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图片来自百度)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仅以此文献给18岁时那个爱恋我的男孩

我先天体质有些弱,加之后天喜欢多愁善感,18岁时,肠胃炎大发作,吃什么东西都没有吸收,营养严重不足,导致患上了“脑神经衰弱”,从此身体直线下降。身高1米62的我,体重只有88斤,容颜很憔悴,乍一看,还以为是非洲难民哩!

深秋的某个傍晚,一个初中时的老同学过生日邀请我参加。我因自卑而回拒了,但最终拗不过他,还是去了。宴会上认识了他的高中同学煜(化名)。煜长相像年青时的克林顿——阳刚、帅气。煜身高虽然只有1米68,但长得生机勃勃,浑身洋溢着活力,脸上焕发着青春的气息与迷人的光泽,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什么叫“健康”与“生命”!相形见绌,我更加自卑了。

送给同学的礼物只是一张贺卡,但卡片上的“祝你生日快乐”字样是用压干的红蚂蚁拼凑而成的。煜说,好艺术呀,他很喜欢!并随之发出感慨,说活这么大,从未有人送礼物给他。我这人的恻隐心很浓,问他是几时生日,届时再送同样的礼物给他。他说是下个月。

我家门前有一排树,树干上有很多的红蚂蚁。于是,我又去抓了很多只蚂蚁放在书本里压干,然后,一只一只小心翼翼地粘贴上去。到煜生日那天,托同学捎给他。

煜很激动,也很感动,毕竟活这么大才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次日上晚修之前,他到我家来探望我,家与中学毗邻。我当时算是休学了。煜的性格活跃、开朗、热情、落落大方,接物待人的处世很好。他说话很有激情,一直都是眉飞色舞的,我在一旁静静地倾听。他说得越多,我越自卑,感叹自己命运的多舛。

从那以后,煜每天上晚修之前,都先到我家来报到,给我讲许多校园趣闻或同学之间的故事,估计在努力逗我开心吧?次数来多之后,我感觉这男生有点不对劲了,母亲也看出端倪了。但母亲是个知书达理、且开明的女子,凡是来过我家的同学,她都能记住他(她)们的名字,并热情接待。对煜,母亲也是如此。母亲对煜的礼节很满意,煜每次看到母亲都是伯母长伯母短的,并聊得甚欢。煜对长辈很尊重,说话也给予人温暖。

煜天天来,从未落过,但久之后,未得到我热烈的回应,他很伤心。那双又大又明亮的瞳仁变得黯淡无光,里面蓄满了痛楚和忧伤。原先他的眼睛是多么地亮,如同黑夜中最耀眼的那颗璀璨的星星。

他一定伤怀欲绝,觉得世间有无数条路,但却无一条路是可以通向我心里的。煜的人品和性格都没有问题,只是家庭环境影响了我对未来真命天子的选择。父亲是个性格急躁、刚烈、严肃、且又缺乏亲切感的人,所以,导致了我偏向温润如玉的男子,至少说话也要轻声细语的。这是最主要的原因。

其次,我当时患了“脑神经衰弱”,无论是躺着,抑或是站着都觉得锐痛无比,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大脑里交战,奔腾声、擂鼓声、撕杀声、惨叫声、马鸣声、刀剑声……不,不不,发觉世间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都无法准确真实地描绘出那份要命的痛苦感受。我记得疼痛的最初,每晚我都会在那个偌大的操场跑道上狂奔,想忘却那足以令我疯狂的锐痛。望着近处灯火辉煌的教学楼,想想同学们坐在教室里享受着学习的快乐与青春的美好,而自己却在这里拔足狂奔,发觉自己的人生真是充满了讽刺与悲哀。于是,悲从心底涌起,眼泪汹涌而下,一泻千里。几十年过去了,我仍然听到当年心之玻璃清脆崩裂的声音!我不晓得这场头痛要花多长时间方可治愈,但是,我心里很清楚,在我没有治好之前,世界很美丽,但都不属于我的。当时的我很痛苦,也很绝望。煜也很痛苦,也很绝望。因为我没有看到健康的希望,煜是没有看到爱情的希望。

