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身价14亿的三只猫想到了死(第十三章 决战,决战,决战! 任务第35天)

  1

  冷虎跑到小区门口喊来了两个协助站岗的社区志愿者,三人合力将老胡向沟上抬的时候。他们听到一片急促的警笛声由远而近,数台大巴自机场方向疾驰而来,从侧面那条主干道驶过。

  “又一批医疗援军到了!”一个志愿者说。

  “不,他们是逆行者!”另一个说。

  “你们也是逆行者。”冷虎看向他们二人。

  “你也同样。环卫人同样伟大,你也是逆行者。”

  三人同时点头向对方致意,目光波动,闪出一种坚定的精芒。

  “不要叫110或救护车了,我们自已想法儿去医院。”

  此时,夏口市的各大医院门前,一支支医疗救援队志愿者队伍正在快速集结。最早到达的那批逆行者,已在当天下午开进了战场。

  扶着老胡血葫芦一样的头,坐在社区志愿者私家车后座向外望去,冷虎禁不住浑身颤栗,热血奔涌。许多居民家窗口射出耀目的手电,成片的光束在向这些逆行者致敬。有人带头唱起进行曲,随即成片雄壮的歌声在街区回荡开来: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机的时候,每个人都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

  它,在心与心之间反复穿梭游走,向一个个蒙尘已久的孤寂灵魂反复叩击,将零落一地的脆弱拾起后,带着一丝悲壮腾空而起。它冲向茫茫宇宙的至暗处,并放射出人类唯一可以撼动宇宙的那股力量。

  2

  这时间,钻进驾驶室里的美短已经摸到了车钥匙,他从车内按下门锁,踩离合发动车辆,挂上一档,左脚慢松离合,右脚缓踩油门。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对于梁总夫妻在车外的叫喊和拍打,他看也不看,目光烁烁,坚定看向前方。

  让他大感意外的是,车子到村口时,青二见到开车的人是他,不但没抬杆,居然像盘查可疑人一样问他去哪里。

  “打开路!”美短面露阴寒,冷冷地说,“这是命令,听到没?”

  “但是,”青二咋唬着说,“这可不是你的东西。”

  美短霍地从驾驶室出来,站到车门脚踏板上,厉声说,把杆立即给我打开,听到没!

  这时,梁总一路呼喊着追来,已经越来越近了。

  美短几步跨到路杆前,伸手自己移开路障。

  搬完路障刚要上车,那青二却站到了车灯前。他将红缨枪一转说,“看,人家梁总找过来了吧,你是偷东西,我不能让你走!”

  “滚开,我拉它去镇上。”

  “不让,你给梁总解释清楚。”

  “给我让开!”美短声色俱厉,浑身打颤。

  “不,这是我职责。”

  “狗屁,你让不让开?”美猫重新跳下车。

  “不让。”

  “浑蛋。”

  “骂我也不让。”

  “啪!”美短甩手打出一记耳光,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打人,且打得如此绝决。见青二打了一个趔趄,还要上来与自己撕巴,后面梁总还差五十米就要到跟前。美短咬牙切齿抬脚向青二踹去“给我滚一边儿去!”

  飞身上车,他将车子驶入了一片黑漆的夜。

  3

  将上上下下缠裹完毕后,道仙猫显得十分沉着,她拔通了闺蜜瑶珂的电话。

  “珂珂。”她还没来得及往下说话,对面立即传来了大呼小叫:“我刚看到,你的粉,过一百万了吔!大家都以为你出事了,为什么这两天一直不上节目?”

  “你听好,”冷雪面目平静地说,“如果我没回来,我可能就是出事了,也可能被他们扣了,也可能得了那个病。总之,你记住我的直播密码,如果我回不来,粉就是你的了。记得给我报仇。”说完,她说出自己的密码。

  “等等,等等。”瑶珂打断她,“你要干嘛?”

  “我得去营救我男朋友。他,不行了!”

  “啊?去哪儿营救,咋营救啊?”瑶珂一脸吃惊。

  “你别管了,总之,我这次凶多吉少。不多说了,时间很紧,我挂了!”

  “等等,等等!”闺蜜急切地说,“你别那么傻,做傻事可不好。我会着急的。”

  “你别管了,我得走。”

  “最后一句!别挂,很关键。”

  “你快说。”

  “我建议你去的时候打开视频直播,让大家知道你的处境,事后还能声援你。”

  “聪明,珂珂你好样儿的!”

