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长笑

  天空像是一块黑色的大布,将整个世界都笼罩住了。路灯的昏黄色光芒将一个人影拉的长长的。他的后背微驼单肩背起一个黑色书包,缓缓的走进了楼房。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咚咚咚三声如石头扣门的响声。紧接着一道开门声。

  “爸,妈”他习惯性的喊了两个字。声音厚实低沉,听不出情绪的起伏。随后就进了房门做回了台灯前的木椅上。房间里静极了,只听到书桌上的时钟“哒哒哒”地有节奏的前行。

  门又一次打开了,进来了一位中年女人,身材姣好,面色微黄,穿着一身黑睡衣,“乐乐,这是妈妈给你打印的两套高考题,你不是英语不好嘛,每天你就额外练几套。”她脸上挤出了慈母般的微笑,声音温柔轻缓,看上去是一位体贴,知心的妈妈。“这是一碗酸奶,写累了就吃两口休息一下,也别一直吃,否则这两份卷子今晚就写不完了,千万别拖欠。”说完就放下了碗和题,门有一次被关上了,周围又恢复了一片死寂。

  十二点的报时结束了,乐乐仍是埋首伏案,就着台灯,对这报时声没有一丝反应。“好,我这就过去,稍等一小会啊!”门外传出一位中年男人低沉但夹杂着一丝讨好的声音,再挂断电话之后,他一边咒骂,一边摔门走出了房子。乐乐叹了口气,然后去锁上了自己的屋门。出去的是他的父亲,乐乐不想也清楚又是去应酬当地官员,顺便帮他们的吃喝买单。为了减少官员们的故意找事和刁难,这种情况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两点多了,室外前后楼仅能看见黑色的轮廓和星星点点的几处光亮。乐乐终于躺在了宽大的床上,有月光为伴。乐乐渐渐的迷糊了,突然,一阵猛烈如暴雨般的砸门声惊醒了他,“儿子开门,爸给你说几句话,快开门”,“爸,太晚了,您先睡吧,明天再聊。”“快开门!”又是几声砸门声,紧跟着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你敢学会锁门了,再不开信不信我把门砸开!”门外像是头猛兽,发狂的野兽。乐乐吓得失神了,浑身上下在颤抖,泪水大颗大颗的流淌在他充满恐惧的脸上,他泣不成声了,他呆立在门口。一会,听到母亲讲父亲拉走了,一边劝一边为他泡醒酒茶。乐乐仍呆立在门口,那一夜,他哭着熬完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逃到了学校,他太想逃离那个房子了。“嗨,早,一起走!”乐乐拍了一下前面同学的肩膀。“你的脸真吓人,痘痘也太多了吧,你这满脸疙瘩是病,得治!”那人转过身,眼睛首先聚焦在了乐乐的脸上,眉头紧锁,话语里带着担心和一丝别的说不上来的令人不舒服的情感,乐乐依旧挤出一抹勉强,无奈,苦涩的笑,然后像是没听到似的,也不回话,只是头更低了点。

  这一天,他就在沉默中熬过了,晚饭时间还是像往常一样,一个人打了饭,一个人坐在餐厅里。好久没有人陪了,可能是习惯了吧。他发现自己好像变了好多。他变得悲观,变得高冷,变得自卑,甚至可能有点抑郁吧。

  他看着前一桌的情侣互相在喂面包,感觉心里膈应一下,也说不上来是羡慕吧还是什么,就是心里多了些说不上来的难受。他回想起来了上初中时和她的经历,和她的甜蜜,想了好久,好久,深陷其中。突然想到前几天的一个初中朋友转校来了这里,他就幻想着哪一天放学,在餐厅偶然遇到她的情形:“如果我有缘再遇见她,我一定会时时刻刻粘着她,对她好,和她一起吃饭,一起笑,陪她聊喜欢的事……可能那时候我会有很大的改变吧,可能会再一次变得开朗,变得幽默,变得爱笑吧。但是分开了这么久,她可能会对我疏远吧。再看看我现在的容貌,满脸青春痘,是个人见到都会皱着眉多看几眼,稍微熟点的人都会时不时表面忧愁的提一嘴。这确实让我难受,甚至自卑。我自卑到不愿意和新同学交流,我自卑到喜欢戴口罩,我自卑到不敢和女生说话,甚至是最后的朋友,也会在说话时意识到自己的陋态而转身避讳。她应该也会嫌弃我吧,至少不会像普通朋友那样亲切,或甚至愿把我当陌生人,连见到打招呼,都想刻意避之吧。再想想现在的成绩,在这所校园里只可谓平庸,早已无法达到领她敬佩的地步,甚至也不会在主动找我问题了吧。再想想现在的我,脸上少了欢笑,她可能也会反感这样一个人吧。”