有一天,煜对我说,他的头也很痛。听后,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也不敢接下话茬,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而当时唯一能治好他头痛的药方就是我接受他,但我爱莫能助。不知他是在曲意表达,还是无意有感而发?但我知道,我的静默,更加深了他的绝望。我心里很难过,也很心疼他,担忧他这样的状态如何在高考的战场上与众人撕杀?后来,一到傍晚时分我就害怕,害怕见到他,不敢与他清澈见底的瞳仁对视,因为我无法给他希望。也害怕见到他那张生机勃勃的脸,他的活力更衬托出我的憔悴不堪。

新年前夕,他对我说,学校要举行校园歌手大赛,他报名参加了。虽然他没有邀请我去,但我还是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就是希望我能去欣赏他的风采。我当时不知届时是否会下雨,也不知届时我的头痛是否会加重,所以,我没有表态。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哦!”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失望至极。比赛那天,我去了,站在最后一排。起初,各班是按顺序坐在椅子上的,但后来有些人看不见,就干脆站在了椅子上,甚至有些同学跑回教室搬课桌来垫高。我被挡住了,只好厚着脸皮请求陌生的同学让我与她一块站在课桌上。赛程到一半才看见煜上场,他演唱的歌曲是《伸出告别的手》,声音很嘹亮,唱得很投入感染力很强,可谓是声情并茂。我跟众人一起拼命地给他鼓掌。他一唱完我就回去了,因为头痛欲裂,我是用毅力来支撑的。过后我没跟他提及此事,怕误导他,以为我接受他了。他也没有跟我提及是否获奖了,相信他很伤心,以为我没有去。

同学高考完之后,经常一起疯玩,如打牌、踢足球。初中时,我班的女生踢足球是所向披靡的,年级环球赛时曾获得第一名。我是主锋,因为我很擅长长跑。那天下午我们男女生相约去学校踢球,煜也参加,他是我的对方。年少轻狂,个个踢起足球来是当仁不让的。踢到半途时,煜一人带球向我方球门飞速而来,其他同学远远地被甩在那边了,而我恰好就在球门前,我飞快地迎上去反踢回去,彼此用力过大,膝盖撞膝盖,他长得又健壮而我又瘦弱,反作用力把我弹出好几步之远的地上。煜顾不了球了,向我跑来,并迅速地把我的脚翻过来,问伤在哪里了?我本来痛得要命,一时缓不过神来,也无精力站起来,因他的这个突然举动,吓得我一下子蓦地站了起来,又继续踢球去了。那个年代的男女生是授授不亲的,再者,我是个感情内敛的人,不想让同学们看出端倪。煜一定很伤心,觉得他最基本的人文关怀都被我拒绝了,也太失败了。可他哪里晓得,这个细节一直温暖着我,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清晰如昨。

高考分数揭晓了,同学们大部分考上名校。于是大家轮流宴请,请同学们到家里来欢聚一堂。年少时,我的人缘颇好,甚至是焦点人物。每次宴请都有我的份,并且只要我一出现,大家都围着我说话。煜也想凑热闹,但每次我尽量回避他,怕同学们看出端倪。我知道,煜一直在伤心、痛苦、绝望,认为我在淡漠他。其实不是,真的不是,我一直被他感动,只是不知如何表述,也无法表述。

那天晚上,煜特意到我家来说他次日宴请大家,请我务必赏脸。那个年代落后,不要说手机,就是连普通的座机也只有当官的人家才有。我心里很内疚,一定是我在大众场合回避与他说话,让他错觉我会拒绝他的宴请。若我女一号缺席,就失去了意义。我当然去,我没有理由来拒绝这么善良的一个男生,我也于心不忍。次日在他家时,他问我的头还痛吗?我说仍痛。于是,他给我服一粒阿斯匹林,说他每次头痛时,他父亲也是给他服此药。他父亲是名医。我知道自己不是一般性质的头痛,但我不忍心在他金榜题名春风得意之时拂他的关爱。再说,那药吃了对身体也无大碍。那天他很高兴,喝了很多的啤酒和几小杯白酒,脸涨得通红。我很难受,也很负疚,因为我只能给他一时之乐,而不能长久给他这种幸福!

