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换心人命运悲欢父女情,猝死40分又获新生(...

采写/纪广洋

  在山东省济宁市吉祥小区的早点摊旁,一名前来吃早点的青年男子,突然间就倒在餐桌旁,脸色铁青、昏死过去。在一旁吃早点的其他市民,见此情景,赶忙拨打120急救电话。

  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到120急救电话后,迅速赶到现场,当急救人员急匆匆地走近现场时,他们马上认出患者居然是七年前在本院换过心脏的侯明义。救护人员不免大吃一惊——“换心人”一旦发生猝死,抢救过来的希望就十分渺茫了!不过,哪能见死不救呢?对侯明义的病情非常了解的医护人员们,立即对他采取救治措施,并通知急诊室启动紧急预案。

  在急诊人员的全力抢救之下,侯明义猝死40分钟之后,奇迹终于出现了,他的心脏再次恢复了自主跳动,他眨巴着惺松的双眼,嘴里不停地喊叫着:“纤纤、纤纤……”

1、年纪轻轻心先衰,换心成功爱情来了

  1972年9月,侯明义出生于济宁市中区前铺居委,19岁那年,他得了一次重感冒,引发扩张性心肌炎,久治不愈,越来越严重。他的父亲侯端杰爱子如命,几年间,带着儿子北京、上海的求医问药,光住院治病的钱就花了10多万,跑运输的车也卖了,还欠了不少的债,就是不见好转。

  1999年春天,侯明义的病情再次加重,他全身浮肿,脸肿得像个皮球,动不动就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再不能胜任任何体力活动,生活上已不能自理,生命已是岌岌可危。抱着一线希望,父亲又带他来到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经检查,他的心脏两侧已严重扩大,是正常心脏的四倍左右,二、三尖瓣返流,严重心律失常。他的肝、肾等器官也因服用大量的药物等原因受到严重损伤,腹腔也出现了大量腹水。

  面对如此严重的病情,附属医院院长、心胸外科专家武广华教授亲自出马,为他诊治和抢救,经过严谨而科学的一系列医疗鉴定,武教授断定,侯明义的病情,药物和其他手术都无济于事了,心脏移植是他最后的一条活路。

  于是,武教授亲自挂帅,抓紧时间联系心脏供体。当供体有了保障后,他又请来了济宁籍的心胸外科专家陈忠堂教授和宋惠民教授,决定由他们三人主刀,为侯明义实施作为山东省首例的同种异体原位心脏移植手术。

  1999年5月27日,在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经过一百多名专业技术人员和保障人员连续十多小时的通力协作和精心操作,侯明义的心脏移植手术获得成功。手术后各相关科室的医护人员又针对侯明义一系列比较复杂的并发症,准确处置,及时应对,使他的生命体征恢复正常,心功能稳定,肝、肾等重要器官功能也恢复良好。手术后不久,他就能像正常人一样,爬楼梯、抬东西、骑车、拎水,什么都可以自理、可以干了。

  不过,由于人体对移植器官往往存在排异性,如不及时通过药物抑制和免除排异,一旦出现排异现象,侯明义仍将存在生命危险。附属医院为了便于对侯明义进行长期的照顾和免疫治疗,也为了给侯明义找份自食其力的工作,在他出院后,就安排他在附属医院收发室工作。也就是在这里,他认识了来自本市鱼台县鱼城镇的打工妹汪春梅。

  汪春梅比侯明义小两岁,在附属医院做临时工,她尽管出生在农村,却出落得清秀靓丽、婀娜多姿,一双又明又亮的大眼睛流溢着善意的柔光,她性情活泼、腿脚勤快,深得同事和院领导的赞赏。她同情侯明义的不幸遭遇,更欣赏他的人品和毅力。侯明义尽管得过大病,换过心脏,他依然性格开朗、乐观豁达,谈吐幽默、乐于助人,时刻表现出一种不屈不挠、积极向上的人生观。二人工作上相互支持,生活中相互照顾,有了想法也乐于向对方诉说和交流,有什么困难和疑惑时,二人更是相互鼓励和安慰。热心的同事们看他俩挺合得来的,就做红娘、牵红线,在大家的撮合下,他们二人很快发展成心心相印的恋人。