  他依旧在发呆,从餐厅一直来到操场,夕阳西下,整个学校都被橙红色的夕阳笼罩住了,在学校的一棵古老槐树下,他仍在沉思,双眸望向远处,带着些许黯然,少了些许光芒。

  拖着沉重的身体,沉重的心,他到点向房子回去,然后一直坐在小木椅上。“现在是十一月一日,我失眠的第二天,我很困,但就是睡不着,我一闭上眼就听到同学们对我的嘲笑,就看到那些假同情的面孔,就想到父亲醉酒后的砸门打闹,就为考不到母亲要求的分数而焦虑。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就是感觉一切都不一样了……”这是凌晨三点,乐乐蜷缩在窗边的躺椅上开着录音机,眼泪在他的眼眶中滚动,他用那一直发抖的双手捂住了眼睛……

  日子仍旧在过着,天空依旧淡蓝,只是世界上又少了一个放声大笑的人……

  “期末考怎么样?”同桌拍了乐乐一下。“嗯,还行。”他声音极小,右手将那个用红笔标注了大退步的成绩单攥紧了些,就快步向家走去了。“考的怎么样?”一个女声传来,她的妈妈反常的没有挤出笑容。“不好。”乐乐衔着泪水。“不好是多少,前五十?”“没有。”“前一百?”“没有,前二百名。”母亲不再问了,脸上布满了失望,自言自语道:“这成绩能考上哪些好点的学校啊。”接着就是一声叹息,这神情像一把锋利的刀刃,在割着乐乐的心,他知道母亲是对他彻底失望了。他缓缓挪步到了房间里,坐回到了那个小木椅,今天没有酸奶水果……

  “今天是一月一日,凌晨三点,这是我失眠的第59天,我现在在机场,我想去厦门看看厦门大学,或许我会开心些吧!学校,家,令我喘不上气,让我觉得压抑。我每天都想哭,我每时每刻都想哭,但是我要忍着……我忍不住……我整宿整宿的睡不着……我已经快没电了……”乐乐用尽力气砸着头,让泪水尽情流淌。“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想控制我的情绪,可我控制不住……”他哭着吼着,吼得无助,吼得痛苦……

  天空像是一块黑色的大布,将整个世界都笼罩住了。

  “你还喝!乐乐不见了!”乐乐的母亲对着手机大吼着,像失了魂魄般。“快走,他订了早上去厦门的机票。”妈妈头发蓬乱着,爸爸的酒瞬间醒了八分,但脸颊依旧通红着。坐在车上,他们一直盯着道路的前方,直到机场呈现在眼前,就冲出了车,冲向了机场。“在那儿,乐乐!”缩在椅子上的乐乐听到大喊声后,头也不会的向远处跑“你们别追了,别追了”他哭着大喊,声嘶力竭。“快从天台上下来,乐乐,就一次考试而已,妈妈不生气了,快下来!你别吓妈妈……”母亲眼眶红透了,身子软倒在地上。“你们懂什么……你们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每次照着镜子,看见的都是满脸的痘痘,满身的痘痘,像个怪物一样……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能够结束……我渴望有正常的皮肤,我渴望像正常人一样……我渴望有温暖的家庭……我渴望有温柔体贴的家人……我渴望有知心的朋友……而我一无所有……”乐乐向后退着。在临近台边时,父亲冲了上去,抱住了他,三个人抱着倒在了地上“爸爸再也不喝酒了”“妈妈再也不给你那么大压力了,你的痘痘,咱们回去就治,想尽办法也要治好”“爸妈真的错了……”父母哽咽着,乐乐也哭着抽泣着,让泪水放肆流淌……

  城市的霓虹闪耀,让整个世界看起来格外的璀璨好看,唯希望,那远方初阳,在时光匆忙的脚步中,慢一点,再慢一点,好让温暖多一点,让此刻的欢喜久一点。

搜索建议:长笑  长笑词条  
小说爱情小说

 爱是否可以重来之错过

 2013年2月14日,情人节。  观众朋友,你们好,我是《相爱有时》栏目组的主持人萧晓,在这个爱你一生爱一世特别寓意的情人节里,我们栏目组决定不适时宜做一个调...(展开)

小说言情

 雪映无痕(第三十三章)

 林枫约萧映雪在第一中学旁边的咖啡馆见面。萧映雪到达咖啡馆的时候,林枫已经坐在咖啡馆内了。  萧映雪一进门,林枫便从座位上站起来朝她招了招手。萧映雪走到咖啡桌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