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连载 84)

  二

  12月的齐齐哈尔,严寒笼罩四野,滴水成冰,早晨起来厨房里的水缸结起一圈薄薄的冰。窗台上、门框上挂满积雪,房顶上的积雪融化后流下房檐,冻结成晶莹剔透的冰锥,太阳一照折射出七彩的光环。

  那时候的冬天要比现在冷得多。形象说冷到什么程度,大人叮嘱小男孩儿不要在外面撒尿,你要不听话,非在外面撒,那就有好戏瞧了,没等一泡尿撒完小鸡鸡会和尿柱冻在一起,一拨拉准掉下来。我倒没试验过,就是不愿意上厕所拉屎。憋泡尿还好办,在院子里找个角落随便撒,憋泡屎就不好办了。公共厕所里四面露风撒气,大白天往那儿一蹲,北风咬得屁股蛋生疼。粪坑里的大便多了,冻成一个堆起的冰坨,最上边是个冻得邦邦硬的粪尖,必须让开它才能大便。这样一来风就更硬了,我蹲两分钟就透心凉,没冻成冰棍儿也差不离了。常常没等肚子里的大便排泄完,人就提上裤子往家跑,冻得满脸通红,满屁股通红,靠着火墙暖和半天缓不过来,肚子里憋得慌又想上厕所,糟糕透了!

  母亲因常年打扫厕所摸出一套躲避严寒的经验,她让我去厂里的三楼单身宿舍上厕所,那里的厕所有充足的暖气,你想蹲多长时间就蹲多长时间。主意妙不可言,去那大便舒服倒是舒服,可要跑二百多米远的路程。有一次我拉肚子,顾不得戴棉帽子就往三楼跑,回来后耳朵都冻白了,好几天痒痒的。母亲说这是冻伤了,从此不许我光着脑袋出去,上趟厕所得佩带全副武装,穿戴整齐大衣、帽子、手套,你说麻烦不麻烦!我真不明白人家怎么方便的,他们怎么没有我的这种难言之苦!

  凡在北大荒生活过的人,都一定领教过暴风雪的厉害。严寒把原野的积雪冻结成粉末状,呼啸的北风一来便把雪粒搅到空中,天空中的雪片又苫布一样罩向大地,漫天风雪狂舞着迎面扑来,天地浑然一色。沟沟坎坎填平了,大路小道堵塞了,连路沟边干枯的野草丛都被大雪淹没了。

  风雪太大,我无法出门,索性叫彬子、春节、铁南等小伙伴到家里来玩。母亲愿意让他们到我家玩,免得我出去惹事。还有一个我不愿出门的原因是脚上有冻伤,一到冬天,穿多么厚的棉鞋也会冻得奇痒难耐。那年母亲抱着两岁的我从山东来齐齐哈尔北满钢厂,母亲听说北大荒奇寒,特意买了一件厚厚的棉大衣御寒。下火车后怕冻着我,用大衣严严实实裹着我的身子,两只穿着薄棉鞋的小脚却露在外面。母亲没想到从齐齐哈尔坐汽车到北满钢厂驻地富拉尔基需要跑一个小时,车里车外一样寒冷,大人都冻得难以忍受,何况一个小孩儿。一路上我伸腿蹬脚地哭个不停,母亲怎么哄都无济于事。她以为我生病了,汽车一到站马不停蹄去医院检查,医生查来查去才发现我的脚丫子冻伤了。从此落下个冻伤的毛病。

  窗外,团团逆转着的茫茫飞雪,很快变成模糊的一片,连天空都看不见了。风把雪花从门缝里吹进来,在外屋门口化成一汪积水,结成薄冰。我们憋在家里轮流讲故事玩,往往要讲很长时间。大片大片的雪花扑打在窗上,好像鸟儿在扇动着翅膀。孩子们相互讲着各种各样的故事,有叫你发愁的,有叫你害怕的,有叫你伤心的,还有叫你十分好笑的。我们就这样度过一个个冬天,静静坐着,听得入迷,要是没有故事,那漫长的时间该多么乏味!我最喜欢听铁南讲故事,为之绝倒,他是我们当中最有学问的孩子,说话能说到点子上,无论听来的还是从书上看来的故事,他全能记住,张口就来趣味横生。讲逗乐的故事时,自己却一本正经,大家都感到有趣,我也感到很有趣,似乎我内心的一部分伤感都被暴风雪飘去了。

