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双生子(五十九)

  为了不被那些小年轻发觉我们聚居的地方,夜里点起了蜡烛,我和小夭对面坐着,听小夭介绍了之前的情况,包括我家访孙士兴家被轩辕八子以八荒锁魂阵抽取元神被风语一干人解救和营救娟姐遭到埋伏失败的经过。

  烛光摇曳,我和小夭的影子投射在墙上,小夭讲完了话,手指翻飞变化成各种影子,飞鸟、犬和人物,等等。

  我却心思沉沉,我知道了小夭为何不喜欢周武郑王,因为营救娟姐失败,风语为周武郑王四人殿后,终被轩辕八子包围,风语力战八个王八蛋,最后还是被俘!

  可叹我没有本事救风语出来,听说他被一个阵法拘禁,目前我们谁也没有见过那阵法,我又是元神损失大半,变得更弱了。

  至于娟姐和欣然,也不知道在哪里,欣然会遭遇什么折磨?我想想都怕,我一个做母亲的自己的女儿保护不了,真是心焦!娟姐曾三番五次的帮我,我欠下一个又一个人情,什么时候能救她出来呢?风语,最要命的是他也被俘,我们失去了一个重要的力量!

  小夭不知何时倦了,趴在桌上见周公去了,我也累,可是撑着下颚在等南宫氏打听消息,于是头也垂下,钓鱼似的。

  无奈一声叹息,我听见门栓的响动,立刻站起身来,迎面走来南宫氏三人。

  南宫祈福见到我摆了摆手,我心里一阵寒意,问:南宫大哥,是不是没有消息?

  那倒不是,只是……没有好消息。

  南宫祈福摇摇头,背着双手坐下,我给他倒了杯水,他说了声谢谢,看了看小夭,说:小夭累了,也难怪她对周不言等不敬,我们营救娟姐时候,他们四人拖了后腿……哎,不说这些了,我们三个打听了,他们的流动指挥所现在在图书馆里,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又转移,总之是经常变动地方,轩辕九子没有了甲鼠还是一样狡诈!

  啪!南宫祈福一拍桌子,小夭被震醒,睡眼朦胧说:你们回来了,怎么样了,风语哥哥被囚在哪里?

  等等吧。南宫祈福喟叹一声:等周不言四个回来,我们再商议一下!

  等他们做什么,四个废物……

  我听了小夭的话,连忙又给她眼色看,她不服气,但是也没有再说什么。

  我心里着急,问:南宫大哥,他们呢,被囚在哪里?

  南宫祈福见我面色苍白,安慰说:娟姐她们关在哪里,他们的指挥肯定知道,我们控制了那八个王八蛋,他们自然会交出人来,不管是娟姐、风语兄弟还是你的女儿,关键都是我们要控制住形势!我们不能由着他们,不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南宫大哥,那……我能参加行动吗?我自知在轩辕八子那里丢失了不少元神,眼下没有多少功力剩下,但是我们这边缺少人手,我还是应该帮忙的,不帮忙也行,得让我放下心来,我现在发愁,心里火烧一样!

  南宫祈福摆了摆手,说:还是一会儿再说,现在我的两个兄弟在他们的指挥所那里盯着,没有新的动向之前,我们就不行动,我们要以不变应万变。

  以不变应万变……我咂摸着这几个字,心里很是茫然。

  林小姐,你不必心急嘛,我们现在还算安全,接着下来,我们就……

  正说着话,门栓又响动了,周武郑王四人陆续进来,我和南宫祈福都看向了他们,满眼都是期盼。

  只见周不言穿着一身绿军装,斜挎着绿色包包进来,跟着的武不破大大咧咧头上戴着白羊肚头巾,郑不伤穿着西装,口里喷了口烟,王不醉摇晃着,手里有个酒瓶。

  我见了他们这四位,暗自摇了摇头,又担心的看向小夭,不知道她一会儿用怎样的话来揶揄这四位。

  周不言看了眼小夭,咳嗽一声:小夭,让个位子,劳驾!

