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荷花有约(第一百二十七章:story:127)

  一直睡到大天亮还赖床,在这深冬的季节里,尽管日上三竿却因少去烈日的照耀近似刚亮不久,我每天晨早时看到窗外黑个通透,便分不清是昼是夜。

  窗外晨景甚亮,此时神情明智,突地觉得有些急了,寝内间窗扇和帘帐未开,依旧乌漆抹黑,需点上烛火,才易去茅厕。

  这里设计到位,茅厕设在内寝不远处,就算是不着烛火,摸黑亦能清楚辨路,不会轻易走丟的。

  小解完毕,身心得到全方位的放松,见内寝漆黑满眼,便重新脱去外衣和靴子,又与床榻不分离。

  每隔一分一秒都掐指计上,每计一秒,就转神关注着天色的变化,见变化不大,很安心躲进被褥里头假装瞑目。

  过小会,又探出头来,依旧如此,再次把头埋进内,又一次探头,还是黑……

  来来去去,重重复复,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的徘徊,忽听不远拉帘声,我喜从心来,掀开被褥,内间大亮,心里默默嘀咕“终于天亮了。”

  一切准备就绪,把昨晚收好拾好打包好的苦水倒出去,想想开心自然来。

  我从锦被里爬起,原来是月蓝拉开了帘帐,窗外的亮带动室内的亮,满堂大亮。

  早膳后,正欲出宫去,便得少华法术传玄镜,毫不犹豫地接下,他约我去无尽边界处僻殿外一会。

  我事不宜迟出宫去,二话不说奔向目的地。

  无尽边界僻殿外,姑娘与少年肩并肩一同看美景。

  站了良久,少华才想起关心“你没事吧,他们有没伤到你?”

  我呆滞会儿后,方破晓他问的是昨天那事。

  我眉间一皱、一紧,皱得有些显出温情,摇摇头摆摆手“没事,那东诺海最后却拿起剑刺向自己来逼欧阳常德放了我们,都不知在搞什么鬼。”

  他颇有惊讶露在脸上“竟然有这种事?”

  我突然想到一个关键性疑点,神色与语气都加励几分“话又说回来,是不是你把消息散布出去招来他们两口子的,我只告诉你一个人知。”

  他左边握箫的手猛地一顿,不答话,转眼看过来,我以为要大祸临头,他却附下身来捡起一颗青石子于地上乱写乱画。

  他这是要替我做丹青?

  不多时,他便丟掉石子儿重新站起,秘秘道“我给你表演一个法术吧。”

  只见他那只没握箫的右手一摊,满掌星光从掌面上浮起,透过这满掌星点,我看到一个大概六岁的小女娃。

  即欲问星光闪烁里的孩童为谁,话却卡在喉咙中无法出口,无端觉得她就是眼熟,可是绞尽脑汁依然毫无头绪,想放下都由不得自己,欲罢不能。

  好痛苦啊!

  不知何时,他已收回法术,就在这一瞬,终于有点眉目了,呀,那是我儿时的模样呀,难怪似曾相识。

  我甜甜地笑,笑得合不拢嘴。

  他柔柔问道“怎么样呀,认得她是谁吗?”

  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我呀,难道我连自己都不认得?”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托着腮帮子欲言又止好几回,鼓起几场勇气终勇气充足,再出问“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我既没半点做客人的自觉,他也不需硬撑着主人的体面,冷冷应道“我又不是吃饱撑着,专门弄八卦。”

  我不是怀疑他的意思,确确实外婆生日只告诉他一人,现在摊上这场祸端,当然首个想到他,随口问问。

  忆往事,前些天已将同欧阳常德的恩怨情仇一律告知与他,当是时,他还时不时提提这个,问问那个,还信口开河要帮忙查东诺海生平。

  我为此乐了多天,到头来一场欢喜一场空。

  那时,他每当闻到我只要有一丝不妥便会第一时间过来问“你没事吧”之类的话语,那段光景最幸福。

  晃然想起刚与他重逢时的轻浮和冷酷,还有吊儿郎当,紫棠是怎样从万众中脱颖而出成为他未婚妻的,许是与我有着莫大渊源也说不定。

  呵呵,睡前吃点大头菜便能美梦成真了。

  眼前点点滴滴,激发忆起无轩大叔要找妹妹的事。

  少华此时神情随和得很,随和到能用‘出神入化’四字来形容“眼下这样光景,让我想起无轩大叔来。”

  他笑得荒唐“他之前说要找妹妹,现在找着了没?”