  2001年7月28日,侯明义汪春梅终于喜结良缘,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这门婚事,受到附属医院干部职工的关注和支持,院领导特意为两位员工、两位新人安排了新房,在该院外塘子街宿舍楼的四楼上。

  婚礼举办的隆重而热闹,不仅武广华院长和其他院领导都参加了他俩的婚礼,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的心胸外科专家宋惠民和陈忠堂教授也专程从济南赶来参加了他俩的婚礼。

  看着救命恩人们一一前来参加他俩的婚礼,英俊的新郎携美丽的新娘,非常激动地再三端起酒杯向他们致以诚挚的谢意。 

  大半生从事心胸外科研究的宋惠民教授一边喝喜酒,一边拉着侯明义的手,深情而殷切地说:“手术的成功,不仅是你生命的转折,也是全省器官移植的里程碑。我希望一年之后能来吃你们的喜面!”

  2004年1月11日,汪春梅在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顺产重达3600克的女婴,取名纤纤,全家人都喜得合不拢嘴。纤纤的出生,不仅是侯明义一家的喜事,也是医疗界的一大喜事,因为在纤纤出生之前,世界上还没有换心人结婚生子的报道。而纤纤对于侯明义来说,就更非同寻常了,他大难不死已属万幸,换心之后又得千金,就更是难能可贵了。

  小纤纤长得漫圆脸、大眼睛,没满月的时候一引就会笑,特别的讨人喜爱。侯明义对自己的女儿喜爱得不得了,左边看了右边看、这样看了那样看,一会儿握握她的小手、一会儿摸摸她的小脸,就像欣赏美妙绝伦的稀世珍宝。

  整个妊褥期,侯明义都守在她们娘俩身边,时而乐呵呵地坐在床边,时而美滋滋地转来转去,时而忘形地逗逗小纤纤,时而哼着小曲乐不可支。看他如此喜欢孩子,有一天,王四美对他说:“我看你爱孩子爱得超过了一切!”

  “孩子是你生的,爱孩子也等于爱你嘛!”侯明义嘻嘻哈哈地说。

  汪春梅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那可不一样,孩子是你的心肝,我算个啥啊……”

  “是啊,孩子是我的心肝,你也是我的心肝啊!你们娘俩就如同我的左肝右肺!”侯明义真心实意地说。

  谁知,汪春梅听到这里,突然努起朱唇说:“哼,左肝右肺?心里没我吧?我看你娶媳妇的目的就是要孩子,你心里只有你的孩子,我早晚被你废了……”说着说着她还哭了,而且哭得很伤心。

  无意中谈及心肺的,也难免触及侯明义哪根敏感的神经,他的眼底、心底掠过丝丝不被人觉察的阴影。他更想不明白,本来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汪春梅,在生下小纤纤之后,怎么变得如此的絮叨和难以理喻了。

2、娇女可人婚却离了,相依为命父女俩

  看着小纤纤一天天长大,侯明义的心里像灌了蜜,女儿是他的生命延续和希望所在。可是,就连父女相亲、相逗的天伦之乐,也会引起汪春梅的不愉快,她认为女儿剥夺了她的爱,她认为丈夫在有了宝贝女儿之后,对她变得漠不关心了。

  妊娠之后的汪春梅简直像变了个人儿,她由原来的爱说爱笑变得沉默寡言了,她有原来的大方活脱变得多愁善感了,性格越来越古怪,脾气越来越暴躁。她变得情绪波动、过度敏感,整天闷闷不乐、唉声叹气的,她的笑声越来越少,饭量越来越小,还经常性地失眠。更令侯明义莫名其妙、手足无措的是,她正好好的,说流泪就流泪,说发脾气就发脾气,还净说一些伤害感情、影响和睦的狠话和狂话。

  再后来,她变得乖戾多疑、烦躁不安,对家庭、对生活充满了厌倦情绪。动不动就咋咋呼呼、大吵大闹,把侯明义弄得无所适从、哭笑不得。

  又一次,未满白天的小纤纤拉在了褥子上,这本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她却气得咬牙切齿、骂骂咧咧的。见此情景,侯明义一边赶紧擦拭褥子,一边劝说她不要为这样的小事动真气,谁知,她不但不听劝,还暴跳如雷地把侯明义骂了一阵。说他不知道干净,生养的孩子才这个样子。侯明义刚想争辩几句,她就把污物劈头盖脸地超侯明义砸去。于是,二人大闹一场,把左邻右舍的邻居都惊动了,人们(多是附属医院的大夫)纷纷过来劝架。

