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退婚记(三)

  退婚记(三)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东方鱼肚白色,喜鹊台村后良家地里

  歌声一片,青年们在杨天一的带领下,认真的给玉米定苗除草。

  太阳出来了,天一把写好的木牌插在显眼的地头上,在红色阳光下,大字放出光芒,“人定胜天,科学种田。喜鹊台青年试验田”

  青年们笑着离去,回家吃早饭,等待生产的钟声。

  夏日里,小苗茁壮的成长。

  月光下,青年们在操场载歌载舞练习汇演节目,夜深了,高兴的离去。

  忽然,乌云滚滚,雷鸣电闪,一场暴雨狂风到来,天一急忙起来奔向试验田,保护好种苗,向试验田跑去!

  风雨就是钟声,青年们都顶风冒雨来到试验田里。

  大风雨把禾苗浸泡在泥水里,天一扶起在水里一颗秧苗,根都出来了,天天把秧苗埋在土里。雨太大了,秧苗又冲出来了,天一没有穿雨衣,睁不开眼睛,雨水呛得他不停的打喷嚏。龚雪来到天一面前说:“天一哥,等雨停了我们在扶秧苗吧。雨太大了,我俩先到机井房里避雨。”脱下雨衣给天一披上,天一抬起头来,看着龚雪急忙的说:“龚雪,你穿吧!天气凉,我顶得住!”龚雪着急的说:“来,一个雨衣我俩穿,天塌下来俩人扛!”天一好感动,抱起龚雪亲吻,暖流像雨水一样流进天一心灵。在闪电中天一看见龚雪的脚流着鲜血,急忙说:“你的脚受伤了,为什么不穿鞋!”龚雪说:“不碍事的,黑黑的天,我来找你,我的鞋跑丢了!不知啥东西扎了我的脚!”天一抱着龚雪披好雨衣,进了机井房。

  机井房里的挤满了青年,大家在避雨,盼着雨停,盼着天一的到来。

  在闪光中,青年们看见了天一抱着龚雪来了,同声高喊:“恩爱的夫妻,水中的鸳鸯!”天一放下龚雪说:“大家都来了”天一雨衣的雨水流在地面,龚雪两只脚流着血染红了机井房的地板。杨云尖叫:“龚雪脚流血了!”再闪光下,杨云用自己的上衣为龚雪包扎龚雪的脚。

  雨在不停的下,急坏了青年的心。

  暴雨终于过去了,月光又铺满的大地。青年们立即把二亩种子试验田的秧苗都扶起来,绿油油玉米苗挺拔如初,在微风中向青年招手。

  社员高见在评工会上,对待天一很不满,古来都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天一跟我过不去,我说的话都是耳旁风,我走过的桥比他走过的路还多。因此,怀恨在心,恨不得把试验田里的玉米苗拔掉,才解心头之恨。

  这天的暴雨高见很高兴,也到地里看个究竟,在电闪中看见天一抱着龚雪进了机井房,咬牙切齿拔掉几棵玉米苗,高喊:“老天助我!我可以收拾天一小兔崽子!”狂笑着。

  在闪光中,看见泥拧里露出一双女鞋,心里高兴,人证物证都有了,机会来了,骑驴的看账本走着瞧,冒雨回到了家。

  天一把试验田的玉米苗扶好了,看看天空,月亮还在头顶,午夜两点多钟。天一说:“青年们,我们把七十亩地玉米苗扶起来在回家!”大家来到七十亩地扶玉米苗。

  一夜的狂风暴雨高队长没有睡,冒雨来到的黄洼,雨太大了,玉米苗倒了,铺满了一地,浸在泥水里,高队长看看秧苗,掉下眼泪,大丰收的希望没了。他想到青年试验田一定更糟糕,科学种田成了泡影。

  来到试验田,玉米苗儿挺拔如初。看看地上的脚印。一定是天一和青年扶起的,心里亮了,喜鹊台社员有救了,扶秧苗夺丰收。

  高队长听到七十亩地传出,下定决心,排除困难,争取胜利声音。

  高队长来到七十亩地,加入扶玉米的队伍中。

  东方红了,天一高喊:“青年们,收工了,我去找高队长汇报,抢扶秧苗,与天斗,夺取丰收!”高队长笑了,高声说:“天一,不用汇报了,我看到了,与天斗,夺丰收!”天一看见了高队长说:“我感谢高队长对我们的支持!”高队长说:“时代不同了,科学种田全靠你们,一代新人换旧人,毛主席说世界是你们的!”大家笑起来同声说。世界也是高队长的。

  早晨钟声响了,社员们,来到大柳树下,谈论暴风雨的事情,高队长说:“一夜的暴风雨吹倒了玉米苗,吹醒了我的头脑,暴风雨中,青年们一夜没有睡,扶起了泥里的玉米苗,挺拔奔放,我相信科学,跟青年们走,今天我们全力去扶玉米苗,与天斗夺丰收!”高队长讲完话。

  高见高声说:“队长,几百年来,那里有扶玉米的,玉米自己会挺起来,我们扶玉米要减产,劳民伤财!”高队长怒道:“高见你这块绊脚石,我早晚送你去学习班!”高见的媳妇来到高见面前,一脚踢在高见屁股上说:“我把你这块绊脚石踢碎!”社员马涛高声说,张大姐好厉害!屁股踢坏了,废物一个,嫁给我吧!。社员们大笑起来!。

  社员们在高队长的带领下,去扶玉米苗。

  高见摸着屁股离开大树下,他没有去地里,到公社里去告状。

  公社里分管治安的公安局特派员刘岩,是高见姑表弟,是亲三分向,我高见有靠山。自己心里高兴,背起龚雪的布鞋,一边走一边唱起了皮影戏。

  棒打鸳鸯两处飞,我叫天一龚雪两分离,

  他们不识我伯乐,我高见是当代司马懿。

  想了想,高喊:“我不是司马懿我是诸葛亮!”

  (待续)

搜索建议:退婚记  退婚  退婚词条  退婚记词条  
小说连载

 边陲大案(3)

 三、滇西挺进纵队案  在文化大革命中,云南省是派性斗争最严重的省份之一。八派和炮派之间的武斗连续不断,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和国家人民财产的巨大损失。  一九六...(展开)

小说短篇小说

 小宸,你还好吗?

 一头蓬松的卷发,一双不温柔的眼睛,一处破旧而不起眼的房屋。你说,我还会有爱情出现吗?你说,我还有追求爱情的权力吗?仅一头卷发,不温柔,破屋……  “你是谁呀?...(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