也蛮合得来。别的不说,单是饮酒这一项,就是这四位的共同爱好。...(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节日的玫瑰

 生活,本来就是夸张的、荒谬的、痛苦的。生下来,活下去,才是简单的、真实的、强悍的。  ——题记  二0一二年二月十四日。西方情人节。早晨八点二十五分。上海。长...(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