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荷花有约(第一百五十五章:story:155)

  自身怀六甲,又匆匆过了将近一年,在这春去冬来花开花谢时光里,附于体肉里的‘老朋友’从未来探望过,辗转反侧,应是‘怀孕效应’。

  我用左手抚着隆起的小腹,用心去体会隐藏的幸福,余下时光里,只愿独享甜言和蜜语,与是是非非再无瓜葛。

  此番,不共少华同处,因肚里携个小的,不敢轻举妄动,单容允许我一味静待,就这样干坐,再无其他。

  不过,他还是瞻前顾后了,知我独处必无趣,所以特意划出玄镜让我解解闷以及了解这五湖四海囫囵模样,从中找到乐子。

  忽地腹中挪动阵阵起,我被突如其来的腹动折腾个胆战心惊,这是头一遭身怀六甲,哪条道上应注意什么是浑然不知呀,万一有个差错闪失,可不是闹着玩的。

  暗暗地加油打气,告诉自己莫慌莫乱,虽未尝过猪肉,但亦见过猪跑,多多少少略耳闻三言两语。

  话说,曾听得当肚子里孕育着小生命时,腹动即是胎动,柔情伸手去抚摸,胎动似乎缓和了点,我不亦乐乎。

  “‘咳咳……”胎动过后起咳嗽,引发胸膛闷,致呼吸急促,极其难受。

  咳声由小化大,响应在住所附近一带,惊动了少华,他如疾风般出现“乐彤,你没事吧?”

  我想来这只是胎动,应无大碍,不想小事化大,便柔情似水“无碍,是小宝宝动了。”

  “是吗?”他笑语嫣然把手掌贴近我腹上,试着去感受小宝宝的臆动,不知他是真能感觉到动感还是胡言乱语换取美人儿芳心,油嘴滑舌“是啊是啊,动了动了,原来这就是胎动,我不会的,你说是就是咯。”

  胎动这桩事,我也是一知半解,曾从悠悠之口中听得一些残破不全,这应该就是口口相传的胎动,不会有错。

  想是他故意捏造笑料,羞死人不陪命,说“我从未怀过孕,听说女孩在怀孕时候体重会明显增加,所以我想抱抱你到底有多重。”

  我左边右边各腾升起红晕来“这不太好吧?”

  见我拒绝,大概他也虑到该安全第一亲热第二,此法行不通,却换耍嘴皮子把式“我亲你一口总行吧?”

  他语完,未免落口实,我脑袋即点来应承,费事说我怀孕后性格大变、目中无人、高高挂起、不让触碰。

  他双手托我腮,正欲往天堂处送吻,可是……

  有个影子忽隐忽现。

  月蓝的突然现身奠定了刚刚卿卿我我的幕幕精彩毫无保留被她敛入眼中,她并不抹杀良辰美景,我们甜蜜纠缠过后,才发现这个‘电灯泡’。

  此情此景,虽不能碾压不好意思,却可比肩尴尬,她说“公主,有个人要找这位无妄宫掌门都寻到上宫去了,所以我就带他来这里。”

  月蓝声结,一位中年汉子现身,看衣着光鲜不简,想必这人大有来头。

  后听得一番自荐,方知他真实身份。

  原来此人是五湖四海一位德高望重的乐师,前些日子因无意间听到少华弹奏的《约定》,所以特千里迢迢来寻人,希望他能在众目之下展现一番才华横溢绝技。

  千载难逢好时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费尽唇舌说服少华接下活儿,作词写曲本属他这无妄宫掌门副业,后渐渐地发扬光大,时至今日,由副转正,阴差阳错竟歪打正着,倒也算一件巧事,值得兴奋。

  后述是掌门过几天便应邀出席,临别前刻,他忧心忡忡说“你一个人行吗,要不然我推后几天才去,这点事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你。”

  我毫无防范之心“不要紧的,你去吧,难道你去了我就生了不成,不会那么巧的,待会我娘她们会过来。”

  他浅浅沉思,淡淡应“那好,我去去就来,我会尽快回来的。”

  回头看看,再回头看看,他终是起腿离我而去,不多时,深知人未曾远去,一溜小跑到窗前隔着帐子目送他最后一程。

  清晨早幽风拂过窗扇前这位身怀六甲的美人儿身前,她冷得一颤。

  我隔着衣裳抚抚肚皮,腹中小宝宝似乎太过顽皮,直朝他娘肚子踹小腿、大展拳脚功夫,顶着腹动问月蓝“听别人说,肚子痛就是要生了。”

  她听罢,立刻飞奔过来将我抱住“我不知道呀,我不会这个的,我没生过呀,公主您肚子痛吗?”