  我答得疯癫“找什么找,他连妹妹的画像也没有。”

  ……

  微风吹动着衣领一角微微折起。

  如此良辰美景已经持续四五个时辰,与他在一起,我感觉度年如日,度时如秒。

  正乐乎着,有个徒儿跑过来,良辰美景因此遭到破坏,离远地,能隐约认出这服装属无妄宫所有,他步步靠近,一睹,果然如此,我碰碰少华“你的人来找你了。”

  他软着颔点点头。

  少华回首之时,那弟子已近身,我大致瞥他一眼,徒儿不比我们年长,属少年类型,他非常焦急道“掌门,宫里有一弟子半月前外出到现在下落不明,有请掌门回宫商议对策。”

  此时此刻,必然知道他因公务又将要离我而去。

  少华先露一个无奈眼神,然后先我后他“我现在有朋友在呀!”

  我平时有稍微的任性,今当着外人面,竟是那么的善解人意,柔声道“你去吧,这是公务,我明白。”

  我话音刚完毕,他就与徒儿走呀走,像在走难,仿佛走迟一步会遭到严刑拷打。

  少华一走,尚且残存的良辰美景瞬间化作独守空房,伤心失落过后,自然是打道回府返上宫了,一路踱着步子一步接一步颠簸,心中空落落,脑海白茫茫。

  走着走着,思绪如汹涌的浪排山倒海而来。

  话说,这东诺海无事献殷勤,让我提心吊胆、心慌意乱,过去时候,只是偶尔一次怪怪地,可昨天是彻底地反常,她竟然以死相逼要欧阳常德放了我们。

  反常,太反常了。

  在过去一年里,屡屡遭她暗算,好几次差点命送黄泉,幸亏我天生是个福星转世,才能频频逢凶化吉,保下小命活到现在。

  曾经有过多少次,幻想她要是娘就好了,但如今,如果真如我所想,娘一直都在身边而不能相认,还要弑母杀女,造孽了,造孽啊!

  想到此处,害怕与伤心一起来,不禁热泪纵横。

  天哪,千万不要这样,我宁愿她不是娘,也不愿意娘是个弑母杀女之人,若真如此,叫外婆如何承受得了。

  东诺海呀东诺海,你千万不要是我娘。

  我怎么觉得自己是在口是心非?

  一路走一面想,心里就这样揣着这家伙回到上宫,这双累得慌的纤腿儿终能歇歇,脑海渐渐平静了刚刚的纷纷扰扰。

  月蓝从寝外跑过,见着我,眼睛亮了亮,她有礼不失数叫声公主。

  我横视匆忙一扫,好像瞥着她衣摆下和衣领上皆沾有乌渍,即揣猜她刚外出归来。

  呃,她去哪了,宫内除那片绿植之地有充裕土壤外,别无他处,她衣上土壤与那片绿植土壤大有不同,不用多问,肯定是趁我不在家逃到宫外逍遥快活去了,这家伙变得有胆色又聪颖了。

  往常外出少不了打招呼,现在听话心腹发生质变,变得长毛长翼了。

  时间好是神奇,它能使人渐渐改变,神仙不例外。

搜索建议:荷花有约  荷花  荷花词条  一百二十  一百二十词条  有约  有约词条  story  story词条  127  127词条  荷花有约词条  
小说微小说

 愿望

 刘金芳跟丈夫李金河都是残疾人,靠吃低保生活。刘金芳的娘家,只有父亲了,母亲去年走了,跟父母一直在一起生活。原本,她的父母还都能照顾她和丈夫的一般生活。母亲一走...(展开)

小说连载

 造反要付出代价(1)

 一、 到农村插队  造反是要付出代价的。在文化大革命中,那些狂热分子在铸造其“辉煌成就”时,历史也记下了他们对国家和人民所犯下的罪恶。当文革结束时,清算他们的...(展开)

小说玄幻

 双生子(五十九)

 为了不被那些小年轻发觉我们聚居的地方,夜里点起了蜡烛,我和小夭对面坐着,听小夭介绍了之前的情况,包括我家访孙士兴家被轩辕八子以八荒锁魂阵抽取元神被风语一干人解...(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