  这样一来,汪春梅又觉得很没面子,伤了自尊,一气之下,丢下小纤纤回了娘家。一去好多天,任凭侯明义怎么打电话,怎么劝说,怎么赔不是,她就是不回来。忽然断奶的小纤纤啼哭不已,白天黑夜的都得抱着。缠得侯明义焦头烂额,班也没法上了。

  后来,妇产科的一位大夫,听说了小两口的争吵和矛盾,就主动找到侯明义,告诉他,汪春梅产后的一系列变化,是因为产后焦虑症和产后抑郁症引起的,她不是故意所为,是一种常见的产妇综合征引起的。产妇在分娩之后到产后1年的这段时间里,其大脑将遭受诸多因素的冲击,包括激素波动、心理影响和分娩结局等等,尤其是在产后2-3个月的时候,最为明显,这一时期为特殊易感期。在生命中的各个时期,从来都没有象产后这—段时间那样能够将如此多的危险因子集中在一起。因此,在这一期间,各种业已存在的情绪问题出现复发或加重的现象不足为奇。统计资料表明,平均每十位甚至更少的产妇中就会有一位产妇有产后情绪和焦虑障碍。可以这么说,在目前的临床表现上,产后情绪和焦虑障碍是分娩后的最大并发症,这类疾病的发病率特别高。但是,这类疾病又往往引不起人们的足够重视,患者(产妇)得不到应有的理解和呵护,她们的症状不但得不到缓解,还容易造成刺激和伤害,促使她们病情恶化、情绪激变,甚至于造成严重的破坏性和悲剧得发生。

  对医疗和妇产知识茫然无知的侯明义听得云里雾里,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就问大夫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大夫又耐心地告诉他,导致产后抑郁症的原因,目前尚未完全明确,一般认为,可能过去就曾心理素质较差,加上长时间对妊娠、分娩、育儿的不安甚至是恐惧,积累成无法排解的精神压力。另外,妊娠、分娩所引起的内分泌急剧变化,以及分娩带来的阵痛、不安和体力消耗,也可能使产妇的身心暂时无法承受,而出现异常。

  侯明义不无担心的问大夫:这种病能看好吗?怎么去看呢?

  大夫告诉他:对大多数产妇来说,产后抑郁症只是一时的症状,不必治疗,会自行恢复和痊愈的。但其中也有多次发作的例子,甚至能持续1-2年的时间,发展成严重的抑郁症、精神疾病。不过,这样的例子极少,而且接受治疗后通常可以康复。若症状持续,妨碍到日常生活的,就应该尽早向妇科医生或心理医生咨询、诊治。最后,大夫还告诉侯明义,女性在产后往往体力消耗和精神刺激过大,尤其需要丈夫的照料和体贴,夫妻应和和睦睦,共同分享育儿的乐趣。

  听到这里,侯明义似乎明白了大夫的良苦用心,他赶紧把小纤纤送给母亲看着,起身去鱼台接回了相去多日的汪春梅。

  谁知,当侯明义按大夫说的,劝她去看妇产科或心理治疗时,她却误解了他的一片好心。她为此大发雷霆,气势汹汹地说:“我什么病都没有!更没有精神病!都是被你气的!”

  无论侯明义如何解释她都听不进去,一口认定是侯明义变心了,故意说她有精神病,想陷害她。她闹的更凶了,甚至要死要活的。

  侯明义一看这阵势,就赶紧走出家门,去找那个妇产科的大夫,想让她过来劝说劝说汪春梅。

  谁知,当他刚刚走下楼梯时,就听到咣噹一声,循声一看,是汪春梅从自家四楼的窗口跳下来了……侯明义的心一紧,马上感到天旋地转的,他想扑过去搂抱汪春梅,可是,他的腿已经不听使唤了,软软的就像抽去了筋骨。当他终于连滚带爬地搂住汪春梅时,闻声而来的医生们已经赶到了。