报考志愿时,他对我说,他父亲之前叫他报考医学院他持反对意见,但现在他无异议了。并对我说,请等他五年,五年后他回来治好我的病。我不敢看他如炬的眼睛,因为我不能给他肯定的答复,害怕看到他黯然神伤的神态。这是他上大学之前最后跟我的对话。但这次对话让他彻底地绝望了。上大学之后,他没有给我来信。出乎我的意外,以为他会来信给我讲讲校园的趣闻,安慰我、鼓励我乐观地活下去。戏剧就此落下帷幕也好,以免我罪孽深重。

煜一年只回来一次,暑假才回。每次同学们上午一块来探望我,他却下午独自来。每次见面,都聊些不着边际的话题,从未扯过正题。每次我都会回访他,他父母已告老还乡,家里只有他一人。每次他都用吉它给我弹古典曲子,一直弹来弹去都是《爱情故事》和《罗密欧与朱丽叶》,我明白他的意思。有时候,懂得是一种慈悲,比如一双眼睛读懂另一双眼睛里的心声。有时候,懂得又是一种疼痛,明明知道他痛苦,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受伤。很想安慰他,但那是个不能大胆表达的年代,是个不能潇洒表述的年纪。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他读大四的暑假。我们去了大桥底下的沙滩上玩,彼此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很无奈,我也很无奈。人生原本就是充满无奈。两个人在默默地用沙子铺在脚面上,筑成一个又一个的洞,就像孩提时代那样玩沙子。

大五时,他没有回来,听说谈恋爱了。从此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这么多年,我们不曾联系过。他毕业后留在了遥远的大城市。听说他过得很好,我很欣慰。幸亏他只等了我五年,他的情商无疑是高的。若像金岳霖爱林微因那样,怀想了一辈子,并终身未娶,那我会罪孽深重的。

他一直误认为我对他不在乎,在漠视他。非也,虽然当时对他没有爱情,但是,一直被他深深地感动着。我是一个善于感恩之人。这么多年来,一直对他心存感激,感谢他在我人生低谷之时,在我生命最憔悴之时,给予了我希望、给予了我温暖,给予了我力量,让我看到了暮色里的彩虹。我一直把他珍藏在心灵最深最柔软的角落里,深到任何人都无法触及的地方,只是,只是他不晓得而已。几十年过去了,所有的细节都记得如此清晰就是明证。

在这个初春的午夜,把青葱岁月之书一页一页缓缓地翻过,仍然有暖流袭击我柔弱而单纯的心。回忆是怀念,是喜悦,是海棠花里寻往昔,往昔里,处处是醉人的旧光阴。而我甘愿,和流光执手,优雅老去,不言悲伤,只言感激。感谢上天的恩宠,在我最憔悴的时刻,遇见最美丽的你。时光苍绿,是因为我们都曾美丽过。缘来缘往,不问聚散,只在乎曾经善待过。请相信,你若安好,总是晴天。

2013年2月7日   1:38,星期四

***************************************************

跋1:自18岁患“脑神经衰弱”后,我从此闭关潜心看书了。把自己置于宇宙之上来思考人生,思考活着的意义,思考生命的价值。我用了大半生的光阴,才走出自卑与多愁善感的性格。这个代价太大,太惨重了,不幸中的大幸是,至少都有收获并改变了。现在的我,是一个内心恬静、淡泊、淡定的小女子。

某哲人说过,不懂审视的人生是无意义的,而我的人生一直都在审视中渡过,未免也太失败了吧?

*****************************************************

跋2:这篇文章贴出的次日,即昨天下午,我给煜发了一则手机短信,告知了我的博客地址,并声明收到请回复,但一直未见他回复。我轻轻地叹了口气,心想或许自己当年伤他太深,然后又安慰自己,说或许他在忙,或许关机充电吧?果然,晚上9点多时,他给我拨电话了。电话一接通,他就直呼我的全名,并且自报家门。声音仍然像当年那么充满激情,那么亲切,那么有感染力,一下子把我拉回到18岁时的光阴。

他很能说会道,如今几十年过去了,仍然健谈。当年,一直是他说,我在倾听。如今,上半场我一直在倾听,下半场才与他互动。他跟我聊了很多,聊他的家庭环境,聊他的父母婚姻和他姐姐的婚姻,聊他读大学时患过重病,聊他大学时夭折的初恋,聊他实习时看到了很多生命在瞬间消失而带给他的震撼……他跟我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希望我早日结婚(一接通电话,他就说:我知道你还没有结婚也没有谈,我轻轻地笑了)。为人母之后的女人个个都会变得坚强和伟大起来,就不会再沉溺在个人的情感世界里凄凄惨惨戚戚了。他说的我都晓得,但我没有打断他,而是在认真地聆听。