  挂掉电话后,她将直播视频刚一打开,立即跳出了许多留言,最为醒目的是平台告知她粉丝过百万的通知。

  这曾是她梦寐以求许久的,以往定然会乐得发疯,但眼下她毫无兴奋感。她关闭了对话功能,以免里面发出声音,在上面打出公爵号邮轮五个字后,伏在门上倾听一会儿,她向直播里的人露了下脸,便熄灭了室灯,打开一条门缝。

  第一道关卡很轻松就过去了,那个人正在对着另一侧房间里探头出来的一个人解说什么。第二道关卡她丢了一件东西向另一侧,乘人查看的时候滑了过去。第三道关卡正有两个人在换班。第四道关卡是个上下楼梯的对角,可以找到视线死角。第五道关卡有两个人正在那处窄过道叽哩咕碌讲话。她在船舷的黑暗处等了很久,直到他们重新回到舱内,她心脏越跳越快,因为这时候离南振的房间已经很近了。

  八十米,六十米,五十米。

  正当她拐过最后一道弯,跑向那扇门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令她绝望和恐惧的断喝:

  “Stop!stop!”

  那是个肩头有级衔的船务人员。她回头向那洋人看了一眼,再次拔腿向南振房间飞跑,在后面那人的呼喝声中,刚跑出去几米,突然,南振的房间门开了。她脚步一顿,吃惊地看到,有个穿戴密实的人从里面闪出来,接着,倒退出来一个穿生化服的人,他抬着担架的一头。南振躺在上面。后面有人端着担架另一头,第四个人手上拿着消杀设备在四处喷哂。

  在她愣怔的一瞬,有人将她死死按住,冷雪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白,她拼命大叫,不顾一切地向南振冲去。但第一个出来的人迎上来,将她拦住。她不断哭喊踢踏,一遍遍呼喊南振的名字,然而,一切无济于事!

  南振试图抬起头,但剧烈的咳嗽和难以喘气的状态,让他只是艰难地挥了一下手。他被人抬向舷梯口。那里已被白布遮出一片甬道,仿佛一条通向地狱的门。

  “保重,等来世,我一定娶你。”南振虚弱地自语。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这句自语。远处的冷雪向他大叫:“南振你浑蛋,我不许你死,不许死!你得来娶我!”

  这段撕心裂肺的直播视频,被人们迅速传播了开去。

  驻该国大使馆很快为当地领事馆打来了电话。接电话的人一脸肃然,果断大声重复:

  明白,立即组织协调撤离,不惜任何代价!

  4

  冷震山有慢阻肺病史,加上新冠肺炎的打击,这时的氧饱和度只有60%-70%左右。晚上10点,床旁护士发现病人的呼吸机开始报警,立即喊来大夫给他拍了一段视频,发现呼吸机的波形极不稳,潮气量非常低。

  看到呼吸机氧气压力不足,主治大夫让人搬来一个氧气瓶,再用吸氧管插在他床头的氧气孔里,一个导管、一个氧气面罩、一个钢瓶,两套供氧系统同时供氧,这是当时所能采取的不是办法的办法。可即便如此操作,效果还是不好,氧饱和度最高只维持在75%左右,到了夜里11点多,冷震山已经出现了意识障碍……

  冷震山进入生命弥留之际,正是三个孩子各自奋战的关键时刻。这之前,他让孟万聪为三个孩子发去了一个短信:

  任务完成很好,密码是你妈妈的生日。

  有那么一刻,冷震山清醒过来。看到身旁紧张不已的那个其实是护士长的“护士”,他居然还笑了笑,安慰她没关系。他指给她看床头号牌上自己的名字。

  多年的经验告诉她,这种清醒不是好事,患者很可能是“回光返照”。那护士长向他无限伤感地点了点头,用一只笔在手套上写下自己名字,展示给他看。随即,她握紧冷总的手,眼泪止不住哗哗流下来。

  冷总仿佛早已知道她的名字,向她点了点头。

  “对不起,对不起。”她悲凄地说。

  “不,你尽力了,很好。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冷总说完,眼前幻化出一道光。他觉得眼前分明是自己的妻子正站在那儿。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愉悦感,倏忽间传遍了全身。

搜索建议:身价14亿的三只猫想到了死  决战  决战词条  身价  身价词条  想到  想到词条  任务  任务词条  
小说纯真年代

 流年的秘密

 Part1  她痛苦地看着那个死去的孩子,用手爱怜地抚摸着孩子的头发和暗淡的双颊,孩子的眼睛还是睁着的,里面有恐惧,有疑惑,还有悲伤和绝望。女人恶狠狠的盯着男...(展开)

小说青春校园

 蓄谋已久的情书事件

 蓝希第一次不知道该怎幺做选择,是在她十六岁春天的一个下午。  她从教室里跑出来,迎着阳光奔向收发室,值班阿姨递给她粉蓝绿三个颜色的信封。  粉的是直升本校高中...(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