  经过紧急抢救,汪春梅终于醒过来了,可是,她的颈部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住了几个月的院,花费了两万多元才得以康复出院。她过了一次鬼门关,侯明义也跟着过了一次鬼门关——换心人最怕的就是这种突发事件的刺激,万幸的是,他居然挺过来了,没有被揪心的切肤之痛而打倒。

  可是,生死事件之后的日子并不平静,汪春梅的妊娠后遗症依然没有得到抑制和转变,她依然情绪异常、焦虑不安,三天两头的吵吵闹闹、哭哭啼啼。最可怕的是,她对侯明义失去了信任,对这个家也失去了关切和依赖。她多次提出离婚,不离就出走。一个本该平静而祥和的家庭,因为她的妊娠综合征而变得风雨飘摇。

  2005年深冬的一个飘雪的日子,二人的姻缘终于走到了尽头。当侯明义从结(离)婚登记处走回那个四层楼上的曾经的家园时,他欲哭无泪、心如死灰——一个从生死线上闯过来的换心人,接二连三地遭受如此的打击和挫折,没有人能真正体会到他心里的苦、他意念里的命运悲欢!

  就在他茶饭不思、痛苦不已,甚至是悲观绝望、寻死寻活之际,他想到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小纤纤——孩子是无辜的,在幼小的年龄,她就失去了母爱,绝对不能再失去父爱了!想到这里,他马上来了精神,浑身也有了劲头和力量,他马不停蹄地赶到母亲家里,一把揽过小纤纤,任凭泪水恣肆流淌……

  直到这时,他的父母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离婚了。可是,一切都晚了,谁也无法挽回这场不同寻常的婚姻的悲剧结果了。

  侯明义执意要把孩子接回他那个附属医院宿舍的家,他只有与孩子相依为命、苦度余生了。可是,父母考虑到孩子还小,会直接影响他的工作,就劝说把孩子先留在爷爷奶奶身边,待她能上学、能自理生活时,再与爸爸一起去住。

  从此,侯明义三天两头的往父母家里跑,他惦记自己的女儿啊!每次来看望自己的女儿,他都特意带来好吃好玩的,抱着女儿就不想撒手,与女儿说了又说、亲了又亲,一种无以言表的难舍难分。这时的小纤纤已经快两岁了,她长得乖巧可人、既听话又董事,小小年纪就知道宽大人的心,有一天,他对侯明义说:“爸爸,我知道你忙,你不用天天来看我,你身体又不好,得注意休息……其实,我经常在梦里遇见爸爸的,我是爸爸的乖女儿,我不会惹爷爷奶奶生气的,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啊!我还小,不能照顾你……”

  听到这里,侯明义的泪水夺眶而出,他搂紧自己的女儿说:“好孩子,爸爸一定要把你拉扯大、陪你成长……”

3、心力憔悴街头猝死,起死回生创奇迹

  2006年1月11日,是纤纤的两周岁生日,这一天,侯明义特意请了假,专门陪孩子过生日。他为孩子提前定制了蛋糕,还买了两套玩具和一套新衣服。这一天,他终于有机会与女儿好好相聚了,他带孩子到儿童乐园玩了整个上午,陪孩子骑木马、滑悬梯、捉迷藏,看着孩子天真无邪的笑脸、听着孩子咯咯的笑声,他的心底温暖无比、欣慰无比。

  在儿童乐园一角的连椅上休息时,纤纤一边往他嘴里塞食物一边问他:“爸爸,我今天两岁了,你今天几岁了?你的生日是哪一天?到那天我也给你买蛋糕……”

  “爸爸今天快七岁了,爸爸的生日是5月27日。”侯明义不无感动地说。

  小纤纤会心地一笑,小声说:“我知道爸爸说的是换心脏的年龄,如果爸爸还需要再换心脏的话,就换我的吧,小孩的心脏好……”

  侯明义凝视着女儿的眼睛,不无惊讶地说:“你什么都知道啊?宝贝!你真是爸爸的好女儿!不过,爸爸不用再换心脏了,爸爸的心里已经装着女儿了!”