每每铁南绘声绘色讲着,我们津津有味听着,逗得大家捧腹大笑。我常常惭愧地想,类似这样的故事自己怎么一个也编不出来,还喜欢读书梦想当作家呢!比如他有一次讲一个傻瓜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财主,老想让他娇生惯养的傻儿子学些本事。有朋友给老财出个主意,要他给儿子一笔钱去外面闯荡闯荡,自己学点儿“真经”回来,将来也好有大出息。

  老财采纳了朋友的建议,拿出一大笔钱给儿子带在身上,千叮咛万嘱咐儿子,这可不是简单的事,别着急回来,起码学到真本事再见他,不负老子望子成龙的一片苦心。老财儿子打起背包出发了,他的鼻子朝上翻,两腿朝里弯,眼珠瞪得滴溜溜圆,走过一村又一店,一个人到处瞎逛,没看到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  

有一天,他刚刚走到一座房屋前,发现房子似乎在摇摇欲坠,万分危急关头,突然听见有个孩子喊:“大事不好,房子要倒!”房子里应声跑出两个老人。人命关天,儿子觉得这是个值得学习的“真经”,赶快掏出钱给那个孩子,感谢他教会自己怎样救人。老财儿子谢过人家继续往前走去,又碰见两头猪跳出猪圈,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大汉霍地窜上去揪出猪鬃,大喝:“公猪母猪,哪里逃跑!”接着将两头猪拖回猪圈。老财儿子觉得汉子如此孔武有力,该是自己学习的榜样,立即请汉子喝酒拜他为师。两人在一家小酒馆喝酒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个邻居家的男人抱着脑袋跑出门来,正在诧异之际,一个男孩儿怒气冲冲举着棒子追打出来。他们的疑惑很快就被打消了,原来是邻居家宠孩子宠得厉害,儿子一不高兴就打他老子玩。父亲可能觉得孩子追打自己没面子,赶紧息事宁人道:“儿,儿,别打爹,爹给你买糖吃。”这一招儿还真灵,孩子怒气顿消,笑逐颜开,再也不追打他爹了。老财儿子大喜,心想天下的便宜事怎么都让自己碰上了,这回倒好,不用花钱,就能取到第三个“真经”。

  事不过三,老财儿子认为自己取经成功,周围再也没有比他聪明的人了,也没耽搁,马上打道回府,想尽快返回家园向父母汇报学业。又过几天,老财儿子返回村子,没等走进家门,就兴致勃勃大喊:“大事不好,房子要倒!”老财夫妇一听喊声吓坏了,慌忙连滚带爬窜出屋外。儿子见状接着喊道:“公猪母猪,哪里逃跑!”老财缓过神来,见房子没倒,儿子又如此无礼胆敢骂他是公猪,勃然大怒,拿起一把铁锨打向逆子。儿子大惊,心想我哪儿学错了,惹他老人家生气,他鼓起勇气用胳膊挡住铁锹把,赶快把第三个真经道出来:“儿,儿,别打爹,爹给你买糖吃!”

  结果老财一口气没上来,活活气死了。

搜索建议:原谅,但不能忘记  原谅  原谅词条  忘记  忘记词条  不能  不能词条  连载  连载词条  原谅,但不能忘记词条  
小说青春校园

 一直很安静

 1  读初一的时候,博文开始每天载我上学放学。博文总是将车子蹬得飞快。他是个安静的男孩子,一路上总不说话。  我所居住的是个四季分明的漂亮的小镇,有很多小树林...(展开)

小说爱情小说

 感谢有你

 记得那年我转学到郑屯中学,因为脚伤的我行动不便,又因为离家远,所以不得不住校,然而我没想到我的世界却多哪一个你,我更没想到的事,你把你的世界都给我时,我却不知...(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