  小夭冷眼看了看他,回眸见我已经起身,也就站立起来。

  周不言拍了拍大腿坐下,自己拿起桌上的凉水壶倒了杯水喝,清了清嗓子才说:明天晚上,他们要在小学校操场开大会,是个机会。

  是个什么机会?南宫祈福郑重问道。

  周不言先是示意武不破他们三个坐下休息,才慢悠悠开口:他们要现场审判几个冤大头,这里面有小学校的校长、林老师的学生,还有……几个不相干的人,最后的压轴审判,对象是娟姐!

  哦,这可是确实的消息?南宫祈福浓眉展开了,眸子发出微光来。

  我心跳加速,紧张道:周大哥,我们是要去营救他们吗?

  南宫祈福看了我一眼,说:这么个好机会,可以营救出娟姐最好不过!

  武不破扯掉头上的毛巾坐下,甩着两条光膀子,周身散发出汗味儿。

  小夭捏着鼻子,摆了摆手。

  郑不伤怕是不想让西装褶皱,抱着双臂在一旁若有所思。

  王不醉将酒瓶放在桌上,坐下后打了个酒嗝。

  南宫祈福见了不由得皱眉。

  周不言则说:三弟打算用炸药震晕那些个小年轻,我们就好出手了!

  郑不伤见我们的目光都聚焦到他身上,他挺直了腰杆说:没错,我做的炸药不伤人性命,但是让他们失去抵抗力还是很有效的!

  南宫祈福拍了下大腿说:这次是晚上,看我们三个弟兄的,我们三个打头阵!

  不愧是“暗夜里的蝙蝠”,晚上嘛,自然是你们出手的好时机!周不言说。

  我有些茫然,一直知道南宫氏兄弟的名号,却不知道他们的名号是怎么来的,当然了,大自然中习惯晚上出动捕食是蝙蝠的天性,可是,南宫氏究竟和蝙蝠有什么联系,我还不知道呢。

  南宫祈福突然压低嗓子,招呼我们聚拢来,说了说他的计划!

  武不破听完了计划,突然捡了块门边的碎砖扔了出去,只听一声喵呜,一道黑影子逃窜了出去。

  小夭不满道:哎,姓武的,怎么连猫也欺负!

  南宫祈福回头看了眼小夭,说:这猫是你的?

  是我的,怎么了?小夭疑惑道。

  南宫祈福脸上疑窦顿生,他过了一会儿才道:这猫……会不会懂人话,会不会泄密啊?

  啊?小夭顿时不解,说:大哥,您这是什么话,谁告诉你猫会听人话?

  武不破噗呲笑了,大手在手臂上挠痒痒。

  郑不伤突然沉声说:小夭,你不是狐狸变的么,许你听得懂人话,那猫就听不懂?

  南宫祈福神色凝重,小声问我:林小姐,你可知道这只黑猫的来历?

  我心里发紧,还真是的,心说:这只猫是跟着我和小夭来这里的,它的来历有些奇怪,难道……不是林巧智的猫?我附身在林巧智身上之后,就见到了这只黑猫,只是它有些神出鬼没的,没有人了解它为什么总是出现呢?也不知道适才的黑猫是不是每次都在关键时候出现在我们四周。

  然而,我却联想起来每一次关键时候都见过一只黑猫,不是白的、花的,就是黑猫!它曾出现在我去孙士兴家的时候,然后,轩辕八子就来了。那每次我们商议的时候出现的黑猫呢,是同一只黑猫吗?

  我摇了摇头。

  小夭突然笑道:我倒是觉得有趣,这只黑猫啊,总是在我们聚集的时候出现,莫不是巧合?

  南宫祈福摇了摇头,他做手势给我,我靠近他之后,他在我耳边说:林小姐,你是不是有鼻炎?