  2006年的春节假期里,侯明义又陪女儿玩了几天,他还带女儿到书店买了《看图识字》等书籍。几天的时间里,他教会女儿几十个汉字,会背了十几首古诗。他为女儿的聪明伶俐感到自豪和欣慰。

  除夕这天,他为女儿买了大红灯笼,买了一顶漂亮的绒帽。大年初一的一整天,小纤纤几乎都是在爸爸的怀抱里度过的,爷俩亲密无间、难舍难分的情景,连做爷爷奶奶的看了,都觉得感动。

  也许是跳楼、离异等一系列家庭不幸的刺激和磨难,再加上他一直牵挂着小纤纤,近一两年来,侯明义的身体状况明显的不如前几年。时常出现胸闷气短等症状,精神上也大不如前。在接叠而至的压力和挫折中,他时常有一种心不从力、甚至是心力交瘁的感觉……可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2006年7月22日早上7时30分左右,当他照例来到附属医院附近的吉祥小区吃早点时,他忽然感到心悸、气短、一阵晕眩,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溘然跌倒在餐桌的旁边。

  附属医院的值班人员在接到120急救电话后,迅速赶到现场,当他们看到需要急救的病号居然是侯明义时,所有医护人员马上紧张起来,他们对侯明义的情况太了解了。

  面对脸色铁青、四肢瘫软,已失去脉搏和心跳的侯明义,急救人员立即对他进行心脏复苏按压,并就地采取人工呼吸和轻微电击,接着以超常规的速度带他来到医院的急诊室。这时,急诊室人员接到急救电话后,已经同步做好了接诊准备,启动了有针对性的紧急预案。全院的心胸外科专家都及时赶到,全力投入到抢救之中……

  紧张而漫长的30分钟过后,奇迹出现了,侯明义的心脏终于恢复了自主跳动。从侯明义倒地到恢复心跳,一共间隔了40多分钟,这是怎样的一分一秒啊!

  令医务人员感动和吃惊的是,就在侯明义的心脏再次起死回生片刻之后,他慢慢挣开了惺松的双眼,嘴里开始嘟噜着什么。后来,医务人员终于听清了,他是在声声呼唤着宝贝女儿小纤纤的名字!在他命悬一线的特定时刻,他念念不忘的是他的女儿,他放不下她啊,令人感慨、令人揪心的一对命运多舛的父女啊!

  见此情景,医务人员马上派车接来了小纤纤。在来医院的路上,小纤纤还一遍遍地问:“我爸爸是不是又犯病了?他不要紧吧?你们可要救活他啊!”感动得几个护士热泪盈眶。

  当侯明义在急诊室的病床上看到自己的女儿时,他一把抓住女儿的小手,恐怕女儿从自己身边溜走似的。两颗清泪在他的眼角久久打旋,他语气坚定地说:“孩子,爸爸离不开你呀!爸爸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附属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杨海卫主任介绍说,在正常情况下,心脏移植手术后,病人排斥反应都很强烈,极可能出现心内膜、冠状动脉内膜增殖病变而导致猝死,并且“换心人”一旦发生猝死,抢救将是十分困难的,康复程度也不乐观。不过,由于我院急救人员采取了积极有效的抢救措施,目前,侯明义身体恢复情况非常好,呼吸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心脏功能已基本恢复正常。

  杨海卫主任还说,就连他们也觉着侯明义的再次获救是一个奇迹,这种换心人猝死再生的病例在国际医疗史上也不多见。侯明义的生命力非常的顽强,他用自己的起死回生再次奏响了人类的生命之歌!

  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节目播发了有关侯明义再次获救的喜讯,这是患者的喜讯,更是全人类的喜讯。

搜索建议:换心人  换心人词条  悲欢  悲欢词条  父女  父女词条  猝死  猝死词条  新生  新生词条  
真情

 我有友情要出租

 从前,有一只大猩猩,他常常想:“我好寂寞,我都没有朋友。”    有一天,大猩猩在大树上贴了一片叶子,上面写着:“我有友情要出租,一小时五块钱。”然后坐在树下...(展开)

真情

 母亲的死亡之约

开口笑跟男友去夜店玩,期间他一直盯着一个自嗨女,我十分恼火…突然这货回头跟我说:你敢不敢让她别跳了 ,她晃的我都看不着咱门口的电动车了…当母亲杰姬说出她希望结束...(展开)