聊了一个小时之后,我坚决叫他挂机,由我拨给他,因为我的座机拨全国各地也只以市话计费,而他拨给我则以长话计费,没有必要把那笔钱浪费给电信局。他不同意,我又沟通了几下,他同意了。待我反拨过去时,原来他去拿吉它了。他说,要给我弹一支《琵琶语》。我说太好了,林海的这支古典曲子是我最喜欢的,问他是否在我的博客“音乐播放器”里看见有这支曲子?他说,没有注意,这是他刚学会的一支曲子,这支曲子有淡淡的、低徊的忧伤,相信我一定会喜欢。然后,他认真地弹了起来。曲子越过万水千山,通过电波静静地、清晰地传入我的耳朵。当那熟悉的、忧伤的、凄清的、空灵的旋律响起时,我的心还是被袭击了,古典曲子和文学很容易拨响我的心弦。在这个初春的子夜,我又一次被他感动了。周围一片静谧,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之感。在我生命滑下低谷,人长得最憔悴之时,这个美少年愿意为我弹琴,在我徐娘半老之时,他仍然愿意为我弹琴。我要俯首感谢上苍的恩宠,让我遇见了他。昨晚听曲子与当年听曲子的心情截然不同,当年是复杂无奈的,而今时是释然并且心境明朗的。(次日,我才突然想起,真不知他弹吉它时,是如何安放座机的话筒的?)

接下来,我们把那些老同学一一聊过,聊大家的命运,聊环境对人性格的形成和眼界的影响。聊网络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他也经常在网上学习,他最爱看的是TED这档节目,该节目包含了高端人物的演讲,以及国际名校的公开课,经常看对人有很大的提升。我一直提倡人要与时俱进,要不断地完善自己。很高兴,他让我看到了。很多人参加工作以后,都是在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了。

聊到中途时,我说能否问一个可爱的问题,即当年他参加校园歌手大赛是否获奖?他说获得了第六名。那已经很优秀了,要知道全校有几千号人马。答案原本当时就可以知道的,却偏要放到几十年后才揭晓,我不禁哑然失笑,人生如戏呀!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我们竟然聊了三个小时,将近午夜1点时才收线。这么多年没有联系,我们并没有隔阂,感觉像是失散多年失而复得的亲人,我很欣慰。台湾作家杏林子说: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久了就会变成亲情。我亦认可。

这篇文章我一直想写,但是,总懒于动笔,2年前已开始着手写了,可是才起头又搁了下来。总觉得事已境迁,物换星移,一切都已沧海桑田了。但今日看来,是写迟了。虽然我的谢意与歉意迟到了几十年,但能让大家释然总是好的。中年的我们,无论是知识面,还是阅历都已丰富,因而处世变得落落大方与妥帖。

感谢这个少年,陪我走过了人生一段静穆、美丽而无瑕的时光;感谢他给了我一生长长美美的回忆,纵使岁月流转,依然禅意芬芳!

(2013年2月8日  续写跋2)           字数:5696个。

***************************************************

跋3:前晚,戴一江姐姐说我放弃了一个最爱我的人,好可惜啊!我没有反省自己,却说,都怪他没有耐心呀!若再等我2年,我想应该会心动的,只能证明他对我的爱还不够深。一个人,若他的品德、性格没有问题,等上我六七年的话,我想,我应该会接受的。不过,话说回来,凭什么让他人等我这么久,我并非是才貌双全的女子,况且天底下才貌双全的女子遍地是。不等待是正确的,何必把自己弄得那么痛苦不堪。书上说,男人今生最爱的是初恋情人。可惜,我读到此句时,已出道多年了。来生吧,来生若有人把我当宝贝一样珍藏,我会毫不犹豫地、义无反顾地向他奔去。( 2013年3月10日,续写跋3)此文最初发表在新浪博客上。

搜索建议: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安好  安好词条  晴天  晴天词条  便是  便是词条  
心情

 【原创】最美爱情人

执笔///莫谈人非///文标题///最美爱情人炎夏三伏天,遍地热腾腾。因为爱情,有一位多情的女人,不怕热火的太阳的袭击,善良仁慈的她,将情感的容积言情于出,从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