  我听了点头,侧脸看他,没有想到南宫祈福这么细心观察。

  我也隐约觉得这黑猫的来历是个迷了,只是不知道南宫祈福打听我是不是有鼻炎的意图。

  南宫祈福让我附耳过去,给我说了件事……

  我听了点点头。

  大家在烛光下又合计了一下明天晚上的行动。

  我见小夭不停打呵欠,心说明日营救的不是风语,她似乎不怎么上心。我在她一旁提醒道:小夭,你可是欠着娟姐许多人情呢,你不会忘了吧?

  小夭摸了摸鼻子,说:姐,我不是不放心上,营救娟姐我肯定出全力,只是我这几天没有睡好,风语哥哥被抓,我就一直失眠!

  我只好拍了拍她的肩膀,无声的安慰她。

  翌日,我最早起来,将自己伪装了一下,戴上了南宫祈福给我的一张脸皮,镜子里看自己,应该没有人认得出了,这才出门去。

  时间尚早,我见街上没有什么行人,绕了几个弯子,我才确定身后没有人跟着,也不见什么别的活物。

  小巷子里,有家国营的餐馆,门扉上写着煎饼卷子、油条豆浆等。我的肚子咕咕叫了,上前拿出粮票来,让那服务员给包上油条、煎饼什么的。

  回去的路上遇见几个行人,大约我买的早餐过于丰盛,他们好奇的打量我。可是,他们绝对想不到,我的脸是假的。

  回去的路,我又是绕着弯,见到身后没有人跟随,才小心翼翼的转回去。回到了聚居之地,我将早餐放在桌上,自己取了一根油条啃着。他们几个仍未醒来吧,我听不见动静,只是见到小夭靠着门坐着,眼皮下眼珠转动,应该是在做梦。

  我得抓紧时间去一趟医院,这可是南宫祈福交代的任务。

  ……

  我好不容易从医院出来,日头已经升的很高了,街上照例行人不多,两边的墙上都贴着大字报,我见了这些大字报只觉得心里苍凉,那些个小年轻分不出事理,总是聚集闹事,结成团伙危害社会安全,欺辱那些曾被人们尊重的知识分子、昔日自己的师尊,甚至连亲人也不放过,称作大义灭亲……

  我不知道什么缘由,但是他们确实这样做了,或许是造孽吧,我也不懂。

  我转了几圈,才谨慎地回到了聚居的地点,三重两轻的敲门,开门的是南宫祈福,他左右看了一遍,说:没有人跟踪你吧?那只黑猫有没有出现?

  我摇头,又摇头。

  南宫祈福笑道:早餐是你买的吧,谢了!

  我摆摆头,说:应该的,大家吃饱了才好行动。

  南宫祈福栓好了门,说:只是早餐少了些,我的两个兄弟回来了,饿的抢呢。

  我脸上一红,说:不好意思,我给忘记了……

  不不,还是感谢你。南宫祈福第一次说话这么轻松。

  我倒是见到了南宫祈财和南宫祈寿,他俩正在分食一根油条,见了我,抹了抹嘴,不好意思的笑了。

搜索建议:双生子  生子  生子词条  双生子词条  
小说故事新编

 擦玻璃

 局里要进行卫生大检查,要求各科室必须把办公室打扫一遍,不留死角。后勤科办公室也就二三十个平方,钱科长亲自带头动手,你扫地,我抹桌子,他倒烟灰缸,大家一顿忙活,...(展开)

小说

 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连载 ...

 卷一《白土地》第三部 走资派的狗崽子 第四章 搂草  一  我真正感到搂草的辛苦是在第二天,人累坏了。  明利是我们当中最顾家的孩子,吃苦耐劳的典范。翌日一大...(展开)

小说纯真年代

 兔子的烦恼

 夏季的森林,绿茵覆盖,青草茂盛,兔子们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于是闲心倍增。  有一天,几个兔子在一起小憩。  灰兔子趴在地上,望着树上离自己最近的一颗野果子,若...(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