  她慌张四顾几番。

  我深吸几回气,动感又缓了些许,干瘪瘪道“他动了几下而已,曾听说肚子痛就是要生,也不知道是不是。”

  她扶着我一边走向那边榻椅,一边说“您问我这些真心是浪费唾沫而已,问了也是白问。”

  我忧心得要紧“不会那么灵吧,他刚走我就生了?”

  月蓝攥着我衣脚着急说“我一个人手忙脚乱应付不来的,我现在就去搬救兵,您且等着呀。”

  我先一愣,后回神,那奴婢已淹没了人影,如果在此期间有个什么突发状况,那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不过,到目前为止,小宝宝没什么过分的造次,大可不必多虑。

  再者,月蓝会仙法,一朝来回估计耗时不多,只求在这么短的时光里,小宝宝你能好生在娘的腹内待着,让娘少受点皮肉之苦,娘便依愿足矣。

  揣怀着各种各样侥幸的小心思,不知不觉中,已昏昏欲睡。

  睡梦中,突被一阵剧痛唤醒,却见娘与外婆怯生生地立着,母女俩异口同声道“彤儿,你怎么样了?”

  “啊……啊……啊……”我强忍住疼痛,挺起虚弱的喉腔语言不连贯地呓语“我肚子好痛啊,是不是要生了?”

  一阵暖流随之流出。

  可是,那三人最后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或是不说不做,我都浑然不知了,原来神不知鬼不觉间,已不省人事。

  深知这次再无侥幸可言,一旦迈过奈何桥、忘川河,便再无回头之说。

  意识将尽未尽之时,伴着一旁的仙法保护,却像生出天大力气,不久就听得呱呱坠地的声音。

  我真的听见了,我的心听见了。

  紧接着,仿佛听见远处传来那首熟悉的旋律,悦耳非常。

  “一个约定 从此注定我们的缘分 也许 不需要太多言语 能相识 这就是恩赐 我已记不清想了多少次 和你重逢以后 只剩幸福和快乐 看时光的流逝 我陪你 到永远 这就是幸福的感觉 只要爱着你 就很幸福 我们说好不分离 我愿做你永远最爱的那个人 陪你伤心 陪你笑 陪你流泪 陪你哭 我要将约定化成翅膀 陪你一起看盛世繁华 尘缘中 我身不由己 感谢能在茫茫人海与你相遇 再续前缘”

  自然知道,当旋律接近尾声,便是他归来之时。

  但,终是等不到他归来。

  软软的身子却怎么也撑不住,只能任由凭着双目渐渐紧闭,再也无法睁开。

  此刻,我已了结残生,重堕轮回,继续下一世的旅程

搜索建议:荷花有约  荷花  荷花词条  有约  有约词条  story  story词条  155  155词条  荷花有约词条  
小说

 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连载 ...

 三   天塌了,地陷了。  造反派离开我们家后,母亲一屁股坐在炕沿上,两手搁在膝盖上,望着窗外老半天没动地方。姐姐哭得跟泪人似的,摇着她的胳膊:“妈,妈妈,你...(展开)

小说小小说

 乱弹琴(61)

 因果。有因才有果,我们往往过多纠结于果,却忽视了因,何因?如果不从因入手,果是改变不了的。任何肤浅看待或是有意回避,把因视若无物,都不能根本解决问题,都只能使...(展开)

小说连载

 一路走来(第一百一十六章)

 表弟常来看看,问道还缺什么不,都准备齐全了吗,关心之至,表妹也是询问,定好了吗,外甥更是关心,下班之后,便跑来忙这忙那,很是热心。  到了婚礼那天,一到场地,...(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