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冰城狂飚(16)

  十六、冰城卷狂飙

  暴风雪连续多天袭击了哈尔市。沉云低低沉沉,愈积愈厚,愈积愈浓,堆满了整个天空。鹅毛似的大雪,密密麻麻地飘落下来,盖住了整个市区。到了晚上,狂风更猛,呜嗯怒吼,啸音飞旋,扬起满天大雪。整个城市迷迷茫茫,显得凄清、荒凉、冷寂和可怖!

  1967年1月,狂飙似的传闻,炸开了城市的焦躁。面对惊天动地的消息-------“要夺权了”,市民们只有少数人半信半疑,大多数的人干脆不信。

  上海一月风暴之后,毛主席及时总结了上海的经验,并通过两报一刊,发出了一道道最新的指示。毛主席号召全国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起来,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夺权,全国迅速卷起了向各级党政机关夺权的风暴。

  毛主席说:“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起来,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

  上海市的造反派最先起来响应毛主席的号召,1967年1月5日,在中央文革张春桥、姚文元的策划下,以王洪文为首的上海造反派,一举夺了上海市委、市人委的大权。全国性的大动乱开始了。

  上海市造反派夺权的消息传来以后,哈尔市的造反派就开始酝酿全省范围的大夺权行动。这次大夺权主要由哈尔市大专院校造反派发起,工人、机关干部等各界群众主动配合。1月下旬,哈尔市大专总部负责人在省委办公厅召开紧急会议,会议由崔钢主持,经过充分讨论,决定全市的革命造反派联合起来,展开夺权斗争。夺权行动分两步走。第一步,由各校派出代表配合本单位的造反派先夺取两个关键部门:一是省市两个报社,把舆论工具夺过来,建立文化大革命的舆论阵地,使舆论有利于文化大革命的新发展,配合红色造反者的革命创举。二是把省市公安机关,把专政机关夺过来,形成对文革反对派和社会上其他阶级敌人的威胁力量。与此同时,乘胜前进,推动全省造反派的大联合。第二步,在大联合的基出上,组织夺取省市党政机构的大权。

  回到学校后,总部立即召开战斗团分队领导扩大会议。经过大家的推选,崔钢最后拍板:由魏星学带一些人去省公安厅,贾富、董振山带一批人到市公安局,张云生、周晓东带一些人去省报社,钟福祥带一些人去市报社。崔钢最后说:所有去参加夺权的人,必须接受大专总部的统一领导,注意与兄弟学校造反派的协同作战,特别是要和内部造反派里应外合,密切配合。

  夺权斗争从早上开始。在报社造反派的有力配合下,夺取省市两个报社的权,进行的比较顺利,一个上午就把报社的权力夺过来了。但夺取两个公安部门的权,却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最大的阻力在市公安局。

  当时,造反派的思想和组织上的准备很不够,存在麻痹思想,缺乏周密细致的调查和足够的应变方案。市公安局保守派力量大,他们事先得到情报,很多公安干警中午都没有回家,他们集中在公安大院里,作了周密的防备。学生造反派一出师就受阻,刚进大门时,就遭到了强有力的抵抗。市公安局的干警们拒绝开门,内部的造反派人少力单,配合不够得力。当外面的造反派发动强攻时,市公安局的保守派就组织了强大的力量把他们赶了出去。市公安局的夺权第一次没有成功。

  龙大战斗团组织了大批人马赶去市公安局支援,双方进行了激烈的拉锯战,到了晚上,市公安局还没拿下来。

  夜里12点多钟,由于几天过于劳累,崔钢和总部几个头头实在支撑不住了,便躺下休息。忽然,一阵敲门声把他们从睡梦中推起床来。

  “好啊!我们在前线浴血奋战,你们却在这里睡大觉!”吴文忠和几个同学朝着他们大叫起来。

  崔钢赶紧爬起来,揉着无力张开的眼皮,显得非常疲惫:“别骂人了,有事快说,我们也是刚刚躺下-------”

  吴文忠他们听崔钢这么一说,破怒为笑,简要地介绍了情况之后,一起商量起对策来。

  吴文忠问崔钢:“市公安局遭到保守派的顽抗,有可能发生武斗,怎么办?队伍要不要撤下来?”

  崔钢沉思了片刻,显得非常果断:“我们一定要坚持说理斗争,可用广播喊话做工作,绝对不能先动武。我们一定要下定决心,不怕困难,和全市造反派紧密团结,勇敢战斗,决不后退!”

  “明白了,我们要的就是你这句话!睡吧,打扰了,对不起,”吴文忠作了个鬼脸,走了。

  暴风雪刮了整整一夜,市公安局的夺权斗争也进行了一个通宵,当曙光初照的时候,传来了好消息:红色造反者已经夺取了市公安局的大权,而且有惊无险,没有发生武斗。崔钢和总部的头头们喜不自胜,笑了。

搜索建议:冰城狂飚  狂飚  狂飚词条  冰城  冰城词条  冰城狂飚词条  
小说纯真年代

 流沙幻虚

 同山镇,位于暨阳城西南部,这里山清水秀,环境优美。  大凡知道同山镇的人,便会说出那种叫做同山烧的高粱烧酒,自然,还少不了那片有着传奇色彩的汤江岩。  不说别...(展开)

小说微小说

 我对露天电影厂的回忆

 欠缺  七十年代的时候,以前我们厂里没有什么娱乐文化生活。我们厂里的领导就找了一处空地叫工人用铁架子焊了一个挂银幕的大架子。以后那里就叫电影场了。  那个时候...(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