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精品佳作:‖■《上帝给我开了一个玩笑》■...

有时候我总在想,为什么好多时候明明知道没有结果,却还是走下去。想了很久都没有答案,也许很多事情都没有答案,也许生命中有的人和事就是纠缠不清的,也许只要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开开心心就好,这才是最重要的。也许更多时候很多人的相逢,只是携手并肩赏一段风景。

也许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公平”二字,面对那么多的无奈与失望,结果总是“不公平”。不是结果选择了我,还是我被迫选择了结果,为什么心里会这么难受?心就像撕碎一样地疼痛,好像有血滴出来,一滴、两滴、三滴……慢慢地已经失去了知觉。

这是一个极为平凡的夜晚,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有一些破碎的想念在空气里胡乱飞舞。回到宿舍,一个人都没有,依然黯淡幽静,空寂的若有若无,似有一种恒久的穿透力。我打开笔记本,坐在窗前,微凉的风透过窗户,一时觉得有点微冷,随手披了件外套在身上,让冰凉的身体有一点点的余温,面对着电脑空白的页面,随意地写上几句话,让这洁白无瑕的页面有生动的字符,无意之间突然发现文字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情人,总是那么安静、那么体贴,在我需要它的时候,无声无息地一直陪在我身边,每一个笔划每一个字符,温柔地一点一点地占据我空洞的灵魂。于是我有了它们,便不再孤独……

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惧怕现实的都市,喜欢躲在世人找不到的角落里,透过小小的文字方框,不断地编织着完全属于自己的故事,执著地活在梦幻的天堂中;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对黑色有了更深的依恋,认为黑色才是最有安全感的颜色,拉开自己的衣橱,每个季节的衣服都会有黑色,而黑色占为最多,白色也是我的最爱,但是白色感觉就像赤裸裸把心灵的最后一点隐私,都暴露得无比透彻,让人没有一点感安感。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恋上了黑夜,只有安静的夜,才能带给我灵魂慰藉,让我有所期盼,于是悄悄地避开人们的眼睛,我知道所有的一切只因虚幻而显得温情,可私心里又渴盼着任何一点点的凝视,希望世界能够理会我这点表情,但始终是无始无终的安静,我慢慢地开始了憎恨。于是,在这个春未夏初的季节隔绝尘世,起初只是用笑声来掩饰,掩饰一切我以为应该掩饰的东西;接着便用泪水来冲洗,冲洗一切我以为多余的东西,最后变得麻木,却很安静,没有努力也没有挣扎……终于在某一刻发现自己如此卑微,如此寂寞。原来坚强的人会很脆弱,会很感伤。生活是琐碎的,摔碎了,也整好三百六十五块,每块碎片上都有着锋利无比的锯齿,一不小心,指尖上已是鲜血淋漓……

在生命中,有一些人来来回回,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或带给我快乐,或带给我伤痛,或许也让我曾经幸福过;无论我和他在一起八年也好,还是几个月也罢,但是注定不能长久,无论他曾带来过什么,却都会被时间和距离忘却,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永恒的。时间也许会定格在那一刻,让我们还记得曾经彼此还深爱过,犹如弦小杰与袁晓婕的那首《定格》中所唱:“如果时间可以退变,回到我们一起的画面,就定格在那天,让时间冻结……”一首悠扬而婉转有种忧伤的歌曲响起,让我想起了过往的很多的事情。有些人在生命中早已经注定了是匆匆过客,如果非要当作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的话,那么受伤的永远只有自己。

我明白一些该放手的,就要毫不犹豫地放手;自己想要的生活就要努力地去争取,我要给自己自由的空间。有些事情也不必太在乎,有些人也不要一直都有所期望,花点时间整理自己的心情,用最好的状态投入到工作与学习中,然后多出来的时间可以去旅行,可以常回家看看老人与孩子,没有时间去悲伤,没有人去关心自己,除了自己还能有谁在乎你?

有一种烟英文名为ESSE,它还有一个很好听的中文名叫“爱思”,慢慢地我也爱上“爱思”,爱上了这个伤感而又忧郁名字,在空虚的心灵中得到一丝安慰与解脱。有人问我,什么是婚姻?其实我也不知道答案。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找到这个答案,也许花了一辈子时间去寻找这个答案。婚姻就像永远装不满杯子的水,你永远都无法得到满足,你好像永远都只会知道去索取对方,却不知道付出在哪里?既使有了付出,对方也未必能看得见。婚姻就像一杯苦而甘甜的铁观音,香甜而又苦涩,酸甜苦辣味尽有,也只有自己喝了才知道,不知道是我不够努力,还是人世间对我不公平?上帝跟我开一个玩笑,让我瞬间变得一无所,也许我还拥有自己,拥有朋友和家人。

带着一身疲惫去想一个人,想说的,曾经说过的,剩下的,只是让它堆积、封闭,然后沉默分开了,你还是会回到属于你的世界,而我继续我的生活,等一切恢复平静后,我们还是我们,并没有改变什么,也许缘起缘灭,都只是精神思想的作用罢了!

看着一个熟悉的名字这样的走开,心里蓦然有很多的伤痛,谁是谁永远的选择,谁又是谁不变的追求,彼此擦肩而过,相视而笑,只留下一点一滴的记忆。或甜或苦,或悲或喜,生命中的某个路口会这样留下我们的故事,我们不过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走过了,又远行了,来来往往间遗忘着很多不想面对的东西。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彼此相遇相识相知;在彷徨的旅途中,有的人来了,有的人去了,那些难以忘却的人,却被永久地装在了心间。街道上行色匆匆的人们,来来往往,或喜或悲,或乐或忧,各有各的生活轨迹。时间,就在这你来我往中,从指缝间悄悄溜走了,滤去酸、甜、苦、辣的种种,剩下的只有厚重!生命,就在这你来我往中,恋恋诀别或欣慰延续,在痛苦与欢欣中,咀嚼着人生的真实与从容,在每一次的相识中,有人爱我,有人恨我,有人点水而过,不管哪种人,我都得感谢!

我还在不停地写着悲伤而幽冷的文字,早已在黑夜里凝固,此时此刻也显得分外阴冷,想必寂寞在天涯的我,注定要在这纷飞的思绪里,在这个多愁善感的季节里忧伤无比……

【作者简介】杨小俐,女,80后,湖北钟祥人,文学女青年。曾在《山西文学社》《武汉楚天都市报》《读者》《中国文学》《意林》《深爱榜》等报刊杂志、网站发表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百余(首)。

搜索建议:佳作  佳作词条  玩笑  玩笑词条  上帝  上帝词条  精品  精品词条  一个  一个词条  
心情

 学自行车

 要说小时候最难忘的事,那只能是学骑自行车了。  那时我才九岁,为了以后方便家里和学校来回,不得不学骑自行车。家里有辆我爸的自行车,凤凰牌,颜色是黑色的。以前他...(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